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部落盟约 3
暗黑使者2017-12-08 19:163,552

  刘智喝得满头大汗,笑道:“龙婶,咋喝汤也吟出苏东坡的诗词啦!哈哈。”

  花正青说:“咱们蒙古人早上起来要干力气活,蒙古高原的冬天又冷,早餐所以要喝点热汤而且要吃饱。” 此时,好必图妈妈拿来一个干净的大脸盆,倒入一些自己蕴造的黄豆辣酱,多兰•依日善用一个铁钩从大铁锅里捞出热气腾腾的牛羊的肠、胃、肾、舌头等内脏,再用大剪刀一段段地把内脏剪到大脸盆里,再用小刀把内脏和黄豆辣酱搅拌好,用勺子给个人勺一大碗肉,“哇噻,太好吃啦!人间美味啊!可惜回到香港就没有这么地道的蒙古餐吃了。”刘智边吃边大嚷道。 花正青知道大哥不吃动物的内脏,从锅里捞了两根肉骨头给他,陈军烈刚啃两口肉,“好热闹啊!”俺巴汗书记带着察巴孩和吉达突然推开布帘进了帐篷。

  “王爷,早安,多兰、绍布尔,赶紧给你爷爷哥哥们盛肉汤。”好必图妈妈说完,又往锅里下面条。俺巴汗书记叫察巴孩递给脱脱忽一个沉甸甸的木盒,说“这里是600两黄金,是多兰、绍布尔出嫁的嫁妆,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啦!”“谢王爷,王爷请吃早餐。”好必图毕恭毕敬地递上一碗羊杂面,好必图用匕首从锅里插了一个羊肾给俺巴汗书记,他接过来羊肾大嚼起来。

  吃了早餐,俺巴汗书记擦擦嘴巴说:“青儿,因为我太忙,明天就给你们仨个的婚事办了,就通知一下亲朋好友来凑热闹算了。后天一早我要去乔巴山办点事,你和你几个兄弟随我走一趟,怎样?”此言一出,大家颇感惊讶,俺巴汗书记手下这么多人马,却点明要他们同行。

  “没问题,俺巴汗书记有用得着咱们的地方尽管吩咐就是。”林国龙抢着说,因为关于秋田的事情以后肯定要俺巴汗书记的同意,不给他办点事不行,陈军烈知道林国龙心里那点的小九九,所说只顾着啃骨头而不作声。“好,我有事先走了,今天你们哥几个随意玩玩。”俺巴汗书记说完就走了。

  察巴孩和吉达听了花正青添油加醋般讲述陈军烈的传奇人生,简直就当他是成吉思汗般的殿堂级人物崇拜,大家出发时都骑马,刘东明和刘智这几天在花正青的指导下,练习骑马进步神速。去之前,察巴孩在武器库领了两支阻击枪、四支冲锋枪和四把手枪,塔丽莎在白俄罗斯也服过兵役,符世宗看她熟练地摆弄波波莎冲锋枪,不禁向她竖起大拇指。由于察巴孩和吉达的加入,所以陈军烈决定不叫照相馆老板刘龙生一起同往,早上九点的时候雪小了很多,一行人骑着马向训鹿场的地方飞奔,刘东明和刘智兴奋得边骑马边哇哇大叫。六十多公里的路程一个半小时就到达,察巴孩勒住马说:“大哥,前面还有一公里多就是训鹿场啦!”陈军烈拿出望远镜一看,训鹿场前面是一大片缓坡草原,后面是森林密布的山地,坡底下有十几幢木头房子,有十几个日本人正在草原上放牧,他说:“怎么看不到有梅花鹿?”

  察巴孩笑道:“大哥,梅花鹿喜欢在山上的树林里觅食,很少在草原上走动,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陈军烈说:“吉达和东明留下看马,往南面远一点的草地喂马,千万不要惊动日本人,其他人穿上白布披风,咱们绕道上山观察。”

  花正青从一个大包袱里拿出白布披风分给大家披上,然后绕道上山,穿着白布披风在雪地里走动,简直就是隐身衣。大家在前面走,最后面的林国龙拿着一把树叶做的扫帚扫平雪中的脚印,察巴孩失声笑道:“龙哥,要不要这么谨慎,这可是在咱们蒙古的地盘。”“小心行得万年船,咱们的对手不简单。”林国龙依然很认真地扫雪中的脚印,陈军烈边走边用望远镜观察动静,察巴孩觉得他们的举动很多余,他再看花正青、苏瑛、塔丽莎和那个大男孩刘智也是一脸严肃、东张西望地观看周围动静,如临大敌一般,察巴孩只好不再多问啥问题了。

  陈军烈带着大家在山顶的林子里转了几圈,然后带大家悄悄地爬行,再选个山顶视野最好、最隐秘的地方潜伏好,苏瑛、塔丽莎和刘智也在他身边趴着。花正青、符世宗和林国龙三个人提着枪弓着腰,呈伞形向山后三个方向散开,察巴孩跟着花正青后面说:“安答,你们怎么都疑神疑鬼的,这里是荒无人烟的地方,提防谁啊!况且在我们的部落怕个球啊!搞得咱们现在像老鼠出来偷食似的,你们要是怀疑这个秋田是日本战犯,我带人直接抄他家就是,这鬼鬼祟祟的又何必呢?”

