第二十二章 贪官为祸天怒人怨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2,631

  吴扒皮为自己老娘塑上金身,想要受这一方百姓的香火传承,杨奉贤能答应,这百姓可不答应,何谓神仙?或许神仙本身就是百姓为自己苦难生活的一个寄托罢了,哪里容忍那吴扒皮亵渎?但是不答应又能有什么办法?大家也只是敢怒不敢言,这时候会有人说,那咱们不去那三清祖师庙上香不就完了?

  但是你要想,这洛阳县城,拐着弯想巴结那个吴扒皮吴知县的人多了去了,百姓不去,自有豪绅商贾过去,再说了,真不去,那何真人的法相真身怎么办?

  所以这事儿,正如吴扒皮所想一样,做了就做了,在这洛阳城的一亩三分地界上,他吴老爷那是顶了天的大,三清祖师也拿他没办法。

  而另一边,因为这件事受尽千夫所指就连刘氏都生气不再见他的杨奉贤最为苦恼,不是他杨奉贤软弱,而是形势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如今虽然事已至此,杨奉贤却并非一个庸碌之人,他还在积极的想办法把这件事给处理了,但是想来想去还真的无可奈何,总不能趁着夜色把吴扒皮老娘的金身给砸了去吧?

  这一夜,杨奉贤苦苦思索此事,于思索之中睡去,迷迷糊糊之间,忽然一人来到他的书桌之前,他定睛一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长子杨慕白。

  杨奉贤在杨慕白和杨如是之间选择了后者,本身对这个长子就有所亏欠,但是此时真见着了杨慕白,他却并不害怕,只是愧疚而已。

  “我听你母亲说起,你在何真人账下修行,不知如何?”杨奉贤问道。

  “父亲不必挂念,师父悉心教导,又蒙祖师眷顾,此乃慕白的大机缘。”杨慕白说道。

  “如此便好,你当认真修道,早日证得道果,也让我心安。若有什么需要,自当告知与我。”杨奉贤说道。

  杨慕白作揖道:“定不负父亲所托。”

  说完,杨慕白又说道:“今日来见父亲,是受师父之托,缘由想必父亲已经猜到,正是那李老太塑金身之事。”

  一说起这个,杨奉贤那叫一个羞愧难当,脸红脖子粗的说道:“还请你回去对何师傅解释解释,此事我实属无奈,正在想办法,定不会让庸人们扰了天师的清净。”

  “不不,父亲多虑了,恩师不是因为此事怪罪,而是说,此事是那吴扒皮自作孽不可活,马上就要大难临头了,而父亲您的机遇要来,师父让我交代您,还是要多做准备才是。”杨慕白道。

  杨奉贤不明就里,但是杨慕白却不再多说,只是交代杨奉贤一句:“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这是师父对您的馈赠。”

  说完这句话之后,杨慕白飘然而去,而杨奉贤也忽的惊醒,虽然四周静无一物,但是杨奉贤知道杨慕白是真的来过,梦中之事都是真实的。

  想到现在一身气度不凡的杨慕白,杨奉贤心中也甚是欣慰,古人言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杨慕白虽然当时为了自己手足而死,却能在死后拜何真人为师,更是在三清祖师庙里跟着天师修行,这岂不是因祸得福?

  至于杨慕白在梦中对他交代之事,他也能暗中揣测出一二,心中已有分寸。

  ——另一面吴扒皮这边,在给自己老娘送终之后,吴扒皮还是终日声色犬马好不快活,想起自己这一生,由穷变富,由富为官,自己老娘现在还跟神仙一样享受香火供奉,而自己,家中妻妾成群各个美艳,如此一生何不快哉?

