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部落盟约 5
暗黑使者2017-12-24 19:363,670

  就这样乔巴山和苏赫托等人依靠苏联的力量统治蒙古,乔巴山排斥黑喇嘛并把之列入非法武装,几年后苏赫托离奇暴毙,乔巴山独揽大权而权倾蒙古朝野。

  乔巴山市正是为了纪念他的“丰功伟绩”而命名。蒙古国的首都是库伦〔今乌兰巴托〕,乔巴山却要在乔巴山市开会,因为他也是蒙古东部的东方省人,但是蒙古东部的各王公贵族最反感他,东部的王公贵族一直亲华而且想回归大中华。

  乔巴山召开这个会议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辽沈战役后,有很多国军的残兵败将流窜入蒙古境内为匪,他们装备精良且神出鬼没,蒙古军多次剿匪也是两败俱伤。这次会议就是想联合各部落的地方武装剿匪,当时各王公贵族的实力不少,只是他们向来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如果不是因为国民党当局和东部的各王公贵族藕断丝连有关系,他早就大开杀戒惩罚东部的各王公贵族。二是听说东部的各王公贵族对蒙古公投独立极为不满,东部各部落首领秘密私下立下盟约:等中国他日强大之后,他们要联合回归大中华,这个反动盟约的发起人正是俺巴汗,这不是明摆着拆他的台吗?乔巴山听闻此消息后火冒三丈,但是没有确凿证据证明俺巴汗要造反,于是一个恶毒的计划在他脑海出现……。

  俺巴汗书记去乔巴山市开会,除了陈军烈等人,还有三十多个亲兵,但在去的路上平安无事。俺巴汗书记开他的会,陈军烈等人在乔巴山市玩了两天,一切风平浪静。第三天早上,大家又起程回部落,亲兵们都有所放松警惕,冲锋枪都反背在后面欢快地唱着蒙古情歌。蒙古族在成吉思汗年代曾经相当辉煌,蒙古人从世界各地掠夺无数的金银财宝和大量的奴隶回到草原上,所以当时蒙古草原上人丁兴旺,人口比现在多得多。有不少蒙古人也学汉人建房子住,自从蒙古衰落之后也人去楼空,境内有不少古代留下来的废弃泥房子零星地分散各地。

  中午时份,队伍来到一个很长的缓坡拐弯处,坡顶有几间废弃已久的泥石头房子,房顶早已经光秃,剩下烂烂挎挎的十几幢破墙。坡底部是马路,坡顶距离马路约几百米,三十多个亲兵卫队走在前面,俺巴汗书记的大马车在中间,陈军烈等人在后面警戒。

  此时,有二十几个货商坐在靠山坡这边马路的草地上休息和吃干粮,马和骆驼在草地上吃草,马路上整整齐齐摆着十几装货物的大木箱。以前西北地区的交通不发达,来往于西域和中国的商队很多,全部是靠驮马和骆驼载运货物。走前面的亲兵对这些过往商队见惯不怪,队伍离商队只有两百多米的距离,陈军烈用望远镜观察了一会休息的商队和山顶的破旧房子,突然惊叫道:“不好,这支商队有诈,大家随我去检查,快。”陈军烈说完抽出手枪,鞭子一抽马屁股,向着商队冲猛过去。

  林国龙、花正青和符世宗也赶紧抽枪策马跟着,察巴孩也对亲兵们说:“吉达弟弟,你十个人保护爷爷的马车,剩下的人跟我冲上去检查车队,快。”察巴孩和二十多个亲兵抽出弯月形的蒙古刀,骑着马一陈风似的冲上前,在草原上近身厮杀,马刀比枪好使,两百米距离对于骑兵来说,眨眼间就到。“前面商队的所有人听着,我们是俺巴汗的亲兵,站起来双手抱头排好队接受检查,如果是正当商人,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们,请配合检查。”花正青边冲边扯开大嗓门用汉语和蒙古语各喊了两遍。

  一般的商人早已经吓得魂飞魄散,可是这些商人却很镇定地迅速站起来,但阴谋被识破令他们有点意外和手足无措,他们纷纷从腰间抽出枪,而且是清一色的德国盒子炮。

  “叭叭叭叭……。”符世宗边冲锋边举起双枪首先开火,前面领头的几个商人刚举枪想扣动板机射击,他们立即在额头和胸部立即被符世宗打出一个个血洞,符世宗果然枪法如神。陈军烈等人也纷纷开枪猛烈射击,马上有十多个商人惨叫着扑倒在地上,令敌人的这场伏击战反被陈军烈等人化被动为主动,一下子就歼灭敌人过半,如此凌厉的身手令俺巴汗佩服得五体投地。

  吉达连忙把俺巴汗扶下大马车躲避,十个亲兵团团把王爷围在中央。剩下的商人根本想不到对方如此厉害,不仅识破他们的阴谋,而且三两下手势就令他们的人马损失过半,他们吓得连忙躲在大木箱和骆驼后面开枪还击,有几个亲兵的马中枪后掀翻在草地上,双方展开一阵激烈的枪战。奔腾的马队终于冲到商队的木箱防线,察巴孩和花正青冲在最前面,俩人的战马飞跳跃而过木箱、同时居高临下手起刀落,两个商人立即血淋淋的人头落地。其他的商人吓得魂飞魄散,亲兵们也纷纷骑马冲过来一阵砍杀,这些商人不是被马撞飞就是被活活砍死,仅几分钟就一下子就把敌人消灭,这些商人大部份宁可战死不肯投降,也的确有骨气。

