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牡丹(6)
许愫2017-03-19 22:023,732

  夜里起雾了。

  一直抱着她走进了僻静无人的巷子里,他原本打算直接回琉樱,可是这条路居然越走越长。

  世界安静得好像只有他的呼吸。

  其实要回去,只要用空间移动就好了,这么走,他哪里走的到琉樱学院呢?

  直到手臂上传来尖锐的痛感,他才发现怀里的那人不知何时已经醒了。

  “疼吗?”声音带着浓浓恨意。

  御莫站定。

  “我看像你这么冷血的人,根本不知道疼是什么吧?”

  她又更加用力地咬下去,一直咬一直咬,可却仿佛怎么咬也不解恨。

  “你之前看我被人拖进屋子里都无动于衷,刚刚又为什么要帮我?怎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回报吗?我告诉你,不可能!”

  直勾勾盯着眼前这张绝美容颜,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讨厌过他!

  “我恨你!”自从碰见他,她就没有一天安生日子过!

  齿尖弥漫出血腥味,云静好立马厌恶地松了口,同时间御莫也把她放了下来。

  “我一定会赢你!”

  撂下这句话,她踉跄的身影冲进蒙蒙夜色里,终是消失不见。

  少年在原地定定立了一会儿,银耳钉在昏暗路灯下泛出孤寂的幽光。

  “被你发现了啊……”

  懊恼的声音从柱子后面走出来。

  “我不打自招,从你出酒吧的时候开始跟着的。”声音的主人举起双手看着他。

  御莫抬腿便走。

  “你为什么不跟她解释呢?”声音追上去。

  “……”

  “要不我来出面?”

  “……”

  “我说真的,我可以帮你,告诉她一切!”

  “不需要。”

  御莫眨眼就消失在白雾之中。

  “哦豁,有意思了呢……”

  声音低笑,白雾蒙蒙的夜色中,有浅浅的月见草的香味。

  琉樱,樱兰苑。

  洋洋把降温用的毛巾从静好额头上取下来,又换了一块新的。

  “到底发生了什么?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喝酒?”

  琉樱的每个人都体质特异,某方面会超乎常人的好,相对的,某方面也会异乎常人的脆弱。云静好这是第一次喝酒,算不上酩酊大醉,但却因此低烧不退。

  按照后来云静好自己回忆时的话来讲,她还没能发现自己在哪方面超乎常人的时候就被几杯啤酒打击得体无完肤。

  她也说不上来当时是怎么想的,又气又怨,满腔心火无处泄愤只好喝酒撒气,巴不得随便找人骂一顿,可巧不巧,倒霉鬼李先生还真的自己送上门来讨骂。

  “明天早上起来你敢说自己喝断片了试试!”

  洋洋死戳云静好脑袋。“看着看着!我跟个佣人似的帮你擦身子服侍你呢!你敢忘了!”

  云静好确实没敢忘室友这“擦身之恩”,不过不是因为洋洋戳她戳的,而是半夜里一通电话。

  “喂……”

  那个时候她已经酒醒了大半,就是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什么?!”

  对面床上的洋洋翻了个身。

  “你、你再说一遍?”

  手机那端传来标准的普通话,“云小姐,请您立即赶往恒远医院,曲思思失血过多,我们联系不上……”

  “洋洋啊……”云静好翻下床,又爬到对面的床铺上,“洋洋你起来好吗?洋洋……我有点儿怕……”

  ……

  清晨六点,警局。

  “云小姐,你不用紧张,我们就是想了解一下情况,做个笔录。”刑警让人给云静好倒了杯热水。

  “请问,你跟曲思思是什么关系?我们在现场遗落的手机里发现她把你设置成紧急联系人……”

  什么关系?

  她现在脑袋里只有一个回答——

  嗡……

  没有比这更刺激的一天一夜了,她先是差点失去贞洁,接着第一次去酒吧喝酒骂人,然后发烧,酒醒了又火急火燎跑去医院,刚喘口气儿,又直接被带回警局问话!

  没事,没事……呼……

  冷静,这个时候应该冷静!

  ……

  后来,在韩跃的帮助下云静好总算是得知了事情大致的经过:

  曲思思未婚夫陆仕南非但是商业界首屈一指的房地产大亨,他名下居然还有一家私人医院!警方当时还无法得知曲思思一个平凡的女大学生是怎样和陆仕南产生交集的,但是就他们收集到的证据可以了解到,从月初开始,曲思思在乡下患病的母亲突然被接来A城,住的正是陆仕南经营的私人医院的高级病房。

  可以由此推测,曲思思突然跟男友分手转而火速嫁入豪门很有可能是为了重病的母亲。可是就在昨天,曲母还没来得及做手术就突然病发死在医院里。陆仕南有可能是意识到他绑着曲思思的绳子突然断了,这才早早回家……

  当天下午五点,云静好从公寓楼跑出来,只剩下曲思思和被砸伤昏迷的陆仕南在家。当晚十点,陆仕南的秘书按照日程上的安排去接陆总回公司开会,发现公寓门竟然是大开着的,又在二楼发现满地血渍和重伤昏迷的曲思思,这才报了警。

  原本昏迷的陆仕南失踪了,秘书怎么都联系不上他。现场留有一把沾满曲思思鲜血的水果刀,上面只有曲思思一人的指纹。

  有一点或许值得一提:水果刀上刻着一朵非常大的牡丹花,而更诡异的是,现场蔓延着的血迹,结合在一起看竟然是一朵妖娆艳丽的红牡丹!

