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杨如是的贵人
三两二钱2017-12-06 10:042,787

  别人认不出来,刘氏一眼就能看的出来,那个端坐在杨如是卧房之上的白色狸猫就是杨慕白,没有什么显著的特征与原因,如果真的要强说的话,那就是刘氏是他的亲娘。

  这世间,哪有认不出自己儿子的母亲?

  “慕白,如是的命是你给的,我就知道你不会置之不理。你爹死后你未曾来过,哪怕是出现在娘的梦里,今日既然已见你了,那娘便告诉你,从始至终杨家欠你的,你不需自责,我不怪你,你爹更不怪你。”刘氏对着那个狸猫叫道。

  一直在杨家稳如泰山的老太太刘氏忽然疯了一样的对狸猫说话,杨家大院不乏一直在这里的老人,新人或许有人忘了那慕白是谁,但是老人们谁不知道那个大少爷杨慕白?当年杨慕白在死的时候,有多少杨家老人感叹杨家没有了杨慕白才算真的断了香火,也就是近些年杨如是的确做的不错,这才填补了这些杨家老人心中关于杨慕白死的遗憾。

  “停手!都停手!”老人们止住了那些人继续进攻那只狸猫,只是他们还不确定,走到刘氏跟前问道:“老夫人,真的是大少爷回来了?”

  “没错,是慕白回来了!”刘氏激动的道。

  ——杨慕白的归来让惴惴不安的刘氏吃了一颗定心丸,有何安下的三日承诺,更有杨慕白来照拂,估计杨如是的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看来何安下何真人并未放弃杨家还顾及着那些香火情,而在三清祖师庙里修行的大少爷杨慕白来杨家的消息不胫而走,这个消息同样让杨家人纷纷围了过来,看大少爷变的这只狸猫。

  正如海棠所说,这只狸猫长的端是漂亮,男人看了或许是感觉这猫长的神骏,但是女人们只是看上一眼就几乎给它勾了魂儿去,不少人议论说当年杨慕白还在的时候,虽然年幼但是相貌上更胜杨如是一筹,以前还以为是传言,现在看这个狸猫都如此好看,那大少爷本人该多么潇洒?

  当然,这些都是外话不在累赘,那只狸猫就端坐在房顶之上,不见有任何动作,三日以来动也不动,刘氏心疼长子杨慕白,特意送了吃食过去,那狸猫也是不动,如非看刘氏的时候眼神会格外温柔这一点转变,大家或许都以为这只猫已经死在了房顶。

  或许真的是有杨慕白变的狸猫在房顶的缘故,三日过去,杨如是竟然真的还有一口气在,而三日后,那只狸猫围着杨府转了一圈,只听见喵的一声就再也看不见它的踪影。

  ——先有何真人三日之约,后有狸猫房梁守候三日而去,这下众人才算真的相信刘氏的判断,这只狸猫真的就是大少爷所化,这可是九道河子难得的神迹,所以在第三日,虽然今日不是初一十五并非敬香的日子,但是三清祖师庙里却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众人第一次把参拜的重点放在了那杨慕白身上,毕竟何真人是传说,而杨慕白显灵而是大家眼见为实的事情。

  就在外人去参拜神迹的时候,杨家的人却在等杨如是的醒来,但是眼见着三日已过,杨如是今日除了气息相对平缓一点之外并没有苏醒的征兆,这一直等到了正午,就在大家以为何真人是戏耍大家的时候,只见趟在床上的杨如是忽然坐了起来,冯金巧激动的赶紧去扶,不料杨如是却在这时候一口黑色的血喷了出来,冯金巧躲避不及,这一下那一口污血喷了她一身,这污血极其腥臭,围在外面的人纷纷被熏的避让,但是冯金巧却好似无事一般抓住杨如是的手臂哭道:“你可醒过来了!”

  “有贵人来,快备马车,我要出门远迎!”杨如是却如同魔怔一般叫道。

  “你刚醒,还是好好休息,就是有贵人来,我这就去出门迎接。”冯金巧道。

  杨如是却一把推开冯金巧,下了床来,竟然是穿上鞋子就走了出去,杨如是是杨家家主,又大病初愈,虽然大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不敢强拦,万一一拦杨如是急火攻心再昏过去可如何是好?

