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杨家再遭劫难
三两二钱2017-02-08 19:013,130

  其实就在这个钦天监大人刨陈青瓷坟茔的时候, 若非冯金巧拦着, 百灵已经要出面阻拦, 对于陈青瓷, 百灵一直以来感情都颇为复杂, 她既是自己丈夫以前的情人, 也是他忘不了的女人, 更是他为之而死的女人, 本应二人当的上是水火不容, 可是杨甲第和陈青瓷都已死, 百灵也犯不上为死人而吃醋, 当然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在百灵的腹中怀的是陈青瓷与杨甲第的骨肉, 这其中的关系当的上是乱, 就是一直以来都颇为理智的百灵每每想起三人之间的关系都感觉是一头乱麻。 但是在别人刨掉陈青瓷的坟茔的时候, 百灵心中还是不舍。

  或许对于百灵来说, 陈青瓷与自己, 都算是为一个男人的女人, 又都是可怜的女人。

  冯金巧拦着, 百灵并没有出面阻止, 但是在钦天监大人说有一只小的旱魃跑掉的时候,对此事心知肚明的娘俩彻底的慌了, 但是二人并非等闲之辈并没有在当时就表现出来, 而是二人回家之后进了佛堂再商量。

  对于腹中的胎儿是一个鬼胎, 这一点二人都知道, 但是他们二人也知道经过那女道长的点拨, 鬼胎已经由百灵的身子养成一身生气是要活命的, 现在那钦天监的大人说着胎儿是一只旱魃, 是洛阳城大旱的根源, 这婆媳二人说不上信, 也说不上不信, 但是着慌是真的, 万一那钦天监大人真的有本事寻到这里来, 二人该如何应对?

  “如果那钦天监的大臣找到这里, 会做如何处置?”百灵问冯金巧道。

  冯金巧脸色苍白的说道:“看今天的架势, 如果真找到这里来, 不仅是这孩子, 估计你的命都难保。”

  二人想起火烧陈青瓷尸体的事情, 大概也想到了结果会是如何, 对于处置旱魃的办法,民间一直都有传闻, 以前的做法是找出旱魃大卸八块, 这叫打桩旱魃, 后来就变成了直接用火烧, 这旱魃既然在百灵的肚子之中, 那娘俩被火烧似乎已经成了注定之事。

  百灵虽然也是紧张, 但是看到冯金巧慌乱她却出言安慰道:“不用太过紧张, 就算真的找到这里来, 我死不承认便可, 杨家并非等闲人家, 我那两个姐夫家也不是好说话之人, 他们真的敢把我连着这杨家唯一的骨血烧了不成?”

  “若是其他事,自然可以周旋, 但是这事关整个洛阳百姓的性命。”冯金巧叹气道, 不管是杨奉贤还是杨如是, 因为他们都是中年亡命, 所以杨奉贤的故人之中有长寿者都还健在,所以要是有其他的事端, 豁出老脸了去拿出杨奉贤的金字招牌大多可用, 但是她感觉若是因为此事, 杨家之前的那些人情未必能用。 毕竟这是一场大是非。

  “如今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百灵, 若真的你有死劫, 那便是杨家之劫难, 天若要亡杨家谁能拦着? ”冯金巧说道。

  说完, 婆媳二人抱头痛哭, 杨家自杨奉贤始开始有劫难, 但是到这两个女人这里最是为难。

  再说这边的钦天监大人, 在离开九道河子之后他对冯知县说道:“ 那旱魃与人无异, 需十月怀胎而出, 看那女旱魃的样子小旱魃并未足月是知道有劫难来破肚而出, 人不足月是为早产不能活命, 旱魃也一样。”

  冯知县一听大喜道:“依照大人之见, 那小旱魃估计已经死了, 这是好事啊!”

  钦天监大人皱眉摆手道:“不然, 那旱魃定不能拿寻常孩童视之, 他此时还未成气候, 若想活着, 只有一个办法, 那就是附于孕妇之体吃掉胎儿霸占母体,等母体怀胎足月生下来的已不是自己的儿子, 而是那只小旱魃。”

  冯知县听的玄乎又惊悚, 但是对于钦天监大人所言他并不怀疑,这可是朝廷御用的高人,他就问道:“那该如何是好?”

