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和那小白脸的关系?
逸语儿2017-03-09 16:012,184

  正在整理叶司进衣服的苏轻羽一滞,顿觉莫名其妙,他是不是太敏感了?

  “叶大少……”

  “我有名字,”叶司进冷声打断,抬眸看了过去。

  “叶司进……”苏轻羽按耐着满腔不悦而拖长了声音,把衣服往床沿上一搁,凑了过去,直到在他漆黑的眼瞳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叶司进玩后靠了靠,紧绷着脸,像是在防着她。

  “昨晚你可是自己洗澡穿内裤的,你也没叫我帮忙……”啊,苏轻羽没说完,眼睑不由自主地往下垂……

  叶司进嘴角抽了两下,戏谑地看向她,这边关节分明的手按在了被子边沿,一点点地带起来。

  苏轻羽心里咯噔了一下,缓缓收回了眸光,该不会是里面没穿吧?

  变态!裸睡连内裤都不穿?

  “等等,”苏轻羽忙不迭地站了起来,仿佛叶司进是怪物一样,“你可不是昨天才残疾的,不要告诉我,你连个伺候的人都没有?”

  叶司进墨眉一挑,示意她继续说。

  “昨天在宴会厅的时候,身后是有人的,可是从出来之后就没了,你该不会是故意玩我,让我伺候你吧?”

  叶司进不置可否。

  苏轻羽轻叹,一屁股坐在了床头柜上,满脸哀怨,“看来你是缺保姆,而不是老婆,叶司进。”

  “无论哪个身份,你都是最合适的。”

  “你……”苏轻羽刚要反驳,房门忽然轻叩了两下。

  听着声音不像是叶家人的。

  苏轻羽侧眸望了眼叶司进,想起来开门,谁知门已经被推进来了。

  一个长相秀气,身材瘦削的白衣男子走了过来。

  “大少爷……”白衣男子见到苏轻羽也在时,顿时面红耳赤。

  这人是谁?唇红齿白的,还不成是叶司进的……

  脑中闪过一片灿烂的火花以后,苏轻羽乐不可支地站了起来,“我先出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双手背在身后,闲庭信步地走了出去。

  门一关,付明朗更为局促了,“大……大少爷……我不知道季小姐也在,所以……”

  “帮我穿衣吧,”叶司进眼见着苏轻羽消失在门后才收回清冽的眸光,没有因为付明朗闯入而责怪他。

  付明朗反倒轻松不起来,做起事情缩手缩脚的。

  “是她不小心碰上了开关,和你没关系。”

  叶司进的解释令付明朗惊喜,随即动作也利落起来了。

  扫了床头柜的红色按钮,叶司进若有所思,是不是该进一步拉进两人的关系?

  出了房的苏轻羽听见不远处一片笑声,便走了过去,只见叶永梅和叶永菊两姐妹头挨着头,窃窃私语着,看着她走近,又立刻分开,别有深意地笑着。

  “两位姑姑早,”因为叶凤很维护自己,所以苏轻羽也保持着自己的体面,即使两人有可能是在背后笑话自己也依然很有风度。

  “不早啊,小季啊,”叶永菊煞有其事地指了指外头的太阳,感慨道,“你们年轻人啊,就是体力好,这都几点了,也不给大哥问个早安。”

  还要给准公公问早安?苏轻羽真不知道这个规矩。

  “别说了,老三,”叶永梅却故意推了一下叶永菊,眼睛朝房门后面轮了几个来回,也不说清楚这是在干吗?

  “啊?二姐,我又没说错,他们年轻人是体力好啊,”叶永菊四十三岁了,抹着艳丽的玫红色唇膏,说话的时候,嘴皮子一张一合,利索得很,得了叶永梅的示意,连忙压低了声音,朝苏轻羽看了过来,八卦地问道,“看到付明朗进去了没有?”

  付明朗?原来刚才进去的俊秀小伙子叫付明朗。

  苏轻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见到了。

  叶永菊见了只笑不语,好像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吃饭,吃饭。”

  苏轻羽越发好奇了,不过,清楚两个人的为人,所以没有问,而是盛了一碗粥,自顾吃了起来,眼睛控制不住地往房门那边飘去,这两个人该不会真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吧?如果是,那也不能把她当成挡箭牌啊。

  “小季啊,你别听三姑说的,他俩没事,”叶永梅按耐不住了,好想吃饭没点声音就不舒服似地,“这付明朗是管家付妈的儿子,比阿进小两岁,但是从小玩得很好,不分彼此。”

  好一个不分彼此!

  苏轻羽觉得叶永梅故意着重地点出了两个字,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见苏轻羽平静无波,叶永梅也挺没劲儿的,吃着碗里的燕窝啧啧作响。

  叶永菊连忙接过话茬,端着一杯果汁坐在了苏轻羽的身边,拍了她手臂一下,神秘兮兮地说道,“阿西受伤不能走路之后,就是付明朗伺候的,以前两人关系就很好,现在更加亲密了。”

  这又是在透露什么讯息?

  苏轻羽仰头把一碗软滑的白粥都喝了进去,擦拭嘴角后抿唇一笑,格外甜美,“两位姑姑慢慢吃,我吃饱了。”

  “喂?……”

  “还有事情?”苏轻羽回头,疑惑不解地望着叶永菊。

  “小季,我看你可爱,不想你蒙在鼓里,”叶永菊朝苏轻羽招了招手,示意她重新坐下来。

  好奇心害死猫,这句话一点儿都不假,不过,叶永菊那句‘我看你可爱’还真是差点笑死苏轻羽了,她哪里可爱啦?

  待苏轻羽坐下之后,叶永菊直接把耳朵凑了过来,往她的耳窝吹热气,“虽然阿进是我侄子,但是我还是想他给叶家开枝散叶,这个意思你懂哇?”

  苏轻羽摇了摇头,一脸懵懂,其实心里早就乐开了,叶司进要是个GAY的话,那就最好不过了。

  “你啊,果然傻!”叶永菊同情的眼神轮了苏轻羽好几次,这才切入正题,“这两人关系非同寻常,这是我们家人尽皆知的事情,你啊担心着点。”

  这讯息果然够劲爆!

  然而,苏轻羽权当是笑话听了,很感激叶永菊的‘好心好意’,“谢谢两位姑姑提醒啊,差点误会两位姑姑了,还以为你们争先恐后想把姑父家的小姐们嫁给叶司进呢。”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 她的骨灰,被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