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部落盟约 2
暗黑使者2017-12-01 00:053,598

  “何止是离奇古怪,简直就是步步惊魂,如果不是那二百多匹疯马被及时控制住,今天不知道有多少蒙古平民百姓遭殃,这凶手也太心狠手辣啦!”符世宗愤愤不平地说。

  “亲爱的,没想到您的枪法这么棒,我发现您的优点越来越多啦!我真是没跟错人。”塔丽莎用生硬的汉语大赞丈夫,又驼鸟依人般紧紧靠着符世宗的肩膀。

  林国龙恍然大悟,说:“大哥,你分析得很有道理,我重新推理一下整个事情的过程,你分析分析合理不?首先,前天我们到了部落的时候,俺巴汗书记拉的横幅标语是“欢迎抗日英雄归来”,你们想想啊!这种促进民族大团结的字眼,最受刺激的人是谁?刚开始我第一意识是日本人,但是回头想现在控制蒙古国的宗主国是苏联,苏联当局一直最害怕的事情就是怕蒙古国回归大中华,因此咱们的民族大团结无疑让苏联人如坐针毡,盛怒之下克郣就痛下杀手。

  陈军烈笑道:“呵呵,我当年的侦察连长果然是举一反三,你猜测得有一定道理,我猜测此事比咱们想像的还要错综复杂,俺巴汗书记肯定手上有苏联人想要的东西或者情报之类,但是苏联人只是怀疑而没有真凭实据,所以苏联人不敢明刀明枪而采取高明的暗杀行动。可是俺巴汗书记一直不想让我们知道此事,包括花正青也不让知道,我猜测此事真非同小可,此事情背后一定夹杂着我们不知道的政治因素。当然,俺巴汗书记不想让我们知道有他的难言之隐,或者是知道此事太危险而不想咱们卷入这场斗争之中。晚宴前俺巴汗书记当众把多兰·依日善和绍布儿·依日善俩姐妹一齐许配给花正青,还强硬要察巴孩、吉达带上巨额财产跟咱们去香港,我猜测俺巴汗书记是怕万一老毛子赶尽杀绝……,也好保留一点血脉的意思……。

  “大哥,有这么严重吗?”林国龙和符世宗异口同声惊愕失色道。

  陈军烈苦笑道:“你们不知道老毛子手段之残忍,……好了,算啦!这些都是我凭空胡乱猜测而已,你们千万不要对花正青这个冲动的愣头青知道我的猜测,秋田的事可以让他知道。反正等他结婚后咱们尽快离开此地,假如幕后黑手真是克格勃或者是,……反正咱们可惹不起这些人,以后大家都要谨言慎行。对了,明天一早咱们去一趟这个训鹿场看个究竟,花正青如果明天没空,我们就让察巴孩带路,咱们出前问问那个照相馆老板刘龙生是否想去,我有些事情想咨询一下他。”相对于苏联人而言他们只是过客,陈军烈更加骨子里痛恨日本人,如果秋田当真是《大和魂志册》人物篇里面的佐田一夫军官,陈军烈下定决心一定要杀了他才回香港。

  陈军烈其实心中早有一个复仇计划,他要杀尽《大和魂志册》人物篇里面的72个日本军官,只是苦于没有这些战犯的地址,假如秋田就是战犯佐田一夫,他必死无疑。当然,陈军烈不是一个滥杀无辜的人,在没有证实秋田就是战犯佐田一夫的确凿证据,他是不会动手的。现代人可能不会理解陈军烈这种复仇心里,但是陈军烈亲眼目睹日军在侵华战争战争中所犯下的罄竹难书的血淋淋罪行,特别是亲身的1943年5月9日至12日,发生在湖南省南县厂窖镇位于洞庭湖西北滨的“厂窖惨案”。当时陈军烈带领特种部队小分队在附近执行任务,眼看着日军在飞机和船队配合下把国军一部和老百姓共五万多军民,堵在一个方圆十多平方公里的河湾半岛上,日军武装汽艇到处疯狂追杀水上船民,被堵截在厂窖20多里河线的2000只船,几乎全部烧光,船毁人亡火光冲天,惨叫声不绝于耳,河上漂满的尸体几乎把河水堵塞。日军在这座小镇疯狂屠杀无辜百姓,制造了侵华第二大惨案,也是太平洋战争的最大惨案,仅三天共杀害我国同胞3万多人,每天杀1万多人,为二战时法西斯一天杀人数量之最。陈军烈当时完成任务后曾配合国军打了一个伏击战,歼灭了落单的上百个鬼子,但是根本无力挽救悲惨的“厂窖惨案”,眼睁睁地看着成千上万的中国军民被日军大屠杀。为此陈军烈失眠了足足一个星期,往后的日子里的无数夜晚他经常被血淋淋的噩梦惊醒,每次想起“厂窖惨案”就会燃起他对日本战犯的无比仇恨和复仇火焰……。

  陈军烈把这个复仇计划命名为“阎王通缉令”,他要向这些双手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刽子手、在侵华战争犯下滔天罪行而又逃脱远东军事法庭惩罚的战犯们、这72个企图复辟日本军国主义残余分子索取性命,誓必要他们血债血还……。

