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有人偷听?把人给我丢出去!
逸语儿2017-03-09 16:012,375

  “醒了?”温热的气息从头顶飘过,低沉醇厚的嗓音让苏轻羽身体一僵,本能地想拉着被子逃走。

  “吃干抹净了就不想认账了?”叶司进柔声揶揄。

  苏轻羽被问得头皮一紧,理直气壮地顶了回去,“吃亏的人是我。”

  “但是昨晚霸王硬上弓的人是你,”叶司进拉掉了越扯越高的被子,露出了苏轻羽的脑袋后,又继续说道,“我们本来就有婚约,做一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是不是?”

  是个P!苏轻羽心里默默哀嚎,她对整件事情的经过一点印象都没有,是不是真的做了,还不知道呢?

  季若晴之前一直没交男朋友,而且生活极为检点,这身体应该还是完整的,如果昨晚没有留下痕迹的话,极有可能是叶司进在诓自己。

  苏轻羽悄悄地往被子里看,惊喜地发现洁白的被单一点儿红色污渍都没有。

  叶司进一眼便看穿苏轻羽的用意,失声哑笑后不徐不疾地说道,“没有落红未必没有做过。”

  “什么意思?”苏轻羽转身,一脸愠怒,“你是说我以前不检点咯?”

  “不是!”叶司进真担心自己会被那凶狠的眼神给杀死,为了安全起见,往后挪了一下,一本正经地解释道,“有两种可能,一是太厚了,所以没有落红,再则,你知道的,我久坐轮椅,身体机能极有可能发生变化……”

  “你的意思是你的‘那个’太小了?”苏轻羽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叶司进满头黑线,但又不得不点头,毕竟让她知道昨晚他们两个人是真的‘做了’,只有这样,才能令她更加有责任感,毕竟睡了一个人,理论上应该要对他负责的。

  “我的天!”苏轻羽整个头埋在了枕头里,郁闷地想死,“我怎么那么倒霉啊我,我……”

  “别说话!”叶司进忽然让苏轻羽噤声,“外头有人!”

  又是来偷听墙角的!

  苏轻羽转头,果然看到门下有一道阴影。

  八九不离十是叶永梅了。

  燕窝是叶永菊送的,那么药肯定也是她下的,现在又听墙角,一定是有意图的。

  “你家里可真不是人待的地方,”苏轻羽算是明白了,那药是为了确认叶司进和自己是不是真的有真感情。

  这个叶司进当然知道,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下决定把她给娶了。

  “我起来看看!”苏轻羽拉了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蹑手蹑脚地走到门边,贴着门缝仔细听外头的声音。

  “怎么样了,二姐?”叶永催兰促着叶永梅。

  “好像还没有起来。”

  “小妹,小妹,你快来看,你家小薇下午召开记者发布会了,”叶永菊的嗓音很大,声音一下子就钻进了苏轻羽的耳内。

  她转身往回看,发现叶司进拿了个枕头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这才胆敢往前走,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打开电视后,一个个地翻着电视台,最后在A城卫视频道上看到苏清薇召开的记者招待会。

  苏轻羽刚关上电视,手机就响了,看着陌生的电话号码,她直觉这是熟悉的人打来了,在接通之后,直觉被验证了。

  “喂,季小姐,我要找你谈谈,”林瑞阳没有昨日了的强硬,但是语气依然有种自以为了不起的成分在,话音透着苏轻羽非赴约不可的样子。

  “对不住,我没空,再……”

  “我希望你放过小薇,”林瑞阳果然很爱苏清薇,一张口就为她求情。

  原来,下午的记者招待会只是个幌子,暂时稳定媒体情绪的同时,也稳定住苏氏和林氏两个集团的股票,要知道,挖人坟墓,盗人骨灰,不仅仅是丧心病狂,更是所有延伸上的道德缺失。

  没有人会愿意和这样的企业有合作关系,这样会对生意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林瑞阳,你给我搞搞清楚,到底是谁放过谁?”苏轻羽裹着被子,但听到林瑞阳的话像是置身于寒冬腊月一般。

  她前生是多么的愚蠢,居然没看出来,她的男人早已经爱另外一个女人爱的深入骨髓了。

  “小薇还年轻,很多事情她不懂……”

  “够了,”苏轻羽厉声打断林瑞阳,“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说完,她挂了电话,无力地好像刚才的对话用尽了所有的气力,林瑞阳果然是她心底最恨的男人,即便是强忍着,还是为能减少对他的恨意,反而因为他对苏清薇的维护,让她有种死心挖肺的痛苦,好像整个人又一次被抬上了手术台,又一次经历了失去孩子。

  “啊!”苏轻羽恨得一脚踢在了茶几上,随着脚趾头的巨痛,她的眼泪终于滚落,滚烫地烧灼着她的心。

  林瑞阳,我会让你们以牙还牙,以眼还眼,此仇不报,枉为在世重生。

  “阿进,小季,你们醒了嘛?”这时,房门被敲得帮帮作响,叶永兰清脆的声音只穿门板。

  苏轻羽回神,抬头时,发现叶司进正盯着她看,眼中浓浓的关怀在不经意间流淌着,紧绷的嘴角在她看过来的那一瞬间松懈了下来,“过来,我想再睡一会儿。”

  苏轻羽舒了一口气,感谢他在自己狼狈的时候选择了忽视外边的嘈杂。

  几声叫唤之后,苏轻羽以为外头消停了,可是还未走到床边,门口便“吱吱吱”地响了几声,房门被踢了进来,而门锁孤单单地掉在了地上。

  叶永兰丢掉了切割机,气愤难当地跑了过来,指着苏轻羽说道,“我们两个谈谈。”

  “阿嚏!”苏轻羽被这飞扬的木屑呛得喷嚏连连,弄得叶永兰不敢太靠近,免得被口水和鼻水喷到。

  “小季,你存心的,是不是?”叶永兰气急败坏。

  接二连三的喷嚏震得苏轻羽脑仁更疼,更是不顾上和叶永兰扯皮,转身跑进了浴室。

  “你给我站住,”叶永兰恼得要追上去,可是浴室的门一关,她便吃了个闭门羹,回头时,怒不可遏道,“阿进,这就是你给我们娶来的好媳妇。”

  “小姑,请你先出去,”叶司进眼中暗藏的怒意随着唇边溢出的几个字一点点的释放出来。

  “我不会出去的,”她好不容易进来,怎么可能会出去。

  “你当我死了吗?”

  “你不是好好的,我怎么会当你死了啊,阿进,我这里有要事要找小季,你该干嘛干嘛去,”叶永兰看着被两个枕头遮住半个身体的叶司进,不削地转过头去了。

  叶司进按下床头的按键,不消一分钟,金发贝恩便走了进来。

  “把人给我丢出去,”叶司进沉声吩咐,语气之中不留一丝温度。

继续阅读:第三十章 将计就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豪门重生之贵妻难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