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次见面,请别惊吓
姚璎2018-05-16 13:473,506

  008

  那天我忙到深夜,直到一阵雷鸣般的咕咕声才将我从资料堆里弄回魂。我低头看了看自己瘪得几乎贴到后脊梁的单薄肚皮,猛然想起自己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过一顿正经饭。

  我这个平时胖死也要吃的大吃货是有多敬业啊,为了工作竟然这样抗饿,照这么下去,我失败了九十九次的减肥大计有望成功。此时办公室里除了我已经没人了。往墙上的挂钟一瞄,竟然已经是晚上十点。

  今天就到这吧,赶紧拾掇拾掇回家去,再晚估计都赶不上地铁了。我还得赶回去给我家老爹过节,顺便给他捎带上刚刚买到的iPhone X,全新,纸版的。我去的那可是百年的寿衣店,店家紧跟社会潮流,苹果手机各种款都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价格也不贵。前阵子我刚给老爹捎去全自动钓鱼杆,加上全套组合音响,很壕。

  心里正想着要不要趁今夜百鬼夜行,再给老头捎去两个年轻貌美的小保姆呢,让我爹也享受享受红袖添香加伴舞的超级待遇,忽然间“啪”地一声,房间里灯光全灭,电脑也跟着罢工了。

  屋里笼罩在一片黑暗中,这鬼节,随便停电的感觉可不好。

  我慢慢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心脏不由加速。

  脑海里刚想到我家老头,立马就停电,难道是老头要趁着黑暗来和我交代他在下面还缺什么吗?

  我的爹啊,你要给我一个节日的惊喜我可以理解,可是您老忘记我怕黑了吗,所以您还是悠着点,你的女儿此刻有惊没有喜。

  009

  像是印证了我的想法,外面突然传来“咚”的一声闷响,随后走廊里传来在地面上拖拉重物的声音,大约几秒钟后,又响起了有规律的“咯咯”敲打声响,这声音放在平日大白天的没有啥,但在这七月十五前后的晚上,难免有些渗人。

  听声响像是隔壁来的,可隔壁原来的园林公司刚搬走,没听说有租出去的消息,现在就是个空房间,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声音传出来?

  难道我爹真带了黄泉下新发展的亲们前来聚会?

  我觉得自己的头发一根根地竖了起来,硬着头皮摸索到了大门边,蓦地拉开门,瞪着幽深昏暗的长廊尽头,觉得背后凉飕飕的。

  此刻的我,完全没料到,命中注定的Mr。 Right会在那团黑暗的某一处。

  ——就像鬼一样。

  010

  奇怪的声响还在继续,我内心激烈挣扎了半天,壮起胆子,蹑手蹑脚摸黑走到隔壁房间的门口,赫然见玻璃大门半开着,里面的光线昏暗,借着外面霓虹灯的光,依稀看到大厅的地面上堆满大大小小的箱子,一片凌乱,完全看不出有人在的痕迹,可那诡异的咯咯声继续从地面上传出。

  “咳咳,有,有人吗?”我硬着头皮出了声,尾音还带了向上拐的颤。

  咯咯的声音停止了,却没有人回答,四周陷入了死一般的静寂。

  一阵阴凉的穿堂风吹过,吹得我的寒毛直竖。

  不一会儿,从一堆堆凌乱的、形成峰峦叠嶂的纸箱后,缓缓站起来一条高大的身影,仿佛一个无声的看不清的鬼魅幽灵,只在暗影浮光中现身。

  我眼睁睁地盯着那突兀冒出来的黑影慢慢逼近,原来还鼓鼓的斗志不知道为什么就怂了,腿软得像面条,想要喊叫,可喉咙就像是被谁掐住一样,一点声音都发不出。

  这大半夜的,见鬼不算可怕,最可怕的是这“鬼”还没穿衣服!

  011

  不爱穿衣服,看来这鬼不是我家老头的风格,因为老头在世的时候总是穿得整整齐齐的。

  后来想想,这男“鬼”其实还是有穿裤子的,可是我只顾着把注意力放在了他的上半身,无暇往下看。谁让他的海拔那么高,不仰视都不行。当时我目测他颀长的身躯足有190公分,像一座大山把身高堪堪只有160的我完全笼罩在属于他的黑影里。

  因为逆着光,所以我只看到那鬼有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至于半掩在头发下的那张脸我根本看不清,我下意识地不敢多看,因为要是鬼脸能看清的话我会更怕。

  于是我呆愣愣地站在那里,直到温热的男性气息扑近,才发觉自己和那“鬼”竟然已经面对面了。

  昏暗的光线下,依稀能看到男“鬼”的身体上宽下窄,轮廓健美壮实,再往下好像是一条贴身的牛仔裤,整个人散发着浓浓的雄性气息。

  不是见鬼了吗?没想到竟然会看到香喷喷的muscle和小鲜肉!难得“鬼”也有这样的好身材!眼前的健美胴体让我不由自主想起几年前北京三里屯游行后被制压在地的300个斯巴达肌肉男。

  012

  “鬼”迷心窍了的我竟然抬起一只细细的手指,用力戳了戳在我脸前方的那块结实的胸肌,触手所及,温热且充满弹性。鬼怎么是热的?我瞪着那男鬼,那男鬼也居高临下回视我,目光冷冽而且锐利。

  两人对视半分钟,还没等我开口,鬼突然开口了:“你是个什么鬼,怎么半夜跑这里?”

