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章 日俘集中营 1
暗黑使者2018-02-02 21:453,809

  苏瑛说:“不行,咱们不能蛮干,凭咱们这几丁人,闯日俘集中营简直是以卵击石,大哥若知道也绝对不赞成咱们去白白送死,得想想其它办法。对了,塔丽莎,你是俄罗斯人,在苏联有没有军方这方面的关系?”

  塔丽莎说:“我前男朋友也是大头兵一个,他家族都是平庸的工人家庭,我们就别指望他啦!我也是嫌他没出息……,才选择跟世宗过日子。〔大家听了都觉得不好意思,这俄罗斯女人说话也太直率了,符世宗却在傻笑,他认为能抢走毛子的女人是一种荣耀。〕我父亲以前是一个小军官,可他在莫斯科战役中牺牲后,剩下咱们孤儿寡母……,以前的啥关系都断了。亲爱的宗,赤塔这个日俘集中营守卫森严,附近还驻扎着一个坦克营和一个直升机小队,来硬的根本不可能营救大哥。我听当兵的前男朋友说过,那里关押着几万日本关东军战俘,里面有几千是日本女兵。日俘们平常主要是干砍木、修路和开矿等重活,吃的是粗粮稀饭,有时候一个月也吃不上肉。那些女兵战俘更惨,白天专门洗衣做饭搞卫生,晚上还要陪苏军睡觉。所有战俘到现在为止还是穿着打满补丁的旧军装,没发过新衣服,日俘们稍有不满抗议就会被苏军枪杀,患有重病的也直接枪杀以免治疗费用,干活累死的也很多,到了冬天冻死的日本战俘不计其数。战俘尸体埋都不埋,剥光衣服直接扔山林喂野兽,剥下来的衣服又给其他的战俘穿。虽然我是俄罗斯人,我也觉得苏军太不人道,大哥被关在集中营里头……,我真怕他熬不住。”

  听了塔丽莎所描述,大家都觉得毛骨悚然,原来毛子对日俘这么残忍,真为陈军烈在日俘集中营而忧心忡忡。

  “这毛子对待战俘,跟当年日本鬼子没啥区别,唉!这又不行,那又不行,咋办?”符世宗蹲在地上,不停摸着光头说。

  苏瑛盯着林国龙,他一直不哼声,骂道:“林国龙,陈军烈是不是你大哥,大家都在绞尽脑汁想办法,你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林国龙嘻嘻笑道:“亲爱的,你怎么这样说男朋友,我不也在想办法嘛!想办法不一定要愁眉苦脸吧!我是在想……,或许……,或许有个人能救大哥。”

  “谁?”所有人惊奇说。

  “秦一杰大哥。”

  俺巴汗摇头说:“不可能吧!秦一杰在东南亚的菲律宾,他能把手伸到毛子的地盘。我跟毛子打了半辈子关系,没功劳也有苦劳,也一点办法没有,他能在苏联搞出什么名堂,我不信。”

