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千里追凶 1
暗黑使者2018-01-04 00:263,710

  “哦!原来如此,俺巴汗王爷真是民族英雄豪杰啊!”陈军烈等人异口同声赞叹道。

  “爷爷,我们兄弟不走啦!留在部落保护您老人家。”察巴孩和吉达抱着他失声痛哭。

  “胡说,你俩必须跟你妹夫和陈大哥去香港,一定要去。我实话告诉大家,这老毛子报复手段极其残忍,二战时那些帮过德军的人在德军投降后下场十分悲惨。比如:居住在高加索的车巨人和克里木半岛的鞑靼人,他们在战争中帮助过德军,结果整个民族几十万人都受牵连,被驱逐本地而被迫迁移到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亚或者中亚的半沙漠地区开荒,无数人不是被枪毙、就是累死在迁移的路上、甚至在开荒时被活活折磨至死。孩子,听爷爷话,我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哈事情,你俩总得给咱们家族延续香火啊!”俺巴汗抚摸着俩兄弟的头,良久才又说:“国龙兄弟,你有啥好主意,……能否化解目前的矛盾否?”现在俺巴汗慢慢觉得,这个放荡不羁的林国龙是一个智勇双全的人。

  林国龙点支小雪茄,思索一会说:“毛子势力太大,硬来无疑是以卵击石,既然他们请土匪暗杀咱们,咱们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咱们也假扮土匪,咱们这样、这样、再这样、……,让他们吃个哑巴亏,怎样?”

  “好主意,就这么决定,办完此事,你们火速离开蒙古回香港。”俺巴汗一拍大腿大声叫好。可是俺巴汗没想到此事却连累了陈军烈,让陈军烈经历了一场九死一生、比他在血雨腥风的抗战中经历过的所有战斗还要惊心动魄的终身难忘的惊险人生之旅。

  几天后的凌晨时分,俺巴汗书记的马场被土匪打劫,被盗走十几匹良马,天亮后察巴孩和吉达故意添油加醋说土匪多么猖獗,弄得草原上风声鹤唳。第二天,蒙苏边境的毛子巡逻兵遇到一伙蒙面土匪,双方擦枪走火,有几个毛子巡逻兵伤亡,土匪却全身而退,气得毛子边境主事军官跑到俺巴汗书记府上兴师问罪,要他加强剿匪力度,一时间牧民们更加人人谈匪色变。这些悍匪胆子也太太了,毛子巡逻兵也敢揍,俺巴汗书记装模作样派部落兵配合毛子巡逻兵日夜巡逻,可这些悍匪神出鬼没,连他们的影子也逮不着。一个星期后的某天,北冰洋一股高强度冷空气南下肆虐蒙古高原,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而且下了一整夜,外面的积雪没过膝盖。此时,有六个人来到了蒙苏边境,他们行动都是溜雪撬〔雪滑板〕,他们正是陈军烈等人,看看四周没动静,所有人从山顶一溜烟似的滑雪冲下来,然后迅速穿过边境,消失在苏境的密林中……。领头人是林国龙,上次跟踪那个两个神秘的阻击手,他沿路都做了特殊记号,这是老侦察兵的基本常识。

  深入苏境十几公里山路,来到一个很高的峰顶,林国龙停下来指着远处一个山谷,说:“大哥,到地方。”

