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生死簿除名
三两二钱2018-03-06 03:173,227

  “老先生,借一步说话。”杨奉贤这时候是真的慌了,因为事关自己的性命,慌忙把这个风水先生给请到了书房,到了书房那里,他从袖兜里抽出几张银票奉了过去,说道:“只要先生能救我这一命,什么都好说。”

  “带我去看看。”风水先生说道。

  “不知道先生要去哪里?”杨奉贤一时有点没反应过来。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风水先生怒视杨奉贤一眼,杨奉贤是满嘴的苦涩,他知道,这一次因为自己的报复心想要坏掉陈家风水的事情,肯定是要败露了。 但是不败露又有什么办法,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小命儿还要重要。

  杨奉贤带着这个风水先生,来到了陈家祖祠的“遗址”,看到了那一口甚至可以说是凭空出现的黑漆大棺材,说来也奇怪,这个风水先生本来是极其苍老,今天晚上在来了九道河子之后却感觉像是回光返照一样的精神饱满,他在看到这口黑漆棺材之后甩开了杨奉贤搀扶着的手,走到了那口棺材之前把脑袋给伏在那口棺材之上。

  因为是晚上,这个地方因为这口棺材的出现九道河子的人也不敢来,所以显的格外的宁静,正是因为宁静,杨奉贤可以清楚的听到在这口棺材里面,不仅有心跳声,而且还有匀称的呼吸声。

  风水先生把脑袋伏在棺材上听了一会儿,指着杨奉贤道:“本来好好的一块伏地龙,硬生生的被你给坏了去,你这个孽造大了。”

  杨奉贤自知理亏,也不敢辩驳,红着脸也不说话,只见这个老风水先生围着这个棺材转了一圈儿,又蹲在地上捏了点泥土放在嘴巴里尝了尝,之后也没说什么,而是带着杨奉贤往回走。

  一路上风水先生是一句话也不说,问题是现在他越是不说话杨奉贤及越紧张,最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风水先生道:“老先生,这个地方修祖祠的时候我也有见过,未曾见过这口棺材,就算陈家本家人也都不知这个棺材从何而来,莫非是那老陈头暗地里自己把自己先人给埋在了这,想私占陈家祠堂的气运?”

  “那口棺材里,不是人。”风水先生黑着脸说道,说完这句话之后,任凭杨奉贤说什么,他都不在答话,这让杨奉贤心里急的那叫一个抓耳挠腮,不是人,那是什么玩意儿?

  等到了家,风水先生要走,但是他今天不给自己一个满意的答复,杨奉贤心里是绝对不会踏实的,棺材从何而来,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小命受到了威胁。

  在他的软磨硬泡之下,风水先生斜着眼道:“你也算是寒门中走出的贵子,既然你动了老陈家的祠堂,想必你也是经高人点拨了,实不相瞒,老陈家的祠堂的确是暗中阻滞了你的运势,当年我也是有这么一点顾虑,但是有一句话叫一人得道鸡犬升天,若是九道河子老陈家那块地气儿起了劲儿,惠泽的可是整个九道河子,你也未尝没有东山再起的机会,你那请来的高人也必然能看出这一点出来,既然如此,为何还要你行此般事,不仅害的你性命不保,更让九道河子陈杨两家打上一个死结?”

  杨奉贤叹了口气,说道:“既然先生把话都说透了,我也就不隐瞒什么,其实这件事,算是鄙人自作孽了,我那个朋友只是告诉我那祠堂阻滞了我的运气,但是毁陈家祠堂的事情,实属我一时糊涂气愤不过做出来的错事,事已至此木已成舟悔之晚矣,还望先生大发慈悲救我一命。”

  “本身就看你此番作为,我绝不会救你,但是当年我为陈家堪点此地影响了你的前程,算是我欠你一个因果,加上我也阳寿无多,帮你一把也算是为后辈积德。”风水先生说道。

  风水先生话还没说话,杨奉贤就已经跪了下来发誓道:“老先生放心,等此般劫难过去,我愿与令公子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你先不要着急发宏愿,我虽然答应救你,但是具体能不能救的了你还要看你的造化,你可知道九道河子何来此名儿? 因为此地几百年前有九道河,河虽然不大,但是九道河子却是九河交汇处,故有此名儿,九乃数之极,九河交汇暗中符合九龙盘绕地貌,只是河不大,徒有形而无其势,所以这个地方风水却不显,是一条伏地龙,猛虎虽小却有食牛之气,蛟龙虽幼也有翔天之姿,此地虽然不能出帝王将相,却也能出一极其显贵之人,那个棺材正是地气所化,棺材里孕育的那是一条伏地龙,只待伏地龙出,陈家那人就要显贵与世,如今龙未成就被你破开,蛟龙威严岂是你能挑衅的? 也就是你有杨家先人祖荫庇佑,不然你早就暴毙而死了。”风水先生道。

  杨奉贤听的汗毛根根直立,惊道:“先生的意思是,那个黑漆大棺材里面是一条龙?”

