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千年未有之变局2
三两二钱2017-12-06 10:042,952

  诸葛忘我与张灵谷不一样,张灵谷事无巨细都会找老祖宗去禀报一番, 但是诸葛忘我哪怕是在龙虎山之时都很少去麻烦那位在后山垂钓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老人,但是后来诸葛忘我去了京城, 而张灵谷留在了龙虎山做了掌教大真人, 诸葛忘我才知道其中的关窍, 张灵谷并非一个没有主心骨之人, 他知道怎么才能让后山的那位老祖宗开心, 那时候诸葛忘我就知道他不仅在修为上输给了张灵谷, 在揣摩人心上更是输了一筹。

  一个人从年轻气盛到垂垂老矣,最怕的就是自己被世人遗忘, 这一点哪怕是传说中可以随时飞升天界的老祖宗也不能例外,不肯位列仙班逗留人间图的又是什么?

  诸葛忘我并不怪张灵谷, 更不可能去责怪老祖宗当时的选择, 毕竟人各有志, 虽说自己在钦天监伴君如伴虎, 但是天子贴心之人自然有天子贴心人的好处, 所以说这一次他并不是很想回龙虎山找老祖宗问路, 他要回来, 一是因为如今天象着实诡异, 而是坐镇龙虎山的老祖宗在如此之天下大势之前竟然能这般淡定一直未有新的指示传达, 他不信老祖宗看不透,只是想吃一颗定心丸。

  在龙虎山众人心中,掌教真人和诸葛忘我并无高下之分, 反而是文有诸葛忘我武有张灵谷, 这样的龙虎山才无愧龙虎二字, 诸葛忘我这次回来未曾禀报, 所以在回龙虎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张灵谷去觐见, 这两位师兄弟之间的关系玄妙,特别是诸葛忘我离开龙虎山之后更是极少见面。 此番见面竟然也是无话, 二人在天师像前相视良久,最后还是诸葛忘我说道:“这番回师门, 也是迫不得已。”

  “师傅已经知道你要回来, 特地给你留了一封信。”张灵谷说道。

  诸葛忘我接过信, 愣了一下。

  “师弟, 我知道当年师傅选我为掌教的时候你多有不甘, 毕竟龙虎山历代掌教真人都不以修为为先, 选的都是所学渊博之人, 我打小对那些晦涩难懂的经纬之术不感兴趣只是痴迷修道, 而你却是一点就通。这掌门人之位按照惯例本该是你来坐, 说实话, 师傅选了我我也吃惊, 这一次师傅不是不愿意见你, 他说了, 这世道是我们年轻人的天下, 不要凡事都去问他。”张灵谷说道。

  诸葛忘我点了点头道:“师兄说哪里话, 既然师傅知道我要回来, 就肯定知道我回来所为何事, 京城里天子身侧还有诸般事物, 我也就不在师门给你添麻烦了。”

  “既然回来了, 那就多住几日, 这封信我本可送去京城给你, 却等你来拿, 不是师兄摆架子, 实际上我是在等你回来。”张灵谷道。

  诸葛忘我正要说话, 张灵谷说道:“走, 沏茶, 后山那个死了三十年的茶树竟然活了, 开春的时候我采的明前第一批茶叶, 就等你回来一起喝。”

  二人去了张灵谷屋中品茶, 许久之后张灵谷问道:“以师弟之所学都需要回师门找师傅问询, 那可见如今这天下之势有多么复杂, 说实话在你回来之前我去问过师傅, 师傅他老人家也回答我了。”

  “回答了, 你却听不懂,是否?”诸葛忘我笑道。

  张灵谷点头道:“正是, 我问师傅, 既然那杨庆之乃是当代扶龙经传人,得了扶龙经是为安天下, 可是他杨庆之四处点火却行的屠龙之事, 他的所作所为有违杨家组训, 是欲何为, 你猜师傅如何回答? 他说此龙非彼龙。”

  诸葛忘我拿着茶杯的手轻微晃动了一下, 这被张灵谷给捕捉到, 他笑道:“我料想师弟定能悟透此话的意思, 还请为师兄指点迷津。”

  “真龙天子与龙的传人, 都为龙。”诸葛忘我脸色发白的道, 说完, 他站了起来对张灵谷道:“帮我给师傅问好。”

  张灵谷笑道:“师弟这就离去?”

