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日
德巴基2017-03-01 08:373,608

  2014年 6月10日 晴

  昨晚,我做了个噩梦,梦里有好多的僵尸在追我。那些血红的眼睛,还有腥臭的气味,让我不敢停下,却不慎跌倒。

  可就在那些留着口水的僵尸步步逼近我的时候,一道很亮的光,照到了我脸上,使我睁不开眼睛。

  但我却听到一阵急促的吼叫声,就好像……前天那晚听到的声音。

  我被惊醒了,大概是因为那声音带给我太深的阴影,总觉得马上会发生不好的事情。

  定了定神,才发现阳光已经穿过窗户,照到了我的脸上,暖暖的到不似梦中的光线那么刺眼。

  “吼”“吼”“吼”

  一阵急促的吼叫在我耳边响起。

  “怎么会?”

  突如其来的声音使我受到了惊吓,忍不住惊呼。

  这声音分明是那晚我在地洞里听到的僵尸发出的吼叫。

  难道说?僵尸找上门了?

  细思极恐,背若芒刺的我急忙跑到窗户旁,小心地探出头向外看去。

  只是我看到的滑稽景象,却把原本紧张不安的我给逗笑了。

  一只绿皮肤的人形生物,应该就是僵尸。只是在夜晚时候看不清他的脸,只觉得血红的眼睛很可怕

  可是当僵尸暴露在阳光下,却发现他长着一张很囧的脸,还在不停地手舞足蹈跳着奇怪的探戈舞。

  而此时,他身上正被一片火红包裹,好像是……着火了?

  随后我发现,僵尸身上的火亮了一下,随即僵尸又发出一阵急促的吼叫,跳起的舞蹈也更加奇怪和滑稽了。

  烧伤?我心中一动,脑子里冒出了这个词。

  虽然跟其他奇怪的词语一样,我并不是很理解什么是烧伤。但我总觉得我的前世应该经常接触这个。

  我好像……加入过一个叫做FFF团的组织,而且经常向人丢火把?

  但是FFF团是什么?火把又是什么?为什么光提起来就有一种很兴奋的感觉呢?好好奇好想尝试啊~

  就在我莫名进入某种YY状态的时候,那只僵尸却突然发出一阵悲凉的吼叫,随后倒在地上化成了粉末。

  意外的,我似乎理解了僵尸最后的那声吼叫的含义,貌似是……“小翠,阿牛哥不能再陪你,对不起!一定要照……”

  ……

  死得好啊!我原本对那僵尸的一点改观和怜悯瞬间消散得一干二净,甚至有种看见仇人死了的爽快和不能手刃仇人的遗憾。

  在确认四周再没有吼声之后,我走出了小屋,来到这只僵尸死去的地方,因为我之前看见好像有什么东西掉在这里了。

  当我走进一看,却又忍不住惊呼一声,“辣条!”

  又或者说,该叫腐肉。我不明白为啥我见了辣条就如此兴奋。也许是因为已经见底的饥饿值,腐肉好像是可以吃的。

  想到这我还真是有点饿了,可我又想到,这辣条……腐肉,是从僵尸身上掉下来的,吃起来会不会太恶心?

  当然这个想法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我又想到了这只叫做阿牛哥的僵尸,死前最后的吼叫。

  所以我不在纠结,两手抓住满满的辣条,狠狠地塞入嘴里大嚼……

  辣条的味道,还真不错,就是量太少,还越吃越饿……

  真的是越吃越饿,因为我发现,我的饥饿值正在飞快得下降,没一会就空了。

  “单身无罪,我团万岁!”

  不知为何我喊了这么一句话,随后我就晕了过去。

  虽然我很快就醒了,却还是很郁闷,从此我就更加讨厌起僵尸,发誓要用手中火把燃尽他们。

  但眼下,我还是决定先继续耽搁了很久的实验。想到这,我暂时忘却了郁闷。

  先将木头都拆成了木板,这是个力气活。但又不得不做,因为我尝试过将木头放到工作台上,可不管我怎么摆放,都没有丝毫反应,使用泥土也是一样的结果。

  我没有痛觉,可当我劈开所有的木头,还是感觉两只胳膊,就像被绑上了很多很多的泥土,用尽全力也抬不起来。

  休息了好一会儿,我的手才勉强能抬到胸前,便急不可耐地继续做起了实验。

  凭着上一次的记忆,我先用木板铺满工作台的凹槽,再取出中间那块木板。不出所料,神奇的工作台上又闪起了那道让我十分着迷的白光,耀眼却不刺眼。

  白光转瞬即逝,留在工作台上的,果然是漂浮着的箱子方块。

  我好像得了一种病,这病好像是叫做……强迫症?具体症状不明,只是我无法容忍不规整的东西,连我的生活方式,都要规整。

  就好像现在这样,在我取下箱子方块,并重新用木板摆满工作台后。这次,我没有随意的取下方块,而是自虐般的,每次只取下一个方块。如果工作台没反应,就把木板嵌回去,然后换个方块取下来。

