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没有人先生(4)
许愫2017-05-25 10:563,831

  琉樱学院,樱兰苑。

  “没有人先生和一个人小姐?”洋洋浏览着网页上的习题集,推了推滑下来的眼镜,“我知道啊,这个好像是一幅漫画,一个忧伤又甜蜜的故事,不过你问这个做什么?”

  云静好把盖在脸上的热毛巾拿下来扔进脸盆里,明明没有做什么却感觉浑身都累啊。“新的任务人出现了,那个女孩好像特别喜欢这个故事。”

  “新任务?静好你不是吧?”

  洋洋的手从鼠标上撤下来,她可是老班御封的学霸担当,不过论起执行任务时候的热情她的确不如云静好。

  “阿律的事情可没剩几天了,难不成你没再去找阿律而是换了另一个人?”

  “阿律……他一直都不肯见我。”

  “不行啊!”洋洋着急起来,“一旦被空间暗影实施追捕,谁也不知道你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听说原先有一个学姐,在执行任务时不小心把任务人的手臂划伤流了好多血,被空间暗影抓过一次,后来不知道怎么就疯疯癫癫的了,一直在校园里无法毕业!”

  “那后来呢?”云静好随口一问,既然她们没见过这个学姐,那说明问题后来还是解决了。

  “谁知道呢?”洋洋颇有些无奈地耸肩。

  “你我都知道,按照校规,一旦三年之后无法毕业,灵魂就会被卖给死神,谁知道那个学姐是过上正常人的生活还是就此从世界上消失了呢?”

  是啊,并非有多光明美好,只是黑暗常常被有意藏起来了而已。

  “没有人先生和一个人小姐?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听过。”云静好又陷入之前的沉思。

  终于看到一本质量过关又价格低廉的书了,洋洋输入支付密码,买下那本习题册。“之前很火的漫画,看到又忘了吧?”

  不是……米儿说这句话的神态语气,都十分熟悉和相似,似乎……

  “洋洋我出去一趟,帮我留窗啊!”寝室宵禁是十点半,不过由于她们住在一楼,每次执行任务晚归都是爬窗进来的。

  “喂!”洋洋目瞪口呆地看着云静好冲出去的背影,“你还穿着睡衣呢!”

  奶茶店,游乐场,小区公园……云静好就快跑遍全城了也没找到阿律的影子。原来当一个人刻意要躲你时,真的是天下之大,对方眨眼就能消失在茫茫人海。

  “小妹妹,有什么可以帮您的吗?”

  云静好正准备说不用,迎面却撞上一双猥琐的眼睛。

  天,她什么时候跑到了酒吧门口,而且还穿着睡衣!!

  “小妹妹,别怕呀,我没有恶意~”男人的笑越发恶心起来。

  废话,哪个坏人还把坏字写在脸上么?

  云静好连连躲闪,可这在外人看来却愈发暧昧。这样的酒吧门口,多的是穿衣露骨欲拒还迎的人,喊出口也没人来帮她,更何况她现今这身装扮——丝质睡裙,肩膀手臂全都露在外面,便是更加说不清了。

  “你最好小心着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她瞪着猥琐男子出言不逊。

  “好啊,就想你这样娇滴滴的小美人儿对我‘不客气’呢~”

  男人说着话甚至有恶心的哈喇子流出来,云静好从没有像现在这一刻思念过韩跃,他们韩公子可是练过跆拳道的,绝对三秒之内能把这个猥琐男打得满地找牙。

  “我,男朋友在呢!他,他一会儿就会过来!”

  被逼到墙角,云静好再无它法。如果直接飞起一脚踹下堂,他应该不至于明目张胆地在大街上追着她跑吧?

  “这样啊……”猥琐男揩掉恶心的口水,往前一步,“小妹妹不学好,小小年纪就跟人早恋啊……”

  心咯噔一沉,陌生醺臭的男人气息逼近,云静好咬紧牙关屈起膝盖……

  天旋地转。

  一切发生的太快。她甚至没来得及看清发生了什么,身边就又被寒凉陌生的气息所笼罩,这似乎比夜还要冰冷的寒凉让她不禁抖了一下,接着就听到什么重物砸地的声音。

  “滚!”低沉的嗓音略显喑哑,被撂倒在地的猥琐男只能逃之夭夭。

  这声音……

  云静好连忙抬头。

  “小静……?”

  耳边响起痛苦压抑的声音。

  天,她今天一定是水星逆行不宜出门!

  “阿律,你听我说……”

  “听你解释吗?”阿律怒极反笑,“如今这样,你还要解释什么?”

  是啊,现在这样她还能解释什么呢?纸醉金迷的酒吧门口,她衣衫不整被御莫半抱在怀里,而且……该死的,这家伙居然还把衬衫两粒扣子给解开了,部分胸膛裸露在夜风中,更显得暧昧不明了。

  又是羞又是怒,她一把推开御莫,没想到这人却在她之前松开了手,像是怕被她沾上晦气似的厌恶,还好她眼疾手快站稳了脚跟。

  “阿律,我真的,是有苦衷的。”对于他这样的敏感神经,最好的办法就是拿出铁打的证据一五一十说实话,可是她偏偏不能。

  她想说一个美丽的谎言,却不知在这一个之后还要用无数个谎言来编织它的美丽。

  “苦衷?”阿律漆黑的眼眸里尽是汹涌的痛楚,“跟我在一起,你有无法言说的苦衷是吗?”