  “饶命啊!饶命啊!……。”只剩下两个受腿伤的商人连忙扔掉武器,跪在地上求饶。

  “你们是不是国军?是谁派你们来刺杀我们的?快说。”陈军烈怀疑这事情是针对俺巴汗书记的。

  两个胆小的商人吞吞吐吐地说:“我们是……,是东北流窜过来的国军匪军,没有人……,没有人指使……,咱们在这里劫道想弄点钱花,没想到……,几位爷……,这么厉害。”俩人心惊胆颤说着,还偷偷瞟一眼山顶上的破房子。

  “胡说八道,肯定有人背后指使,快说,否则我宰了你。”花正青用还在滴血的蒙古刀、指着一个商人的鼻子说。

  陈军烈和林国龙却疑惑地盯着山顶的破房子,突然俩人异口同声地大声喊道“不好,山上有埋伏,山上有埋伏,大家赶快找好掩体躲好。”大家被俩人喊叫声吓懵了,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叭叭”山顶的破石头房子飞来两颗急速的子弹,跪在地上的两个商人被打得脑袋开花。

  “大家快躲起来,山上有阻击手,快。”“吉达,快把爷爷拉下来,躲在马车后面,快点。”花正青和察巴孩用蒙古语大声叫道。亲兵们这才知道害怕,大家手忙脚乱地找掩体,多数人躲在木箱后面,有的躲在死马和死骆驼后面,陈军烈等人跳到一个大土坑里。俺巴汗书记的马车很大,十几个人躲在后面绰绰有余。“哒哒哒哒哒哒……。”山顶的敌人这次不是用阻击枪,而且是用两挺轻机枪,密密麻麻的子弹疯狂地扫射,有几个来不及躲避的亲兵被当场打死,很多马匹也惨遭毒手,其余的马吓得四处乱跑,急速的子弹打在木箱‘叮叮噹噹’作响、木屑乱飞,马车被打得千疮百孔。

  察巴孩刚跳入土坑,子弹跟在他屁股后面扫射,激起一阵阵泥土,他喘着粗气笑道:“我的长生天啊!真惊险!太刺激啦!龙哥!敌人火力这么猛,咱们如何是好?”

  林国龙潇洒地点支雪茄,说:“放心吧!这里不是战场,敌人应该没有后援,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半,假如黄昏之前敌人不撤,他们的死期到了。我估计半个小时后敌人就会自动撤走,没事,咱们耐心等待。”

  两挺轻机枪终于停止了扫射,没有命令大家都不动,过了几分钟,“哒哒哒哒哒哒……。”两挺轻机枪又开始扫射,子弹又‘嗖嗖……’不停地从头上飞过,第二轮扫射又停了下来。

  又过了十几分钟,山上一点动静没有,林国龙把烟屁股扔掉,说:“大哥,让我去看看。”

  “不行,国龙,别冒险,这里是光秃秃的大草原,是森林还可以,咱们不赶时间,等天黑再行动。”陈军烈坚持不让他冒险。

  第二轮扫射之后已经半小时,草原上一片寂静,一直没有动静。察巴孩忍不住叫一个亲兵摸上山侦察,这个亲兵非常听话,立即跳出土坑摸上山顶,大家紧张场伸出半个头看着这个亲兵。谁料这个亲兵很顺利摸上了山顶,他围着几间破石头房子转了一圈,敌人早就逃之夭夭,在向山下的一堵墙角发现留下一大堆还有余温的子弹壳。“察巴孩王子,俺巴汗王爷,敌人跑了。”亲兵在山顶向山下大嚷道,大家于是纷纷跑上山顶看个究竟。

  上山后陈军烈拾起子弹壳看看,说:“7.62口径,苏联的罗盘轻机枪,罗盘弹匣容量一百发。”陈军烈说完瞅瞅一言不发的俺巴汗书记。

  “爷爷,敌人向正北方向逃窜,我带人去追。”察巴孩说。

  “不用。”俺巴汗书记铁青着脸,只说两字。

  “王爷,这里咱们地盘,离部落总部就几十里地,究竟是谁吃了熊心豹胆,敢在此地刺杀你?王爷您究竟有啥事瞒着我们,你有啥事尽管吩咐,咱们几兄弟可不是吃素的,只要您开口,天王老子我也把他做了。”花正青愤愤不平地说。

  “回家。”俺巴汗书记嘴里还是只嘣出两字,说完他就带头下山,大家只好无可奈何跟着下山,陈军烈也觉得敌人的实力太可怕,可怕到俺巴汗书记吃了如此大亏也不想报仇。

  下山后察巴孩和吉达吹了几个响亮的口哨,跑散的马匹立即从四面八方跑回来,原来马儿都没有跑远,听到主人的口哨马上跑过来。

  “陈大哥,您怎么知道这个商队有诈?为什么刚才我们跟匪徒战斗的时候,山上的阻击手开枪相助他们的人,那样我们可伤亡惨重啦!这样子是不是很奇怪?”吉达好奇地问。

  陈军烈笑道:“这些匪徒装得很像商队,只是他们太军事化无意中暴露自己的身份。比如,一般商人都会散落在路两边休息,他都集中在马路靠山坡这边休息,卸下的货物木箱也整整齐齐排成一字形,明里人一看就知道要干仗所准备的。这些匪徒都是山上的阻击手用重金请来的杀手,一来他们认为这些国军老兵对付咱们绰绰有余,范不着他们费心,最主要是他们不到万不得已、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到了最后他们才先杀人灭口,再用机枪扫射咱们。幸亏咱们躲得快,可惜还是有七个人伤亡,这笔血帐迟早要跟他们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