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她的骨灰,被盗!
逸语儿2017-03-09 16:013,277

  话音落下,餐厅的气氛似乎只剩下了尴尬。

  苏轻羽不着痕迹地扫过两个人的脸,又笑道,“姑姑家的亲戚肯定是人中之凤,嫁人肯定也是男人中的佼佼者,到时候姑姑可别忘记了引荐哦,让我也沾沾光。”

  吹捧之后,叶永梅和叶永菊的脸色才好看一点儿。

  苏轻羽在心里已经恶心得要命,毕竟是昧着良心说这些话的,事实上,这两位姑姑的夫家在A城并不显赫,甚至是比不上苏家和季家。

  得以脱身离开的苏轻羽端着空碗去厨房,顺便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再吃点,免得在餐厅,被两人的话给膈应得没有食欲。

  要说叶永梅是个偷听狂的话,那么叶永菊绝对是长舌妇,不然的话,怎么会把叶司进和付明朗的事情说给自己听,毕竟是自己的侄子,哪有这么揭短的事情。

  不过呢,苏轻羽还挺感激她说这个给自己听得呢,如果叶司进和付明朗有关系的话,那她才是最受益的一个,她可以替代季若晴当叶家的儿媳妇,但是传宗接代这种事情还是算了。

  “小姐,”一个温柔的声音让苏轻羽回神,回头时,看到管家付妈谦卑地站在自己身后。

  “怎么了?”叶家规矩大,从刚才叶永菊口中知道了,所以付妈这般郑重地低着头,让苏轻羽不敢掉以轻心,仔细回想自己前一秒钟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情。

  付妈这才抬头,动了动嘴唇有犹豫了。

  确定不是自己的缘故,苏轻羽松了一口气,微微笑道,“我还想吃点东西,不知道厨房是不是还有?”

  “有,有,”付妈连忙接过苏轻羽手中的碗,殷勤地跑进了厨房,出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两个奶黄包,“大少爷说着是您爱吃的,所以让厨房蒸了两个,怕两位姑太太吃了,所以让我们晚点拿出来。”

  季若晴的口味,苏轻羽知道,所以付妈的话让她不禁对叶司进多了分了解,没有想到是个这么细心的人。

  “那个……”付妈朝餐厅瞄了一眼,拉着苏轻羽往侧门的位置走去,“小姐,你千万别听两位姑太太的话,我们明朗和大少爷什么事情都没有,之所以让明朗伺候大少爷是因为大少爷不喜欢女人伺候,来了好几个保姆都被赶走了,后来是二老爷提议让明朗进屋伺候的。”

  原来是这样!

  虽然嘴里吃着东西,但是苏轻羽听得很清楚了,只是付妈的解释令她的心沉入了谷底,叶司进如果不是GAY的话,那自己还得防着点了,可别再睡觉的时候,偷偷地被吃掉了。

  因为不想让叶永梅他们知道自己和付妈的谈话,所以苏轻羽很快就回了餐厅。

  此时,叶司进也正好被推了出来,一身黑色HUGEBOSS的黑色西装将他衬得更为硬朗帅气,满脸透着禁欲系的冰冷,加上穿着白衣的付明朗,两人成了道养眼的风景。

  现下屋里没人,苏轻羽打算换身衣服去医院问问林瑞阳,今天何时去公墓拜祭。

  “小季啊,来,来,来,”翻着报纸的叶永菊连正眼都没抬就叫住了苏轻羽,指着报纸上的新闻给她看,“财经版,社会版,娱乐版,版版头条呢。”

  苏轻羽探头望了一眼,果然看到每一版的头条和叶家有关系。

  “看看,这社会版头条……”叶永菊微眯着眼睛,一脸唏嘘,“这青山公墓的墓穴被盗了,十六层5A座……。”

  “三姑,等等,”苏轻羽仔细回忆这墓穴的位置,忽然发现这是自己的地方啊。

  骨灰盒……骨灰盒怎么会被偷……

  “哎呀,这骨灰盒怎么被偷了呀?谁那么傻,要一盒骨灰盒干什么?”叶永菊的话让苏轻羽的脸色更是煞白的没办法看。

  她的骨灰被偷了,这怎么可能?公墓里那么多的墓穴,为何独独偷了她的?

  这太诡异了!

  “阿朗,”还没等苏轻羽从震惊中回神,叶司进就开口了。

  “是,大少爷。”

  叶司进优雅地切了一片培根放在嘴里,细嚼慢咽之后,才吩咐,“打电话问一下公墓的管理处,小偷是不是留下什么要求?”