  冯金巧本欲追上去,这时才发现自己满身血污,赶紧安排人追上去,自己回屋换了衣服也慌忙追上,等冯金巧追出九道河子的时候,却发现杨如是已经赶着马车往回走,杨如是一脸的恭敬虔诚,看来他要接的贵人已经是接到了。冯金巧上去跟杨如是说话,杨如是却是跟没听到一般也不回话兀自赶着马车回了杨府,冯金巧还是从下人那里知道杨如是却接的贵人是一个道人打扮,估计也是方外之人。

  本来冯金巧在杨如是生病之后为了他不禁跟娘家人几乎决裂更是冒着大忌去威胁仙家,可是杨如是醒来之后别说是说几句体己话了,甚至一直都没正眼瞧过自己一眼心里十分委屈,一听说杨如是接了一个道人来她心里也算是平衡,在冯金巧看来,救杨如是的是道长,不管是何真人还是什么真人,总之是道长就对了。杨如是昏迷这么久醒来要接的人或许就是救他的人,救命恩人来出门迎接这也算是礼数,至于冷落了自己这事儿她并非一般的女子也并不放在心上。

  杨如是醒来的消息随着杨如是的出门瞬间在九道河子蔓延,杨家众人纷纷来杨府集会,但是来的人不管是长幼尊卑皆吃了闭门羹,原因就是杨家家主杨如是正在招待贵宾,贵宾是谁?自然是杨如是醒来之后就出门远迎的那个道人。

  跟冯金巧一样,杨如是接救命恩人的事情不胫而走,大家有人说那个道人就是何真人,也有人说是何真人叫来的人,总之不管这两者是谁都是了不得的前辈高人,因为杨府的缘故九道河子的人都偏信道士,加上此事并非农忙时节,所以围着杨家的人众多,不为别的就为看一眼世外高人哪怕是沾沾仙气儿也好。

  大家从正午等到天黑,杨如是也没出了房门,最后实在是熬不住了大家才纷纷散去,别说这些吃瓜群众,醒来之后的杨如是闭门与那道人商谈,就是冯金巧和刘氏都未曾见他一面,派人送吃食也被杨如是呵斥离去,这一聊竟然聊到了第二天清晨。

  杨如是开门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请里面的那人出门,这时候那些在门外守着的人才看清那个道人的庐山真面目,这竟然是个眉清目秀的女道人,那穿着的一身真丝道袍一看就非常名贵,加上手持的拂尘净瓶,气质好生超脱,哪怕是看一眼就给人心旷神怡的感觉,别的不说,就说这一身出尘的仙家气息就甩了何真人那个邋遢道人几条街。

  一个气质如此出众的年轻女道长,一个模样俊俏的杨家家主,二人在一室之内共度一晚,就这就足够外人茶余饭后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了,而接下来这个女道长长住杨家,更是给这个故事蒙上了神秘的面纱。

  外人说的是外人的,总归是茶余饭后闲谈,而真正的冷暖自知的人,恐怕只有冯金巧,自从杨如是醒来之后的一切表现,冯金巧没说什么,却已经是到了下人们都看不过去的田地了。原来这杨如是醒来之后,一直几乎和那个女道人形影不离,至今都未曾和冯金巧好好说一句话,哪怕是冯金巧主动过去关切,他也只是点头示意说不了两句就把冯金巧给赶了出来。

  从杨如是病倒之后冯金巧所做的一切大家都看在眼里,一腔情义却被如此对待,那些下人们怎能不心疼这个夫人?不过好在夫人大度,不但没有怨言,更是安慰大家杨如是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知恩图报。

  这短时间如此尚可理解,但是杨如是醒来三个月,几乎与那女道长分不开来,性情更是大变,非但不管家族生意,对杨家上下事物也根本就不担心。

  最让人想不通的是,杨如是竟然要毁了三清祖师庙,为这女道长在建一庙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