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贤臣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3,019

  此事过后,杨奉贤寝食难安,一是害怕因果报应,二是的确心怀愧疚,这世间无好人坏人之分,唯有大奸大恶之辈坏事做尽且不会良心难安,而杨奉贤不是这样的人,他又暗中自掏金钱打点让陈四在流放地不那么受苦,让陈青山等人减刑。 而之后,他带人领回了李闯尸身安葬。李闯从死到领回尸首,已近一月,加上天气虽不是酷热却也不凉爽,早也臭不可闻,尸身浮肿,略一触碰就有尸水外漏,本身腐尸就可怖,何况李闯其实为掐死,百般死法中,唯吊死之人最为丑陋可怖,这掐死与吊死相差无多。

  杨奉贤只看了一眼李闯的尸体就再不敢看,李闯虽不是他所杀,却跟死于他手没什么区别,更何况现在外面有一个共识,那就是李闯的死就是杨奉贤有意为之,而杨奉贤在这件事儿上的确是百口莫辩。

  李闯的后事是杨奉贤一手操办,不仅是因为李闯是杨奉贤的结拜兄弟,更因为李泰来的确是对杨奉贤有恩。

  李闯已安葬,陈家人现在再也不敢寻到杨家复仇,事情本应告一段落,树欲静而风不止,就在此事过后不久,杨家出事儿了,这事儿出的也十分的蹊跷。

  杨奉贤在那一晚上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一个李泰来,梦里的李泰来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只是死死的盯着杨奉贤,而李泰来的脸则是一张蛇脸,那一双蛇的眼睛透着可怖的凶光仿佛是在质问着杨奉贤什么,在梦里,杨奉贤不停的跟李泰来解释,解释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杨江海善做主张,自己是情非得已,可是根本就没用。

  最后,李泰来忽然化身为一条大蛇,大叫一声忘恩负义之徒,就朝着杨奉贤扑了过来,杨奉贤一个转身躲闪,只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整个人醒转了过来,妻子刘氏这时候点了灯问道:“你怎么了?”

  杨奉贤这才知道是自己做了一个梦,刚才在躲闪大蛇的时候是掉了床了,而此时的自己早已是满身大汗,因为从床上跌落脑袋着地此时更是脑壳发疼,等刘氏搀扶他起床,他忍着疼痛道:“ 无妨,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杨奉贤以为自己脑袋疼是因为从床上跌落,但是到后半夜的时候,脑袋更是疼痛难忍,不得已赶紧差人去请了先生,先生来摸到杨奉贤的后脑勺上一个巨大的疙瘩,帮他涂了镇疼的草药,又开了个活血化瘀的方子,熬药服下就可以了。

  谁知道这根本就没用,不管杨奉贤怎么吃药,这脑袋里面就是如同针扎一样的疼痛,请了几个先生来都看不住,杨奉贤再一次的想起了那个梦,加上几日下来的心烦意乱,他大概想到,自己这脑袋剧痛或许不是因为“病”,而是有其他的原因,这原因就是李泰来的怪罪,那个梦只是一个征兆而已。

  他差人去买了纸人纸马,更是准备了无数的纸钱金元,亲自去给李泰来和李闯两人烧去,在他父子的坟前,杨奉贤痛哭流涕,把前因后果讲述了一遍以求这父子俩的原谅,但是却没用,头疼非但没有减轻,甚至还加重了起来,杨奉贤心里暗道:看来这父子俩这一次没那么容易原谅自己了。

  求情没用,而自己被这头疼毛病给整的身形消瘦,再这么下去估计命都没了,杨奉贤总不能束手待毙,他就找来了杨江海,本来杨奉贤现在都不想看到杨江海这个刽子手,但是现在自己身边其实用的最顺手的人也就是这个杨江海,因为牵扯到一些机密,找别人还真不放心。

  还有就是,他想看看,自己都被这么折腾了,真正的刽子手杨江海就没一点事儿?

  事实还真的如此,杨江海红光满面的,哪有一点事儿?

  杨奉贤有点苦恼,看来这李家爷俩真以为杨江海杀人是自己所指使的,认准自己的头儿了,对此他也没法,于是告诉杨江海自己的梦,也说了自己的推测,估计是那父子俩记恨自己,想让杨江海去找一个管用的“先生”来看看。

  杨江海就要领命而去,走到了门口的时候,杨奉贤忽然叫道:“江海,你回来!”

  “老爷,您还有什么吩咐?”杨江海回头问道。

  “好像脑袋不疼了。”杨奉贤摸着自己的脑壳道,说来也怪,疼了这么多天的脑袋,此时怎么就不疼了呢?

