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书信两封
三两二钱2018-03-05 20:123,160

  卧龙先生的锦囊里,除了昴日星官的法相真身吊坠之外,还有两封信,一封信已经由陈氏所开,而另一封信上面写道:“贤弟杨奉贤亲启。”

  但是在信封上,除了上面一行字之外,还有一行字,这行字的字迹相对于那一行要小,写的是“此信可解你一难,于要时开启。”

  这行字里的意思不难理解,就是这封信可以帮你化解一个危难,务必在必要的时候打开,因为这句话杨奉贤就算是心痒难耐也不着急打开了,卧龙先生并没有说明解什么危难,只说是一难,那就留在自己实在没办法的时候打开就可以了。 以后不管遇到什么事儿,只要这封信没有打开,就等于杨奉贤的心里多一个定海神针。

  所以这杨奉贤把这封信亲自收好,这一次他大难不死捡回一条小命,很多东西也看的开了,对于此次自己因为“善妒”招来的大劫,杨奉贤想想也感觉后怕,正所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杨奉贤养好了身体,先把那个为救自己而死的风水先生给安葬了,葬在哪? 就葬在了陈家祖祠的遗址,一切从这里开始,也从这里终结,这是风水先生儿子的意思,之后,在风水先生儿子的指导下,杨奉贤于九道河子外又寻了一个良地,自己出钱帮陈家重修了祠堂,事情发展到这里,也算是一个皆大欢喜。

  杨奉贤破陈家风水的事情,知情的人也就剩下一个风水先生的儿子,风水先生本家姓李,他儿子单名一个闯字,这个李闯如今和杨奉贤结为兄弟,由杨奉贤出钱,在他们村子置下良田十余亩,自然不会出卖自己的结拜大哥,这一下杨奉贤也算是高枕无忧,被蒙在鼓里的陈家人现在还在感激杨奉贤的仗义,不仅帮他们除掉了祖宗祠堂下的祸害大蛇,还出资给他们盖祠堂,这才是真正的富人之仁。

  有一句俗话说的好,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过去半年有余,有一游方的老道云游至此,找到了陈家的某户人家寻一碗水喝,之后在九道河子逗留的时候看到了风水先生的坟地,惊呼道:“这个地方是谁的坟地?”

  陈姓家人说道:“ 这是本地一风水先生,死后葬在了此。”

  “简直是瞎胡闹,既是风水先生,就知此地大贵,却非阴墓阳宅,二者修在此皆不为宜,只因此地九龙聚首,显神位,修一庙宇可保四方百姓风调雨顺,如若修一祖祠,那阴德大如斗篷,华如车盖,后辈定出王佐贤臣,若逢乱世,封侯拜相也是不难,那风水先生竟然修坟在此,浪费此地绝好地气,实乃一庸才!”云游道士叹息痛恨道。

  陈姓家人一听,在一旁都哈哈大笑道:“先生你有所不知,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这个地方的风水没有那么简单,一开始,这个风水先生跟您说的一样,让我们把陈家祖祠修在了这里,但是差一点给我们带来大祸,幸亏后来一京城来的风水大家指点,加上本地杨老爷仗义,这才让陈姓族人躲过一大劫。”

  云游道士一听,也是一愣,对陈姓家人道:“ 愿闻其详。”

  这陈姓家人就娓娓道来,说祠堂下面多一疑棺,棺中有妖,乃一五彩斑斓大蛇,要伤人性命,那风水先生就是被那条大蛇所伤,总之他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绘声绘色的讲给云游道士。

  道士听完唾了一口浓痰大骂道:“ 无良无德之辈,你陈姓族人被他们给吭惨了!”

  这陈姓族人一听感觉事儿大了,也不敢在外,赶忙把云游道士请到了家里,端茶送水摆酒摆肉好生伺候,问道:“ 道长,莫非此事还有隐情?”

  道士说道:“ 何止是隐情? 你们陈姓族人被人坑了还要感人恩德! 那个人不是什么善人帮你们化解难处,他定然是嫉恨你们陈家得此良地,出人头地之日不远,所以借故断你陈家地气!”

