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撞鬼
尘玉102017-03-01 20:333,267

  生长在忘川之畔的那一抹嫣红!往生之路艰辛,每当有劳顿的行者从此路过,他的红便更胜一分,那是逝者心中的遗愿!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潇潇雨未歇,精剑又染血。残破不堪的战场上,一道人影走在当中,眼神空洞,目光呆滞,仿若无物地走着、走着~

  “我?我是我吗?”质疑声从他的口中传出。

  清风吹拂着大地,青草沾染了鲜血,在阳光的照射下更加鲜艳。

  良久,画面渐渐淡去!

  “额!我又梦到这个画面了!”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从车子座椅上坐了起来,擦了一下满是汗水的额头,轻轻地说道。

  他叫白子木,众多被困在汽车上的一员。本来是要利用周末出去度假游玩的,怎料,天不遂人愿,汽车在荒芜人烟的山间小路上竟然抛锚了。

  “司机师傅,这到底还能不能走啊!我们被困在这里已经一两个小时了,倒是想想办法啊!这么呆下去算是个什么事儿!”

  “就是,司机师傅,车坏了,你修一修啊,这荒郊野岭的,可咋办!”

  “师傅,到底还能不能行了!”

  ……

  一道道声音此起彼伏,都是催促司机师傅赶紧启动车子的人。

  这些人都是报了飞扬旅行团,想趁周末出去旅行,放松心情的,可是没想到半道儿上却出了这档子事儿。

  催促声接连起伏,司机一句话也没有说。

  只是此刻的司机已经是满头大汗,他的心情更加紧张,而这一切的源头依然是这一辆汽车。

  明明在路上走得好好的,可是突然看到一只兔子出现在车的前方,司机见状当然是慌忙躲避。

  就当他绕过兔子,心底刚想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只兔子再一次出现在车前方不远处,如此循环,使得他心头不由发寒,冷汗不自觉得浸透了衣服,因为他知道,如果真的只是兔子的话,那里会出现这种情况。

  无奈加上心中的惶恐,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也不敢再继续向前行驶,只好将车就地停在了路中央。

  白子木刚刚睡醒,就听到一车的人都在嚷嚷着什么,随意地向车前撇了一眼,也不是很在意。

  白子木别的没什么,就一个优点儿,那就是随遇而安、苦中作乐!这不,还有大家陪着他嘛,索性又缩回头打算睡觉。

  就在转头的一瞬间,司机座位旁边站着的那个女人回过头来看向白子木。

  白子木见有人朝自己看来,也是礼貌性地笑了笑,随后就当时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闭上眼睛继续睡觉。

  在车上,白子木就只有两件事,一个是看风景,另一个是睡觉。按他的话来说,沿途风景要好好欣赏,人生就是一场旅途,当你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应该好好享受眼前的美景。

  累了,就闭上眼睛享受自己的世界,当休息够了,就享受上天赐予自己的美景。

  片刻,白子木在车上众人的焦急不安中又再一次进入了梦乡。

  梦境,那是有别于现实世界的奇特存在。很多人都认为梦是自己心中所想却无法实现的事情,而灵魂帮助自己构建而成的奇特存在。

  在梦中,发生什么都是有可能的,只不过醒来后,睁开眼睛,一切都会随之消散。

  一道靓丽的身影出现在白子木的身旁,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白子木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站前自己身前的倩影,礼貌性地一笑,说道:“小姐!有什么事儿吗?”

  站在白子木身旁的女子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姿容俏丽,优雅动人,绝对算得上是一位大美女。

  那女子也是对着白子木一笑,红唇轻启,露出洁白的贝齿,浅浅地说道:“小哥儿,你能看得到我?”

  听到对方说出这样的话,白子木心底觉得好笑,这女孩儿也太不会搭讪了吧,不过看在对方是美女的份儿上,他也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笑着说道:“你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怎么可能看不到你呢!”

  那女孩儿听白子木这么回答,面色上隐隐露出一丝焦急之色,在清秀脸庞的映衬下更是显得动人。

  那女孩儿摇了摇头,目光看着白子木道:“不是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刚才……”

  说到这里,那女孩儿微微顿了顿,美眸轻轻看了白子木一眼,声音稍低的说道:“我是说,刚才在司机身边的时候,你能看得到我是吗?”

  说完,秋水般的眸子盯着白子木,似乎是在等白子木给出一个答案!

  白子木这才意识到女孩儿话中的含义,再一次的仔细打量起女孩儿来,女孩儿身上的衣服似乎跟他穿的衣服有些不同,是跟他们这个时代的人的风格有些不搭!

