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牡丹(5)
许愫2017-03-18 21:213,409

  曲思思两周后就要随未婚夫移民加拿大。

  云静好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刚给他们的小公寓来了个上上下下的大扫除。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她拍拍身上的灰尘解下围裙。

  “思思姐,我今天约了人,要早点回去,就不跟你一起吃饭啦!”最近缺课太多,她再不出现在老班面前只怕要死翘翘了。

  囫囵把东西收拾进自己的书包,云静好手忙脚乱地冲出门口,却不想一头撞上堵肉墙。

  “你又要去见谁?那个旧情人吗?”

  刺鼻酒臭味。

  云静好吓了一跳,开门的竟然是曲思思的未婚夫!!

  之前就怀疑过这两人感情可能不太好,云静好在他们家这几天从来没有见过那个男主人,没曾想他今天竟然回来的这么早。

  “你误会了……我是思思姐请来的保……哎!!”

  云静好下狠劲儿掐男人扑过来的粗壮手臂,可是他已经烂醉如泥,哪里还感觉得到半分疼痛?倒是整个人都向她压过来,她被闷得难以呼吸。

  “你跟了我还想着别的男人吗?怎么,后悔了?想跟他复合了?做梦!你给他戴了顶那么大的绿帽子,我告诉你,是个男人都恨不得再也不要见到你!”

  陌生的气息,令人作呕的酒臭冲击着云静好的呼吸,咬也咬了,挠也挠了,可饶是她再怎么叫喊这个男人就是抓着她不放。

  不是抱不是楼,就是蛮横无理地抓着不放,力道之大让她都怀疑自己的骨头是不是已经被他捏碎了。

  “曲思思,从你答应嫁给我的那天开始,就算我们一辈子彼此折磨痛不欲生,我也绝对不会放过你!”

  男人头一低,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她颈窝处。云静好浑身一激灵,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一把撞开倒在她身上的臭男人,本能往后跳开。

  砰——男人撞到门上,整个门框都跟着震了几震。

  男人后脑勺磕在门上,钝痛驱散了些许醉意,他晃了晃脑袋,渐渐看清眼前这人并不是曲思思。

  “你是……谁?”男人吃痛地捂住后脑勺。

  “一个和你无关的人!”

  云静好恼怒地瞪着男人,偏偏他倒在门后面,除非他自愿放她走,否则她想出去就难了。

  小心翼翼把手伸进包里握住手机,洋洋上课的时候不带手机,只能祈祷韩跃此刻不是在睡觉,最好能立即接到她的电话。

  “无关的人……?”

  男人低喃,好像陷入了回忆之中,“一开始,她也是和我无关的人呢……”

  “你放我离开,这件事我就不会跟思思姐提起。”

  该死!智能手机没有按键,她一只手放在包里连锁屏都开不了!

  “不!你要跟她说,你得去告诉她……”

  男人扶着门把手站起来,如狼般的眼睛直勾勾盯着云静好。

  “你想让她吃醋?妒忌?”

  也不知是不是被御莫吓得多了,男人露出这种神情时刚刚还心慌意乱的她突然又不害怕了。求人不如求己,包里还有一瓶随身带的花露水,如果男人再过来……

  “你跟她很像,在此之前的她。”

  男人眯着眼,摇摇晃晃逼近云静好。

  “你如果敢那么做,我保证她非但不会吃醋,还会觉得你无比恶心!”放开手机,她握紧了那个小喷瓶。

  “谁知道呢?总要试试才行。”

  再近一点,再近一点……她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快狠准!

  “呵!”云静好冷哼,“我真可怜你!”

  这句话终于刺中男人那根敏感可怜的神经,他再也顾不得什么颜面什么身份,胸口压抑已久的欲望如同猛兽般瞬间撕碎了他仅存的理智,他赤红双目向云静好扑过去!!

  就——在——这——时——

  “啊——!”

  男人痛苦地捂住眼睛,云静好来不及多想,扔下喷瓶就飞快夺门而出。

  公寓的门距离院门还有一段距离,外面正对的又是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情况对她很不利。

  她拼命往外跑,喉咙发紧呼吸紊乱,好不容易推开小院门——

  长巷那头竟然立着个人影!

  “御莫——唔!”

  云静好刚开口,嘴巴就被人从后面捂住,接着院门被大力甩上,她竟然又被拖回了公寓里!!!

  没想到男人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

  云静好死命挣扎,连咬带挠,可竟然还是被男人拖到了二楼!!!

  她心一凉,无止境的恐惧感从上而下蔓延全身,她现在担心的不单是自己的身子,还包括性命!因为她分明看到了男人眼里翻滚着的浓浓恨意!

  没办法了!

  云静好瞅准空隙,趁男人一时松手爬到落地窗前,拍着玻璃大声呼喊。

  “救命啊!救命!”