  花正青骂道:“住嘴,给我弓着腰走,要是有阻击手第一个先要你命,假如秋田真是那个战犯佐田一夫,就老危险了。我告诉你,咱们现在只是怀疑,没有真凭实据,咱们又不是土匪,想抄家就抄家啊!以后到了香港把你这套官僚习气收起来,法制社会,懂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就靠自己的本事挣钱,这个社会才能进步。”察巴孩笑道:“嘻嘻,懂了,安答,你在外面这么多年,学的东西真不少。你去当国军时才19岁,那年我16岁,要不是爷爷阻挠,我现在也是一个抗日英雄啦!”

  俩人在山后坡找个隐秘的地方藏好,察巴孩指着对面的半山腰说:“安答,龙哥跑到对面山啦!真快,身手太敏捷了。”花正青笑道:“他以前是侦察连长,跑起来比豹子还快,军中比武大赛,他年年拿跑步冠军。射击冠军是程波,射击亚军是符世宗;全能综合科目总冠军是秦一杰,全能综合科目总亚军是陈军烈大哥,我是摔跤冠军和拼刺刀第三名。那时候幸亏王爷没让你去打小日本,哥我在战场上是九死一生,陈军烈和林国龙都冒死救过我一次,不信看看我的伤疤,咱晚多兰和绍布尔看见这满身伤痕都吓哭了。”花正青掀起棉衣给他看,六处刺刀伤和四个弹孔伤,有一个弹孔伤疤就挨着心脏穿过。“好安答,真男人!”察巴孩竖起大拇指说。

  俩人聊了几个小时,饿了就吃牛肉干,反正陈军烈没下命令就原地呆着,察巴孩有点不耐烦,说:“安答,你们以前打仗就像现在这个样子,这样子……小日本就能打跑啦!”。花正青笑道:“这是特种做战,兵不在多,我们这些特种部队主要是深入敌后执行特殊任务或者刺杀重要目标,说多你也不明白。比如,我俩现在是负责后翼安全,大哥在前面守株待兔等目标,别说几个小时,有时猫一个地方就一两天,拉拉屎尿就在屁股下面挖个坑解决,还要埋好土,直到目标出现为止。如果是双方阵地战,两军阻击手对战,就那一两枪的事就能决定生死,我们再配合友军阻杀敌军的军官或者重火力点,冲锋陷阵跟咱们没关系,懂了吗?”

  又过了一个小时,已经是下午两点,太阳西斜的时候开始斜照到陈军烈对面的山头。突然,陈军烈看见对面的山头的树林里有两处微弱的光晃了一下,这种极细微的反光在大白天里一般人是根本看不出来,可是却逃不过陈军烈的法眼,他迅速地移动阻击枪的望远镜往此处一看,只见有两颗小树还在颤抖动着,他知道这两个位置刚才藏着两个阻击手。其实这两个地方陈军烈刚才也用阻击枪的望远镜看过,只是对手伪装得太高明看不到而已,很显然对方是早有防备,因为西斜阳光照到对方阻击枪的望远镜使之反射,所以对方怕露马脚或者有急事而撤退了。

  刘智和刘东明趴在雪地里冷得有点不行,说:“爸爸,我有点冷。”

  陈军烈苦笑道:“这点冷都受不了,能干啥大事?好了,对手也撤了,去通知几位叔叔,今天到此为止。”

  过了一会,花正青、俺巴孩和符世宗回来了,唯独不见林国龙。察巴孩嘟囔道:“这就完事啦!一动不动在雪地里猫了几个小时,我还以为有多刺激的行动呢?”

  符世宗冷笑道:“察巴孩,我们刚才是试探敌人,等林国龙回来马上有好戏看。”察巴孩还是半信半疑,虽然他没上过战场,可就不相信天底下有如此打仗的。

  苏瑛担心地说:“大哥,国龙不会有事吧!”

  花正青失声笑道:“美女,没事,您担心谁也不用担心林国龙,不是我吹牛,几百万国军里头找不到第二个他这样的侦察王牌兵,他要伪装起来,在光秃秃的沙滩你也找不到。战场上进攻是他跑第一,撤退时也是他跑最快,我不是说他贪生怕死,是他跑起来能撵上猎食的豹子。”

  陈军烈笑道:“就是,瑛,您放心吧!林国龙是国军有名的孤胆英雄,我们兄弟当中就他受伤的次数最少,可是他执行的任务是最危险的。这样吧!世宗,你拿阻击枪留在这里接应林国龙,其他人随我下山。明天花正青要当新郎官,咱们得早点回去,呵呵。”

  下山的时候是两点半,可是三个小时过去,等到夕阳西下也没见林国龙和符世宗下山,苏瑛急得团团转,可是陈军烈几个跟没事似的,还坐在草地上嘻嘻哈哈地打扑克。那个塔丽莎也是没心没肺的俄罗斯女人,打扑克吼得比男人还响,她还蠃了一大把十元的美元,高兴得手舞足蹈,其实是陈军烈和花正青故意输给她的,花正青嘟嘟囔囔地说:“大哥,反正以后打死我也不跟你们打这种窝囊的送钱扑克,看看,又输30元,真是上辈子欠老三的。”

  再次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人QQ 2282862907 读者有兴趣可同本人互动。

  备注:第一卷:中华宪兵内容已接近尾声息,因特殊原因可能更新变慢,望喜欢本文读者见谅,如果有空闲时间会努力更新,记得收藏量也是小作动力噢!请向身边的朋友们多推荐,多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