  “阿律……”气郁结心,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

  “就这样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联系了。”

  愤怒与羞辱灌满全身,他简直再也不想看到面前的这个人,拔腿疾步离开,任由云静好怎么呼唤他也恍若未闻。

  “你故意的吧?”

  微垂着眼帘,遮去所有狼狈模样,云静好的声音很小,但咬字清晰,“看到阿律要过来,故意用这样的动作?之前在奶茶店,也是故意让他误会。像你这样外表出众又不在意钱的高富帅,最能够让他产生极端的自卑心理。更何况,当他发现连自己身边的人都这样龌龊不堪的时候……”也许原本就与周围格格不入的他,更加变得了无生趣。

  喧闹的酒吧,灯红酒绿,这个俊美的男子在霓虹灯下像个会索命的妖精。

  “他是我的任务。”

  夜风中浮动着月见草的轻香,左耳的耳钉正幽幽闪着寒光。

  …………

  “韩跃!帮我个忙!”

  大清早,云静好火急火燎冲进教室,而早起才到教室的韩跃刚趴到桌子上补觉。

  “韩跃韩跃!急事啊!人命关天!”

  被她摇晃得头晕的韩跃无法,只得从肘窝中抬起头,揉着惺忪睡眼,“怎么了啊?天又没塌。”

  “能不能借用咱俩关系动用一下私权?”

  “云静好!”韩跃警惕地向后靠,顺势笼紧自己的衣领,“什么关系?我跟你没有关系啊!”

  旭日初升,教室里还没有来人,韩跃惊惧的声音在此刻竟然有了阵阵回声。

  “静好?”

  洋洋抱着一摞书坐到云静好身边,“怎么了?”静好昨晚一夜未归,洋洋也猜到她是执行任务情况有变了。

  “韩跃!我是认真的,你能不能动用学生会的人力帮我找人?再耽搁下去我怕会出人命!”

  “静好?出什么事了?你的任务人还没找到?”

  韩跃再嬉皮笑脸也在两人脸上察觉出事态严重性,想着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人陆陆续续来到教室,就把两人带到教学楼侧面无人处。

  “到底出了什么事?”韩跃比两女生足足高出一个头,这样严肃低沉的声音莫名给人一丝心安。

  “简而言之,就是我这次的任务是一个抑郁症患者,但我用了很不好的方法……”云静好咬了下嘴唇,“我骗了他,也因此让他很伤心。他现在躲着我,我到处都找不到他,我怕他一时想不开……”

  “现在只剩两天了!”洋洋倒吸冷气,向韩跃解释,“静好的任务人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看见我们学校了,按照校规上说的,再有两天任务人就会生病昏厥。如果在这两天之内静好没能执行任务删去任务人的记忆,那任务人身体遭受损害,静好就会被空间暗影实施追捕了!”

  韩跃额头青筋跳了跳,她们……还真的是有紧迫感啊……

  “所以你希望我动用足够多的人手帮你找人?”韩跃揉眉,学生会总共也就不足两百号人,A城大街小巷加起来不下七百多条,真是件浩大的工程。

  云静好小心翼翼觑他一眼,“当然,能帮我逃脱空间暗影的追捕更好,虽然我也知道不大可能……”后面她自动忽略掉韩跃瞪着她要杀人的目光。

  “大小姐,你以为学生会的委员都是愣头青吗?吃力不讨好的事谁会做?你还真当我是神啊,学生会不是我一个人主宰,我也只是一个小小的副会长,先别说会长同不同意,就是让另一位副会长点头都难。”

  云静好眸光一暗,“是了,我怎么忘了御莫也是副会长呢?”

  这几天他们一直针尖对麦芒,御莫是绝对不可能帮她的。

  最后一点渺茫的希望也化为灰烬,她只能靠自己无头苍蝇得乱找了,同时还要祈求上天听到她的声音让阿律千万不要出事。

  “谢谢,麻烦你们了!洋洋,今天可能要你帮我请……”

  “我又没说不帮你!”

  正当云静好准备离开的时候,韩跃突然硬邦邦来这么一句,语气里颇有些不把他当朋友的怨怪。

  云静好跟洋洋都诧异地看着他。

  “把那个人的性格特点,穿衣风格,说话神态,总之所有的样貌特征,越详细地报给我越好。”说着韩跃从上衣里掏出精致的黑手机。

  “这是,人肉搜索吗?”洋洋问,可是人肉搜索不是只能在网上找到搜索对象的IP信息什么的吗?他们现在要找的可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

  “不是,这只是一种传播途径。”

  韩跃把手机竖起来,手机界面上显示着醒目的“悬赏”二字。

  “现在谁没有手机?只要奖金足够诱人,就会有人自愿替你卖命,我们只须用黑客技术向A城所有手机发一条寻人信息就可以。”

  “那还用描述外貌干什么啊?我有阿律照片!”云静好翻出自己手机快速浏览,还好她有拍照!

  “还要注意一点!发信息的手机号不能包括阿律的,静好你把阿律手机号也告诉韩跃!”

  韩跃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晃了一下,女孩们脑袋还挺灵光的嘛,照片确实是他一时没想到而已……不过就没有人惊叹他的才华吗?比如他为什么会黑客技术?比如这么庞大的信息工作量他一个人怎么完成?比如这笔悬赏金该由谁来付?

  手机僵在空中两秒的时间,两个女孩的头都凑在一起翻照片。

  好吧,人命关天,他“暂时”不跟她们计较。

继续阅读:第一章.没有人先生(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