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何安下所言之事 2
三两二钱2020-03-24 16:242,607

  人生大悲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小儿子杨敬业的死让杨家笼罩在一片悲伤当中,而这如同是一根导火索一样,彻底引燃了杨奉贤心中的恐惧,所谓的八代单传,莫非指的就是如此?

  就在小儿子杨敬业夭折之后不过半年时间,杨奉贤的两位丫头掉入池塘之中,同日溺亡。

  刘氏崩溃欲绝,杨奉贤此时已呆若木鸡,一年之内送走三位孩子,这让杨家大院彻底疯狂,外人都传是杨奉贤作孽太多,这杨家是应了后人亡故的报应,只有杨奉贤自己心里此时清楚,或许这还是一切的后遗症,所有的一切,都源自于自己坏了陈家的风水地。

  两位丫头溺亡之后,刘氏干脆直接搬进了佛堂居住,日夜潜心念佛,而杨奉贤也无暇他顾,家中的生意交给族人打理,而自己除了遍访名医要治愈自己身体之外,他还不停的给卧龙先生修书,可是这一次,任凭怎么写信给卧龙先生,都如同石沉大海杳无音讯。

  自己阳1。物不振,就无法再要子嗣,现有的子嗣却也在不停的夭亡,又寻不到卧龙先生的踪迹,这让杨奉贤彻底的着了谎,他干脆亲自出门前往京城,去寻卧龙先生,可是卧龙先生故居现已荒芜,打听当年的朋友,也是无人知卧龙先生的下落,都说先生除外云游已多年未归,至于先生的下落,神仙中人日行千里飘忽不定,谁能说的清楚?

  无奈之下,杨奉贤从外地回来,回到家之后,这一次杨奉贤还跟以前一样,因为他深知杨家之事绝非偶然,定是冥冥之中自有命数,所以这事儿还得找方外之人来做法方可,此时自己身体能否痊愈已然不重要,这最重要的是,莫过于保住剩下的孩子杨慕白和杨如是。

  但是正如同上一次李闯缠身一样,天下方士千百,行骗者十有八九,来的人就是为钱财而来,银钱散去了不少,但是在一年后,杨慕白和杨如是两人却同时发起了高烧,病痛来的突然,请来大夫也无济于事,这两个儿子忽然的病症,跟三子杨敬业如出一辙,杨奉贤真的害怕这俩孩子活不过今天。

  这时候,没有方外之人能给出办法,杨奉贤也对这些游方的江湖骗子失去了信心,眼见着杨家就要遭受绝后的灭顶之灾,杨奉贤终于当起了杨家的主心骨,他让刘氏带着两个孩子马上搬进三清祖师庙,而他自己,在何安下的法相真身之下磕了九九八十一个响头,货真价实,磕完头额头已然鲜血淋淋。

  他哭求何安下,说自己一生虽非善人,却也非大奸大恶之辈,前些年所做之事,虽然有失,却也及时补救,这一切冥冥之中自有命数,何先生已经示警给我,先生虽所言哪怕八代单传,一代封侯也好,此话不差,但话虽如此,奉贤非心如磐石坚硬之人,五个孩子个个听话,乖巧可人,现已亡故三个,剩下的这慕白和如是,也是危在旦夕,我知先生若能救下他们以先生悲天悯人之怀,肯定不用奉贤张口早就出手搭救,但是如今奉贤还是厚颜张口,唯求先生暂时保他们兄弟二人性命,待我寻到卧龙吾兄之时再来解救,奉贤自当日夜供奉先生。

  杨奉贤哭拜何安下不久,已经昏迷了的杨慕白忽然醒来,眨巴着眼睛看着刘氏道:“老先生让父亲回去。”

  刘氏就算一直心思通透,但毕竟是女人,这五个孩子都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此时本身已经彻底着慌,一看杨慕白这么说,知道何安下何真人已经出手搭救了,她马上叫过杨奉贤来看。

  杨奉贤一看,也是大喜,再拜何安下神像,再一摸,两个孩子高烧都已褪去,夫妻二人抱着孩子千恩万谢而去。本来三清祖师庙外围着众人,一看此情此景,何安下在世神仙之名,再次传遍。

  杨奉贤回到家,再次问杨慕白道:“先生说了让我回来之后,还对你言语了什么?”

