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姚璎2019-09-30 09:372,216

  001

  H先生:我喜欢你,像sin²+cos²,你是唯一;

  我:我也喜欢你,就像泼妇骂街,没有道理。

  002

  我的身高勉强有160厘米,H先生则足有192厘米,所以平时我向他低头屈服的机会不多,仰头致敬他的次数则比较多。刚对我有好感的那会儿,他摆出霸道总裁的架势想壁咚我,结果我昂首阔步地从墙角里走了出来。呃,这种告白方式对于矮个子并没什么卵用。

  在我们共同的朋友圈里,H先生有个“九头身”型男的外号,除了脖子以下全是腿,特别是光着膀子穿着牛仔裤的时候,散发着浓厚的性感气息,经常看得我目不转睛、合不拢腿,哦说错了,是合不拢嘴。

  我的外貌则比较普通,在外人看来,我和H先生除了海拔高度有巨大落差之外,各方面条件好像也不太匹配。为此,我曾一度有些难以释怀,向H先生求安慰。

  H先生百忙之中从电脑前抬眼,只淡然说了句:“只要中间对得上,管它两头对不齐!”

  003

  那天晚上H先生难得有空,陪我一起看电视上的征婚节目。

  当节目里高挑的女嘉宾穿着奢华礼服千娇百媚地出场,却差点被繁琐冗长的裙摆绊个趔趄时,我一看机会来了,连忙语重心长给H先生洗脑:“个头高重心容易上移,还是矮个子底盘低,站得稳跑得快”。

  H先生说:“底盘低是一个因素,那也得要个好的发动机呀,”顺手拿起遥控器换了个电视剧频道,里面在播士兵突击类型的战争剧,剧中身材颀长的特种女兵挺拔蓬勃如风中的小白杨,H先生的视线停驻了几秒。

  我凑近H先生耳旁凉凉地说:“在战场上,一颗子弹发射的相对水平线大概是1米8的高度,这样高的个头肯定会被爆头,矮个子就不一样了,看,连头盔都擦不到。”

  H先生看了看我,默默又换到体育频道。看到举重运动员深蹲硬拉、奋力挺举,这回我兴奋了:“你还别说,在某些运动项目中,矮个绝对是超级优势。”

  H先生:“保龄球比赛项目还没开始呢,轮不到球说话。”

  004

  俗话说观棋不语是君子,我是话痨,所以电视看不成了。只是,我没料到H先生也会绝地反击。

  H先生:污婆罗,给个谜语你来猜!

  我抗议道:不会猜!

  H先生:矮冬瓜(打一字)!

  我:……

  H先生:不会?真是人矮脑钝,告诉你谜底:射!

  我睁了眼:恭喜你,你污出新高度了!

  不能让H先生就此飞上天,我决定回敬他一下下。

  我:冰块墓,我也有一个字谜。长颈鹿做过最可笑的一件事(打一字)。

  H先生皱眉想了一会儿:……是什么?

  我:请自行脑补你戴围巾的画面场景……还不会?笨,就是“吊”字呀!

  H先生:有这样的字谜吗?你随便编的吧。

  我:没错,就是我胡编的。

  005

  因为身高的原因,我走路从来不担心头会碰到任何横梁。

  夏天,我和同事齐七七从公司楼下的绿树荫里走过,我还怕树叶扫我头特意低头,身高172厘米、自称胡(福)建土人的齐七七在一旁“发发发”地笑,说:“罗顺顺同志,你完全想多了,跳起来估计你都够呛能碰到。”

  我也“呵呵呵”傻笑起来,其实幼小的心灵有些受伤了。

  回家后我突然回想起H先生平日里仗高欺人的行为,脱下八厘米的高跟鞋,冲着H先生直嚷嚷:“我就是个矮挫穷,配不上你这个高富帅,你快找个和你相配的吧!”

  H先生睿智得很,一针见血说:“你又受什么刺激来迁怒我了?”

  我低着头对手指,假装没听到。

  “天天把矮矬穷挂嘴边。矮有什么好处?穷有什么好处?丑有什么好处?都没有?那就不要再来我这找心理安慰了。”

  我鼓着嘴不讲话。

  H先生又说:“相不相配,别人说的都不算。除了你,再般配的我谁都不想要!矮点怎么啦,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难道你没发现,我就是上天派来保护你的保护神吗,嗯?”

  这是认识以来,H先生首次对我这么多话的表白。他最后的“嗯”字成功抚平了我内心的不平衡,我顿时偃旗息鼓,恢复成小鸟依人温婉状。

  006

  对于平凡人来说,最大的幸福就是相识一个有趣的人并把他(她)升华成共度一生的人。

  平凡的我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不平凡的H先生,幸好没花光我此生所有的运气,还留了点用来过年扎金花斗地主。

  我对H先生挺满意。如果他不把我当成他上下班乘地铁时的人肉拐杖、或闲暇看书时的沙发肉垫,我会更满意。

  007

  我和H先生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注定不平凡。

  我们相逢于月黑风高的夜晚。对了,那天还是中元节,也就是鬼节。

  所以,鬼才知道我经历了些什么。

  那天的我特别不顺。一大早就走了霉运,有个难缠的客户要退货。

  退货的理由有千千万,不过也不敌这前无古人的一条:客户嫌弃货号与他的八字不合。

  我想不透这客户的八字究竟是命中带煞,还是太硬,居然和几个小小的数字过不去。虽然极想替这个奇葩客户拿把桃木剑作作法迎头洒点狗血什么的驱驱邪,但无奈鞭长莫及,任由一万头“草泥马”在心头呼啸而过,还得小心按捺住不让它们从喉咙里窜出来。

  这case本来不属于我管,不过负责这事的销售出差去了,放眼望去整个商贸公司,谁都一副忙得脚不沾地的模样,只有我看上去比较闲,因为我是新来的。

  新来的资历浅,于是这个烫手山芋就不负众望地落在了我的手上。虽然有所准备,但我还是低估了退货客户的龟毛和难缠,我的努力并没让这个固执的客户收回成见,于是我用加倍的忙碌来做垂死而徒劳的挣扎。

  唉,做女人难,做女强人更难,做销售的女人难上加难。

继续阅读:第三章 到我的怀里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九头身男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