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听之任之杨奉贤
三两二钱2018-03-05 20:152,547

  杨江海一直到回到杨家大宅都没有人发现,恰巧杨奉贤因为明天的事情忧心的睡不着,正在外面散步,按照杨奉贤的说法,此次的确是自己小肚鸡肠了,如果陈家没有什么太过分的要求自己也就应允了,就在这个时候,杨江海看到了杨奉贤,一溜烟小跑过去压低了声音道:“老爷,借一步说话。”

  杨奉贤不明就里,看着杨江海鬼鬼祟祟的样子更显心烦,就瞪眼道:“你半夜三更不睡觉,游荡什么?”

  “我有一法,可解老爷之忧。”杨江海急着邀功请赏,眉开眼笑的说道。

  既然杨江海都这么说了,杨奉贤也不好说什么,带着杨江海进了书房,一进去,杨江海就急切的道:“老爷,那李闯死了,我刚做掉的,干净利索。”

  这一句话可着实是震住了杨奉贤,他立马站了起来,指着杨江海道:“你说什么?!”

  杨奉贤一大声,杨江海也吓了一跳,他立马跪了下来,但是还是昂头道:“老爷,李闯死在了陈四家里,明日死无对证。”

  “好你个大胆狂徒!!”杨奉贤气急了,指着杨江海骂道。

  “老爷莫慌,李闯是死在了陈四家里,那陈四心狠手辣谁不知道?而且今天李闯浑身是伤,明天受到了陈四的拷打,现如今李闯一死,不仅死无对证,更可说是被陈四殴打致死,陈家族长虽为陈青山,但是那陈青山是个优柔寡断之辈,陈四才是主心骨,只要这个陈四背上人命官司杀人偿命,这陈家就算是完了。” 杨江海赶紧解释他妙计的精髓部分,想要邀功。

  “来人啊!把这杨江海给我绑了!”不料等杨江海说完,杨奉贤一把拍在桌子上对外面大喝道。

  “老爷饶命!”这下杨江海也慌了,他赶紧叩首,一边叩首一边道:“此计天衣无缝啊老爷,您若此时对陈家心慈手软,陈家定然也不领情,与其等他们报复,不如先下手为强!”

  但是任凭他怎么说,杨奉贤却不听,直接让人绑了他,就要押解送官,杨江海这时候才看明白,自己这一次是真的栽了,但是他气啊,本身是为了主子解忧而杀的人,不赏就算了,还要被主子押去送官,想到这里,杨江海对着杨奉贤道:“杨奉贤,我本身念你救命之恩好心帮你,竟然如此对我,你把我送官吧,到了县太爷那里,我便一口咬定此时是你指使,我死了你也要跟着垫背!”

  杨奉贤听到他这么说,头发都气炸了,但是他也真怕这个杨江海,毕竟这厮就是一个亡命之徒什么事儿都干的出来,他喝退了左右,还给杨江海松了绑,倒也不好再骂他,而是叹了口气道:“ 江海啊江海,你怎如此糊涂?你这般行事,等于是让陈杨两家结了一个死结,不死不休啊!”

  “老爷,我不这般行事,就不是死结了?”杨江海看到杨奉贤态度松软,反问道。

  听到杨江海如此说,杨奉贤一时间竟然无言以对。

  “老爷切勿妇人之仁,该出手时就出手,您要信的过我,让我去县城找县太爷周旋,定他陈四一个杀人之罪,定他陈青山一个胁迫之罪,让他陈家群龙无首此事才好解决!”杨江海道。

  “你容我想想。” 杨奉贤并非一个大奸大恶之人,而杨江海的主意太过狠毒,他无法接受。

  “想想?此时先下手为强啊!如若陈家反应过来,说老爷您杀了李闯灭口就难办了!” 杨江海道。

  杨奉贤背对着杨江海,没有再说话。

  ——第二天一大早,醒来的陈家人发现了已经断气了的李闯,几个年轻后生吓坏了,马上叫醒了陈四,正如杨江海所说,陈四马上气恼,找到了陈青山道:“青山,狗日的杀了李闯灭口了!”

  陈青山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发展至此,但是事实就摆在那里,李闯已然没了气息, 而此时,杨奉贤则带着人来到了陈家,进门之后道:“ 青山贤弟,走,去县城就昨日之事让县太爷定夺?”

  “好你个狗贼,你既已杀了李闯灭口,明知已死无对证,这才敢来!?”陈四骂道。

  “李闯死了?我的结拜兄弟死了?”杨奉贤假装瞪大了眼睛,冲进那个屋子,看到了浑身冰凉的李闯放声大哭,一边哭一边指挥人道:“ 去县城报官,请县太爷主持公道!”

  “你血口喷人!”一听杨奉贤这么说,陈四也慌了,而陈青山则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道:“ 杨兄,我看此事或许另有蹊跷。”

  “有何蹊跷? 你们昨日捉人,滥用私刑严刑拷打,把我兄弟打的遍体鳞伤,更是要了他的性命,他人就在这里,死在这里,还有什么好说?杨家儿郎们,看住这些杀人凶手,莫让他们跑了!” 杨奉贤指挥道。

  陈家院子里死了人,陈家人本身就慌,也不敢动弹,任凭着杨家的人把陈四他们几个给绑了起来,约么两个时辰之后,来了衙役仵作,抬走了李闯尸首,把陈青山陈四等人全部押解了去。

  这一下,陈家彻底炸了锅。主心骨的人物被抓走,剩下的都是一些妇人和老实巴交的农户,纷纷六神无主。

  杨奉贤既然走了这个路子,这就是一个没有办法回头的路,这时候,陈杨两家的差距就显现出来了,怎么着杨奉贤也是为过官的人家道殷实,县太爷本身就要给点面子,再加上他暗中使点银子,事情出其意料的顺利。

  李闯被仵作认定是陈四殴打致死,陈四为主犯,陈青山等几人则为从犯,杀人偿命,只等上报刑部,秋后问斩。

  这么快定了刑,陈家的人就不是慌可以形容的了,但是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你别进来,陈家人也知道这事真的是他们太过想当然了,跟杨奉贤打官司这本身就是不自量力,只是他们谁都没想到杨奉贤竟然如此的心狠手辣。

  但是现在他们再怎么恨杨奉贤,也只能陈家上上下下去求这个杨老爷,只要杨老爷开恩,才能救下陈家的几条人命,杨奉贤心软,也多少念及乡亲情面,本不想落井下石,但是此时在杨奉贤身边极有话语权的杨江海却道:“老爷您当断不断,必受其害!”

  不过这一次,任凭杨江海怎么说,他都不肯,也无法眼睁睁的看着那几条命就这么没了,最主要的是杨奉贤有了上一次的经历,他知道人死后,生前的为恶都有阎王爷审判,因果轮回早晚会有报应。

  “老爷,您念及相亲情谊可以,但是这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九道河子彻底姓杨的机会。”杨江海再进谗言。

  最终,陈家也真的是大出血,把家里的田地贱卖给了杨家人,而变卖的钱财则由杨奉贤去县城打点,陈四发配流放三千里,陈青山他们则蹲了牢房,这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总归是没有出人命。

  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杨奉贤花了多少银子,但是几乎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在骂杨奉贤,骂他做人做事实在是太过阴损狠毒,当然,这是是题外话,经此一来,杨陈两家的梁子,彻底结下了,而九道河子,也成了杨家独霸的局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