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帮我穿衣!
逸语儿2017-03-09 16:012,188

  叶司进黑眸一闪不闪地凝视着苏轻羽,她这个罪魁祸首倒是镇定啊,好好的,一大清早居然从床上摔下来,而且还这样盯着他看,难道就不知道矜持吗?

  苏轻羽前生到底是经历过,所以比较坦然,“你……的三只‘腿’……”

  “扶我起来,”叶司进蹙了蹙眉,扶着床沿有点儿吃力。

  现在过去扶他?苏轻羽不确定黑面神是不是有报复的倾向,反正她是想离开这个房间,现在,立刻,火速离开。

  然而,叶司进像是看穿了她似地,唇角微微勾起,似笑非笑。

  苏轻羽看了头皮发麻,总感觉下一秒他会朝自己扑过来,转念一想,她一定得了被害妄想症了,一个双腿残疾的人怎么可能会对她不利?早间勃起应该是生理反应,至于那方面肯定是不行的。

  自我安慰一番之后,苏轻羽格外轻松,去浴室简单洗漱之后,朝叶司进挥一挥手,笑道,“你再多睡一会儿,我先出去吃早饭了。”

  说完,体态轻盈地从他身边经过了。

  看着门口下面那一抹阴影时,叶司进的笑容更加捉摸不透了。

  苏轻羽伸手一拧门把,发现有点重,再试一次后,才打开房门,可门外的人吓了她一跳,好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昨晚偷听他们说话过的叶永梅。

  “早啊,二姑,”苏轻羽礼貌性地打招呼,无论如何,她都不会将自己置失礼的地步不顾,这是修养和素质,是活得体面的最基本要素。

  叶永梅也不觉得丢人,“起……起来了啊?”

  说着,探头往房里看了过去。

  “您有事情吗?”苏轻羽没让路,是因为考虑到叶司进昨晚是睡在地上的,他们两个怎么斗嘴无所谓,那是关起门来的事情,但是不能被别人看到,尤其是叶家的长辈。

  “没……没,就是看看,”叶永梅笑着回答,眼睛始终往屋里飘。

  没事还偷听?难不成这人这个特别癖好?

  “三姑,进来说话吧,”叶司进的话从里面飘了出来,臊得苏轻羽反而红了脸,这黑面神搞什么?这是要公然告诉别人,昨晚她这个未婚妻把他赶下床,睡地板吗?

  叶永梅听见叶司进说的话,居然毫无顾忌地推了她一下,扭着微微发福的身体进去了。

  完蛋!苏轻羽不淡定了,这要是被叶家人知道,准儿媳妇欺负残疾儿子,这话肯定不好听,关键是她肯定得接受批斗。

  苏轻羽越想心越抖,将心一横,打算来个千万条理由的,可结果……她看到了什么?为什么黑面神好好地靠在床头呢?

  卑鄙,刚刚还叫他扶的,看来是阴谋。

  “阿进啊,昨晚睡得好吗?”叶永梅果然很关心侄子,连着床上的事情也兜进去了,“我和你爸爸说了,你们昨晚累了肯定会晚起,这不他吃了早饭先去公司了。”

  “三姑,我这房间不是其他地方,能不能以后别再外面偷听了,给我们两个一点私密的空间?”

  叶司进一脸冷肃地看着叶永梅,话音落下后,房间里瞬间浮着一层尴尬的气氛。

  这般干脆直白,是苏轻羽没料到的,这样看来,叶家二姑姑还真有偷听的不良嗜好,就是不知道被揭穿了之后会不会改进。

  “你说什么啊?谁要偷听你们两个啊,”叶永梅脸色一变,根本没有承认,反而十分委屈,“阿进啊,我好心来看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需要,你倒好了,冤枉我?”

  叶永梅说着,眼睛也没空下来,探出脖子,使劲地朝叶司进身边的位置看过去。

  雪白的床单洁白如新,没有一点儿沾污。

  这时,叶永梅轻哼了一下,阴阳怪气地说道,“不是姑姑故意让你伤心难过的,就你这身体,也没什么东西好偷看的,哼!”

  这话说的,真不像个长辈,应该说这个世界上也没哪个长辈这么调侃侄子身上的缺陷。

  黑面神真可怜!

  苏轻羽感叹之后,几乎能触到叶司进周身散发出来的寒意了。

  叶永梅也挺识趣,怕恼了叶司进,便转身往外走,经过苏轻羽身边的时候,还故意撞了过来。

  真是令苏轻羽哭笑不得。

  “大爷少,是你亲姑姑吗?怎么感觉像是买股票送的呢?”苏轻羽不禁揶揄叶司进,见他黑着个脸,狡黠的眼珠子打了个转,背手转身过去,想离开了。

  “去,帮我穿衣服!”这是叶司进第二次对苏轻羽提出要求了,而且这次的口吻更加严厉,黑眸锁在她的脸上,久久不放。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比如,我可以叫管家进来帮你?”苏轻羽不是不会伺候人穿衣服,只是受不了叶司进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说难听点,他俩磁场不对,感觉一言不合就要掐架起来。

  “不可以!”听了苏轻羽的话,叶司进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她可真会想,叫管家付妈给他穿衣服?这逃避责任的手段可不高明。

  “叶……”

  “这是你的责任!”叶司进沉下脸,不得不提醒苏轻羽,作为未婚妻该有的责任,看她昨晚分床睡,那更应该在潜移默化之中提醒她了。

  这个时候谈责任?苏轻羽不禁扶额,她真没想那么严重,毕竟在她的心里,订婚就像是一场闹剧,而她是从半路拖进来的。

  行吧,行吧,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就算她背脊再直也受不了别人的指指点点,但是如果找个人来伺候他,会不会好一点呢?

  苏轻羽意味深长地扫过叶司进的脸,进了衣帽间,好一阵琢磨之后,拿了自己搭配好的衣服。

  白色衬衫被深灰色西装,同色系菱形领带,搭配起来简直就是完美。

  见苏轻羽拿了衣服出来,叶司进紧绷地嘴角缓了下来,接过她手上的衣服说道,“衣服我自己穿,你帮我穿裤子。”

  苏轻羽一脸茫然,脱口而出,“不然我帮你穿衣服,你自己穿裤子吧?”

  叶司进眸色一沉,凝视苏轻羽片刻后,颇为自嘲,“季若晴,你是在提醒我,我是个瘸子?”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和那小白脸的关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