  人影来到院门外,竟然真的是御莫!

  云静好稍稍安了点心神,死命抓着窗棂不让男人把她拖走。

  “御莫!御莫!御莫——!”

  她喊得喉咙发哑,打得手掌发疼,楼下的御莫终于有了点儿动静,微微抬头侧眸——

  “唔——!”

  嘴巴被不明物体塞上,云静好再一次被拖了回去!

  “你叫啊!叫了也不会有人来救你!”

  男人的脸在眼前放大数倍,陌生恶心的气息冲进鼻孔,男人手一用力,衣襟被扯开大口子,半边肩膀裸露在空气中!

  ——哐当!

  殷红的血滴到她脸上,伴随着摔落在地的花瓶碎渣,男人没来得及回头看一眼,昏死过去。

  “静好?静好,对不起、对不起……”

  曲思思扔下手里半截花瓶,颤抖着把云静好扶坐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

  滚滚泪珠洒下来,却并不是云静好的,而她除了说那三个字却什么也做不了……

  …………

  Forget it bar。

  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男人端着高脚酒杯穿梭在扭动的身影之间。

  很快,他就在吧台前面发现了目标。“美女,寂寞吗?”

  是个长相清纯的女生,还扎着马尾辫,看上去很像一个学生。不过这年头,多的是装纯装嫩的女人,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滚开!”女人低吼。

  常用招数,欲拒还迎。

  男人从容坐在她身侧,“看样子,你不太会喝酒?”他点了一杯白兰地,烈酒。

  推到女人手边,“比啤酒更能让你如梦似幻……”

  女人瞥一眼他,素手轻轻端起送过来的高脚杯,然后,猛地泼在男人脸上!

  “你干什么?!”

  “狗东西,我叫你滚没听见吗?”

  “神经病!”男人用看疯子的眼光看她,自认倒霉。

  “呸!你再给我说一句?”

  没想到,喝高了的云静好竟然也能泼辣至此,一口啐到正准备离去的男人身上。

  “疯婆子,你找死是不是?!”

  “是又怎样?你打我啊!”

  男人可不是什么好主儿,有人找上门来惹他他岂会轻易饶过?

  “贱人!”

  他捋起袖子,正准备一巴掌挥过去,手却在半空中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封住。

  “你他妈谁啊!少多管闲事,知道我是谁吗?!”

  酒保一见阵仗不对,立即叫来老板调和。

  “阿莫!别冲动!这个人你惹不起!”

  男人鼻孔朝天冷哼,“你现在跪下来给我道歉还来得及。”

  老板脸上虽也有些挂不住了,可这男人的权势实在不是他们一般人能够招惹得起的。阿莫不仅是店里的常客,还帮过她很多,她自然不想让阿莫在这么多人面前出丑,可也不想招惹这个男人。

  “不如这样,我们各退一步吧?李先生,今天酒水钱我买单,就当给您赔不是了。阿莫可能没了解事情经过,冲动了些,刚刚酒保已经跟我说过了,是这个女人不懂事泼了您一身,真是对不住啊。”老板弯腰向李先生道歉。

  “哼!以后走路小心着点儿,别吃饱了撑得没事找事!”

  李先生甩开被御莫拦下的手。哎哟喂,真疼啊……

  “是是是,年轻人心浮气躁,下次一定不会了……”老板一个劲儿地赔不是。

  “我想你误会了。”

  “……?”老板愣了愣。

  “这个女孩儿的事,一直都是我的事。”

  阴沉着脸,他将昏醉在地的云静好轻轻抱起。

  那样冰冷骇人的表情叫围观的人无不后脊发凉,这个男人身上仿佛散发着一种死亡的危险气息,让他们所有人都不敢靠近半分。可他的动作却那样轻柔,仿佛被他捧着的是怎样珍贵的无价之宝。

  切!英雄难过美人关啊……可惜……这个实在算不上大美人,还凶巴巴的……

  男人作死地上前一步,油乎乎的脏手揩过去,“怎么?你好这口?长得比女人还漂亮,眼光却不怎么样嘛!”完全忘记自己在此之前的所作所为。

  “啊啊啊!”

  男人发出杀猪似的惨叫,手还没碰到云静好呢,又被御莫往回一拧。

  ——骨头错位的声音。

  “断、断了!”

  男人痛苦呼喊,就连老板也是一脸不可置信。

  “你你你……你敢扭断我的手?信不信我要你们全家陪葬!”

  “是吗?”少年眼底出现妖娆的雾气。

  空气骤然安静,仿佛有某种诡异的力量遏制了他们的呼吸。

  “我随时恭候。”

  薄唇邪勾,他美得像个会索魂的妖精。

  刹那间,老板有种忘了自己身处何处的错觉……

继续阅读:第二章.血牡丹(6)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