  可是几日之后,特别是母亲李氏头七之后,吴扒皮去了三清祖师庙祭奠,祭奠完回来之后,就感觉全身虚浮,总之就是浑身上下不自在,找了大夫来看,大夫说是酒色伤身,开了一些滋补的药物,吃了之后也无甚疗效。吴扒皮这一夜难得的没有让美人作陪,自己睡了一夜,在睡梦之中,他梦到自己老爹浑身是血,说自己害了他,更害的列祖列宗不得安宁。

  这吴扒皮哪里见过这样的阵势?马上从梦中惊醒,醒来发现自己全身是汗,并且头疼难忍,也就从这一日开始,竟然落下了病根,直接卧床不起,遍访名医也无甚作用。

  自己病倒就算了,那老吴家祖坟自从自己飞黄腾达之后便修的富丽堂皇,吴扒皮不信这风水迷信之说,他认为修缮祖坟是面子活儿,可是不知从何时起,这吴家祖坟忽然就开始变的乌烟罩气,夜里鬼火横行,白天整个祖坟里面蛇鼠一窝好不热闹,那吴家祖宗的坟茔之上都是洞穴,不是耗子就是大蛇,又多见蟑螂蜈蚣等毒虫,这一下害的整个吴家祖坟无人敢进。

  吴扒皮忍着病痛去吴家祖祠烧香,吴扒皮是吴家的大能人,每次回来烧香祭祖都是人前马后的好不热闹,这一次也不例外,但是这一次,整个吴家众人竟是见到这不可思议的一幕,这个吴家大能人吴扒皮为祖宗上香,香火竟然不燃,换了几次香之后皆是如此。

  但是要是换做他人上香,这香火燃烧正常。

  这一下,吴家众人难免议论纷纷,更有年长者小声议论说这吴扒皮坏事做多,祖宗竟然不接他的香火,这是要出大事儿了啊!

  吴家人的议论自然是传到了吴扒皮的耳朵里,他气的摔了茶杯,指着祠堂内的牌位骂道:“吴家以前哪里有甚祠堂?你们今日在高头大瓦之内享后人祭拜,一切不都是我之功劳?我吴显达做错何事竟然不接我香火?如此也好,那这吴家祠堂便关了去,看你们脾气大还是我的脾气大!”

  说完,独断专行的吴扒皮竟然真的把吴家祠堂给关了去,本身要带人去清理吴家祖坟的毒虫,也因生气作罢,吴扒皮回到洛阳城之后,因为此事急火攻心,病情再一次加重。

  这吴扒皮不信邪事,不代表家人不信,这稀奇古怪之事接二连三发生,自然有心心里范突突,这一回想,就想到了吴扒皮在三清祖师庙里强立金身这件事,自从这件事之后吴家就不太平,莫不是跟这个有关?

  发现这件事的,就吴家大夫人,这夫人是十六岁嫁与吴扒皮,在吴家后宫有至高无上的话语权,不管哪位小妾得宠,再恃宠而骄也不敢得罪这个大夫人,谁都知道,大夫人虽然不管老爷在外拈花惹草,但是县老爷吴扒皮却是从内心惧怕这个发妻。

  大夫人虽然不满吴扒皮的种种作为,却也不能看着丈夫去死,她深知吴扒皮的脾气,所以就暗中找到了杨奉贤,说了此中之事,言语之间颇为客气,就是说如果杨奉贤能把此事圆满解决了,那以后杨家在洛阳城跟吴家无二。

  吴家稀奇古怪的事情哪里能瞒过杨奉贤,杨奉贤就道:“夫人,非我杨奉贤不帮忙,而是说,我并非方外之人,这请神容易送神难,此事我管不了,夫人若真想管,还是寻一高人做法,不过依我看,这事情也并非一定是这个原因,还请吴老爷养好身体为上。”

  大夫人想要找高人,这高人又哪里是这么好找的?

  跟杨奉贤一样,这钱财没少被骗去,吴扒皮的身体却不见好转,但是这事情并非如此简单,这一年,刚好赶上洛阳城蝗灾,遍地蝗虫,所过之地寸草不生。

  说来也奇怪,这蝗虫只闹洛阳,出了洛阳,那叫一个风调雨顺。

  百姓传言都说,这吴扒皮是闹得天怒人怨,老天爷是要连同洛阳人一块罚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