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凶悍,像沉睡刚醒的狮子!
逸语儿2017-03-09 16:013,346

  苏轻羽快速穿过脸上全是焦虑的人群,再闻到刺鼻的消毒水的味道时,那过去一年的郁气似乎又重新堵在了胸口,她做了个深呼吸,按下了电梯键。

  凭着记忆,苏轻羽找到了一年前苏清薇所住的VIP病房。

  当然,作为林瑞阳的未婚妻,现在的苏清薇应该是得到了比之前更好的待遇,享受最豪华的病房以及最安静的修养环境。

  苏轻羽试着敲了两下门,屏气敛息地等候。

  “请进,”果然传出了苏清薇甜美的声音。

  随着苏轻羽推门进去,苏清薇挺身坐了起来,迫不及待地喊了出来,“瑞……”

  不过她认错人了,不是她想见的人。

  “怎么,你在等林瑞阳吗?”苏轻羽含笑走了上去,发现苏清薇正在看人民日报的社会版,也就是叶永菊读给苏轻羽听的那一版,她便顺手拿了过来,正是自己骨灰被盗那一篇文章。

  “怎么是你?”苏清薇有所警惕,想拿回报纸。

  谁知苏轻羽眼疾手快,将报纸放在了身后,关心地问道,“看你精神不错,应该是伤的不重,下次别做傻事了,知道吗?”

  “你幸灾乐祸?”没外人在场,苏清薇完全没有一丝客气可言。

  “不,”苏轻羽扬了扬手中的报纸,微勾的嘴角满是鄙夷,“是你幸灾乐祸才是。”

  “我不懂你的意思,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要休息了,不送,”说完,苏清薇滑进了被子里,留给苏轻羽一个后背。

  装傻充愣?苏轻羽强压的怒火蹭蹭蹭地往心上冒,在看到那背影之后,有越烧越旺的趋势了。

  前生,她的温婉被人看成了软弱,任由着被欺骗,到死才知道真相,这一世,若是还这么窝囊,岂不是对不起季若晴这么一副好皮囊了。

  哼,不会了,她再也不会是那个软弱的女人了。

  “被偷的骨灰盒是你的姐的,你敢说自己不知道?”苏家大房,只有苏轻羽和苏清薇两姐妹了。

  苏轻羽记得自己的葬礼是苏清薇手术后只修养了一个月就亲自主持的,而且在灵柩之前数度哭晕过去,因为这份情谊,她被媒体争先报道了好几次,博得好几次头条,得了个‘天下好妹妹’的美誉。

  她说她忘记了,也得苏轻羽相信才行。

  “怎么可能是我姐的,你记错了,”苏清薇干脆来了个矢口否认,反而将问题归咎在苏轻羽的身上。

  “是么,那我可真得打个电话去公墓管理处问问看,被偷的墓穴是不是你姐的,”苏轻羽拿出手机,搜索出青山公墓管理处的电话号码后,毫不犹豫地拨了出去。

  这时,苏清薇翻身,一个骨碌坐了起来,横眉怒视,“季若晴,你到底想干什么?”

  苏轻羽收好手机,淡淡的脸上扯出一个冷笑,冷得令苏清薇瞥开了目光,“是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就刚才那叫林瑞阳的兴奋劲,苏轻羽就有理由相信,这件事情和苏清薇脱不了关系。

  骨灰没了,何须祭拜?这件既对得起自己,又给了叶凤交待。

  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只是苏清薇不知道苏轻羽会紧追不舍地逼问,“季若晴,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以后大家是亲戚,没有必要闹得那么僵,是不是?”

  苏轻羽好恨自己有眼无珠啊,居然没有看清楚这么一个暗藏心机的妹妹,不过既然重生了,那就是再了一次机会,所以苏清薇想舒舒坦坦地和林瑞阳过双宿双栖的生活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不准!

  “现在,我明确告诉你,这件事情我管定了,”苏轻羽斜睨了一眼苏清薇后,潇洒转身朝门口走去,随手带上了房门。

  “现在就走了?”

  叶司进的出现令苏轻羽惊讶,可没心情和他多说,“你怎么跟过来了?”

  “你想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叶司进将自己的手机送了上来,微微仰着下巴,一脸地自信淡定。

  手机,何其私密的东西,而他居然这么轻松就交到她手上,这是意味着他对自己的信任吗?

  苏轻羽没有继续猜下去,手机解锁之后,停留在一个录音的画面。

  真相就在这一段录音里面?叶司进居然能在段段一个小时之内,帮着自己搞定这样事情?

  苏轻羽惊愕之余,抖着手指头点下了录音。

  “喂,是青山公墓管理处吗?”这么甜美的声音,一开口就被苏轻羽认出来了,除了苏清薇,不会再有别人了。

  “是,请问小姐是哪位?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只管说,是买墓地还是迁墓,或者还是其他的事情?”守护公墓的日子枯燥无趣,公墓管理员寂寞得被这声音撩得心痒痒。

  “是这样的……”苏清薇巴拉巴拉地说了一通,至于是什么内容自然不必多说了。

  为了逃避去拜祭自己的情节,她居然动了这肮脏的心思。

  苏轻羽全身颤抖得难以自持,把手机丢进了叶司进的怀里后,二话不说,一脚踹在了门上。

  这可是VIP病房,这门岂是这么轻易被撞开的?

