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2,721

  刘氏亡故之后,这一年杨甲第才十五岁无法扛起杨家重任,所以这幅担子就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冯金巧的头上,杨家这两代人的家主都算是壮年亡故留下孤儿寡母,这算是杨家这一支的大不幸,但是不幸之外的万幸就是杨家这两代的女人都非常人,不管是刘氏还是现在留下的冯金巧,对于杨家的男人都是深爱,同样爱屋及乌的都是一切都为了杨家。

  所以杨如是和刘氏亡故之后,一直都对杨家家业有想法的冯家也就是冯金巧的娘家几次三番的逼迫都被冯金巧给化解,之后冯金巧干脆为了杨家与冯家断了来往,因为有那仁义传承四字也杨奉贤得嘉庆爷的褒奖,小小的冯知县倒也不敢强来。

  世间事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杨家在九道河子雄踞这几十年,现在杨家主动收缩,风水轮流转那就轮流到了陈家,陈家的发迹之家依旧是陈家家主陈青山那一脉,但是不同于杨家是因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原因,陈家虽然得了繁荣却也是被人耻笑,原因是陈青山的第二个儿子入赘了江南富商沈家当了上门女婿,因为陈老二的关系,陈家几兄弟都去了江南道经商,江南本就是天下富饶之地,很快就赚足了钱粮,因为陈家几兄弟的发迹,让九道河子陈家彻底的翻了身。

  外人点评九道河子说起杨家,那不管是杨奉贤还是杨如是都无话可说,一个是靠功名升官发财,一个是经商遍地洛阳,但是对于陈家,哪怕现在陈家风头一时无二,大家都暗中耻笑,说是那陈青山卖了个儿子才来了陈家的富贵,当然,这耻笑多半是因为嫉妒心作怪,这也算是人之常情。

  陈家兴而杨家落,九道河子就该改头换面。

  以前杨家太过昌盛,导致陈家一直都龟缩做人,如今好不容易翻身农奴把歌唱了,那自然要找杨家算一算老账,杨家子弟以前难免有仗势欺人之举,陈家那些人趁着陈家势微都报复了回来,最终的矛头,再一次的对准了杨家杨奉贤的这一支。

  其他的恩怨皆小事,但是杨奉贤毁陈家祠堂坏陈家气运这可算是血海深仇,更重要的是,杨奉贤联合那杨江海,害的陈青山和陈家的陈四爷差点蒙冤,这都是血一样的仇怨,陈家人甚至在想,若是没有杨奉贤毁陈家的祖祠,陈家现在可能更加的荣华,有祖宗祠堂的地气儿护佑,那就是另外的光景。

  当然,仇怨也好,报复也罢,陈家迫切的需要跟杨奉贤的这一支干上一场大仗,只有把杨奉贤这一脉给打倒了,这九道河子才算真正的换了天下。

  所以说,冯金巧扛起杨家,正是杨家最为难过的时刻,内忧外患,但是冯金巧是谁?能为杨家跟自己娘家断绝关系的女子岂是常人?陈家人欺负她家主年幼她又是一介妇人,但是很快,陈家的知道了杨家的这个女人并非常人。

  陈杨两家的恩怨,说白了就是九道河子两大家族的恩怨,解决的办法也非常的乡土,那就是干仗,靠着武力来决定胜败,本来大家以为陈家人世代务农造就了铁一样的身子骨,不是杨家那些养尊处优惯了的人的对手,事实上前几次的交锋的确是陈家占了便宜,但是后来几次都是陈家惨败,原因就是杨家的女人冯金巧身先士卒手提砍刀冲在前面,那叫一个凶狠,杨家的二郎们一看女当家的尚且如此各个都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发了狠,怎一个气势如虹了得,农村人干仗全凭一个气势,气势足了,陈家人自然就不是对手。

  两家之后几次干仗,各有输赢,事关两大家族的恩怨,陈杨两家又都是大户人家,这大规模的械斗甚至造就了几条人命。

  正所谓人命关天,九道河子的恩怨纠葛很快传遍了洛阳,这下洛阳人不干了,不管是杨奉贤还是杨如是都对洛阳人有大恩,可以说他们是洛阳人的恩人,现在恩人不在了,竟然有一家靠着卖儿子发家的人敢欺负恩人遗孀?

