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穷人的孩子早当家(3)
兰亭绪2017-03-07 19:163,684

  5、校长的惩罚

  我回到教室的时候,教室里乱糟糟的,有说话的,有下位的,还有试图想打架的。他们一看我回来了,马上静了下来,不过只平静了一小会,很快又人声鼎沸起来。我虽然不是班长,班长给老师干活去了,但我觉得自己是从老师那边回来的,想狐假虎威地替老师维持一下班级的秩序,也不知道当时怎么会有这种念头,可能是想过一过当领导的瘾吧!

  “不要再说话了,再说我就把你们记下来,老师让我回来监督你们的。”班里谁也不知道我是什么原因回来的。这一说,还真把他们镇住了。班里又平静了下来,可他们还是管不住自己,又说起话来,我觉得这是不给我的面子。我站起来一一指出来:“你说话了,你也说话了,你还在说!”

  哪知道有个家伙突然向我指出来:“你也说话了!”我觉得这是挑衅。反正我的个子大,我在班里什么也不怕。我于是拿起老师忘在教室里的教鞭准备去敲他的头,体验一下做权威的感觉,没想到他先下手,他突然把自己的书向我扔过来。我的头一偏,正好砸在一个女生的鼻子上。女生顿时哭了起来。

  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我慌了手脚,不知道是该安慰那位女生,还是该继续教训那位男生。我还没有选择好的时候,那个挑衅的家伙向我冲过来,像老虎一般,凶得不得了,这大大出乎我的意外。我以为个子大一定能赢得胜利。事实上我错了。

  那个家伙跟我厮打在一起,他又是踢又是咬,弄得我遍体鳞伤。我只是想把他摁倒在地上,让他服输,可没想到他像钢柱子一般,怎么也摁不倒。我觉得我的策略错了,所以现在显得很被动,以至于很多学生在起哄大声叫我 “大草包”。

  我正寻思着怎么收拾他的时候,突然有人大喝一声:“你们还打?还打?今天你们都给我滚回家去!”原来是校长,校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也许他听到我们班比较吵,就过来看看,结果发现我们正在打架。

  我们两个赶紧松开了手。“你的书在哪?”校长问和我打架的同学,他过去指一指他的书,然后校长咬牙切齿地把他的书扔了出去。我心里暗暗高兴,觉得校长真是有气魄,雷厉风行的,终于替我出了口恶气。

  可事情很快就临到我的头上了:“你的书呢?”我知道他问我的书干什么,可我不能不说,他一脸的凶相,很糁人的,我乖乖地过去指了指自己的书,然后等待着看自己的书像雪片一样飞出去。哪知道他没有扔我的书,而是厉声说到:“你自己把我给我扔出去!”

  我的确有点作难:是学他的样子向外面扔书呢?还是把自己的书带着放到外面呢?事情容不得我多考虑,因为他的眼睛正在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我磨蹭着把书收拾好,好像很不情愿的样子,同时也好像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再一个我是想听听他有什么新的指示,结果他没吭声。于是我把书带了出去,放到了和我打架的同学书散落的地方。

  “你们两个给我老老实实地站到教室外面。你,过来给我站在门西面;你,过来,给我站在门东面。站好!你是在干什么啊?”校长猛地推攘了一下和我打架的那位同学,似乎很生气的样子,然后又狠狠地踹了他一脚,吓得我赶紧站得笔直,虽然如此,他依旧也踹了我一脚,好像只有这样我们两个才能得到平等的对待。

  我们两个站到外面以后,教室里几乎是鸦雀无声。有时我也想伸头朝教室里看看,看看同学们具体在做什么,可我又不敢,怕同学们说我真不要脸皮,被校长罚站了还在东张西望一点也不老实。再说也怕有人向校长打小报告,校长知道了会加重对我的处罚。

  我忍着心中的好奇,假装很不愉快的样子,低着头,一声也不吭。那位同学也低着头,一声也不吭。实在无聊的时候,我偷偷地看看他,发现他也正偷偷地看我,我们依旧谁也不和谁说话,不过相互之间的仇恨似乎已经淡了许多。

  一直到下午将近放学的时候,班主任才回来。不知道是自己回来的,还是校长把他叫回来的。他回来没有到自己的办公室,而是直接到教室里来了。他看到我们两个站在外面,一副熟视无睹的样子,理也没理我们,而是直接进入教室了。

  班主任进去之前,教室里一直没有说话的声音,我想班主任肯定满意极了。他肯定也会觉得我们两个就是害群之马,将我们清理了出来之后,教室里再也没人说话了。事实上,要不是我们两个像个稻草人一样站在外面,吓唬了一些同学,同学说话的声音肯定大得不得了。

  不管别人承认不承认,反正我觉得自己是有功劳的。有功劳却被别人误解,心里的确委屈极了。特别班主任还挖苦我说:“苗留根,我让你干点活,你说肚子疼,现在却跑到学校打架了。打架就不肚子疼了!打呀,你们还打呀!怎么不打了?” 然后他一手拉一个人,猛地朝中间一碰,我们的额头撞在了一起。我当时头轰的一下,好像脑海中有雷鸣电闪一样,痛苦死了!

