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生子当如杨慕白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2,284

  杨慕白死后,刘氏彻底住进了佛堂,每日吃斋念佛,除非参拜之日会出来去三清祖师庙里给祖师爷还有何真人敬香之外几乎足不出户,杨奉贤则亲手题字生子当如杨慕白之后,再看已然活蹦乱跳的杨如是,心中并无喜悦,每每想起的都是长子杨慕白临死前的那一句孩儿不怪爹,不久就落下了一个心疼的毛病出来。在家里经过了三个月的中药调理方才好转了一些,之后更是不想在杨府待着,而是出去经商,此时他倒是不图富甲一方,只是图给后世子孙一条路出来,再有就是寻一真正的得道高人,破解杨家诅咒,毕竟对于杨奉贤来说,杨家只有杨如是一根独苗苗,的确算是单薄了一些。

  刘氏也是甚是思念杨慕白,但是杨慕白亡去转眼半年有余,自己竟然未曾在梦里看到过他的模样,每次想起,皆是失声痛哭,终于在半年后,有一夜间,忽然风儿吹开了屋门,刘氏起身去关门,却看到长子杨慕白站在院中,如同生前无二。刘氏看到长子模样,哭道:“我儿何不来屋中?半年以来,为何不来见母亲?”

  却见杨慕白施礼道:“孩儿也是甚是思念父母,但是阴阳两隔不便相见。”

  “快快进屋来。”刘氏道。

  “母亲屋中有神仙菩萨镇守,我进不得。”杨慕白说道。

  刘氏这才想起,自己常住佛堂之中,杨慕白此时为阴灵,定然是进不得门的,赶紧走了出来,母子二人相拥而泣倾诉思念之苦,过后,杨慕白跪下道:“母亲,日后我们便可时常相见了。”

  “为何?”刘氏问道。

  “我在阴间,得父亲故人卧龙先生庇佑,过的并不苦,这一次,又是多亏的卧龙先生指点,我有幸来此地,拜在何真人门下,以后我就在三清祖师庙跟着恩师修行,距离不远,可不是就能经常见到母亲?”杨慕白道。

  “如此甚好,卧龙先生神仙中人,母亲不得见,你要多道谢才是。”刘氏听完不免心生感慨。

  “那是自然,孩儿此次前来,就是为此事而来,还请夫人在三清祖师庙,也为孩儿修一真身,以后跟着何先生修行,修成道果,也保我杨家风调雨顺。”杨慕白道。

  “这没事,我明日就修书于你父亲,他定然能办妥。”刘氏说道。

  母子二人又说了几句,杨慕白飘然而去,此时刘氏忽的惊醒,自己还是趟在佛堂之硬床上,大门已开,知道这是长子杨慕白托梦而来,赶紧起床写下书信,差人连夜去给杨奉贤送去。

  杨奉贤收到书信之后,一看也是心中一喜,他自然是不疑有他,那卧龙先生在阴间是判官,这是他亲眼所见,如今长子能被何真人收在身前,这也是好事一桩,赶紧赶回九道河子,为杨慕白在三清祖师庙里修一金身,跟在何安下何真人跟前做了一个童子。

  三清祖师庙是杨奉贤所修,他在庙里所做何事都不为过,但是现在明眼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他此番修的这个真身就是他家的长子杨慕白,这下难免有好事的人议论纷纷,说他杨奉贤哪里是给四方百姓修庙宇?这简直是为他杨家立祠堂,参拜何安下何真人是感何真人的高风亮节为民为死,他杨慕白何德何能要受香火之情?

  此等风言风语,杨奉贤也是无可奈何,嘴长在别人身上,谁又能管的了他们?至于三清祖师庙香火如何,那都不重要,信者自信,不信者也勉强不来。

  不过这百姓风言风语者,虽然言语并不忿,却对三清祖师庙倒也是虔诚供奉。

  ——杨奉贤为自己长子修真身立于三清祖师庙的事情也因此不胫而走,这事儿就传到了县城中,恰巧这县城里的吴扒皮吴知县老娘病重,这吴扒皮虽然是个奸商为官,但是却对老娘极其的孝顺,吴扒皮的老娘李老太知道杨奉贤都能在三清祖师庙里为自己儿子立一真身,加上自己着实是时日无多,就找到儿子,说自己百年之后,也想侍奉在神仙左右。

  原来这李老太平日里也虔心信佛,她更是知道自己儿子鱼肉一方百姓,也算是礼佛想为儿子积点功德。

  吴扒皮本就孝顺,母亲这么一说,他自然是应承下来,谁知第三日,这李老太就双手一挥驾鹤而去了,吴扒皮悲痛欲绝,在家里为母亲祭奠之后,就找到了杨奉贤说道:“亡母有个遗愿,想侍奉在仙家跟前,所以可否在那三清祖师庙里,为家母立一神像金身,平日里我也有个念想。”

  要是其他的事,杨奉贤自然也就应允了下来,但是三清祖师庙对于杨奉贤来说,是个神圣之地,所以他为难道:“大人,您要说在庙里为伯母点上一盏长明灯,这自然不是问题,可是里面是供奉仙家之地。此时怕有不妥。”

  那吴扒皮之询问只是走个过场,他没想要杨奉贤竟然敢拒绝,马上一摔酒杯道:“好你个杨奉贤,你那黄口小儿杨慕白你都能在三清祖师庙里为他塑上金身,你话里的意思,就是我那母亲还比不上你的儿子不成?”

  杨奉贤马上惶恐道:“大人有所不知,我是为犬子在庙里塑上了金身,那是因为何真人收下了犬子为徒,他跟在何真人帐下修行,自然要侍奉左右。”

  “得了吧你,何真人为一方百姓?这些神鬼之事,你杨奉贤糊弄别人也就算了,也敢拿来搪塞我?此事就这么说了算,你应允也就算了,如若不答应,我让你杨家跟那三清祖师庙一起除名!”吴扒皮发了狠,直接愤而离席,看他话里的意思,原来这吴扒皮根本就不信那神鬼之事,就连杨奉贤奉若神明的何真人他都认为这是杨奉贤胡编乱造。

  因此杨奉贤也是恼怒交加,要是自己还在朝堂之上,你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早就先斩后奏了,不过如今形势至此毕竟今非昔比,杨奉贤一下子也为了难。

  最终,他在吴扒皮的淫威之下,也只能委曲求全,在三清祖师庙里,把吴扒皮老娘李氏的肉身浇灌为金身,同样供奉在何真人身边。

  这三清祖师庙里多一个杨慕白,大家可认为是侍奉仙家的童子,还可接受。

  但是多了一个贪官吴扒皮的老娘,百姓却不买这个帐。

  大家先骂吴扒皮,再骂他杨奉贤,骂他侮辱仙家,更让何真人蒙羞。

  就连刘氏,也出了佛堂,找到杨奉贤来理论一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