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千里追凶 2
暗黑使者2018-01-06 00:363,913

  “二哥膘肥体胖、福大命大,他都举帽子啦!应该没事。”符世宗笑着跑过去。

  花正青是腹部中枪,虽然没打中主要器官,但是流血过多,他用止血包摁了很久伤口才止住血,他没有力气喊话了,就用一根树枝顶着帽子竖起来晃动,表示自己还活着。

  “大哥,那三个日本孙子窝在山洞里,不知道想啥坏主意?”林国龙给波波莎冲锋枪换个弹鼓,笑着说。

  陈军烈疑惑地说:“日本人是天生的坏胚子,咱们得提防点,咱俩在路两边的大雪堆守着,要把重机枪搬一挺下来,咱们再进攻山洞,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好、就这样,反正这荒郊野外敌人也没有援军。”俩人吩咐察巴孩兄弟守在雪沟,他俩就趴在路边的大雪堆防守,符世宗把花正青背下山再从长计议。

  符世宗此时吃力地背着沉旬甸的花正青下山,说:“二哥,我真服你,你说你这铁塔般的身形,咱跑起来比我都快,娘的,累死我了。”

  “那当然,咱们蒙古人自小在草原上骑马飞奔,……。”

  “嘭”,花正青话没说完,山洞的木门被一辆军用吉普车猛地撞飞开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在洞口停下来。开车的人正是佐田一夫,原来狡猾的日本人知道重机枪的厉害,故意等枪声停下来,等他们放松警惕才突然突围。这辆吉普车是后开篷式的,后车厢上架着一挺可以360度旋转的重机,填弹口拖着一条长长的弹链;更要命的是,站在吉普车两边的另外两个日本人,他们肩上都扛着一支苏式火箭筒,火箭筒口正对着陈军烈和林国龙藏身的圆形大雪堆。

  “快、快躲避。”陈军烈和林国龙异口同声地惊叫着,吓得俩人飞快地翻身滚下雪堆……。

  “嗖嗖”火箭弹呼啸着脱筒而出,火箭弹钻入雪堆后“轰轰”两声巨响,掀起两阵漫天的大雪花冲天而起,察巴孩兄弟吓得缩在雪沟里混身打颤,他们现在才知道战争的残酷性。

  “不好,大哥。”符世宗看见情况突变,顾不得那么多就一把扔花正青在雪地上,操起阻击枪就往山下跑。花正青被扔在雪坡地上没坐稳,也哗啦啦地往下滑雪溜下山,“三弟,不要管我,我皮厚死不了,快下山支援大哥和国龙。”花正青双手胡乱拨开枯枝、用屁股磕磕磕绊绊撞撞地边滑雪边大嚷道。

  陈军烈和林国龙刚滚入路边的雪沟,他俩抖掉头上的雪花,刚想冒头开枪想阻止日本人逃跑。两个日本人扔掉火箭筒发射器后立即跳上车,佐田一夫猛一踩油门,吉普车风驰电掣向谷口方向冲过去,后车厢的日本人操动重机枪左右来回扫射,“哒哒哒哒哒哒……。”子弹疯狂地向道路两边的雪沟泼过去,陈军烈和林国龙连低头缩成一团躲避,日本人的重机枪随着吉普车的移动而不间断地扫射,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给对方还击,眼看着吉普车就要冲过哨岗进入拐弯路段……。

  此时,符世宗跪在地上、托着阻击枪瞄准,雪虽停但风很大,而且距离很远,操重机枪的日本人身影不停地晃动。“叭叭”为了万无一失,符世宗连发两枪,“啊!”日本人撒手重机枪倒在车厢,他捂着鲜血直涌的胸口,痛苦地蹬两下脚就继气了。可惜,此时吉普车已经冲出哨岗,进入拐弯路段后就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陈军烈看见佐田一夫居然逃跑成功,气得他七窍生烟,说:“国龙,你听着,就这条山谷的路清扫过雪,到了外面大雪没膝,这辆吉普车就寸步难行,佐田一夫肯定跑不远。咱们已有两人受伤,你和世宗护送伤员回去,我自己去追。”