  只是当我把每个方块都取下过一遍后,却始终没有新的东西出现。还好我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不然也做不到每天都能坚持写下一篇一大堆文字的日记。

  重新填满工作台,这次我一次取下了两块木板,没有反应,将木板填回去,再取下两块木板……

  只是,上天好像跟我开了个玩笑,这一次,我尝试过的所有组合,都没能产生新东西,这让我不禁皱了皱眉头。

  也许看到这,有读者会觉得,我该放弃固执,随意取下木板,那样,产生新东西的几率也许会大点。

  但是!如果真有人会这样认为,那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或者说,太小看我强迫症的根深蒂固了。

  我的耐心很好,我的强迫症无药可救,于是,我再一次铺满了工作台,并取下了中间那三块木板。这次我信心满满,我几乎能预感到新东西有多神奇。

  只是……依旧没有任何反应。

  我感觉额头有根筋在暴跳,两边脸颊莫名感到火辣辣的疼。

  “嘶~呼”

  我闭上眼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决定再来一次,如果还是没有结果,那我也只好强忍着难受不再管那什么强迫症。

  这一次我选择取下了左边的那三块木板,好像是因为什么男左女右。好在这一次,我期待得白光有一次闪起,虽然白光依然耀眼,我却激动得不行,甚至莫名喊出了一句话。

  “金色史诗!金色史诗!千万不要是加百利啊!”

  ……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我也能感觉到,这样喊出来有多丢脸。

  原本我不打算把这句话写出来,但,如果真的在看的你,也许看到这句话,就能知道我到底从何处来,要是运气好,也许还能知道我是谁,那样,也许还有人,能够记住我,一个迷茫且孤独的人……谢谢你。

  白光一闪而过,工作台上漂浮着一个奇特的方块,它跟其他的方块都不太一样。应该是……很薄?我将它拿在手上,才知道它叫做“木门”。

  将它放在地上,木门瞬间变大,在我面前竖起后,竟然有和我一样的高度!

  这还是我我见过的第一个不用堆叠就与我等高的方块,看样子应该是个有趣的东西。

  我开始观察起木门,它的颜色跟木板是一样的,宽度也跟我一样。变大了以后,门依旧很薄,甚至还没有我的拳头宽。

  门的上半部分开了四个小孔,眼睛可以很轻易的看到外面。门的下面是密封的,而门的中间突起了一个很短的圆木棍,两边都有。

  我试着抓住这个圆木棍,发现它是可以转动的,于是扭了一下。

  “嘎吱”

  我还没来得及分辨这个声音代表什么,却一个踉跄往前摔去。

  吃了一嘴土的我,还以为是我把门压塌了,只是我低头四处看也没见被我压塌的门,直到我回头一看,才发现门不是倒塌了,应该是,打开了?

  算起来这个门已经是第二次给我带来惊喜了,在此之前我还没见到过,放置后还能动的方块。

  带着又燃起的好奇心,我再一次转动圆木棍,门又关上了。

  “嘎吱”“嘎吱”“嘎吱”……

  还好我是一个人住,不然我这个噪音制造者怕是要被邻居的小拳拳打死。

  玩闹中,我还发现门居然能够缩小回去,这又给了我一个惊喜。

  玩够了之后我就开始思考,门能做什么?

  我开始四处打量。当目光经过窗户的时候,我有了主意。

  我将窗户下面的那块泥土挖开,顿时照进了更多光线,屋子里一片明亮。

  我从这个缺口走了出去,门口还有一条小河,平时我口渴了都是从楼梯跳出去,再跑到小河,真有些麻烦。但是现在,我看了看手中的木门,将它放在缺口处。

  变大的木门刚好堵住了缺口,打开后我也能轻松通过,以后去喝水,也方便了许多。

  接下来我又尝试了六块木板的所有的组合,但最终,只得到两种新物品。分辨是活板门和木楼梯。

  关于活板门,它也确实是门。只是这种门,它的形状就是截去了下半部分的木门。但是这种门,只能够放在墙上,就像一个可以活动的盖子。

  而关于木楼梯,还记得我用泥土做的楼梯吗?它就像是泥土楼梯的缩小版,大小也只有一个普通木板那么大。不同的是,泥土楼梯需要跳上去,而木楼梯则可以直接走上去。

  在多次尝试后,最终我吧木楼梯架在泥土楼梯上,顶上放上了活板门。比起过去跳泥土楼梯后的气喘吁吁,现在我一口气走上五楼不费劲。

  而以往回家后,还需要用泥土封上楼梯入口,仅仅靠一个窗户的光线屋子里白天都显得昏暗。现在有了透光的木门和活板门,屋子里亮堂多了。

  甚至如果当晚月光够亮,透下来的光都足够我写日记,这样我就有足够的时间记录下更多的故事了。这对我来说,真是最幸福不过的了。

  原本我还想继续实验,可无奈天色渐晚,只好暂时作罢,而今晚的月亮很亮,总算让我写完这这篇日记,而我也已经十分困倦,所以只好停下笔,去睡觉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世界日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