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枯井传说
文梦源2018-04-08 20:342,144

  四爷爷定神盯着天术掌器,约莫着月光和天术掌器中间的镜眼,能呈斜角连接一起,对准那口枯井的圆心。

  一刻钟后,四爷爷调好角度,心里快速算着龙脉的劫数,“二哥,还记得家族从小叫背的《问鼎经》吗?”

  爷爷看着四爷爷的天术掌器,一头的雾水,迟钝了一小会儿,应道:“那怎能忘,小时候每到父亲提问,背它不过就要挨几鞭子,就算入了棺材,化成白骨,那经文也能嵌到白骨上,永掉不了。”

  四爷爷又将天术掌器换了一个方位,继续调整着角度,说:“可还想着经书中一句‘欲寻龙脉,百折终败’?”

  爷爷极笃定的神情,踢开挡在四爷爷脚下的一块石头子,回道:“第三章第二段,末尾一句,前一句是‘四尺之外,紫土为盖’。”

  四爷爷大叫一声,一个‘好’字冲破云霄,欢喜的像个刚吃了一块方糖的孩子,又蹦又跳,“二哥,大喜讯呐,我解到这枯井之源了。”

  爷爷见四爷爷如此表现,甚是不明,“枯井之源与龙脉可有连理?”

  四爷爷揣起天术掌器,仍兴奋至极道:“我这大宝贝可算显出神威了,二哥,神明护佑啊,这枯井与群龙戏珠竟成相圆之位,奇啊,妙啊!”

  爷爷越听越糊涂,对照着天上的煞景,看着枯井,琢磨了好一会儿,更是疑惑,“老四,这群龙戏珠的天象,枯井,和这龙脉有什么关联吗?还有你刚说的《问鼎经》。”

  四爷爷吐了吐舌头,摇了摇脑袋,环着枯井又走了一圈,挠着脑袋,小声说:“好像没什么关联。”

  爷爷瞥了四爷爷一眼,唉声叹气道:“那你激动个啥嘛,现在首要重事,是要了明这天上煞景对龙脉的危及之根,并不是你神叨的枯井之源。”爷爷沉思起来,“龙脉在哪儿?大哥想当初是在何地死守的?”

  四爷爷石头猛地一颤,又掏出身上的天术掌器,思考一番,念叨着,“这倒是愈来愈深奥了,龙脉,群龙戏珠,大哥,危难。”

  爷爷倚靠在枯井边,沉下心思来,锊着今晚发生的这些怪事,嘴里不停念着,“龙脉,枯井。”接连又看了一眼四爷爷从枯井出来后,踩在地面的两行脚印,“生水,枯井生水,天象煞景?”他酌定着一个接一个谜,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张《问鼎经》里的画面,心头一震,“莫非就是那百年大祭?”说着,连忙起身,快步入到正堂里,搬了把竹梯,在书架的最顶层找着那本《问鼎经》。

  爷爷小心翼翼捧起那本《问鼎经》,一跃,从梯子顶部直接跳了下来,走到书桌前,推移开四爷爷平时收集的小物件,将经书放置到桌上,擦去书皮上一层足有一小拇指厚的灰尘,更极为小心的翻开经书的目录,找到记载‘枯井生水煞景,百年大祭’一章。

  这一章记载足有两厘米厚的页数,字如蚁般大,密密麻麻的。标点符号可能是当初撰写这本经书的老祖宗,不会加以使用,所以能看到一个逗号都是上辈子积了德了。

  因为老祖宗的省事,导致了后辈的费事,未加逗号的释义,蚁般大的字,这遇上视力不好的,加上脑子不灵活的,一准能误了大事。

  爷爷当然不惧于此,娴熟的浏览于这一章有关‘枯井生水煞景,百年大祭’的字里行间。这不难看出爷爷的视力和脑力都是呈上等的。直至次日初晨,爷爷才将《问鼎经》中煞景一章温故完。

  爷爷坐在正堂书桌前看了一夜的经书。四爷爷则站在院子里观了一夜的天象,同时也迷糊费解了一夜。对这突来的异象,爷爷和四爷爷可谓是担心至极啊。

  四爷爷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走进正堂,用手指蘸了砚里的墨,抹于两眉之上,有气无力道:“二哥,这一夜我的眉毛都愁白了,天术掌器像中了邪一样,下半夜不听了使唤,对了,二哥,昨儿个脑子生锈,忘了给您交代后语,这枯井生不生水,跟那龙脉的劫数,好像也着不上什么边儿,我先回东屋睡个急觉,太阳正挂空中,便就去寻这龙脉,三天有点儿紧,但我尽量,最晚不超五天。”

  爷爷似听非听,低着头,眼睛定于‘四尺之外,紫土为盖。欲寻龙脉,百折终败’这两句之上,心急着能尽快明白这两句之中蕴藏的深厚含义,爷爷肯定这两句必定与龙脉有着一定关联,而且关联的可能性极大。

  接着,爷爷铺卷挥墨,将这两句单独记在一张泛黄的牛皮纸上,贴身存放。之后,一炷香的时间里,爷爷就曾张合那张牛皮纸不下千余次。

  一夜未合过眼的爷爷,在太阳初上枝头后,就在那枯井边反复来去,随之心中的疑问似涟漪般,层出不穷。

  大爷爷死守的那龙脉究竟为何物?小鬼子都能惦记上的,非金即玉,定不同凡响。四爷爷所认为的单星映月,群龙戏珠之天象,到底是不是映照的这龙脉之变故?百年大祭和这煞景又有几分联系?一晚上发生的谜样,叫爷爷开始寝食难安。

  枯井在两百年前的木家本事水满蛙鸣,不仅木家族人靠这口井生活,而且瞭望台村里的村民,以及周围的一些村子,乃至几十里地外的镇子里的人们也都仗着这口井来过活。一直延续了近百年,可出人意料的是,百年之后的三月三日,井里的水竟一夜消失不见,一滴未剩,渐而成了现在的枯井。

  关于井水一夜不见的传说很多,有人说是井龙王搬家了,带走了井里所有的水。有人说是打水的人,打水时嘴里不干不净,脏话不断,犯了地障,老天惩罚,收回了井里的水。也有人说是地狱中奈何桥下的忘川河水缺了不少,阎罗王为了填补,便下令在井底开通黑洞,倒灌了下去。

  反正关于井水一夜不见的传说众口不一,也难怪,这罕见的奇事,若加以现实性表述,谁都不能真正解释清楚明白,所以传奇性多点更要好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鼎经之千寻龙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