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枯井生水
文梦源2017-02-28 14:082,286

  又是一年,虚度似几世的光阴,不禁叫心怀江湖之人,思念江湖甚重。一块老玉,碎成两半,分放在堂屋的牌匾上,和柴房的药柜里。只因一半是思,一半是念,设想只有分开来,才能忘一半思,忘一半念,那份江湖才能混一日,算一日。

  三十年前,我出生于瞭望台村的一棵柳树下,那时节正值雨季,村子里又正赶上百年大祭,不宜生产。于是,父亲怕我扰了大祭的规矩,和祭祀的神灵,便胡乱给我取名为木立卯。

  时至今日,我都不能明白父亲那辈究竟为何特别在意这百年大祭。

  仅靠一星半点回忆之前的片段,所有事情,所有经历,还要从祖宗那辈来讲起。

  ……

  “单星映月的景,我六十五年前见到过,那年我七岁,在村北边的河坝上,可能是热天,没错,就是热天,我光着膀子,还记得看到这景时,一着迷跌了一跤,正巧前胸压到尖枝子上,豁了个口子,到现在还留个疤呢。”四爷爷昂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天,叨念着一些听起来不清不楚的话。

  爷爷背着院落里的那口枯井,摩擦着他那对黑面白里的珠子,没空应四爷爷的话,只是时不时的点点头,甩出点儿承认的意思。

  爷爷在我们木家,在他那辈,直系里排行老二,在家族里却是排行老大。我爷爷的哥哥,也就是我大爷爷,瞭望台村的村长,人人相传的硬茬,在抗日战争时期,为了要守住瞭望台村的一处龙脉,和小鬼子拼斗数日,击退了小鬼子,终而是守住了龙脉。

  可是因大爷爷长期战斗,日夜提防警惕,不得休息,导致身体十分虚弱,又逢病症,不到两年就病死了。

  之后,爷爷按照祖宗规矩,家族律例,便接任了大爷爷的位置,管理家族,村中大小事务。

  爷爷的大名叫木呈天,可按家族规矩,后辈禁问长辈名字,这都是之后我长大翻族谱才知道的,所以只记得小的时候村里的人们管爷爷叫二老爷,或者头把子。又因爷爷打小牙痒封建社会中的地主阶级,那套衍生的称谓,客套,爷爷一听便上头。所以村子里的人叫爷爷最多的是头把子。

  四爷爷是爷爷同父异母的弟弟,家族排行老四,大名木呈义。他打小对鬼神之谈,阴阳之说,天地之行感兴趣。在四爷爷小的时候,就曾多次进过道馆,欲出家修行,研究兴趣,但多次被爷爷给揪回家里。四爷爷不死心,便独自钻研兴趣,日积月累,自得一套本家,自封为‘木家天术’。这倒也神奇,四爷爷自钻那一套,所出一言一行,无不灵验,有道道。

  所以,村子里的人们稍年轻些的叫四爷爷‘木半仙’,年纪长些的称四爷爷‘活神仙’,随四爷爷本心,自然‘活神仙’这个称呼爱听些。

  四爷爷满脸激动,快跑到东屋,翻腾出自己研制琢磨的‘天术掌器’。

  天术掌器,形同人的手掌,两指相距一厘八毫,于每根指上分写着龙,虎,蛇,鸡,蚁五象。从大拇指到小拇指,龙指分两支,为上龙,下龙。其余虎,蛇,鸡,蚁,均分上,中,下三支,每支均含不同意义和表示。

  这天术掌器别人一见谁能懂得了,唯有四爷爷,眼中带思,嘴里有念,十足的道家风范。

  四爷爷凑到枯井跟前,用一根麻绳系着天术掌器两端的两个孔眼,悬于枯井内,麻绳另端拴在自己右手的中指上。闭眼止口,一顿的冥想,再猛地睁开眼,直愣愣盯着天上的景。

  爷爷见怪不怪,自顾自的摩擦着珠子,脸上像挂着什么心事,过了好一会儿,才慢慢说出一句,“老四,六十五年前,你七岁?”

  四爷爷一听爷爷话语,手一颤,系于右手中指的麻绳,一瞬滑落,随之天术掌器,‘噹’的一声,落在了枯井的井底。接着,四爷爷一脸怨气,大叫道:“二哥,你扰了我的法事了!”

  爷爷慢慢昂起头,看着天上单星映月的景,停顿了一下,不停的揉搓着手里的珠子,不知是在考虑着什么,脸上渐渐泛起忧愁,“哦,老四,你今年三十六,这算着,你六十五年前的七岁,是上辈子的事啊。”

  四爷爷在井上顺了根粗绳丢到井底,井上那端粗绳死扣在辘轳的铁环上,四爷爷半坐在井上,试了试牢固,接着,顺着那根粗绳下到了井底,“二哥,我那就是上辈子的事儿,自家的天术荤着呢。”拾起天术掌器,在衣袖上蹭了蹭,吻了它一下,自顾欢喜起来,“祖宗,可算没伤着你,二哥锐气太盛,败了你,切忌莫要气馁,走,跟我上去。”说完,扽了扽绳子,喊道:“二哥,给我揪着点儿绳子。”

  爷爷抓着绳子的一股,竟直接一把将四爷爷揪了上来,一个巧力,顺势将四爷爷立在了地上。紧接着,爷爷晃了晃手腕,冲四爷爷一阵拳脚演示,“老四,你上辈子的事,今生仍记得清楚,是否记得二哥这花架子。”随后,朗笑几声。

  四爷爷有点儿惊魂不定的相,将天术掌器捂在胸口,闷了一声感叹,缓了好一会儿,才蹦出几个字,“二哥,不是花架子。”说完,向东屋方向走去,留下两行脚印。

  爷爷一见地上的两行脚印,心生疑惑,喝声道:“老四,停住,看你鞋底。”

  四爷爷一听,瞅了眼地面,立马将鞋子脱下,拿在手里,摸了摸鞋底,惊道:“湿的?”快步凑到井边,仗着月光,往下看了看,说:“二哥,难道这枯井生水了?”

  爷爷围着水井转了好几圈,又看了眼天,只见刚会儿单星映月的景换了,爷爷一惊,“老四,你再看那天上。”

  四爷爷一眼看去,见月亮周围多了四五颗带尾星,不禁头皮发麻,小声道:“二哥,这是群龙戏珠的天象,莫非真应了这景,枯井要生水了?”

  爷爷一改往日的淡定自如,不觉惊慌起来,心事重重的,“你是说大哥拼死护着的龙脉?”

  四爷爷点点头,同样惊慌起来,“正是,这可是不良的昭示啊,恐怕龙脉又要遭难呐。”

  爷爷手速飞快的转着手里的珠子,在院门与枯井间这段路不停地走着,也时不时停留一两秒看眼天上的煞景。爷爷努力克制住心中恐慌,走近四爷爷,说:“老四,你天文地理知道不少,可能否在三天之内寻到那龙脉?

继续阅读:第二章:枯井传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问鼎经之千寻龙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