  “不,大哥,我一定要跟你去杀佐田一夫,你一个人太危险。”林国龙说。

  “不行,你必须留下,吉达没有战斗力,万一遇到苏军的边境巡逻队,世宗一个人应付不来,这是命令。”陈军烈吼道。

  “大哥,我也要去杀佐田一夫。”此时,符世宗背着花正青,气喘吁吁地小跑过来,说。

  “我的祖宗,你们再跟我犟嘴,佐田一夫真跑没影啦!”“叭”陈军烈说完,气得朝天开了一枪,又厉声骂道:“这里到底谁是大哥?我现在宣布,林国龙和符世宗留下,把大家安全送回部落。世宗,把阻击枪给我。”

  “好吧!大哥,你要小心点!”符世宗递过阻击枪。“大哥,把指南针带上,还有我的牛肉干和烧饼。”林国龙把东西塞入陈军烈的口袋里。

  陈军烈绑好雪撬踏板,用撬杆一撑就头也不回地从路边的积雪滑走。

  “大哥小心,天色晚了……,找不着就算了……,就回来。”花正青看着陈军烈远去的背影,哭了,他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大哥这次独自追杀佐田一夫这事有点祥之兆,他觉得都是自己一意孤行,要是早点回香港就不会惹出这么多麻烦的事情。

  吉达套好雪撬车,林国龙把受伤的花正青和察巴孩扶上车,说:“走吧!搞这么大动静,估计毛子的巡逻队也听见了,回家有没有其它的秘道。”吉达说:“有,就是远点,大家跟我来吧!”

  走出山谷,果然看见那辆吉普车丢弃在雪地里,有三条雪撬板痕一直向北延伸,肯定是陈军烈追踪佐田一夫留下的痕迹。吉达带大家从另一条小路回部落,林国龙做了一把很大的树枝扫帚在后面扫踪迹,他还故意用踏板踩出一些假痕迹来掩护,就是怕苏军巡逻队沿着踪迹追上来。

  林国龙等人走了十几分钟后,果然有一队苏军边境巡逻队闻声赶来,看到山洞被糟蹋得一片狼藉和遍地的尸体,连克格勃派来两个苏军顶尖的阻击手也死于非命,巡逻队长觉得事态相当严重,这绝对不是一般的土匪所能为。巡逻队长派一个士兵回总部禀报,自己和副队长兵分二路,决定沿着雪上留下的痕迹跟踪追击,一定要严惩这些胆大包天、敢在大苏联帝国境内闹事的凶手,另请总部加派人马联合缉凶。

  林国龙等人安全地回到部落,受伤的花正青和察巴孩送到镇上医院治疗,幸无大碍,只是留院观察。花正青的两位夫人倒没咋样,因蒙古人自幼好勇斗狠,女人们对受伤之类小事情见惯不怪,苏瑛说蒙古女人是冷血动物。傍晚时候,风越刮越大,这南下的西伯利亚寒风冷得入骨骼,暴风雪眼看就要来临,林国龙和符世宗商量着晚饭后去找大哥,苏瑛和塔丽莎死活不让,说要找也要等到明天早上。

  晚饭时份,暴风雪肆虐着大地,屋外凛冽的北风刮得呼呼做响,可是还没有见陈军烈回来,大家的心情相当沉重。刘智和刘东明问了好几遍爸爸去哪里啦?为什么事扔下爸爸一个人去执行任务?林国龙和符世宗面面相觑,不好意思说是陈军烈不让他们去,所以一言不发地闷头吃饭。刘智看俩人不说话,指着林国龙厉声骂道:“龙叔,三叔,别以为我年纪小不懂事,爸爸向来做事先考虑别人,他情愿自己冒险也不让你俩跟着送死,可你们就好意思让他一个人去吗?爸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从今以后……,你俩胆小鬼……,就不配当我叔,这饭……,老子不吃啦!”刘智骂完,气冲冲地摔碗跑回房间。