  刚说完,苏轻羽看了过来,叶司进的话让她脑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可能性。

  叶司进没有对视过去,而是云淡风轻地切着餐盘中的西兰花,蘸了点精盐之后往嘴里送,刚咽下,便抬眸看向了叶永菊,一脸肃然道,“三姑,吃饭的时候请安静一点,还有,这里不是姑父家,麻烦以后看报纸不要念出来,你看完之后,我们会自己看。”

  叶永菊被说得一脸悻然,索性拿着报纸离开了餐厅。

  苏轻羽管不上他们的姑侄之间的事情,而是着急地等待着付明朗的回复。

  “没那么快,不如坐下来等,”叶司进这才正眼看向苏轻羽,将她眼底的怒意看得清清楚楚,原来她有这么在意的人,看来让付明朗先去查这件事情是对的。

  十分钟后,付明朗脚步沉稳地从客厅走了回来,“大少爷,管理处说了,小偷让准备二十万块,等拿到钱之后会把骨灰放进去,但是……”

  二十万?苏轻羽双手不由自主地紧握成拳,这小偷狮子大开口,肯定是知道苏家也是有钱的人家。

  “但是,”付明朗继续说道,“我听管理处的人说,给苏家的人打电话,可没人愿意插手这件事情。”

  苏轻羽美眸一紧,像是听错了似地,难以置信地再次确认道,“你是说没人愿意管这件事情?”

  “是的,小姐。”

  苏轻羽脚步虚浮了一下,差点站不稳,苏家,自己的本家,曾经多少人恭维讨好自己,没有想到,一年后会是这么一个凄凉的场景。

  人心凉薄,可也有她真心相待过的,比如她二叔苏涣冬,如果不是她在父亲苏涣春临死前要求改立苏涣冬为苏氏集团为总裁的话,他哪里来的现在的风光。

  没有想到,区区二十万,他居然都不肯拿出来。

  “给向涵宇打电话,这件事情交给他去办,”叶司进将苏轻羽悲哀的样子看在了眼里,立刻做出了决定,因为受不了她眼底暗藏的怒意。

  “不用,小羽是我好友,我应该帮她,”苏轻羽回神,毫不犹豫地拒绝了叶司进的好意,毕竟是不想让两个人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至少不要有金钱的纠葛。

  “你?”叶司进不禁嗤之以鼻,“你有钱吗?”

  “我……”这是苏轻羽的痛点,昨天是从医院直接赶去酒店的,根本来不及取钱,包里只有一点零钱,别说二十万,就算是两千块都成问题。

  “就算你有钱,你可以查到小偷是谁吗?”

  叶司进的话直接打击了苏轻羽,让她认清一个事实,就算很不想他帮忙也得靠他。

  这个人情,她欠定了!

  “谢谢,”苏轻羽除了道谢,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但愿这只是巧合。

  叶司进吃完饭之后,还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而他的样子看似要出门,“去把衣服换了,我带你出去转转。”

  这一年来,无论她是重伤还是后来的康复,都是待在医院里足不出户,既然现在出院了,就应该出去走走,免得情绪还停留在医院的那种状态。

  这么做不是没有道理的,一个天真无邪的小丫头一夜之间变得内敛沉稳,甚至是学会了强颜欢笑,这一转变来得太快,令他费解。

  再有,她居然完全没有以前那种恨不得天天缠着自己的样子,反而有种自求解脱的情绪,比如刚刚拒绝自己的帮助。

  苏轻羽回房,将长发梳成了利落的马尾辫,从包里拿出唇膏等基本化妆品,简单地描了下妆容,等自己看上去气色不错后才满意地穿上了一套运动装,整个人看上去容光焕发。

  季若晴果然有一副好面孔,这让苏轻羽又自信了许多。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叶司进回眸看了过去,一个青春活力的女人迎面走来,自信从容,仿佛傲视一切。

  这是在医院住了一年的女人吗?真的不像!

  叶司进差点要怀疑自己看到的了,可事实摆在眼前,由不得他怀疑自己。

  “走吧,”苏轻羽带着淡淡的馨香从叶司进身边经过,上车后,发现有两个辨识度非常高的男人将叶司进直接抬了他上车,等那特制的后备箱门关上以后,司机付叔开车上路了。

  “大少爷?”张叔询问的目光通过反观镜看向了正闭目眼神的叶司进。

  “去兴和城!”兴和城是A城最大最豪华的购物中心,系叶家集团所有。

  兴和城?那不是离仁爱医院很近?

  忽然,苏轻羽很想去看看苏清薇,不知道她和林瑞阳笑得骨灰盒被盗是个什么心情?暗自惊喜还是喜出望外?

  “我去一趟医院,就不陪你去视察业务,”苏轻羽待汽车停下来之后,丢下一句话下车了。

  “贝恩,去医院,”叶司进随即吩咐身后的金发贝恩和黑皮安东尼奥推他去医院,到了门口之后,扬手让他们下去了。

  本来做轮椅就已经够惹眼了,这身后还跟着两个保镖,岂不是更加招摇了?这不是他的本意!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凶悍,像沉睡刚醒的狮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