  虽然女孩儿也是短袖衬衫,蓝色长裙,可是从款式上看,完全不是现在的风格!

  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恐地张大了嘴巴,身子不自觉的往后面缩了缩,颤颤巍巍地说道:“你~你是人是鬼!”

  那女孩儿见到白子木这么表现,也是一顿,旋即伸出手准备上前:“不是那样的,你别害怕!我没有恶……”

  那女孩儿,哦!不!那女鬼话还没有说完,“没有恶意!”的“意!”字还没有说出口,就被白子木的话打断,只好很是小心的退后了一步。

  白子木偷偷的看了一眼脸上满是焦急之色的女孩儿,见她没有下一步的动作,这才强压着心中的恐惧,试探性地问道:“你……真是鬼啊?”

  那女孩儿低着头沉默了片刻,贝齿轻咬红唇,轻轻的点了点头,表情有些失落,转身准备离去。

  心中还是很害怕,白子木的身子始终都是紧紧朝后缩着,目光直直的盯着渐渐远去的身影。

  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白子木轻轻喊了一声:“等一下!”

  听到白子木的呼喊,那女孩儿缓缓转过身来,能看得出,她的眼角还有丝丝泪花闪烁。

  有些委屈地看向白子木,被这种娇柔的目光一看,白子木心中的大男子主义迅速的澎湃起来!

  可能是出于动物的本能,人类生存的发展,强烈的保护欲充斥白子木整个身体,那种对弱者的怜悯之情流转在白子木的每一丝血脉里。

  “我有什么能帮到你的吗?”白子木开口说道。

  那女孩儿洁白的玉手在脸颊上一抹,擦去眼角的泪滴看向白子木,眼神中有着一股复杂的神色,过了一会儿还是缓缓开口道:“谢谢你的好意,你是帮不到我的!”

  话落,女孩儿再次转身准备离去。这一次,白子木身上的恐惧早已经消散在九霄云外,走出自己的座位,拉了一把那女孩儿的手。

  两只手掌接触,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涌进了白子木的身体,白子木浑身一个激灵,瞬间松开了对方的小手。

  女孩儿慢慢转过头来,一阵隐晦的阴冷气息瞬间弥漫在白子木的身体周围,说不出的感觉萦绕在白子木的心头。

  那不是恐惧,深深的恐惧已经不足以形容白子木此刻的现状,因为已经超越了惊恐的范畴,那是世间所有生灵最原始的欲望,对生命的渴望!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白子木措手不及,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只是这小小的举动,竟然给自己带来了这如同坠入无间地狱般的灭顶之灾。

  那女孩儿转过头,眼睛中一抹红光悄然闪现,又迅速地隐退,嘴角扬起一道弧度,邪异的笑容挂在脸上,眼睛同样斜斜地看着白子木,只是这时的女孩儿完全没有了刚才那种娇小可人的模样。

  那张美丽的脸颊离白子木越来越近,可是这对于白子木来说,这就像是来自地狱中的魔鬼一般,如同勾魂使者,一点儿一点儿向自己逼近,只是更甚!

  白子木的心中懊恼极了,他现在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光,怪自己刚才鲁莽、太冲动,怎么能轻易相信一个鬼呢。只是此刻的白子木已经是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眼前的女鬼接近自己,而自己却像个玩偶一样,只能任由摆布。

  白子木看着刚刚被自己触碰过的修长玉手又出现在他的眼前,离自己的脸庞越来越近,绝望已经占尽了白子木的意识,他缓缓闭上双眼,等待下一刻死亡的降临!

  女鬼的脸庞上出现一抹狠厉之色,探手成爪,不算太长的指甲在白子木看来,却是比世间最锋利的钢刀都还要锋利,那将是刺穿白子木,终结他生命的绝命武器!

  就在一爪临身之际,一声叹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传出:“唉!”叹息中充满了无尽的悲凉与沧桑,仿佛穿越了层层阻隔,从无尽时空的某个角落传出。

  致命的一击落在白子木的面庞前,锋利如钢刀的一爪却是直接硬生生的被弹开,女鬼不可思议地看了看自己的手掌,眼睛瞪得大大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个鬼,她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无法伤害到这眼前的人一点儿!不!准确的说是,无法伤害到面前这个灵魂分毫!

  女鬼不甘心的再一爪抓刺向白子木,不等他的手落下,一道怒喝声响彻整个空间:“住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行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异行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