  连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反而将护士引了过来,看着门上的脚印,怒气冲冲地质问,“你们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捣乱?”

  “把门给我打开……”苏轻羽还说完,就被叶司进拦住了,他不徐不疾地回道,“里面的苏小姐想自杀,麻烦你开个门。”

  一听要出人命了,护士哪里还会等着,两分钟来回,拿着钥匙把门给打开了。

  此时,苏清薇正悠哉乐哉地吃着薯片,见苏轻羽怒气腾腾地从进来,粗着脖子问道,“你这样做,我会报警抓你。”

  苏轻羽脚步一顿,扯过苏清薇面前的薯片袋子,在手来回来捏了十几个回合之后,将里面的碎削扬了出来。

  苏清薇眼前一片模糊,伸手去挥的时候,手腕被苏轻羽抓住了。

  “苏清薇,你简直就是丧心病狂!”苏轻羽怒斥,扬手朝着那粉嫩的脸上来回招呼了起来。

  因为猝不及防,苏清薇完全没有还手之机。

  “差不多了,若晴,你手不疼吗?”叶司进看得胆战心惊,听着那清脆的‘啪啪啪’的声音,真是替心疼那白嫩的小手。

  苏轻羽确实打累了,甩开苏清薇后,痛快地大声笑了出来,“苏清薇,你最好给我记住今天的教训,两天……”

  气喘吁吁的苏轻羽喘顺了气息之后,继续说道,“给你两天时间,要是不给你姐大操大办祭拜仪式的话,我季若晴和你没完。”

  苏清薇连头都抬不起来,披散的头发遮住了她的面部,看起来像个女鬼一样惊悚。

  “没事吧?”叶司进拉过苏轻羽的手,看到上头红得发烫,便覆手上去,紧紧地握住了。

  凉意从手掌心蔓延开来,让苏轻羽稍微舒服一点,但是和叶司进这么亲热,她还是很不习惯,挣脱了手之后,率先离开了。

  等人一走,苏清薇目露凶光地挺坐了起来,按下了紧急呼叫铃……

  走出医院,苏轻羽的理智回归了,回想自己刚才的狠劲儿,那叫一个爽。

  “啧啧啧,真够凶悍的!”身后传来了叶司进的‘赞叹’声。

  说起来今天能这么痛快地教训了苏清薇,第一功臣是叶司进,所以苏轻羽对着他,脸色十分温和,“今天谢谢你了,叶司进,我请你吃饭,如何?”

  “算是还我人情吗?”叶司进好看的小拇指刮了下眉尾,疑惑不解地问道。

  “是。”

  “那就不必了,”叶司进按下按钮,金毛贝恩大步跑了过来,推着他出去。

  苏轻羽这才注意到,叶司进的两个保镖长得十分壮硕,那肌肉激凸,性感搏动,加上是外国人,让她不禁想到拳击手。

  “这么看我的保镖是对我的不尊重,我亲爱的未来老婆,”叶司进没有回头,却知道苏轻羽在想什么。

  苏轻羽被揶揄得撇了撇嘴,追了上去,“吃饭的事情……”

  叶司进手一抬,轮椅停了下来,手指头朝苏轻羽勾了两下,等她弯身低头时,他趁势用舌尖勾了那圆润的耳垂,没等苏轻羽发作,便狡诈地笑道,“我就是让你欠着我的人情,时间到了一同收回来。”

  因为耳垂的酥麻,苏轻羽不由自主地挥手过去,可是她扑了个空,人叶司进已经往前面去了。

  可恶!

  苏轻羽气得跺脚,居然白白被吃了豆腐。

  “上车,”汽车已经停在了苏轻羽的面前,叶司进从车窗处探头出来,看着对自己毫无办法的苏轻羽,顿时咧嘴笑了,“以后多的是机会让我欠你人情。”

  明媚的笑容比这初夏的阳光还要炫目,苏轻羽觉得自己要精分了,人前适应他的冷漠狂傲,人后又被折磨得无言以对。

  坐上副驾,苏轻羽发现付叔正朝她恭敬地点了下头,这才启动汽车。

  这又算什么?好像很受尊敬的样子。

  一前一后坐着,苏轻羽时不时地从反光镜里看到叶司进的视线停留在她的身上,但是眉头紧皱,目光深邃不可捉摸。

  “我怎么不记得你原来这么凶悍!”幽幽的声音在这狭小的汽车空间里显得低沉。

  凶悍!这就对了!

  苏轻羽自信地对上了叶司进的眼睛,一脸邪佞,“沉睡的狮子也有被唤醒的时候,我给你一个机会逃离我的迫害。”

继续阅读:第二十三章 报警,抓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