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1)
三两二钱2018-03-06 03:232,366

  杨奉贤也是真的无奈,什么时候起坟,什么时候出马家堡,什么时候合棺,这也的确是看好的时辰总不能耽误,所以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无视这一切的异常,马二小姐换上了特地为合葬墓打的大红棺材,由八个青壮小伙儿抬棺,也说不上这到底算是出殡呢,还是算迎亲,总之这个棺材队伍,由马家堡出发,开赴九道河子,路程并不近,就算是用马车,也要几个时辰。

  就在整个队伍马上就抵达九道河子的时候,有一杨家后生骑着快马拦在了队伍之前,杨奉贤出来问道:“ 又他娘的有何事?”

  “夫人身体有恙,还请老爷赶紧回去一趟。” 杨家后生说道。

  杨奉贤瞬间慌了神,这天大的事也没有刘氏重要,他上了马,快马加鞭的赶赴杨府,到了家之后推开了门,只见刘氏被几个丫头给五花大绑在椅子上,几个丫鬟围在身边,一看这副场景,杨奉贤大怒道:“ 你们好大的胆子,为何绑着夫人!”

  几个丫鬟被杨奉贤吓了一跳,马上跪倒一大片,哭道:“夫人忽然得了失心疯了。 说话如同男子,还吵着自己是李闯,要见你。”

  杨奉贤一听这话,再看刘氏那诡异的情况,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对丫鬟道:“ 你们都先出去吧。”

  出去之后,他看着刘氏道:“贤弟,我已按你吩咐照办,那马二小姐都已迎亲回来,你再次叨扰你嫂子又是为何?!”

  “哥哥,这次叨扰你实属无奈,因为我上次惨死是哥哥您替我收尸,找的地方埋掉,但是我思索几日,总感觉我身为李家之人却葬于九道河子有失妥当,今日再次劳烦哥哥,就是想告诉您一声,我与二小姐的合葬,可葬于我家之地,我家仅有那一块地,就在李家庄后河河滩之上。” 李闯假借刘氏之身开口道。

  “我知晓了,你速速离去! 切莫阴气伤了你嫂子的身子!” 杨奉贤急切的道。

  “那我便离去了,哥哥,后会无期,大恩大德永生难忘。”李闯说道,说完之后,刘氏如同昏睡了一般,杨奉贤赶紧去解开绳索,不一会儿刘氏醒转过来,扑在了杨奉贤的怀里哭道:“ 那李闯毫不讲理,人鬼殊途却三番五次作乱,以后这日子还过不过了?”

  杨奉贤安慰道:“ 那马二小姐已请来,一切都没事了,很快就好。”

  杨奉贤安慰好刘氏,托丫鬟小心照料,随后出了门,指挥“迎亲”队伍,改道李家庄,又命几位家里后生,去开了李闯坟茔,连人带棺材送往李家庄, 如此一闹,耽误了些许时间,因为怕耽误了时辰,所以一切形式从简,把这二人合葬于李闯指定之地,也就是李家河滩上的那半亩田里。

  落棺填土完成之后,鞭炮刚放过,忽远处有一人风驰电掣而来,杨奉贤定睛一看,此人不是那老叫花子还会是谁? 看到老叫花子,杨奉贤赶紧去迎接,却被老叫花子一手推开,老叫花子走到李闯与马二小姐合葬墓之前,站在那里左右张望,又拿出一罗盘围着整个坟茔走了一圈儿之后站立在原地,叹气摇头道:“ 这如何是好?”

  关注着老叫花子一举一动的杨奉贤赶紧走上前去,小心翼翼的问道:“ 先生,有何不妥?”

  “谁让你把李闯坟迁至此?” 老叫花子阴沉着一张脸问道。

  一看老叫花子的脸色,杨奉贤心里忽然一沉,感觉要出事儿,他拉着老叫花子到一边低声说道:“ 就在马二小姐棺材到九道河子口时,李闯忽然附身贱内身上,借他之口对我有所嘱托,说他李家人不便埋于九道河子,想落叶归根。”

  杨奉贤话还没说完,就被老叫花子给打断道:“ 好一个阴险狡诈的李家爷俩,杨奉贤,你一个大活人,却着了俩死人的道!”

  此事人多,老叫花子这么说大家都不明就里,杨奉贤也不好多问,刚好此时这边事情也告一段落,他就遣散了众人回去吃酒席,而自己则跟着老叫花子回了杨家。

  ——其实那天杨奉贤请求老叫花子多留几日,老叫花子虽未答应,但是肯定没走,因为事情的关窍他还没有找到,而他总感觉此事绝对没有那么简单,所以他这几天只是离开了杨家,去找答案去了。

  他走遍了九道河子,看了原来陈家祖祠现在则是李泰来墓的位置,只有去了马家堡,在马家堡那里,他得到了一个消息,这个消息至关重要,那就是马富贵的老娘去去年过世,正是马富贵他老娘过世之后马二小姐才身体不适,最终亡故。

  老叫花子找到了马富贵老娘的坟茔,仔细研究了一下风水,马家堡地势跟九道河子完全不同,四周多山,而九道河子顾名思义是多水,两者相合的话则是一个大的风水,但是分开来说,马家堡也是有单独的风水地貌可言。

  马富贵老娘的这个坟茔,咋一看,风水只算是中庸之道,但是后来还是给老叫花子发现了端倪,这个端倪就是马家堡马家的砖瓦窑场,马家发家就是靠烧制砖瓦发家,烧制砖瓦自然是需要大量的土,之所以马家堡这里砖瓦窑多,正是马家堡背靠一众土山,吃土非常方便,马富贵老娘的那一块坟,就在一个砖瓦窑附近,老叫花子打听得知,其实附近以前有一山,算是附近最大的一个山头,只是因为马家吃土严重,这个山头都夷为平地了。

  因为此地有山,山被吃平,已看不出本来样貌,那风水就不可按现时样貌来看, 老叫花子画了一个草图,在本地风水格局之内加上了已经被吃的那座山,这山一加,老叫花子马上就意识到不妙,本来平庸的风水格局,因为加上那座山,则成了一个大凶之地,此地已成一个吊冲之地,老叫花子赶紧再次赶往马富贵亲娘的坟茔,他推了几个方位,在这几个方位坐上记号,暗中拿一铲子挖了几下,分别在这地方挖出铜钱七枚,桃木桩子一段钉于地上,还有一地,竟埋的有猩红的朱砂。

  铜钱属金,桃木属木,朱砂属火,此乃墓葬之中的吊冲之局,吊辰砂,则水向吉,金生水,木向凶,金又克木,冲亥则木得养,巳砂水,水生木火又必焚,木局遇火则必化,火遇水必灭, 是有人故意在马富贵老娘的坟茔之上动了手脚,摆了一个吊冲之局,老叫花子暗中推演,竟然推出因为此局,马家二房主亡一女丁,亡于二月。 他再一打听,事情果然如此,那马二小姐是马富贵二房所生,只是二房已故,二小姐从小由正室抚养成人,正是于二月之中亡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