  所以整个洛阳受过杨家恩惠的人把九道河子团团围住,那一幅场面可谓是人山人海,几乎是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杨家的人给淹死,如过这些人动起手来,那杨家一夜之间能从九道河子除名。

  杨家人未想过会如此,陈家人更是始料未及,眼见着这样的场面,陈家人彻底的慌了,就连那陈青山都拿不定主意,好在那些围着九道河子的人忌惮官府在场不敢动手,不然陈家早就完了,陈青山这时候赶紧给陈家现在真正的主心骨陈老二修书一封,让他想办法。

  陈老二能有什么办法?那杨家现在家主年幼又是女人主事,这时候陈家主动找麻烦本身就有仗势欺人之嫌,在仁义道德上就落了下风,再说了陈老二既然能经过层层考验入赘到了江南道这一富商家里,就绝对有不寻常之处,一看这信件他就知道是父亲和自己的那几个兄弟这几年赚了点钱迷失了自己,那杨家虽然势微,岂是陈家能惹的?别说自己老陈家,就是老丈人沈家也惹不起杨家。

  有个东西叫底蕴,不说杨奉贤杨如是在洛阳经营的人心,就是杨奉贤当年在官场上的朋友,现在还活着的,哪个不是权倾朝野?若是那杨甲第随便修书一封送到皇城诉说一下冤屈,那些大人物弹指间足以让陈家除名!

  老家那些亲人的鲁莽让陈老二都慌乱了起来,他本想抽出事外,但是总不能不顾家中亲人,无奈之下只能求助于老丈人。老丈人在听闻了事情原委之后眯着眼睛道:“让你家人去杨家负荆请罪,你且带点银票过去打点,让一大人物出面周旋,记住,切记莫让杨家感觉委屈,真是不知轻重,不说其他,若是杨家人拿着那杨奉贤的金头进京告状,知道皇帝御赐金头的分量不?那就算进皇宫也无人敢阻!那折子可是能直接递到圣上他老人家手里的!”

  本来就担心的陈家老二听完老丈人的话可谓是魂飞魄散,立马快马加鞭的赶回老家,拿着老丈人的书信和银票找到了河南巡抚,这河南巡抚是跟陈老二的老丈人有点交情,但是杨家的那一块仁义传家的牌匾可也是他写的,一听闻陈家仗势欺人,瞬间大怒,最后陈老二花了不少钱粮才让这位主政一方的大老爷平息了怒火。

  但是在这位大老爷的主持下,陈家这一次更是大出血,陈家家主陈青山当着几乎大半个洛阳人的面,给杨家孤儿寡母磕头认错,赔偿杨家损失,九道河子改名为杨家河子,最后还是冯金巧好说话拦住了同样得理不饶人的杨家人,事情也算就这样收场。

  这一下,陈家的脸丢了整个洛阳,陈家人见到杨家人头都不敢抬,纷纷避着走,受不了这等奇耻大辱的陈青山上吊自杀。

  刚刚繁荣起来的陈家,因为想泄私愤尝到了苦果,洛阳有一句话就是,活的陈家人斗不过死了的杨家人,陈家的大老爷们竟然不如杨家的女人。

  陈家这一次丢脸,的确是丢大了,而陈家兄弟非但不思索自己的原因,更是不知感谢从中周旋的陈老二,竟然还怪罪于他,说陈老二胳膊肘往外拐,找来的大老爷不帮陈家反而帮杨家,更把陈青山的死都归根于陈老二,不仅从族谱上把陈老二除了名,就连陈青山的葬礼,陈老二也不得进门。

  陈老二愤怒离去,此生与陈家再无纠葛。

  而陈家,错过了震家声的机会,虽然相对以前富足了不少,没了陈老二的照拂,再无精进的可能。

  九道河子,不,杨家河子,虽然陈杨两家家境相当,而陈家则再也没有跟杨家抗衡的本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