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心里有团火!
逸语儿2017-03-09 16:012,209

  “那好,恭敬不如从命了,谢谢二姑,”多个敌人不多如个朋友,要是一下子让三个敌人变成朋友的话,那苏轻羽才觉得了不起呢,吃碗燕窝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话,她何乐而不为呢。

  “你吃吗?”关上门,苏轻羽伸手将碗送了出来,虽然有些舍不得,但还是故作大方,如果叶司进尝过的话,她是不会吃的,所以心里正祈祷着他不要吃。

  叶司进摇了摇头,毫无兴致,“你吃吧,中饭没吃,是饿了。”

  这还差不多。

  苏轻羽三下五除二地将爽滑的燕窝吃了进去,速度之快好像喉咙都是直的,灌进去地一样。

  这番毫不做作的性情让叶司进的笑意更深了,“没人和你抢,着急什么。”

  “我饿!”苏轻羽吸掉最后一滴汤汁后心满意足地把碗搁在了茶几上,身体往后一靠,心满意足了,只是觉得好热,她伸手扭动空调开关键,一下子就将温度定在了二十度,等着冷气簌簌地吹过来。

  可是,靠了一会儿,她还是觉得很热,又调试了一下,直接将温度调到了十五度,这才感觉舒服一点。

  叶司进双手交叉着,看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有些冷意。

  “进哥,你家空调坏了,”苏轻羽撩起运动装,露出了紧致平滑的小腹,可还未能消除内心的燥热,简直到了恨不能把衣服都脱了个干干净净为才。

  叶司进冷得双唇发白,但是他眼前的女人却是大汗淋漓,脸颊红润,衣裳半敞,撩得他平静的心湖忍不住激荡起一阵阵涟漪。

  奇怪,她前一秒还和自己撇清关系呢,后一秒又做出这种诱惑他的事情来。

  有问题,一定是有问题!

  叶司进转了轮椅过去,伸手抚上了苏轻羽的额头,顿时被手心的炙热给吓了一跳。

  “好凉快,”苏轻羽因为被冰凉的掌心碰到,整个人清醒了几分,睁开诱惑迷离的双眼,嗤嗤地笑了出来,“很舒服,你再摸摸我呗。”

  说着,抓住叶司进的手往衣摆里面钻。

  叶司进脑子里轰地一下炸开了,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若晴,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好难过,心里有团火一直烧着,从上往下烧着,”苏轻羽难受地从沙发上挪了下来,跪在叶司进的面前,握着他的手往自己脸上蹭,“这样舒服多了。”

  手背一阵炙热,可叶司进感觉自己像是被搁在火炉上炙烤一样,天知道,现在面前跪着的女人有多美。

  红唇微张,性感诱人,完美的身材若隐若现,挑战着他的理智,肌肤相亲时,更是折磨着他有苦难言,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加上两人的关系,再亲近一点完全没有问题的,可是叶司进犹豫了,因为这女人的样子完全不受自己心智控制,好像是吃了某种药物一样。

  叶司进深沉的目光移到了茶几上的空碗,知道问题在哪里了。

  “若晴,”叶司进握住了猛扯自己衬衫的双手,肃然道,“你确定今晚要这么靠着我?”

  “我不管,你身上好凉快,”苏轻羽像根蔓藤似地缠上了叶司进,完全没有矜持可言,更和她之前的心意相悖。

  扯开的衬衫遮掩不住壮硕的胸肌,随着纽扣落地,那肌理分明的腹肌也是显露无疑了,苏轻羽像是磁铁一般地粘了上去,可还是不满足地抓住了叶司进的皮带扣。

  随着‘哒’的一声响,叶司进知道最后的防线即将被攻破。

  不行,不是在她自愿的情况下,他绝对不能做出那种事情来,虽然许久没有释放的身体已被撩得防线崩溃了。

  “若晴……”

  “嘘,别吵……”季若晴神志不清,食指紧贴着叶司进的唇瓣,毫无技巧地摩挲着,留恋不舍,炙热的鼻息尽数喷在了他的脸上,带着她独有的馨香,仿佛布下了攻不破的天罗地网。

  叶司进被折磨得快要疯了,心防一松,差点就被苏轻羽压在了地上,自控能力直接降为负值。

  就在叶司进要投降的时候,发现茶几上还放着一杯水,他推不开苏轻羽,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那水弄过来。

  十五度的房间里,水比常温的时候凉多了,这一泼,反而让苏轻羽清醒了过来。

  看着自己狼狈的样子,她差点嘶声大吼出来了,她这是被非礼了吗?

  可是,叶司进眼疾手快,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柔声道,“别喊,你被下药了。”

  下药?啥玩意儿?

  苏轻羽不解,但是,刚被压下去的心火又蠢蠢欲动起来,让她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缘故。

  “啊!”叶司进被尖牙咬得松开手,痛得连声音都出来了,他瞪着眼睛疑惑为什么苏轻羽咬自己。

  “叶司进,你是猪啊,居然对我下药?”苏轻羽欲哭无力,她难受得想要起身,可是身体好像不受控制,就想靠着叶司进。

  “冷静一下,我发誓不是我,”叶司进想安抚苏轻羽,可是不敢轻举妄动,就怕一不小心就把她体内的欲望给勾出来,然而,他还没出声,苏轻羽痛苦地抱住了自己的身体,难受得只在地上打滚了。

  “我求求你了,帮帮我。”

  呜咽的哀求就像是一种邀请,让叶司进彻底地失去了理智,他跪着抱住了苏轻羽,俯身吻了上去……

  Shit!

  苏轻羽好像做了一场梦,一场很美很绚丽的美梦,醒来时,天大亮,而她在躺在叶司进的怀中。

  昨晚上残破的记忆一点点地拼凑了起来,慢慢地在脑中形成了一个画面,苏轻羽羞得脸都要红出血来了,她居然和叶司进提早过了洞房花烛爷!

  随后,羞涩被愤怒代替,她好端端的一个人居然被下药了?玛德,真是本世纪最大的笑话!

  “嗯……”微微转个身,苏轻羽发觉脑仁痛得好像猛烈晃动过一样,情不自禁地轻吟了出来。

  奇怪,她前生好歹也是嫁过人,对男女之间那点事情并不陌生,可这次和叶司进的感觉完全不一样,身体其他各处安好,人也不觉得累。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有人偷听?把人给我丢出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