  鬼喊捉鬼?

  “我?我……是人呐,你才是鬼呢!”我被那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惊醒,从浑噩的状态中回过神来,下意识不爽地回了一句。

  “不是鬼,那就是个贼了?”“鬼”又审问。

  “你才是贼,管你是人是鬼,抓了再说!”他提醒了我,原来他还可以做为贼的存在。我的脑袋一热,无知无畏地冲上前,可还没靠近男人,就骇然发觉自己两边的肩膀被一只大掌抓住!我抖了一下,条件反射地就想挣脱出他如铁箍一样的掌心。

  013

  但是男人的力量太强大,小个的我卯足了劲也根本不是对手,连肩头的钳制都还没挣开,强悍的力量一转,我像个电动夹娃娃机里的娃娃一样被铁爪夹起,贴上离玻璃大门最远的那面墙。随即而来,健壮男性身躯像座大山一样紧紧压住我。

  他压得很紧,完全是用警察制服小偷的力道,使得两人之间没有任何空隙,前面是墙面冰冷的触感,后面是温热滚烫的身躯,我甚至可以听到自己狂乱的心跳声。身上传来的滚热气息让我明白面前的男人不是个鬼,而是个活生生的人。可是我却没有松口气,而是全身绷紧,因为我第一次发觉人比鬼更可怕。

  更恐怖的是,我的眼角竟然瞥见男人的手中竟然还拿着一把刀,刀锋在黑暗中泛着清冷的光。我后知后觉地这才意识到男贼可能因为我撞破他作案而恼羞成怒,最严重的后果有可能当场被他杀人灭口。

  衰人啊,屋漏偏逢连夜雨,也许今晚我得和我的爹相会在今宵。

  014

  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女不吃眼前亏,不能把小命交代在这,这也太不值当了。

  “我……是隔壁的,”我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试图和他解释:“今晚我加班,看到你这里有动静,所以……就过来看看……你先放开我,我,我什么也没看见……”不知道装瞎这招能不能助我逃过今晚一劫。

  可是身上压制的力量根本不为所动,等待了片刻见没动静,黑暗的逼迫以及无声的恐惧让慌乱中的我加大了挣扎的力度,男人太高壮,我就像挂在男人臂膀上的树袋熊,无助地荡来荡去。黑暗中,我慌不择路,忍不住转过头张开嘴就咬了那人一口!

  混乱中不知道咬到了什么地方,但口齿所及的地方和刚才触手摸的触感有些不一样,温热柔软还带着韧性。黑暗中听到闷哼一声,我连忙松开嘴,随后身上的压力顿消。

  我心里一喜,总算挣脱了那男人的钳制,可是我忘记了男人的海拔高度,于是潇洒地在半空中做了个自由落体运动,黑暗中“咚——”地一声,跌了个头昏眼花,七荤八素。

  这时,滴——咔,房间里的灯亮了,大厦的电来了!

  照在地板上,我正四脚朝天。

  H先生很久以后告诉我,当时摊在地上的我极像只翻了白肚皮的青蛙。

  015

  我睁着眼睛愤怒地仰视着始作俑者。可是姿势不雅,无形中削弱了我愤怒的力量。出现在我面前的男人个头高挑,果然是半裸的。他呈麦色的裸肤上,晶莹的汗珠顺着他结实健美而充满力量与爆发力的胸前肌肉缓缓滴落,看得我眼睛都圆了。

  肆无忌惮的视线直到落在男人手上那把锋利的美工刀上,才顿然收敛了。我像只弹簧一样,自动从地上蹦跶起身,脚刚够地,就紧贴着墙壁一边开溜一边解释:“我,我刚才说的是真的,我是向日葵商贸公司的销售助理,就在你隔壁,刚才我听到动静才过来……。”

  见那人影还杵在原处,我继续讨好地说:“真是打扰你了,你继续,继续忙,我什么也没看见,我,我要下班了,先,先走了……”嘴上说着,手上终于摸索到了那半开的大门,刚矮身钻出,立刻“嗖”地一声,像火箭发射一样,窜了出去。

  016

  上帝保佑,阿门,阿弥托福,那个男人没有追出来!平时没觉得这层楼的走廊有那么长,我跑了半天也跑不到自己公司门口。这也不奇怪,因为受惊过度,我的小短腿根本软得抬不起来。

  走廊里有了手电筒的灯光,接着我听到大厦保安陈大叔的声音:“罗小姐,刚才大楼电闸跳闸了,没把你吓坏吧?”

  惊魂未定的我闻声几乎要激动地哭出来,我扑上前去,喊道:“陈大叔,快,快,隔壁园林公司有……!”

  话音未落,我猛地噤了声。

  因为我看到刚才那个男人从园林公司慢腾腾地走了出来,把半扇门堵得严严实实,手里还把玩着那只美工刀。

继续阅读:第三章 到我的怀里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