  “那道长,陈家祠堂下面的疑棺,棺中大蛇又作何解释?” 陈姓族人问道。

  “蛇乃伏地龙,也为幼龙,那口棺材,乃地气凝结,用来养气,那蛇更是应地气而生,待那蛇化龙日,就是你陈家出大贤之时啊!” 云游道士道。

  陈姓族人听罢,又惊又怒,但是此事干系过于重大,他也不敢盲听盲信,安抚好道长,他赶紧去找到陈姓族长,又叫了陈姓族中德高望重之人来到家中商议此事,众人听完云游道士的说法,一个个气的摩拳擦掌,就要召集族人去找杨奉贤的麻烦,就在此时,陈姓族长陈青山道:“ 大家莫慌,待到查明真相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如何查明? 那李泰来(风水先生名讳)已死,杨奉贤怎会老实承认,如今已是死无对峙,待我召集陈家儿郎,去取那杨狗贼的狗头!” 陈家一人道。

  “我听说杨奉贤与李泰来之子李闯结为异性兄弟,又帮李闯置办十余亩良田,他俩非亲非故,杨开泰哪里会这么大气? 我看定然是两家串通毁我家地气之后,杨奉贤对李闯的酬谢,现在去找杨奉贤,他若死不认账我们也无可奈何,陈家有儿郎不假,杨家也不是单门独户,真要斗起来,未必斗的过杨家,你们万万不可打草惊蛇,这件事还得从李闯下手,听闻这小子与杨奉贤结为兄弟之后一夜暴富,夜夜去县城烟花之地纵情酒色,每次回来都是大醉,老四,你带几个人,躲在李家门前,待到夜深人静李闯大醉归来,直接把他五花大绑押去后山无人之处,只要李闯说出事情,我们再带李闯去与杨奉贤当面对质!” 陈青山说道。

  “如此甚好!” 众人听完,对陈青山的安排都感觉十分妥当,被陈青山称为老四之人马上安排了几个年轻后生,商议好之后,待到夜色阑珊,便摸到了李家庄,于李闯宅院之外潜伏起来。

  再说这个李闯,他是风水先生李泰来的独子,李泰来虽然在外地名声不显,但是在方圆十里八村也算是个显赫的风水先生,名声一般是跟金钱挂钩的,按理来说有李泰来的李家即便是说不上大富大贵,也能勉强称的上是殷实,实际上却不然,李家家徒四壁穷困潦倒,这一切都归根于这个独子李闯。

  李泰来晚年得子,加上李泰来发妻生李闯之后没出月子就一命呜呼,所以从小李泰来就对这个李闯太过骄纵,自古棍棒出孝子,李泰来从小到大就没舍得动李闯一根儿手指头,所以就造就了这个李闯是个不折不扣的败家子,不仅不能继承衣钵,还沉迷于酒色,曾经在县城里的烟花坊为跟县城一公子哥争头牌花魁,一夜之间败掉了李泰来一生积蓄。

  哪怕是家徒四壁,李闯仍旧不急,他一直在李泰来耳边念叨的就是, 李泰来给人堪点了一辈子的阴墓阳宅,应该赶紧寻一风水宝地,等李泰来百年之后入良穴,这样就可以保佑他一辈子吃喝玩乐衣食无忧,对此,李泰来一直无话,但是他心里却明白,一命二运三风水四靠阴德五读书,这前五之中李闯不占其四,就算是找一个龙穴把自己安葬,仅凭阴德庇护也不能改变李闯的命运,毕竟风水阴德只排在三四之流。

  纵观李泰来一生,无大波澜却也无甚瑕疵,在十里八村百姓口中也攒下了口碑,临死之前拼掉一生清誉帮杨奉贤一次,未尝没有给自己的败家子儿子李闯留一条后路的原因。

  杨奉贤在李泰来死之后,对李闯确实不错,表面上帮李闯赎回了早就被他变卖的李家老宅,置办了十几亩天字号田地,除此之外,金银细软也没少送过去,这些对于李闯来说都是意外之财,就这么些意外之财落入李闯手中之后,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些东西是用什么换回来的,李泰来头七还没过,他就已经开始出去浪荡潇洒。

  李闯虽然浪荡,但是人却不傻,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抱上杨奉贤这颗大树,这辈子估计都衣食无忧,他倒不是认为自己老爹的命能值多少钱,问题是自己手中有杨奉贤为恶的把柄,只要有这个筹码,就算杨奉贤忘记了李泰来舍生救命之恩情,不顾关二爷前八拜之交磕下的响头,也绝对会不管自己,因此,他这一次比以往还要来的肆无忌惮。

  这一夜,他喝的醉醺醺的,连抱着折腾了大半夜的姑娘是谁都不知道,兜儿里的银子就空了,心满意足的往家走,眼见着就要进自家大门了,忽然在黑暗中冲出来了几个人影,李闯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后脑勺一疼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李闯是被一瓢水给泼醒的,睁开眼发现身前几个彪形大汉,自己还被五花大绑不能动弹,他不管三七二十一赶紧求饶道:“ 那条道上的英雄好汉,缺钱了家里取,不够的话九道河子杨奉贤杨大老爷,那是我的八拜之交,银子定然不会少了诸位,但求不要伤人性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