  “若是不疼了那便好,那我还用去寻先生吗?”杨江海问道。

  “先不去吧,你先回去。”杨奉贤说道,他知道,如果真找一个风水术士来,难免要擒获李家父子的魂魄,自己本身就有愧与他俩,如果连他们魂魄都伤了也于心不忍,既然不疼了,那这事儿就算了。

  谁知在杨江海走后没多久,杨奉贤的脑袋再一次的疼了起来,无奈,他又把杨江海叫了回来,说也奇怪,杨江海一回来,杨奉贤的脑袋又不疼了,这下杨江海跟杨奉贤都不明就里,一脸懵逼的杨奉贤对江海说道:“ 江海,你先出去一下,记得不要走远。”

  此时杨奉贤就想,难道是因为这个杨江海容貌丑陋,以前就听人说过,有些人生的丑陋鬼见都怕,俗称鬼见愁,难道这杨江海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他就想确认一下。

  杨江海一走,他的脑袋就继续疼,但是只要杨江海回来,杨奉贤马上就好了,这下基本就印证了杨奉贤的想象,他指着杨江海笑道:“ 江海,不要去寻什么先生了,你就是我的先生啊!”

  杨江海心思灵透,大概也猜到是怎么回事儿,不由的心中大喜暗道:这就是我苦苦等着的机遇啊!

  虽然为什么会这样杨奉贤跟杨江海两个人都不清楚,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杨奉贤只有跟杨江海在一块的时候才不会头疼,哪怕是杨江海稍微离开那么一会儿,他的脑袋就会疼的如同炸开,杨奉贤只能用杨江海是自己的贵人一说来安慰自己,为了让自己不头疼,他只能让杨江海贴身的跟着自己,这一点杨江海自然是乐意,一个奴才,能让主子如此依赖,做主子的贴心人,这可是天大的好事。

  杨奉贤本来以为这没啥,但是才过去两天他就感觉这不对劲儿,他此时吃住哪怕是上茅房都得跟杨江海一块,感觉整个杨府的人看自己的眼神儿都变了,特别是自己的发妻刘氏,那一脸幽怨的表情真的让自己百口莫辩。而且此时的杨奉贤不过是三四十岁,平日里也注重调理,除了头疼病之外其他的都算健康,一个正常的男人自然有正常的需求。 但是自己却不能去跟刘氏一起睡,只能跟杨江海同榻而卧,忍了两天的杨奉贤终于忍不了了,是夜,他叫醒杨江海,吩咐他在房间外面等着,自己摸进了刘氏的房间。

  两人几日未曾亲热,一见面自然是干柴烈火,但是古人讲究一个礼义廉耻,杨奉贤倒还放的开,但是刘氏百般的拘禁,为什么拘禁?房门外杨江海守着,两人行夫妻之事,可不让刘氏面红耳赤? 原本这夫妻行乐需要一个水到渠成,但如今因为刘氏的不配合,让杨奉贤草草了事,只感觉味同嚼蜡。 而且完事儿之后,他还得马上穿上裤子离去,这让刘氏怎一个黯然神伤。

  如果就这样,杨奉贤倒也能忍,问题是他发现这个杨江海真的是一个心术不正之人,自己跟刘氏亲热之时,他竟然紧贴房门偷听,更有甚者竟然透过窗户偷看,杨奉贤因为此时责怪于他,他也是十分委屈,自己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汉子,又没有媳妇儿,每夜站在窗外听到那动静,只感觉心神摇曳无法自持,最后他竟然要杨奉贤把刘氏的贴身丫头许给他,以解他的燃眉之急。

  且不说这个通房丫头也是杨奉贤的枕边人,就说这杨江海的容貌丑陋,杨奉贤就不可能让那丫头跳入火坑,何况真许给他之后这日子怎么过?自己不能离开他过远,难道还要听他的房事之声不成?

  谁知这杨江海竟然胆大包天,杨奉贤不准,他竟趁着杨奉贤熟睡之际,强行侮辱了刘氏的贴身丫头小梅,被捉现行的杨江海面对暴怒的杨奉贤,非但不怕,甚至还语出威胁:“ 你若杀了老子,你也活不成,单头疼就要了你的命!”

  杨奉贤气极,把杨江海给绑了,但是一离开杨江海,脑袋还真的就开始疼起来,不得已他只能再一次放了杨江海,这一下杨江海更加骄纵,没过几日,这个大胆包天的奴才,竟然调戏起了杨奉贤的发妻刘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