  放眼一看,那山谷尽头是一处断悬山洞,十分隐秘,洞口有一扇大木门。看了一会,陈军烈放下望远镜,说:“现在是早上十点,我猜那两个毛子阻击手非同一般,有可能参加过苏德战争,本事甚至比咱们还厉害,大家隐秘好,先观察观察敌人的动静再做打算。”观察了一个小时,正好林国龙所说,断悬两边的山顶有两个哨兵,而且架着两挺重机枪,居高临下监视着整个山谷。谷口有个哨卡,哨卡只有四个士兵值岗,过了很久,果然有两个身穿迷彩服、手提阻击枪的中年苏联军人从山洞走出来,他们开始在一个草棚子架火烤羊,应该是在做午饭。“大哥,这俩家伙应该就是神秘的阻击手。”花正青说。“嗯,是的,我们从乔巴山回来被伏击时,在山顶开机枪扫射咱们的人也是他俩……。”陈军烈话没说完,谷口又来了几个骑马的人,哨兵似乎跟他们很熟,不检查就挥手让他们进去,是三个日本人和四个蒙古人。蒙古人还赶着一辆小马雪撬车,车上装着刚宰的一头牛和三头羊,显然是来送补给的。

  陈军烈把望远镜递给身边的察巴孩,察巴孩看后失声说:“果然是土默特这孙子勾结毛子,他想害死爷爷取而代之,怪不得毛子对咱们的行踪了如指掌,原来是他出暗中卖咱们。”花正青说:“大哥,这个乌济族是我部落第二大族群,土默特是他们的首领,可这个人阴险毒辣、不得人心,所以一直被俺巴汗压着,没想到他竟然丧尽天良居然勾结毛子谋害王爷。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清除这个蒙奸败类,否则让他当上部落咱们首领,肯定会让毛子在此地肆意开矿。”

  陈军烈咬牙切齿说:“他出卖国家就得死,连同日本战犯一并收拾,为抗战中死去的弟兄们报仇雪恨。好,一切按原计划行动,记住一定要小心,各就各位。”

  11点多,此时雪花停了,俩个毛子阻击手、蒙古人和日本人坐在草棚里喝酒,羊也差不多烤好了,毛子向着谷口的哨兵吼了几声,叫他们来吃午饭。谷口的四个哨兵竟然全部走过来吃饭,此时山洞的木门也打开了,走出六个睡眼惺松的毛子士兵,但是山顶的两个哨兵却一动不动留岗;谷口的四个哨兵之所以敢空岗,是因为山顶的两挺重机枪鸟瞰整个谷地。此时此刻,披着白披风的花正青和符世宗,正同时悄无声息地爬向山顶的两个毛子哨兵,陈军烈、林国龙、察巴孩和吉达已经悄悄地从山上饶到了谷口的哨卡,他们已经形成了包围圈,只要控制山顶的两挺重机枪,一切就手到擒来。花正青和符世宗接近哨兵后猛地抽出匕首扑上去,两个毛子哨兵被扑倒在雪地上,喉咙被割开的口子不停地向外涌血,把雪地染红一片。花正青和符世宗摆弄一下重机枪,枪口对准谷底的草棚,“乌拉、乌拉、乌拉……。”草棚里的毛子士兵嘴着烤羊肉、举着伏加特酒瓶大嚷大叫地酗酒,有的还在唱歌。此时,三个日本人却突然离座走入了山洞,原来他们喝不习惯浓烈的伏加特酒,于是走进山洞搬一箱库存的日本清酒出来喝。

  三个日本人刚走进山洞,“哒哒哒哒哒哒……。”花正青管不了日本人进了山洞那么多,反正在这种瓮中捉鳖的封闭环境下,谅三个日本人也插翅难逃,先干掉战斗力最强的毛子和几个可恨的蒙奸再说,符世宗也无奈扳动重机枪跟着开火……。两挺重机枪前后夹攻喷出密密麻麻的高速子弹,草棚里的人被突如其来的机枪高速子弹打得血肉横飞、东倒西歪,有的子弹穿过身体再把酒瓶打得稀巴烂,烤羊的炭火也被打得火星飞溅,草棚有两条木柱被重机枪子弹眨眼间被扫断,酒瓶被扫得四分五裂烈酒纷飞,“蓬”飞溅的火星和酒液相遇,立即把向一边歪倒倾斜的草棚烧成冲天火焰。陈军烈等人也立即持枪从谷口冲过来,重机枪一轮疯狂扫射后,估计己经葬身火海的十几个毛子和蒙古人也没有活口,就剩下山洞里的三个日本人,吓得魂飞魄散的日本人赶紧把山洞木门紧闭。花正青和符世宗的重机枪也停止了扫射,俩人准备下山会合大家一起收拾日本战犯……。