  诸葛忘我点了点头。

  下山的路上, 诸葛忘我拆开了师傅留给他的信, 信中只有一个名字, 杨当国。再无其他。

  他未有迟疑, 一路飞奔回京城, 未曾面见嘉庆爷, 而是再上观星台。在观星台上, 诸葛忘我一坐就是七天七夜。

  七日后, 诸葛忘我下观星台。

  满头白发生。

  他依旧看不透杨庆之心中所想, 却惊叹于这一次师傅的豪赌。

  一个杨当国, 真能当一国?

  ——洛阳, 有一白衣儒生于武圣庙前摆下棋盘, 左手执白右手执黑, 一人对弈, 身边早已无酒他却不知, 只是伸手去拿酒。

  有一老道人恰巧递一酒壶过去, 白衣儒生拿去畅饮, 之后笑道:“老何, 三十年没喝你酿的酒了, 既然来了, 杀两盘?”

  “不是你的对手, 不自找不自在。”老道人笑道。

  “都他娘的当神仙了, 怎么也算是一散仙, 还是这副怂样儿。”白衣儒生说道。

  老道人嘿嘿一笑不说话, 就站在白衣儒生身边, 如同一个跟班儿一样, 儒生要喝酒, 他就赶紧递酒坛子过去, 不一会儿一坛子酒就没了, 儒生斜眼问道:“没了?”

  “就这一坛。”老道人道。

  “当神仙这么忙, 酿酒的功夫都没了?”儒生嘟囔道, 说完, 一手打乱棋盘道:“没酒还下什么棋。”

  “先生。”老道人忽然叫道。

  一个老道人叫一个年轻白衣儒生先生就足以让人吃惊, 那白衣儒生却一摆手道:“送酒可以, 别的话就免了。”

  “先生!”老道人再叫, 这一次却直接对白衣儒生给跪了下来。

  白衣儒生干脆趟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先生, 何安下本无颜再来见你, 何安下一生承蒙先生恩德, 不仅赠我大因果, 还送九龙盘踞之地养我一身仙佛气, 何安下所作所为的确有愧于先生, 你若有何气恼取我项上人头便是, 我知先生乃是经天纬地之人, 何安下死不足惜, 但求先生以天下苍生为重。”老者跪下道。

  白衣儒生依旧不说话。

  “收手吧先生!”老者把头伸伸的埋在地上。

  白衣儒生睁开眼, 叹气道:“你那爱徒杨慕白, 出了西域了吧。”

  老者点头。

  “看来不管是小雷音寺的那娘们儿, 还是那龙虎山, 包括你何安下, 都选定了杨当国当那当国之人, 今天你这坛子酒, 是你给我准备的送行酒。”白衣儒生道。

  “先生, 何安下岂敢, 只求先生收手, 以一生所学匡扶天下苍生!”老者说道。

  白衣儒生站起身, 走出关帝庙道:“别动手, 你杀不了我。”

  “先生!” 老者再一次叫道。

  “杀一人救万人,杀百万而救千万, 死我杨庆之而救天下人,虽千万人吾往矣。”白衣儒生说完, 消失的无影无踪。

  ——半月后, 青田刘伯温墓, 黄酒一坛, 小菜一碟,酒杯两盏, 白衣儒生喝一杯, 就给那个空杯子倒上一杯, 看似独酌, 却也如同二人对饮一般。

  一坛酒下去, 白衣儒生如同喝醉了一般对着坟茔说道:“ 你说咱们图个啥? 活着活着连个说话喝酒的人都没有, 以杨当国的资质, 跟着弯背老六三年刀法就能有大成, 那时不管是小雷音寺还是龙虎山都当尽力辅佐于他,再加上弯背老六的霸王刀, 估计不出五年, 杨当国可名动天下, 说起来这帮人也真是聪明,帝星不显, 竟然要强推一个帝星出来, 你说那时候杨当国会不会称帝?”

  “他娘的, 连你也不说话,何安下也是个二傻子, 以为杨当国真能当一国, 就能应对这千年未有之变局?”

  “扶龙经到咱俩手上, 真的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你还好, 起码千古良相, 可是我杨庆之估计就要背上这千古骂名了,有时候想想, 真他娘的累啊!”

  “不过既然你敢用九龙盘踞做一个永世之都出来, 那我杨庆之就给你来个千年未有大气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水大宗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