  杨慕白道:“先生让我回来之后告诉你,他能所做,只是暂时拖延阴司,让你跟娘亲速速定夺。”

  听了此话之后,刚放下心来的杨奉贤再一次六神不安,安慰两个孩子睡下之后,杨奉贤刘氏回到房间商议,二人已经有一年多未曾如此这般相处,平日里哪怕见面几乎是话也不说点头之交。而这一次,杨家的灭顶之灾让这夫妻二人再一次的抛却一切,开诚布公。

  杨奉贤对刘氏道:“何先生临终之前,对我有言交代,那时我不懂先生意思,先生对我说杨家哪怕八代单传,也叫我莫慌,因为总有一世封侯。现在我懂了,可是为时晚矣,这哪里是什么单传?分明是要了杨家的命!绝了我杨奉贤的后!这让我何颜面面对列祖列宗?”

  刘氏也是哭泣道:“夫君,实不相瞒,先生那时也对我有言交代,他说夫君你日后会性情大变,让我不必放在心上,青灯古佛为伴方可,所以这两年以来,哪怕夫君恩宠不在,我也未曾有怨言,加上两位丫头还三儿亡故,我更是日夜祈求佛爷保佑这孩子们。”

  杨奉贤这时候,如同醍醐灌顶一般醒悟道:“原来这一切,先生早已看透!夫人,我知这两年你心里定然苦闷,可是我何尝好受?如今一切既已说透,那我就不在隐瞒其他,非我杨奉贤性情大变,我也可以指天发誓从未做对不起夫人之事,实在是身体有变,让我忽变的力不从心,这两年我都不知如何对夫人解释,暗中却一直在寻医问药,奈何没有一点起色。”

  其实夫妻二人这两年的矛盾纠结,莫过于此,既然话已说开,那一切晴朗,刘氏哭道:“我也知夫君决非那样之人,但是如今说那还有什么用?若能保这两个孩子性命,哪怕你我二人余生遁入空门也好不是?”

  “卧龙先生寻不得,先生也只能是暂拖阴司,我遍访方外之人,可是真材实料未曾有一,说实话,我现在已然束手无策!”杨奉贤唉声叹气道。

  二人沉默了许久,刘氏终于止住哭泣道:“今日,已到了杨家生死存亡之际!”

  刘氏此言一出,二人相视,一切尽在不言中,杨家生死存亡之际,卧龙先生留下的另一锦囊,也是时候打开了!

  ——夫妻二人对卧龙先生留下的这一锦囊,奉为仙人馈赠,一直悉心收藏,此时沐浴更衣打开,只为求可解杨家此时之危难。这一锦囊无疑是一道救死符咒,但是在此时打开,杨奉贤无怨无悔。

  打开锦囊之后,内有卧龙先生书信一封。

  上写道。

  奉贤吾弟:

  今日你开此信,我已知为何事,我知在你开此信之前定然寻我,非我不见你,而我也束手无策无可奈何,见你抑或不见你,皆于事无补,此乃杨家之大命数,乃是天定,非人能改也。

  我只有一法,今日告你,我留于你的昴日星君真身乃是一切关键,子嗣当中,你要谁活命,那就佩戴谁身。

  此乃绝密之事,杨家今后,皆是如此,得真身者活。

  我知此事太过残忍,所以不忍当年相告,一切还凭贤弟定夺。

  还有一言赠与贤弟,福祸相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今日之后,莫要寻我。

  若有缘,千里相见莫过一日之间。

  若无缘,相忘于江湖。

  兄卧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