  “那小旱魃走不远, 一是虚弱而是不舍母体,定然在九道河子方圆五里之内, 还需劳烦大人把这五里之内的怀孕之女子一一找来, 若是腹中所怀的是旱魃本官一看便知。”钦天监大人说道。

  “若找到那女子, 如何处置?”冯知县问道。

  “一起烧了便是, 冯大人不需惋惜, 就算是我不杀人, 那旱魃足月而出, 那女子浑身生气已被吸尽, 定然也活不了命。”钦天监大人说道。

  冯知县打了一个哆嗦,点头道:“下官这就去办。”

  ——本身这一场大旱就让洛阳百姓蒙难, 但是这钦天监大人来了之后这一场捉旱魃行动更是让洛阳大乱, 但是为了活命刨坟就刨了, 其实刨坟并非坏事, 在刨坟之时刨出不少财物, 这些财物也可购得粮食解燃眉之急, 虽然是杯水车薪但总聊胜于无, 洛阳百姓今日听闻那旱魃已经被找到, 还被烧掉刚舒缓了一口气以为这大旱终于过去, 随即就有听说那旱魃肚子里还有个小旱魃,而且下落不明, 又纷纷的提了一口气。

  第二日, 冯知县开始带人由九道河子开始, 方圆五里之内只要是家中有孕妇者, 都要带到洛阳城去验视, 老百姓不傻, 很快就知道估计那小旱魃是寄予在孕妇肚中, 那些家中有怀孕女子者皆是大惊, 纷纷躲藏起来, 但是这一次官府是动了真格的了, 讲情送礼都没用, 再说也就是带走检验, 只要钦天监大人确认肚子不是旱魃就可送回。 官差们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慢慢的大家也不再害怕, 同时为了早日结束洛阳城的旱灾, 也都配合调查。

  官差这一次对谁家都不徇私情, 但是有一家除外, 那就是杨家, 正如百灵所说, 杨家非等闲之家, 冯金巧又是冯知县的亲女儿, 所以到了杨家的时候, 冯金巧坐在堂前冷笑道:“怎么? 连杨家也要带走查看?”

  官差笑道:“这次是冯知县下了死命令了, 夫人还请体谅小的们当差不易。”

  “我体谅你们, 但是那百灵肚子里怀的是杨家唯一的骨肉, 你们带走可以, 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 若是百灵肚子里的娃娃有丝毫的差池, 小心你们项上人头!”冯金巧道。

  几个官差一商量, 陪着笑脸对冯金巧说道:“算了算了, 杨家一家正气,自然是神鬼莫侵, 旱魃自然是跑不到杨家来, 小的们这就告辞。”

  官差又不傻, 一是惧怕杨家, 万一真有差池那可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 还有就是那句话, 洛阳人都服杨家, 特别是今年大旱大家也都念杨家当年救灾之情, 官差们也不想在杨家危难之际为难两个女子。

  官差们走之后, 冯金巧还是一阵后怕,她知道,这次若是百灵被带走, 估计就再也回不来了。

  ——三天之内, 九道河子方圆五里之内的孕妇都已被带去洛阳检验过, 那钦天监大人火眼金睛, 只需大眼一看就知腹中是否是那逃逸的小旱魃, 检验过的女子也未曾为难, 直接就送回了家, 孕妇并不算多, 检查之后并未发现旱魃的踪迹, 这下钦天监大人再一次的皱起了眉问冯知县道:“ 五里之内怀孕女子是否到齐? 可曾有纰漏?”

  “那定然是没有的, 属下亲自监督, 此等大是大非面前, 百姓们也知道分寸。”冯知县道。

  “不可能, 定然是有所遗漏, 这一次, 本官要亲自去查验。”钦天监大人说道。

  而这一次钦天监大人再来,直接是贴出了告示, 告示上写小旱魃定然在这五里之内孕妇肚中, 有哪家还有怀孕女子未来查验者速速通告, 若是瞒而不报满门抄斩!

  杨家在洛阳城是有声望, 但是在九道河子并非如此, 想让杨家那两个女子死的人太多了, 不仅有陈家, 还有觊觎家产的杨公录, 这两人都非善人,二人一合计, 直接找到了钦天监大人举报, 说那杨家有一孕妇还未接受检视! 之所以冯知县遗漏, 是因为那杨家的当家的是冯知县女儿。

  钦天监大人一听大怒, 马上带人冲入了杨家,官差们上下搜查, 找到了百灵之后, 钦天监大人一看, 这孕妇身形消瘦容貌憔悴, 正是被旱魃吸了生气的征兆, 那腹中胎儿定是旱魃无疑!

  终于找出了大旱的罪魁祸首,钦天监大人一挥手道:“烧了!”

  这时候, 赶回家中的冯金巧手捧一金头, 高高举起凤目圆瞪大喝道:“当今圣上御赐金头在此! 见金头如见圣上, 我看何人敢在杨家造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