  突然,火棚中竟然跌跌撞撞冲出两个火人,原来是那两个毛子阻击手,虽然他俩身中数枪而且满身是熊熊大火,但是两个毛子阻击手都是经历过残酷的斯大林格勒等战役、也是经历血火洗礼的一等一勇士,他俩的战斗力强悍无比,最出人意料的是这两个火人居然第一时间不是扑灭身上的火、而是举起阻击枪向山上射击。“啊”花正青惨叫着中枪倒在地上,“噹”另一枪打在重机枪挡板上,吓得刚想下山的符世宗连忙趴在地上,两个火人趁机滚在雪地上灭火。

  林国龙也被这两个毛子阻击手如此强悍的生命力和战斗力所惊呆了,呆得一时间不知道开枪;“哒哒哒……。”最前面的陈军烈边跑边开火,一梭冲锋枪子弹当场把一个阻击手打成马窝锋,但是另一个毛子阻击手在雪地滚灭火后又飞快地跳入路边的雪沟中。“呼呼呼”紧接着,雪沟中一连扔出三个手雷飞向陈军烈等人,令人吃惊的是,这个受了如此重伤的毛子阻击手居然还有如此臂力,因为他们之间的距离足有四十多米。“快闪开,有手雷。”陈军烈大叫着双手抱头迅速滚开,林国龙和察巴孩兄弟也纷纷趴在地上躲避,三声炸响过后,“啊!”察巴孩惨叫一声,一块手雷弹片深深扎入他的大腿,顿时鲜血淋漓,吉达连忙把他哥拉扯下对面的雪沟,然后拿出急救包帮他止血和包扎伤口。

  陈军烈和林国龙先后向敌人扔了两个手雷,可是那个毛子阻击手躲在雪沟里,忽前忽后地急速来回爬动变换位置,也没炸着他。忽然,毛子阻击手猛地冒头一枪射向林国龙,林国龙猛地翻滚闪过,同时林国龙手中的冲锋枪举过头顶、随着身体滚动不停板机扫射敌人,动作一气呵成又潇洒。毛子阻击手连忙缩身躲避,他也想不到这些土匪的身手如此凌厉,林国龙也是身经百战的老侦察连长,但这种实力的敌人头一回遇到,要是双方平等条件下开战,真不知道是鹿死谁手?陈军烈左手向两边一摆,再回中一握拳头,意思是两面包抄敌人,俩人边跑边开火压制敌人,突然纵身跃起跳入路边的大雪堆里,准备利用地势封死敌人在沟里再用手雷炸死他。可毛子阻击手绝非等闲之辈,他早洞悉俩人的意图,就在俩人跳起来的时候,他忽地掀开头顶的积雪现身,举起阻击枪对准陈军烈就要扣动板机……。

  “叭”半山腰上传来一声枪响,雪沟里的毛子阻击手惨叫一声,仰面朝天倒在雪地上,额心穿个血洞,原来符世宗趁毛子阻击手冒头开枪,从后面用阻击枪干掉了他。“好险啊!大哥,这两个毛子阻击手真厉害,要不是咱们占了偷袭的先机,恐怕……真不是他们的对手。”林国龙踢了一脚尸体说。“是啊!苏德战争其实比咱们抗日战争还残酷,锻炼出来的勇士也非比寻常。”陈军烈又转身大声嚷道:“三弟,快饶到对面山头,看看你二哥伤得怎样,洞里三个日本人交给我们处理。”

  “二哥膘肥体胖、福大命大,他都举帽子啦!应该没事。”符世宗笑着跑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