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没有人先生(3)
许愫2017-05-25 11:023,283

  “人生啊,真是寂寞如雪。”

  抱着一沓纸漫无目的地走着,这上面有她快把手指抄肿了的五百遍,可是洋婆周只扫了一眼就扔回她脸上了。

  又是砸脸,似乎看到她都觉得恶心。

  “早知道我就偷工减料少抄一点了!”云静好仰天长叹。

  人生怎么如此艰难呢?她好不容易谋划了三个月就这么功亏一篑了,而现在只剩下不足七天这么紧迫的时间,她要帮一个抑郁症患者解除孤独感,谈何容易?

  隐隐约约听到哭泣声,云静好前后看了看。

  幽静寂寥的小巷道,并没有看见什么人影。她又仔细侧耳倾听,凭着感觉拐过一处弯道,声音好像是在头顶。

  “姐姐你怎么了?有什么事别想不开啊!”云静好大声呼喊。

  六层的小楼,女人站在天台边缘,左脚已经跨出了半只。

  云静好赶忙在周围寻找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接住她的,这条小巷里都是废旧的居民楼,貌似在拆迁,基本没什么人,所以她呼喊也没什么用。

  楼顶的女人低着头,没有理会云静好。

  “姐姐,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的,不如你跟我说说,没准儿我能帮到你呢?”她急得抓耳挠腮,废弃的巷子里垃圾倒是多的很,偏偏没找到一个能帮忙的。

  “你帮不了我。”

  女人吐气如丝,泪如雨下,身影微微晃了晃,深吸一口气,好像已经下定决心。

  云静好瞳孔皱缩!

  就在女人身影晃动的间隙,她看见女人的身后立着一个黑影!

  沉闷的夏日午后,这个人的身影却让她硬生生打了个寒战。

  御莫!

  “不要——!”

  抱着必死决心的女人,就在云静好震惊的间隙,轻轻跨出自己的左腿,如同张开翅膀的蝴蝶,她缓缓闭上满是泪水的眼睛……

  “你、你……真的是死神之子?”

  云静好警惕地盯着她面前的黑衣少年,就像洋洋说的,哪怕跟她们在一个班,这个人也来无影去无踪,一身黑色制服无端给人以压抑之感,让人看着都心里发毛。

  少年双手揣在裤袋里,面无表情,好像他什么也不曾看见,又好像看见这样的东西根本就是脏了他的眼睛。

  心惊胆战地用眼角瞥一眼满地鲜血,云静好颤抖着掏出手机快速按下120急救,女人掉下来的时候被二楼的空调外机挡了一下,说不定还有救。

  短短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她无法接受有人就这样在她面前死去的事实,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水,她焦急地等待电话接通的那几秒时间。

  “那个人会成为我的任务。”

  制服黑影从她眼前淡淡滑过,电话那头终于接通了,“啪”一声,却突兀地摔落在地。

  奶茶店。

  秋日午后的阳光向来是慵懒而安静的,落地窗前的月见草在阳光下散发出柔美的光泽。月见草前的一方小木桌,一对小情侣正用两只吸管同喝一杯奶茶,咕噜噜的吸水声中,女生既羞涩又小心翼翼地用眼角余光去注意男生的表情。

  “阿律!阿律!”

  焦急的呼唤声打破朦胧的静谧,一个学生装扮的女孩子一头冲进奶茶店。

  “阿律,快跟我走,不能让那个人有机会跟着你。”

  女孩穿越过一张张桌子,钻到吧台后面把那个正在擦机器的男子往外拉。男子看也没看她一眼,啪地把女孩手甩掉了。

  “这个男的怎么这样?真没绅士风度。”喝奶茶的男生向刚刚确立关系的女朋友说,“你看我平时对女生从来不这样。”

  “嗯。”女生应道,但语气却有些敷衍。

  “怎么了?”男生突然有种危机感,他们才刚刚确立关系,女朋友怎么就对自己爱理不理了?

  顺着女友视线望去,吧台另一侧,并不引人注意的位置,坐着一位身穿黑色制服的英俊男子,耳边一枚银耳钉正隐隐泛着寒光。

  “阿律,我们之间的事我会跟你解释清楚,可你现在不能待在这里!”云静好已经料到对着她的这张阴不阴阳不阳的脸,可是生死攸关,她不能不管不顾。

  “阿律,我求你了好吗?跟我走,只有待在我身边你才是最安全的!”

  似乎是一出女生挽留男友的戏码,奶茶店里所有人都津津有味地朝他们这边望着。

  阿律依旧不紧不慢地忙着手中的活儿,视线却从未落到云静好身上。

  “阿律……”

  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后脊兀地一凉。

  放下手中杯子,阿律看了一眼她身后那人,暗讽道:“你是看见他才会进来的吧?”

