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 部落盟约 4
暗黑使者2017-12-11 00:243,717

  花正青嘟嘟囔囔地说:“大哥,反正以后打死我也不跟你们打这种窝囊的送钱扑克,看看,又输30元,真是上辈子欠老三的。”

  陈军烈笑道“二弟,别这么较真嘛!三弟不容易啊!家里人都让日本鬼子杀了,就剩下他孤零零一个人,又娶个让人操心的洋媳妇。我们做大哥的让着她点,又不耍大钱,让洋弟媳高兴高兴,这才有大家庭的温暖嘛!”

  “得得得,让让让,只要三弟高兴。我噻!又输钱。”

  快6点的时候,林国龙和符世宗终于下了山,苏瑛才如释重负地舒了口气。

  林国龙说:“大哥,有情况,而且情况比咱们想像中的复杂得多。”

  “好,不过天色已晚,咱们回去再说。”于是大家扬鞭策马回部落。

  脱脱忽夫妻和多兰姐妹已经在家烤全羊等大家回来吃饭,林国龙笑道:“蒙古人真是太热情好客啦!今晚又是烤全羊,这里天大地大,空气清新,我真不想回香港住在鸟笼房子啦!呵呵。”

  “好啊!龙叔,那你留下,顺便叫王爷也嫁俩孙女给你,做附马过过瘾。”刘智大嚷道,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喝了两杯酒,陈军烈说:“国龙,讲讲你后面的情况。”

  林国龙说:“今天我去了左翼的山头,然后顺着一条干涸的小河沟偷偷地溜下山,然后饶过另一座山再悄悄登上最高的山峰潜伏观察,下午两点的时候,对方的两个阻击手怕西斜阳光暴露自己而撤退,这个情况当时大哥你也知道。后来我就远远地跟在他们后面跟踪,他们一路上很小心,不时回头观看有没有人尾随,可惜他们很难发现我。俩人都提着阻击枪,最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回训鹿场驻地,而是翻山越岭一直向西北方向走,那一带的山势也越来越陡峭,最后他们来到两座山交界的山谷时,我竟然看见有一个蒙苏的国界石碑,原来那地方就是蒙苏的边境……。”林国龙说到这里突然不说了,所有人都以为他讲完了,只有陈军烈知道有下文,可是他没有追问林国龙,他知道林国龙心思慎密,不该在众人前面说的事情肯定有原因。

  大家听到这里都大吃一惊,陈军烈问道:“你没有看到那两个阻击手的脸孔?”

  “没有,那两个阻击手一直戴着披风的帽子不肯摘下来,还带着雪镜,距离又远,阻击枪的望远镜都差点看着有点模糊。”林国龙很无奈地说。

  察巴孩恍然大悟道:“噢!大哥,我知道了,今天你带我们上山,其实就是虚张声势给早潜伏的对方看,然后龙哥就饶到最高的山峰反潜伏监视对方,再随尾跟踪他们,你们真厉害,不愧是特种部队出身的人。龙哥,后来那两个阻击手怎样啦!有没有发现对方的老巢之类的东西?”

  林国龙听了察巴孩的话后皱了一下眉头,好一会儿说:“没有,那两个阻击手后来跨过国界石碑进入苏联国境,我不敢跟踪,我再在那一带转了一遍,没发现什么可疑的东西就原路返回。”

  “听你这么说,事情越来越复杂啦!这日本人都投降三年了,这日本间谍还敢到处搞风搞雨的。大哥,您是怎么想的?要不要马上向王爷汇报。”花正青问。

  陈军烈苦笑道:“二弟,明天就是你的大喜日子,暂时先不要跟俺巴汗书记提这事,等我们护送俺巴汗书记去乔巴山办完事,回来以后,……找个合适的机会再慢慢跟他老人家说。”

  察巴孩抢着说:“对对对,先不要跟他老人家说,最近他身体抱恙,等有合适的机会再跟他提。”

  吃完饭,苏瑛、塔丽莎、多兰和绍布尔带着刘智和刘东明去照相馆取照片,察巴孩和吉达告辞回家,陈军烈叫花正青回招待所。在路上,吉达问察巴孩:“哥,爷爷说陈军烈一定会会去训鹿场,看样子他很想杀了秋田这些日本人,今天的事情要不要如实禀告爷爷。”“当然要啦!”俩兄弟匆匆忙忙回到王府,俺巴汗书记正在客气喝茶,他年轻大了,马奶茶也不喝只喝茶水。

  “乖孙,回来啦!今天陈军烈和你妹夫他们是不是去了日本人的训鹿场,他们没有动起手吧!”俺巴汗书记呷口茶问道。

  察巴孩说:“回禀爷爷,暂时没有动手,因为陈军烈没有证据证明秋田就是战犯佐田一夫,今天只是想试探行动,那个秋田也非等闲之辈,早安排好两个阻击手在警戒。谁料,陈军烈他们更神,反客为主来个反潜伏,那个林国龙竟然神不知鬼不觉就尾随秋田两个阻击手……。”察巴孩于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爷爷,令俺巴汗书记啧啧称奇,说:“嗯,你妹夫以前那个特种部队真牛逼,不过他们现在插手咱们的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复杂,林国龙有没有发现对方的老巢?”

  “没有,林国龙说没有,他就那几个小时的时间而已。咱们找了这么久也没找到,他们刚来绝对不可能会找到。”察巴孩说。

  俺巴汗书记说:“算了,此事先放一放,明天办好青儿和你妹妹的婚事,后天还要去乔巴山开会,辛苦啦!回去休息一下。”

  回到招待所,陈军烈叫刘智和刘东明在房外警戒,然后再关门。花正青笑道:“大哥,在咱们地盘要这么警惕吗?”