  林国龙说:“大家别不信,我在澳门听秦一杰大哥讲过一个他在德国留学的故事,我现在给大家讲讲。当年秦一杰在德国军事学院留学,他的同桌是一个狂热的纳粹份子,叫鲍尔伯特,这个鲍尔伯特残害犹太人比谁都贼狠,有时候直接在柏林大街上吊打犹太人,由于他的丰功伟绩,德军高层已经指定鲍尔伯特毕业后,马上可以进党卫军任少校。那时候,鲍尔伯特在军校就是一个灸手可热的红棍,是人人羡慕忌妒恨的对象,前途无量啊!多少德国美女对他自动献身,他换女朋友跟换衣服一样平常,简直是夜夜当新郎官。秦一杰自然也沾了鲍尔伯特的光,可以住进鲍尔伯特的学校公寓套间,有自己的单间,而且还有佣人搞卫生洗衣服,在军校这种待遇可只有教官才能享受的,不过泡妞秦一杰从没鲍尔伯特的光,这小子吃独食。有一次,鲍尔伯特出去约会,秦一杰大哥帮他收了一个信件,本来秦一杰大哥已经把信件放进了鲍尔伯特的房间。大家都知道西方人特别尊重隐私,但中国人民有一个恶习就是特别喜欢偷窥别人的隐私,秦一杰大哥于是好奇地打开这个信件,里面只有两张美女照片和一张白信纸,当时很多美女自动鲍尔伯特送情书和照片,秦一杰经常帮他收这东西也习已为常。可是,这次这张白纸让秦一杰觉得事有蹊跷,他试着用打火机一烘,果然空白信纸上有字迹出现,而且是俄文。秦一杰用俄文字典一查被吓一跳,不得了,这是一封军事情报。秦一杰终于明白,这个鲍尔伯特原来是一个隐藏很深的苏联间谍,这小子故意装成一个残暴的纳粹份子,就是为了毕业后能打入党卫军,日后可以为苏军提供更有价值的情报,反正对犹太人再暴力也无损苏联利益。秦一杰于是用袖珍相机拍下了信件内容,然后又把信件重新用胶水原封不动的封好。从此以后,秦一杰就偷偷跟踪鲍尔伯特,还掌握了他大量的间谍证据。后来有一天,秦一杰终于呈示所有证据向鲍尔伯特摊牌,吓得鲍尔伯特跪在地上求饶,并说中苏关系现在有多么好,如果秦一杰把他捅出来,甚至会影响中苏之间的关系。抗战初期,苏联的确援助国民政府很多武器,否则国军能否继续抗战都成问题,而且此时德国被日本捘摆和威胁下停止对华军援。鲍尔伯特还说以前泡妞吃独食,确实不够意思,并誓言旦旦,保证以后多多介绍德国美女给他,所有花天酒地的费用都由他出。秦一杰其实就是想杀杀鲍尔伯特的傲气,做个顺水人情说替他保密,后来俩人成了好兄弟。一年后,德国入侵波兰,秦一杰老婆黄喜妹那年亲自去了柏林,硬要秦一杰辍学跟她去美国,他和鲍尔伯特之间就断了联系。”

  符世宗失声笑道:“哈哈,难道大哥曾经说过,秦一杰是世界上最坏的坏蛋,千万不要得罪他这种小人,否则秦一杰玩到你体无完肤。不过……,你刚才不是说,秦一杰和鲍尔伯特之间就断了联系吗?”

  林国龙皱一皱眉头,说:“我们来蒙古之前,不是跟秦一杰他们吃过饭吗?由于大哥不答应跟去菲律宾,所以秦一杰很多商业秘密不让咱们知道,程波喝醉酒后曾对我说漏嘴,说秦一杰准备带兄弟们单干军火交易,而且打通一条新的武器来源渠道,这条渠道的武器质量好又便宜。后来程波发现自己失言,就不再往下说,当时我也不在意,因为我知道秦一杰在日本投降后囤积很多超低价收购的日式武器。现在回想起来,程波所说的这条新的武器来源渠道,应该是苏联提供的,依我推测应该是秦一杰和鲍尔伯特之间又恢复了联系。不管是不是,反正现在连俺巴汗王爷都无计可施了,就死马当活马医呗!苏瑛,你现在马上给你爸苏博士发电报,叫他转发给秦一杰。”

  菲律宾有千岛国之称,就像撒在西南太平洋上一串美丽的珍珠,当西伯利亚还是千里冰封之时,这里却是四季如春和处处水果飘香的热带风光。吕宋岛是菲律宾最大的岛屿,这里集中了菲律宾七成人口和八成的经济,马尼拉市是菲律宾首都和最大的城市,战后在美国的援助之下,马尼拉重建相当快,到处可见破土动工的建筑工地和正在铺设的柏油路,畸形发展的经济蒸蒸日上。夜晚的马尼拉市区更加是灯红酒绿,富豪们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但是菲律宾的穷人也相当多,贫富差距很悬殊。六七万驻菲的美国大兵是一个庞大的消费群体,美国大兵特别喜欢留恋酒吧、妓院、夜总会和赌场,许多穷人家的女孩子为了谋生而步入风尘,她们都盯着美国大兵口袋里的美元,她们和美国大兵有纠缠不清的辛酸血泪史,至今菲律宾仍留下几万多美菲混血儿。