  “你来干什么?”回头看见制服笔挺的御莫,云静好毛都炸了起来。

  御莫弯弯唇角,眼底却是冰冷骇人,他的视线径直越过云静好头顶。

  “来等你。”

  等她?让她亲眼看着自己的任务变成他的么?她不明白,自己究竟是哪里招惹上了这个人。

  “阿律,我们谈一谈好吗?”深吸一口气,她尽可能地调配自己仅有的理智。

  阿律怪异地盯了眼她身后的御莫,握着杯子的手指节泛白,猛地将云静好一把推开,“不用了。”

  “阿律!”云静好被他这么一推肚子撞上了桌角,疼得身子一抽。

  “如果是你的话……”奶茶已经喝得差不多了,女生看着那渐渐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

  “直接分手。”

  男生坦然道。很明显,连他都看得出来那个女的并不爱男的,只是出于某种目的挽留而已,而男的似乎在心理上有些扭曲,这样的爱情要经营起来,双方都太累太累。

  “如果换做是我……”女生视线飘到更远,“我会选择回头。”

  她一直都在注意那个带银耳钉的人,尤其是在那个女孩被摔到桌角的时候。尽管只是看背影就隐隐猜到那人的出众,可是等他微微侧过脸时,她还是吃了一惊。

  “……?”

  男生扭头看了看,身穿黑制服那人也离开了奶茶店,不知为何,他一看见这个男的就浑身不舒服。

  孤独的人,有的时候会把自己往拥挤的人群中塞。

  云静好晃荡在嬉闹的游乐场里,欢笑声吵闹声在耳边共鸣。她就是在这里遇见阿律的,当时她透过用四根手指组成的菱形窗户去看时,少年在地上的影子呈墨绿色,连她都跟着微微酸楚起来。

  是不是,她一开始选择的方法就错了呢?虽然是出于好意,可是却偏偏让他受到了更深的伤害。

  “对不起对不起……”

  一声轻响,火柴棍散落一地。云静好循声望去,原来一个调皮的小孩撞掉了一人手上握的什么东西,父母赶忙过来跟人赔礼道歉。

  “这个……不知道还能不能再拼起来呢?”年轻妇女跑过来抱起她才会走路的孩子,真奇怪,火柴人只在漫画里看见过,居然还真的有人用火柴棍扎了个娃娃。

  孩子的父亲皱了皱眉,抱歉对那人地说:“看得出这个东西对你很重要,这样吧,你开口,只要我能办的到,我一定赔给你。”

  年轻妇女立即按住孩子爸爸,现在连碰瓷的都满大街,他这么说不是摆明了让人宰么?

  “没事没事,不值钱的。”年轻女孩摆摆手,一根根将地上的火柴棍拾起来。

  “那……好吧……”少妇略有愧疚,但还是拉着孩子父亲赶紧走了。

  年轻女孩抬眼看着一家三口相携离开的背影。

  是蓝色的影子。

  云静好放下手窗,又有新目标出现了。

  “这个好可爱啊。”年轻女孩回头,看到一个约摸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对着她盈盈一笑。

  “是你做的吗?可以教我吗?”

  年轻女孩微怔。“只是没事做了一个玩玩。”

  “真的好棒啊!”对面的女孩化作星星眼,满脸对她崇拜的表情,“看上去他有故事呢。”

  “……?”年轻女孩错愕地看着面前的人,只是一堆散乱的火柴棍,她也能看得出来么?

  “不知道,可不可以向你打听一下他的故事呢?”女孩指着她掌心躺着的火柴棍,真挚地问。

  “故事么。”女孩眼帘低垂,似是想起了什么极其遥远的事情,声音讷讷,“他叫没有人先生,没有人先生喜欢一个人小姐,因为没有人喜欢一个人……”

  停电了。

  今天老板不在,奶茶店也早就打烊了,但阿律还是关了门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店里,自始至终,陪伴他的只有黑暗而已。

  可是停电了,哪怕他习惯了黑暗作伴,他却也是那样害怕黑暗的一个人。

  翻边了所有抽屉储物柜,他都没有找到一个打火机,只有半截旧蜡烛,最后又在储物柜后面的角落里翻出半盒火柴。

  “就那么难么?”顶着落了一头的灰尘,他划了几次才擦出火苗。

  火柴……

  “没有人先生喜欢一个人小姐,可是一个人不喜欢没有人。一个人过生日的时候,没有人为她送上蛋糕;一个人伤心的时候,没有人安慰她……”遥远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

  “果然呢……”他讽笑自己,“没有人喜欢一个人……”

继续阅读:第一章.没有人先生(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