  陈军烈很严肃地说:“二弟,听国龙把后面的情况讲完。”花正青现在才知道事态严重性,原来刚林国龙跟踪秋田的两个阻击手还有下文,只是当着察巴孩和吉达的面不肯说而已。

  林国龙点了支小雪茄,说:“花正青,你先别激动,一定要听我讲完,后面说我所看到的事情,可能跟俺巴汗书记有关联。”花正青闻言猛吃一惊,他默默地点点头,林国龙接着说:“我跟着那两个阻击手来到蒙苏边境的国界石碑处,谁料那里竟然有一个蒙古人和那个秋田在等他们,四个人在哪里嘀咕了几分钟,此时又来了一队6个人的苏军巡逻队,苏军巡逻队似乎跟他们很熟,打个招呼就走了,四个人也往苏境的山上继续走。我于是继续远远地尾随追踪他们,大约走了十公里的山路,他们来到一个谷地,原来那里有个比较大的山洞,洞口有两个士兵把守,四个人直接走进山洞,那两个阻击手自始至终都没有摘下披风帽子。我先不敢靠近,远距离用望远镜细心观察一会,果然洞口两侧的山顶果然各有一个哨兵,而且都是很隐蔽的暗哨,幸亏我没有鲁莽靠近。我看时间不早,怕你们担心,所以又原路返回,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大家听了都十分震惊,很显然这里边还有蒙古人和苏联人插手。

  “二弟,你怎么看?”陈军烈没表态,却问花正青。

  花正青说:“大哥,这次运动会的暗杀事情,肯定有蒙古人做内鬼,但是我敢以脑袋担保,王爷绝对不会串通日本人陷害咱们,此事肯定有蹊跷。你们不知道,挨着中国边境的几个蒙古部落对大中华是很有感情的,当年这些部落王爷收到委员长的特种部队征兵邀请函,毫不犹豫就把手下最好的蒙古勇士送过去抗日。如今这批蒙古精英勇士,就剩下我一个人回来,你们说……,这么忠心赤胆的王爷,会害咱们兄弟几个吗?……”花正青说完哽咽起来。

  “二哥,咱们没说王爷要害咱们啊!别哭,认识你十多年,头一次见你哭,怪吓人的。”符世宗安慰他说。

  陈军烈笑道:“二弟别瞎猜,我绝对相信王爷的为人,其实我是担心他的安全。只是王爷有很多事情瞒着咱们,他和咱们的处境一样都好危险。现在有人想置王爷于死地,我估计敌人是多方联合,咱们自己得小心谨慎,还要保护王爷的安危,得找机会挫败敌人的诡计。二弟,既然王爷不想要咱们知道此事,一定有他的苦衷,所以咱们就装着毫不知情,然后暗中帮助他。另外,咱们也要尽早找到秋田就是佐田一夫的确凿证据,假如他是真的战犯,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为牺牲的国军弟兄们报仇。”

  林国龙说:“照目前咱们掌握的情况分析,苏联人、日本人和蒙古人都参与了这次运动会刺杀事件,局势发展的复杂性远超出咱们的想像。既然俺巴汗书记后天要咱们跟他去乔巴山,我估计此行的风险不少,唉!想不到一个小小蒙古国的政局也是动荡不安。“

  陈军烈拍拍花正青的肩膀,笑道:“二弟,别担心,明天做好你的新郎官,咱们什么风浪没见过。饭得一口一口,事情得一件一件办好,我就不相信天会塌下来。好了,大家都挺累了,洗洗睡吧!”

  俺巴汗书记两个孙女出嫁,照以前得摆三天的流水席酒宴,可这次只摆三十桌酒席,很低调,前来祝贺的都是两家的亲朋好友。

  乔巴山市是蒙古国的第三大城市,是东部的经济中心,其实当时仅仅是一个人口4万多人的小城市。乔巴山却是一个人名,乔巴山正是当时的蒙古主席、蒙古军队的最高统帅,乔巴山还是一个血腥统治的铁腕独裁者,蒙古脱离中国也是拜他所赐。这里花点笔墨介绍一下乔巴山:乔巴山小时候出生一个贫困的农奴家庭,由于喇嘛教在蒙古极其重要,家里有一人当喇嘛可以改善生活。因此乔巴山少年时当过喇嘛,在库伦被一个布尔什维克导师引导加入组织,俄国十月革命后到苏联接受革命训练。二十年代初苏军在远东战场取得胜利,此时中国军阀混战令边防军力松懈之危机,苏当局提供先进武器给乔巴山和苏赫托等人为首的蒙古武装人员,乔巴山更是联合臭名昭著的黑喇嘛杀回蒙古,把北洋军赶出境,宣告蒙古再次独立〔蒙古第一次独立是俄国趁清朝下台支持其脱离中华。〕。

  就这样乔巴山和苏赫托等人依靠苏联的力量统治蒙古,乔巴山排斥黑喇嘛并把之列入非法武装,几年后苏赫托离奇暴毙,乔巴山独揽大权而权倾蒙古朝野。

  再次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人QQ 2282862907 读者有兴趣可同本人互动。

  备注:第一卷:中华宪兵内容已接近尾声息,因特殊原因可能更新变慢,望喜欢本文读者见谅,如果有空闲时间会努力更新,记得收藏量也是小作动力噢!请向身边的朋友们多推荐,多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