  黄圣雄现在菲律宾的业务发展得顺风顺水,涉及土建、贸易、种植园、酒吧、妓院、夜总会和赌场等等,不过黄圣雄半年才来一次菲律宾,因为他的生意实在太多,东南亚的生意全部由女婿秦一杰和女儿黄喜妹全权打理。黄圣雄知道秦一杰现在羽翼渐丰,他私下做很多生意都是利用他的影响力和渠道,却自己单干私捞。不过,黄圣雄的黑龙社团不同洪门,洪门有很多元老和分堂,做任何事情都要征求各元老和分堂的同意;但是黑龙社团是黄圣雄自己成立的,一手遮天,所以他对秦一杰私下单干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慢慢黄圣雄觉得自己老了,社团受到很多势力的冲击,在洛杉矶的地盘就受到台湾黑社团和墨西哥黑社团的蚕食,黄圣雄要手下忍耐,只要守住目前的地盘和市场。黄圣雄居住在洛杉矶近海的小岛上,表面上与世无争,对敌对势力尽量克制,但是他早准备对敌人清算一次,只是他的生力军一直很忙,黄圣雄眼中的生力军就是秦一杰等人。

  自从澳门搬到了菲律宾,秦一杰忙得不可开交,有时候还要飞去大马、印尼、新加坡和泰国处理业务。今天中午他刚从新加坡飞回马尼拉,立即叫刘海山在自家酒店安排饭局,因为今晚要宴请的贵宾是吕宋八省主席马科斯,这个马科斯就是后来独裁统治菲律宾几十年,搞到菲律宾从亚洲最富裕国变成最贫穷国之一的罪魁祸首。马科斯和黄圣雄的关系非比寻常,但是马科斯更欣赏秦一杰,他觉得秦一杰办事八面玲珑,主要是秦一杰给的回扣多,以前黄圣雄给八个点,秦一杰给十个点,马科斯想不到秦一杰的城府深不可测……。

  吃完饭谈好事情,秦一杰愉快地刚送走马科斯夫妇,黄喜妹就急匆匆拿着一份电报走进来,说:“老公,不好了,陈军烈在苏联闯下大祸,还被关入西伯利亚的日俘集中营。”

  秦一杰闻言吓得酒意全无,他一手接过电报看,旁边的刘海山却有点不耐烦,说:“这个陈军烈真是个惹事精,叫他来菲律宾帮忙就是不来,到处惹事招非,现在倒好,被关入西伯利亚的日俘集中营……。”

  “住嘴。”秦一杰怒气冲冲一拍桌子,骂道:“海山,你现在怎么都这样想兄弟,兄弟有难时你首先要想方设法去营救,千万不要把兄弟落难之时当麻烦事。陈军烈是谁?他虽然大不你们几岁,却是你们在座各位在军队的老上司,更是咱们出生入死的弟兄。陈军烈一身浩然正气、治军有方,对国家对民族赤胆忠肝,他在抗战中杀死多少小鬼子,完成了多少不可能的重要任务。还有,你知道他在中条山刺杀日军总指挥官藏上梅淼的重要性吗?甚至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

  “对不起,大哥,我错了。”刘海山羞愧难当地说。

  程波惊讶道:“思,大哥,陈军烈在中条山刺杀藏上梅淼的行动,我们在部队咋没听说过?也没见军报和新闻刊登过此事?中条山战役的日军总指挥官不是多田骏吗?咋变成了什么藏上梅淼,藏上梅淼是谁?咋从来没有听说过此日本人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阎王通缉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