  俺巴汗书记笑道:“呵!骂人够损的,这小子脾气不小啊!你俩也是的,咱不跟他解释清楚啊!这种暴风雪的夜晚,咱们蒙古人也不敢在外面乱跑。好啦!吃完饭早点,明天一早我派人马跟你们一起找大哥。”

  林国龙说:“不,王爷,明天只要吉达一个人给我俩做向导就行啦!这种任务人多反而是累赘。”

  第二天一大早,吉达就来找林国龙和符世宗,仨人准备进仓库拿装备。突然,刘东明从房间慌里慌张跑出来,说:“龙叔,三叔,不好啦!我哥不在他房间。”

  “没事,应该出去玩雪啦!他以前经常很早起来骑马耍雪。”符世宗不以为然说。

  “大事不好。”林国龙吓一跳说,他跑进刘智的房间一摸被窝,被窝冷冰冰的,他又跑到仓库一看,少了一副滑雪撬板、一支手电筒和一支波波莎冲锋枪。“惨啦!这小子……,昨天晚上……,可能就去……,找大哥啦!”林国龙吓得面如土色说。

  “不会吧!昨天晚上那种恶劣天气,我都不敢出门,这毛愣小子敢去找陈大哥。到了苏境更冷,昨晚起码零下二十度,最怕是遇到西伯利亚狼群。”吉达也吓得大惊失色。

  符世宗更加吓得魂飞魄散,说:“要是智儿有个三长两短,我如何向大哥和死去的刘港大哥交待,如何是好,呜呜咽咽……。”符世宗竟然吓得泣不成声。

  林国龙说∶“世宗,别哭。事情既然都发生了,咱们就要面对,智儿虽然鲁莽冲动,但是办事有条有理且粗中有细。我最担心就是怕他……,遇到狼群,一个人是死是活,老天早有定数,如果智儿能挺过这一人生大劫数,日后必然能干大事。好啦!咱们也赶紧出发。”

  回头说说陈军烈,他追出谷口看见吉普车搁浅在厚雪之中,立即沿着佐田一夫留下的雪撬板痕迹追踪。陈军烈分析这个佐田一夫应该不是侦察兵出身,应该不会弄假痕迹来蒙他;就算佐田一夫是侦察兵出身,自己追踪得这么紧迫,他也没有这么多时间弄假痕迹,于是陈军烈沿着踪迹契而不舍地拼命追。别看别人滑雪这么爽,那是下山才能这样潇洒,上山可是累死牛的活,还得把雪撬板解下来扛上山;技术好的利用滑雪下山的巨大冲力,可以轻松冲越一些小坡小坎,即可以可以节省时间又可以跑远路程。滑雪是特种兵必修的主要科目之一,可是陈军烈抗战时期大部分时间在南方执行任务,滑雪真有点生疏,下坡的时候为了节省时间,他根本就不减速,被枯枝拍打得直响,好在西伯利亚的森林比较稀疏,他又穿着厚实的毛皮大衣和白色披风、戴着皮帽和雪镜,因此没有刮伤。陈军烈滑雪太快,还狠狠地摔了几下饿狗啃雪,但他马上又爬起来追逐,他这么拼命追杀日本战犯,知道真相的人肯定以为他是个疯子,他就是一个疾恶如仇、一身浩然正气的中国军人。陈军烈很快又熟悉了滑雪的要领,开始滑得得心应手,身轻如燕在雪林中穿梭;他想起抗战时期牺牲的国军兄弟和被日军屠杀的黎民百姓,立即点起他的复仇火焰,就算佐田一夫跑到天涯海角,也要亲手宰了他。

  佐田一夫刚开始只顾逃命,因为陈军烈外面套着白色披风,而且他们之间的距离比较远,在白雪凯凯的森林中很难被发现,跑了十几公里后累得佐田一夫和山本仰躺在雪地上喘气如牛。

  山本说:“一夫兄,你猜这些人是谁?这种身手好像是特种兵,不会是国军派来吧!战争都结束几年了,我估计是俺巴汗高价请来的杀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