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真TM尴尬!
逸语儿2019-12-13 12:142,329

  苏轻羽按住狂跳的胸膛让自己冷静下来,这浴室本来不小,可是装了很多扶手,看着十分怪异,好在不影响她冲浴,惊叹一下就过去了。

  这是越发觉得帅气多金的优质男人是个残疾人而可惜了。

  但是,转念一想,也没觉得怎么样了,身残志坚的例子不是没有,再说了,叶司进看着还好,不像是那种自卑的人,加上叶氏集团总裁的头衔,估计也依然是很多女人眼中的香饽饽吧,比如他姑姑们口中的亲戚。

  相反而言,林瑞阳也是同一级别的类型,而结果呢,做出抛妻杀子的事情出来,所以这人心,隔着肚皮,谁知道呢。

  苏轻羽回神后,发现自己刚才进来的太急,没带换洗的衣服进来,这悲催的,该不会叫叶司进给自己拿衣服吧。

  “季大小姐,你是要睡在浴室里吗?”外边已经响起叶司进调侃自己的催促声了。

  苏轻羽索性将心一横,拉扯着皮肉笑道,“叶大少,帮个忙呗。”

  “自己出来穿衣服,”叶司进直接拒绝,连商量的机会都没有。

  她神经病才会出去穿衣服,外头可是个男人,这样出去算什么。

  “给你十秒钟时间,”叶司进催得更厉害了,完全不顾她是个女人。

  “你……”

  “十,九……”

  神经病的人应该是他叶司进,玛德!

  苏轻羽忍不住爆粗口了,她好好的脾气就这样给磨没了。

  不行!总得用衣服遮一下前面,遮住‘三点’至少没那么尴尬。

  苏轻羽猫着腰抱着那件黑色礼服悄悄地拉来门,透过门缝,她看到叶司进就在那两步远的距离,还好,他是背过身去的。

  这样就妙了!

  苏轻羽眼中划过一抹狡黠,弯身走出去之后,双手一扬,将那礼服盖在了叶司进的头上,这边奋起奔跑,冲进了衣帽间,将门‘嘭’地一下带上了。

  搞什么?叶司进手忙脚乱地扯掉头上的礼服,看着一具完美无瑕的身体体态轻盈地飘入衣帽间,他胸口的火气居然消了下去。

  她居然能左右自己的情绪?

  不可能,叶司进拧眉,深沉地望着衣帽间紧闭的门,心情难以名状。

  苏轻羽在里面磨蹭了半天,几乎是把现成的衣服都试了一遍,还别说,真的是很合适,一点儿小细节都考虑到了,比如BRA的加长扣等。

  没有想到,叶司进一个大男人考虑得这么周到!

  看来,自己还得对他和颜悦色一点才行啊。

  走出衣帽间,苏轻羽便感觉叶司进的目光射了过来,好像是看稀有动物似地打量她,但是眸光柔和,不像之前那么凌厉,好像是很欣赏她此刻的装扮。

  “你准备的,很合身,谢谢!”这一条睡裙面料轻柔垂顺,毫无保留地显露了她的身材,而且胸前不暴露,也让她的脖子看起来完美优雅。

  谢完之后,苏轻羽发觉自己脸红了,前生时,她就林瑞阳一个男人,怎么打扮都得不到他的赞扬,而今天叶司进的眼神让她十分自信。

  “谢我干什么,你自己准备的。”

  什么!苏轻羽以为听错了,可是‘自己’两字却徘徊在耳边呢,真是糗大了,她还真以为叶司进温柔细心地为未婚妻准备衣服呢,真是想太多。

  关键是她觉得好丢脸,现在她可是季若晴,也就是说刚才是个乌龙,哪有人自己做过的事情都给忘记得一干二净的。

  “太累就早点睡觉,可别明天连我叫什么都忘记了,闹笑话,”望着苏轻羽一脸尴尬,叶司进一扫心底阴霾,转身时,嘴角情不自禁地裂开了,看来两个人的日子也不是那么无聊么。

  苏轻羽的脸早已经烧到耳根子了,就算以前是自己的身份,她也没这么丢脸过。

  “那我睡哪儿啊?”趁着叶司进还没进浴室,她连忙询问,肯定是不能同床共枕的,即使是未婚夫,那也是陌生人,搁一陌生人在身边,睡得著才怪。

  “睡床!”叶司进关门之前给了答案,而苏轻羽想再问清楚一点时,人家门都关上了。

  行吧,她睡床,那他就睡地板,反正都一样硬,没什么区别。

  打定主意后,苏轻羽把被子铺在了地上,又整齐地摆上了一个枕头,而她自己则卷过被单,紧紧地裹了起来,这样睡觉刚刚好。

  半个小时后,裹着浴巾出来的叶司进看到屋里的情形简直无语了,但是发现苏轻羽睡相酣甜,心便柔了下来。

  关灯后,叶司进怎么也睡不着,好像房间里多了人,让他时刻有所防备,哪怕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尤其是这个女人一个晚上都在翻身,简直和烙饼有的一拼。

  苏轻羽也是一夜没睡好,混混沌沌之中,苏清薇和林瑞阳两张脸在她脑海里持续不断的出现,有怒骂的,嘲笑的,最后一个片段居然是当天她被绑上手术台抽骨髓的样子。

  林瑞阳怒红了眼睛将她从窗台上推下来,她想抓住他的手,可是他缩得很快,眼睁睁地看着她掉下楼。

  “啊!”一声尖叫打破了房中的静谧,随着一个翻身,苏轻羽感觉五脏六腑都挪了位,而她身下传来了一记闷哼声。

  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昨天发生的一切席卷了苏轻羽的脑海,她现在是在叶家,睡得是叶司进的房间,那么刚才的声音……

  苏轻羽连忙扭头,温热的气息瞬间扑在了她的脸上,嘴角一片潮热,是属于叶司进独特的男人味,她是压住了他吗?

  苏轻羽连一秒钟都不敢多压了,撑起双手要起身,可是脚踩在了叶司进的脚踝上,还没起身就滑倒了,下巴重重地磕在了他结实裸露地胸膛之上。

  “嘶……”叶司进牙关一咬,倒吸了一口冷气,俊脸皱在了一起。

  “对不起!对不起!”苏轻羽只得翻身下来,做起来后一个劲儿地道歉,可心里忍不住犯嘀咕了,好歹是这么强壮的身体,被她的下巴磕一下会这么疼么,再说了,这下巴也没尖得像锥子啊。

  叶司进伸了个懒腰,一鼓作气坐了起来,深眸幽暗放光,好像有种不明的情绪在酝酿着,而脸色也不大好看。

  还好,他没被自己压出内伤来。

  苏轻羽这才松了心弦,将叶司进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最后目光停留在了他的腰腹之间。

  她瞬间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原来这一清早的,她压到了他重要部位了。

  奇怪,他不是双腿残疾,半身不遂吗?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帮我穿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