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牡丹(4)
许愫2017-03-17 23:002,552

  说不清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什么样的感觉呢?

  ——她就像被一座无形的大山时时压着透不过气来,压得麻木了,连笑也都是木然地扯扯嘴角。可是当她再次看见那熟悉的身影时,好像压在她身上的大山猛然被抽走,她的呼吸陡然变得无比通畅,甚至是极速!她清晰地感受到血液在自己的每一根血管里奔腾!

  “曲小姐,好久不见。”

  曲小姐?

  血液瞬间被凝固。

  她看着他陌生客气的微笑,这才反应过来那大山并没有被什么移走,只是,上帝去给她换了一座更重的而已。

  重得她连呼吸都在抽痛……

  “好久、不见……”

  深深低下头,她没办法做到,她没办法像他那样客气疏离地叫他“宣先生”,正如那天之后她便没办法再让自己见他。

  气氛顿时下降到冰点以下。云静好拿着刀叉不知该不该继续吃下去,御莫倒是老神在在,自始至终连桌子都没碰一下。

  “……听说,曲小姐最近打算出国了?”

  他怎么知道?!

  胸口猛地一滞,她微张着嘴费力呼吸。“最近……在办签证。”

  “果然,生活质量提高了,的确是要好好享受享受人生。看来曲小姐最近过得很好,就是不知晚上睡眠如何呢?可有因为丝毫的良心不安而辗转难眠过呢?不过看曲小姐气色红润,应该每天都睡得很好吧?”

  胸口开始剧烈起伏,这里好闷,她呼吸不过来,她真的呼吸不过来了……

  “宣……”指甲掐进手心,她没办法抬头去看他说这话时是怎样的表情,“时间不早了,我想先……”

  “曲小姐打算‘回家’了吗?”回家二字被他咬得那么重,险些让她以为他就要冲过来抓住自己。

  “先生——!”云静好突然站起来,“我刚刚才想起,我的包落在思思姐家里了!思思姐快带我回去拿包吧!不然一会儿没钱打车回去了。”

  “……好……”

  餐厅经理吓得过来问两男生出了什么事,因为曲思思是被云静好架着脸色苍白地离开这里。

  “对不起,刚刚有些失态。”看着两女生离开的背影,宣风两手撑住额头努力调整呼吸。

  不是这样的……原本不是这样的……

  他只是想再见她一面,只是在得知她即将出国的消息后想再看她一眼。

  可是,当她那般从容自若地出现在高档餐厅,当她表现出对这里奢华的一切都不顾一屑的态度时,他那可笑的自卑突然跳出来。

  以前,她也曾指着这家店对着他垂涎三尺地说,等以后有钱了我要在里面吃到肚皮撑爆!可是这里面随便一道菜,对于还没有毕业的他们来说,抵得上几个星期的伙食费了。

  他没办法给予她那样的生活,而当她拥有了梦寐以求的生活后,曾经念念不忘垂涎三尺的,竟然连看都不屑于再看一眼了么?那他呢?比这里任何一样东西都要廉价的他呢?

  所以,在看到她的表情之前,他选择了先恶语相向,他用这样可笑的方式来保护他仅剩的自卑。

  可是,他却伤害到了她,比之她对他冷言冷语,这样亲眼看着她难受,他却更加痛苦,痛苦了一千倍一万倍,痛到他几乎是说完那句话就立即后悔了……

  “宣风。”打发走询问的经理,御莫正色道,“或许你该想想你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什么?无非是再见她一面,祝福她。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他方才的一番话又算什么?

  ——叮铃铃!

  拿到钥匙啦!

  云静好开心地挥舞手中挂着铃铛的钥匙串,虽然过程坎坷结局还有点儿不尽人意,可好歹目的达成了!曲思思现在对她已经不设防线啦!

  把钥匙小心翼翼收进背包里,再抬头时,悠长昏暗的小巷里冷不丁多了个颀长的人影。

  我去!人吓人吓死人啊!更何况这还是个非人的妖孽男!

  “御莫!”

  一不做二不休,云静好冲上去跟他摊牌,“刚刚那个男的,是你的任务人对不对?曲思思前男友?”

  少年表情淡淡的,“宣风是自己找上我的。”

  “鬼信你!有哪个正常人没事跑去找死神?除非他不想活了!”

  御莫斜斜觑她一眼。

  “我去,不是吧?失个恋就不想活了?”

  御莫眉头又皱了皱,挺可爱的丫头,这张嘴就来的粗口是跟谁学来的?

  “喂!别走啊!你去哪儿?”

  “难不成你还想留我在这儿过夜?”

  云静好闷头冲过去,没成想人家御莫根本没走,突然一回头,她的头就华丽丽撞上了对方的下巴。

  御莫疼得轻哼。

  “对、对不起啊……”哪有那么痛?

  这次是真的走了。

  “等等!等等!”云静好摆成个大字拦在御莫面前,“你不能带走宣风的灵魂!”

  “你想干什么?”

  御莫盯着她,狭目微眯,云静好登时小腿发软,险些就站不下去了。

  什么叫不怒自威?如果眼神可以用作武器的话她应该已经死过一次了。

  “我、我不准你碰宣风!”

  该死!闪到舌头了!

  哎哟……果然不能跟死神之子硬碰硬啊,她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其实可以再委婉点呀……

  “……我、我思索……”

  人一紧张就容易结巴,更何况是刚刚闪到舌头的云静好,说出来的话连她自己也听不懂。

  “赌一局吧。”

  “……?”

  昏暗的路灯,寂静幽深的小巷。少年声音仿佛带着某种蛊惑人心的魔力,夜风送来些微月见草的清香。

  “就赌,宣风会变成谁的任务。输的人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

  ……

  “什么?!你答应了?!!”

  洋洋扔下正在洗的衣服冲到云静好面前,湿哒哒的手抓着她肩膀就不停摇,“你怎么能答应他呢?他可是死神之子啊!你怎么敢跟死神之子做交易?万一你输了他要收走你所有灵魂怎么办?”

  “轻、轻点儿!”云静好被她晃得头昏脑涨,“那又如何?我本来就没有灵魂啊。”

  “谁跟你说你没有灵魂的?”洋洋恨铁不成钢地问,感情这丫头这么无所谓的原因在这儿呢!

  “不是你说的吗?琉樱学院的学生都是没有灵魂的人,我们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那只是我们在校期间,三年时间里,我们的部分灵魂只是暂时不属于我们而已!”

  “什么叫暂时?不属于?还有‘部分’?”

  “就是说,等我们毕业了,一旦离开琉樱,我们还可以变成完整的正常人啊!我的静好!”洋洋气得戳她脑袋。

  “那如果……灵魂给了死神?”

  “那你就是一具行尸走肉,永远摆脱不了死神的奴役。知道空间暗影是怎么来的了吧?她们给你施加刑罚的时候为什么那么无动于衷,丝毫不会手下留情?”

  “天……”云静好倒吸凉气。

  又是一场非胜不可之战,上次她就输了,这次能赢吗?

继续阅读:第二章.血牡丹(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