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花园命案
好灯笼2017-03-02 23:012,282

  显然是在甄柯离开的时候,她的同伴上来将她杀了。但是甄柯摸了摸她的胸口,还有些许的温度,她的心跳刚刚停止。于是他拔出毒镖,从她的丹田处输入灵力。灵力进入她的丹田,立即生成一股修复身体机能的活力。不一时她的心脏跳动起来,新鲜的血液开始在身体里流动。

  甄柯看下面已经没什么人了,而且面具人也不可能再来了,于是抱着余艳的身体,纵身跳下屋顶,来到自己的屋里,把门栓起来,将余艳放在自己的床上。他到院子里水井里打了水,洗去余艳身上的血污,在她的伤口处敷上解毒药物,再用一截白布包扎起来,外面穿上余艳的衣服。

  甄柯做好了这件事,才感到困意袭来,于是靠在一边的躺椅上睡了过去。

  天还没亮的时候,甄柯被一阵尖叫声惊醒,忙坐起来,发现余艳惊慌的坐起来,看着自己的身体发呆。

  “从鬼门关回来的感觉怎么样?”甄柯笑道。

  “我……我没死?”余艳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分明感觉我断气了,灵魂都快飞出了身体,可是……可是怎么还能活过来?”

  “这个……你当然要感谢我了,是我救活了你。”

  “这不可能。”余艳摇头道,“毒镖上的毒是见血封喉的一气散,没有人能活过来。你……你到底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甄柯叹了一口气道:“哎,明明自己活得好好的,还怀疑自己活不过来,也许你的同伴用错了药,根本没有把你毒死,又刚好我的医术高明,就这样把你救活了。反正你活得好好的,心脏也跳动有力,这就行了。”

  余艳摸了摸自己的心脏,果然是跳动有力,这才相信自己确实是活着,心想,也许真像甄柯说得那样,杀自己的人用错了药,并没有将自己彻底的杀死,这才让甄柯救活了自己。想到这里,看了看甄柯道:“虽然你救了我,但是我并不感激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封住穴道,让我的同伴杀人灭口。”

  她说着,就下了床,准备离开。

  “你到哪里去?”

  “回十六堂。”

  “你还能回得去吗?”甄柯道,“别说你死而复生,他们不相信,就算是相信你活着,他们还会杀你第二次,毕竟你在我这儿呆了半夜。”

  余艳想想这话也对,便重又坐在床上道:“是了,我回去也是死,该想想自己的出路了。”

  她这样想着,忽然解开自己的衣服,发现胸口贴肉处绑了一截白布,想到甄柯给自己包扎时脱了自己的衣服的样子,不禁脸红心跳,怒道:“这白布怎么到我身上的?你昨晚对我做了什么?”

  余艳还是个干净的女孩子,虽然是江湖上的杀手,但是对于男女之事还是很在乎的,于是压制不住自己的愤怒。

  “哎呀,你们女人怎么就忘恩负义呢,我如果不用白布包住你的伤口,怎么能救你的命呢?再说慌乱之中,我只看到你伤口的那一块,其余的我什么都没看到。”

  “你流氓,我就算是死了,也不许你臭男人解我的衣服。”余艳说着,就要出去,离开这个屋子。

  “你现在可千万不要出去,外面可都是郑家的人,再说你们杀了他家的下人小狗子,一旦被发现,你还能活得了吗?”

  “那我怎么办?我不能在这里呆一辈子啊?”

  “你先在这里呆着,我既然救了你就想办法让你出去。”

  “让我出去?你会这么好心?你救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余艳不相信甄柯会这么好心救她救到底。

  “嗨,我这么好心的一个人怎么到你这儿就成了恶意了呢?相信我,我是大大的好人。”

  忽然外面有人惊呼起来,估计是有人发现小狗子的尸体了,于是郑家的人都惊慌失措的走出来,查找还有没有失踪的人。

  甄柯向余艳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道:“你先到我的床上躺下去,千万别出声,一旦发现你在我这儿,对你对我都没有好处。”

  余艳只好躺到他的床上,甄柯将蚊帐拉起来,此时门外有人急匆匆的敲门,甄柯懒洋洋的问道:“是谁啊?干什么?”

  “不好了,出事了,麻烦你出来看一下。”听声音是天香的。

  甄柯故意穿了一下衣服,就打开门走出去,就见天香一脸焦急的站在门口。

  甄柯故意问道:“怎么啦?出什么事了?”

  天香道:“花园里死了一个人,是下人小狗子,奇怪的人武教头竟然晕倒在他旁边。现在老爷、少爷、小姐、夫人都在那里,这……这太可怕了。”

  饶是天香是练武之人,见到这无端的杀戮,自然也是惊恐万状,又何况这些老爷、少爷和夫人们呢。

  甄柯将屋门锁了起来,随着天香来到花园里,就见里面黑压压的都是人,老爷郑长久带着郑家的人站在一边,都是一脸惊慌的看着,而秦升带着几个下人在查看小狗子尸体上的伤口。那可怜的武教头一脸茫然的跪在地上,听齐夫人的训斥。

  甄柯走进去,忽然见江婵和郑裳两个人站在一起,那江婵眼睛一圈黑色,像是晚上没睡好,他心想,昨晚少爷回家一定是折腾了她一夜没睡好吧,可惜这么好的女人被一头猪拱了。

  他心里暗骂郑海波,就不自觉的看了一眼郑海波,只见他脸色红润,气色也不错,不像是晚上和江婵折腾过的样子,难道说他晚上回去之后就睡着了,根本就没有碰江婵?既然他没碰江婵,那么江婵一脸的疲惫到底是为什么?这对夫妻真是搞不懂。

  就在甄柯想心事的时候,那齐夫人指着武教头喝道:“你快说,小狗子是不是你杀死的?你要是再不老实,我就拿你见官府,到时候可没有人为你说情。”

  武教头一脸鼻涕的哭道:“好姑姑,真的不是我,我当时只是出来给甄公子倒水就……就看到他躺在这里了……”

  武教头说着,一眼就看见走过来的甄柯,忙拉住道:“甄公子,你给我说说,是不是你让我出来给你倒水的?”

  甄柯忙点点头道:“额,是的,但是你出去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还害得我差点喝自己的尿来解渴。哎,你出去之后到底干什么了?听说你睡在小狗子尸体旁边,不会是和他打架,将他误杀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逍遥异能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