  晚上,陈军烈辗转反侧睡不着,他又想起自己命名为“阎王通缉令”的复仇计划,他觉得自己有这个荒谬的计划是不是有点很幼稚和脱离现实,所以他并没有马上跟大家说,因为这些跟着自己从枪林弹雨和尸山血海闯荡出来的兄弟们,好不容易才个个谈上女朋友和准备娶了媳妇,刚刚过上安稳日子,他那里忍心又叫他们去干这些没有报酬的生死任务。陈军烈他觉得自己自小时候懂事开始就活得很累很不容易,有时候觉得自己要是有秦一杰那么多钱就好,兄弟们替自己卖命也有充足的金钱为后盾,林爱茵和靳芳龄每次见到秦一杰都好像看到偶像一样,令自己醋意横生。秦一杰这小子英俊潇洒又机灵,刚进新兵连时陈军烈是连长,秦一杰这个副连长却整天不把他放眼里,经常带林国龙等手下找机会为难自己和让他当众出丑。最恶搞的一次是秦一杰花钱打从团部听到,德国教官和两位营长在凌晨5点时份来突击军训,半夜里突然有人吹哨叫他们连紧急集合,可恶至极的秦一杰昨天晚上居然提前把他的裤子藏起来,急得陈军烈团团转不知道如何是好?谁料第一个跑出来集合的人竟然是陈军烈,因为他只穿着白色的裤衩就飞出来,惹得全连官兵和两位营长都捧腹大笑;谁料德国教官当众表扬陈军烈,德国教官说:“在紧急战场上穿不穿裤子不重要,重要的是要以最快速度做好战斗准备,第一时间给敌人迎头痛击比不穿裤子重要多啦!”。事后陈军烈并没有查此恶作剧的始作俑者,从此以后他和秦一杰反而成了生死兄弟,林国龙更是死心塌地跟着陈军烈。陈军烈又觉得自己很自私,为什么不叫兄弟们跟秦一杰去菲律宾发洋财,虽然说现在化工厂和房子出租的收入能过上安稳日子,但是这些老兵骨子里有股冒险的天性,跟着自己这个正儿八经的大哥守一亩三分地,算个球事!想起这些有趣的军旅生活,陈军烈就笑着迷迷糊糊睡着了,他觉得很久没有睡得这么安逸……。

  令陈军烈始料未及的是,他差点卷入一场巨大而错综复杂的争斗漩涡之中,貌似风平浪静的蒙古大草原,其实是暗中风起云涌,各方势力在无形角逐,幕后杀机四伏,俺巴汗书记更是一个带着多重脸谱的神秘人物,训鹿场的老板秋田也绝非等闲之辈……。

  深夜,一股强冷空气从西伯利亚南下笼罩着整个蒙古高原,气温骤然降到零下几度,大家起床后发现外面下着小雪,刘东明和刘智俩兄弟早已经在大院里你追我赶打雪仗。

  “爸爸,我们去花叔家的蒙古包吗?”刘东明抖着头上的雪跑过来问。

  “是的,赶紧备马车,去花叔叔家吃早餐。”

  花正青家住镇北一个牧区,他勤劳的父母脱脱忽和好必图很早就忙碌,看见陈军烈的大马车,脱脱忽连忙叫妻子好必图去准备早餐。脱脱忽不懂汉语,于是做手势叫大家进帐篷然后把马拉入后面的马棚喂料。脱脱忽在火炉上架好一个大铁锅加水,把洗干净的牛羊内脏和血疙瘩倒入水中,再加入盐巴和香料一起煮,她一边煮还一边向另外一个帐篷吼了几声,应该是叫花正青起床。“大哥,不好意思,昨晚睡着迟点。”花正青带着多兰和绍布尔进来围着火炉坐下。“一龙二凤,想早睡也不行啊!”林国龙讥笑道,苏瑛和塔丽莎捂嘴偷笑,多兰和绍布尔听得懂汉语而羞得满脸霞红。花正青脸皮厚无所谓,说:“大哥,这么早过来有事?”

  陈军烈于是把林国龙在照相馆看到秋田的事情跟他说了一遍,花正青说:“那地方我知道,是蒙苏边境一片草原和山地交界处,但是只凭相貌相似不能证明秋田就是佐田一夫啊!这样的话王爷是不会让咱们动手的。”

  陈军烈笑道:“那当然,哥也不是滥杀无辜之人,肯定要有确凿证据之后再征求王爷的意见嘛!三弟,明天是你的大喜日子,家里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准备,不如你留在家,叫察巴孩给咱们带路就是。”

  “大哥,不行,咱们兄弟几个有行动都一齐上,怎么能少我呢?放心吧!明天的婚事有我爸妈和王爷操办,我等着做新郎就是。”

  大锅里水开始沸腾,煮的牛羊内脏和血疙瘩立即散发出腑一阵阵香味扑鼻的浓郁香味,脱脱忽父亲捧了一筛刚做好的手擀面条进来。绍布尔·依日善给每个人盛了一碗装有血疙瘩的汤,那汤的味道鲜美的程度让大家赞不绝口,符世宗笑道:“蒙古人豪爽大方,吃个早餐都这么奢侈,真是有口福啊!香港物价这么贵,以后很难天天吃喽!”苏瑛更加是做诗赞叹道:“每早一碗如此美味的羊杂汤,不辞长做蒙古人啊!”

  刘智喝得满头大汗,笑道:“龙婶,咋喝汤也吟出苏东坡的诗词啦!哈哈。”

  再次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本人QQ 2282862907 读者有兴趣可同本人互动。

  备注:第一卷:中华宪兵内容已接近尾声息,因特殊原因可能更新变慢,望喜欢本文读者见谅,如果有空闲时间会努力更新,记得收藏量也是小作动力噢!请向身边的朋友们多推荐,多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