  “伏地龙,即为蛇,此蛇非一般之蛇。”风水先生双眼迷离道。

  杨奉贤也听不明白,只感觉迷迷糊糊的,但是此时的他早已经吓蒙,好像在迷迷糊糊之中他似乎听到风水先生说了一句:“ 明日子时,开棺斩蛇,蛇若无角,你可安心,蛇若有角,生死簿已除名,大罗金仙下世也救不了你命。”

  等杨奉贤从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醒转过来,风水先生已经告辞,浑身上下已经被冷汗给打湿,到了现在,他的小命似乎还没有着落。

  等到第二天,风水先生倒是没有对陈家人拆穿杨奉贤的行径,下午的时候,还没等杨奉贤去请,风水先生就已经不请自来,来的时候,还让他的儿子带来了一个箱子,箱子老旧,应该是风水先生要做法事的道具,杨奉贤履行承诺,当场摆上酒席与老风水先生的儿子结拜为兄弟,杨家势大,风水先生的儿子自然不会拒绝,关二爷神像面前发过誓,杨奉贤喝下那碗酒,对风水先生说道:“不管这次是生是死,先生大德奉贤定不敢忘。”

  等到夜半之时,风水先生也不跟其他先生一样摆祭坛什么的,而是打开了箱子,箱子里面无他物,一把桃木剑,还有一件寿衣,白色的寿衣。风水先生换上寿衣,他儿子马上就哭了起来,杨奉贤一看这情况也蒙了,慌忙问怎么回事,风水先生的儿子哭道:“ 那条伏地龙极为狡猾,想要杀它,一定要在子时,但是它潜在棺材里不出来,无人能奈它何,我爹是要用命来引他出来。”

  “万万使不得。”杨奉贤本性并不算大奸大恶,眼见风水先生要拼掉性命,送老衣都穿上了,他心难安,赶紧拦住,却被风水先生儿子抱住道:“大哥,我爹阳寿无多,按他自己给自己掐的,也过不了今年年末,一切都是他的安排,你我既已结为兄弟,那就是自家人,我爹他心意已决,以他命换你命对他来说也是功德无量,请大哥千万莫要阻拦。”

  此时风水先生已经走到了棺材前,对着棺材三拜九叩之后,竟然爬上了棺材,平趟在了棺材板儿上,双目紧闭,甚是安详。

  伏地龙也为龙,俗话说太岁头上莫动土,棺材里的那条伏地龙怎能容忍有人睡在它的头上? 风水先生没趟下多久,那口棺材就开始晃动了起来,特别是棺材板,上下起伏,里面的那条伏地龙,似乎要把风水先生从那棺材板上给摇下来。

  “它若出来,以桃木剑斬其首级!”风水先生摇摇欲坠,却总是跌不落棺材。 此时他对手握那把桃木剑的杨奉贤叫道。

  说时迟那时快,似乎是一直无法抖落风水先生的伏地龙恼怒,忽的一声撞开了棺材板,这一下把杨奉贤给吓个半死。

  只见一条色彩斑斓的大蛇冲出棺材,蛇头硕大,张着血盆大口对着风水先生就咬了过去,风水先生非但不躲,甚至还把脑袋冲着蛇口冲去,这一下,那蛇就吞下了风水先生的脑袋,而风水先生的双臂,却死死的抱住那一条五彩大蛇。

  “大哥!快去!不然爹就白死了!”此时,风水先生的儿子推了一把被吓傻的杨奉贤。

  杨奉贤回过神来,事已至此,也只有数死一搏,咬着牙,举着桃木剑冲了过去,那大蛇看到举着桃木剑冲过来的杨奉贤,那一双蛇目里流露出畏惧的表情,但是它的蛇身被风水先生死死抱住,想要躲避也来不及。

  杨奉贤冲到大蛇身边,一声大喝,把剑当刀使,所谓一物降一物,那一条铡刀估计都难铡断的大蛇,被那把桃木剑如同是削豆腐一样的削掉了脑袋,大蛇的脑袋里,还包裹着已经血肉模糊的风水先生的脑袋。

  见蛇头滚落在地,风水先生的儿子大哭着跑了过去,而此时,举着那把桃木剑的杨奉贤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整个人也软了下去。

  在临晕过去之前,杨奉贤已心生绝望。

  因为他看到,那滚落在地上的蛇头之上,已有两个小角显狰狞之势。

  自己还是未能逃过此般劫难,生死簿上,已然除名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