  6、穷也有贵贱

  我回到家里,闷闷不乐,把书包往凳子上一丢,坐在院子中间的那块大石头上胡思乱想起来。母亲一边做饭一边嘟囔到:“把你们养活这么大了好像欠你们的似的,回来就知道坐着等着吃,从来也不想着做点事。”

  尽管母亲没有指名道姓,好像随口乱说。其实我知道母亲就是说我的,因为院子里只有两个人。大姐胳膊好了以后上学去了,依旧是住校,不到礼拜六不回来。当时大姐也不想上学了,因为耽误的时间太多了,怕功课落下了跟不上。不过她不说这些理由,她说爸妈在家里太忙了,她想在家里帮爸妈干些。这样一来,爸妈觉得我大姐是我们三个最懂事、最孝顺的孩子。后来她的班主任又来找她。大姐就这样又去学校了。

  二姐是不到天黑不回来,一回来她就要干活,给牛割草啊,帮妈妈烧锅啊……爸妈经常夸奖她,弄得她不干自己也不好意思,似乎有点下不了台,于是她干脆在学校里写作业,总是到很晚才回来。

  学校每天留下很多家庭作业,家庭作业就是在家里写的作业,可二姐总是在学校里就把家庭作业写完了,回来之后,有空了,预习一下第二天的功课;没时间,似乎也没关系,因为她的学习任务已经提前完成了。而我总是把事情推到事到临头的时候来做。

  其实父母看不到了也算了,看到了总想指使我们干活。二姐就是抓住这个特点,所以每次回来很晚,给父母说她们在补课,我也不想揭穿二姐的谎言,最主要的,我怕说了爸妈也不一定相信。爸妈是宁愿相信二姐的谎言,也不愿相信我的真话,这是我最郁闷的地方。

  妈妈嘟嘟囔囔,我心里烦,于是来到锅灶前,替他烧火做饭。母亲一边在桌子上擀面条,一边对我说:“留根啊,你也老大不小了,已经十四岁了,要想着为爸妈做点事。不要一回来就袖着手,等着吃。我不说,你爸爸看到了也要说的。” 其实是妈妈唠唠叨叨说我,唤起了爸爸的好奇,于是爸爸也开始替她帮腔说我。说多了,他们在心里有意无意地就认为我是一个坏孩子,我觉得责任归根结底在妈妈。不过这话我不好开口讲罢了。

  妈妈动不动就说我十四岁了,我一点也不喜欢,其实我只有十三岁,我一跟她辩解,她就板起脸来说:“你什么时候出生的,是你知道清楚还是我知道清楚啊?” 我觉得她这明显是居功自傲。其实她说的日子和我说的日子是一样的,不过她说的是虚岁而已。

  个子大是我在班里自卑的地方,年龄大也是我在班里自卑的地方,最主要的,交不上学费,也经常让我在班里抬不起头。可爸妈根本不在乎这些,我一要学费,他们就说:“你要学费挺积极的,可学习上从来不想着积极。你看你二姐像你一样的么?她从来不要学费,只顾学习,哪象你一样?”

  我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他们经常背着我,神不知鬼不觉地把学费给二姐了,却让我做中流砥柱硬挺着。我觉得光学费这一项,就把我的脸皮练得厚的可以在中国的北方抗风沙。

  妈妈擀好面条,我把锅里水也烧开了,妈妈把面条下到锅里,然后她又忙着洗青菜,青菜是最后放进锅里的。我一边烧火一边对妈妈说:“老师又在要学费了,我以前在班里总是最后一个交学费,我觉得很丢人的。”“不偷人家又不抢人家,有什么丢人的?” 妈妈理直气壮地说。

  锅很快又开了,妈妈在锅里撒了一把盐之后,让我不要再烧了,饭就这样做好了。我拍拍身上落的烟灰,走了出去。父亲这时也牵着牛回来了,他肩上还扛着一把锄头。我过去帮父亲把牛拴好。父亲把锄头放下以后,就开始过去找我的书包,然后在里面拿出一个本子,撕下一张纸,折叠四下,于是将它们裁开,开始卷烟吸。

  我过去把书包拿了过来,想看看父亲撕的是什么东西。结果发现父亲撕的是没用过的白纸,心里有点可惜,于是很不高兴地嘟囔到:“有用过的废纸不撕,光撕没用过的。要钱买本子的时候又要说我本子用得费了。”

  我不说心里憋得慌,他的那种做法太让我生气;说了又怕触怒了父亲,所以我折中了一下,说的声音很低,结果还是触怒了他。他突然扭头对我挖苦到:“学习一塌糊涂,天天就你的事多,再嘟囔我把你的书包扔到锅底里烧掉,让你上球不成!”我怕他一怒之下什么都敢做,于是不吱声了

  二姐回来了。她把书包放下以后,赶紧给父亲盛了一碗面条放到他跟前,我心里对她鄙视极了,一幅拍马屁的样子,父亲似乎很喜欢二姐的做作,很心疼地说:“你先吃吧,吃好了好好的做作业。我吸一会儿烟。”

  我自己盛了一碗面条,为了表明对父亲无声的抗议,我把面条喝的呼呼噜噜非常响,像鸭子吞东西一样,气得父亲一口接一口地不停地吸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柴小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