  警方从曲思思的手机通讯录里发现,她最后一通电话是打给前男友宣风的,通话时间只有几秒钟,更奇怪的是宣风在此之后竟然也不翼而飞。无奈之下,警方只能从曲思思设置的紧急联系人寻找突破口,也就是此时被传唤来问话的云静好。

  ……

  “云小姐,谢谢你的配合,直到案件被侦破前,我们可能还需要你的协助。”

  “不客气。”

  拖着疲惫的身躯,云静好从警局里出来,虽然被盘问了半个多小时,可她知道,自己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看来曲思思之前可能已经被什么人胁迫过,她无法向陆仕南求助,宣风又那么恨她,已经休学孤身一人的她似乎也只能寄希望于云静好……那么她这样做的目的到底是想跟她说什么呢?也许是很重要的事,不到最后一刻她不会轻易说出口……

  “所以现在是励志剧变成悬疑剧了?”云静好自言自语,从琉樱学院给她分配的任务来看,她的设定不应该是帮人排忧解难任劳任怨的小天使吗?怎么会遇上谋杀案这么血腥的事嘞?

  “洋洋,我想回去睡……”

  半个哈欠卡在喉咙里,云静好吓得差点儿没被自己噎死!

  “静好,快跑啊!”

  原本在外面等她的洋洋此刻竟然跟一群黑衣人打起来了!

  “洋……洋?”上天原谅她没睡好才会这么智障吧,她开口第一句问的是,“你竟然这么能打都不告诉我!”

  围攻她的黑衣人自然是云静好一个多月来恨的咬牙切齿的空间暗影。这些家伙都十分训练有素,相当于现代版锦衣卫,专门维护琉樱学院和人类世界往来安定。

  他们一出现,倒霉的不是人类,绝对是他们这些可怜巴巴的学生党!

  “快跑啊,他们目标不是我,他们是来抓你的!”

  “抓我?为什么啊?”

  “你笨啊!”洋洋都快急死了,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她想拦住这些家伙已经很不容易了,怎么还有这么个猪室友!

  “啊!曲思思!”云静好大梦初醒,提起气来撒腿就跑。

  曲思思已经被认定为她的任务人,现在突然重伤昏迷躺在医院,她这个任务执行者自然难逃干系。

  “不是我的错啊!又不是我捅她的!啊!!!”

  当中几个黑衣人已经朝云静好追去,余下几个跟洋洋继续纠缠。

  人们在相当一段日子里对这件事情很津津乐道,因为寻常人类看不到空间暗影,他们看到的只是洋洋站在大马路上左踢右踹,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表演武术街头卖艺呢!甚至有人拍了视频传到网上——女子当街亲身演绎防狼术!

  至于云静好,那就更诡异了。来往的路人只看到一个学生装扮的女孩子拼命喊救命,一边喊一边没命地跑,可是人们往她身后看了好久,根本什么也没有。

  社会压力太大,连女学生都有妄想症了……

  “救命啊!”云静好扯破了喉咙,不成想空间暗影越来越多地从四面八方跑出来,直把她逼近一个死胡同。

  该死!这下真的叫天不行叫地不灵了!

  可就在这时……

  没错,正如花痴女云静好曾偷偷在心底里幻想过无数次的场景一般——

  她被逼至死路,千钧一发之际,她的英雄盛着滔天怒火从天而降,长身玉立,君临天下。千里之外,他的一个眼神都能将敌人杀得片甲不留!可那样冰冷的表情,那样嗜血的双眼,却在看向她的那一刹那,铿锵侠骨尽数化作万般如水柔情……

  咳……前面君临天下那部分是真的,后面嘛……人设不对,下次重来,下次重来……

  ……

  不过这些都是云静好事后反应过来的,当时她的唯一反应是——没有反应。

  因为……

  太妖孽了!实在是太妖孽了!

  御莫的出场方式,就是冷不丁从墙头出现他那邪魅的声音,好像他早就在那里等候多时一样。而他和那群空间暗影打起来的时候……怎么说呢……像极了笑傲江湖里东方不败最后跟令狐冲任我行等一票高手生死对绝时的场景,就算人再多招式再花里胡哨也都是小喽啰,空间暗影根本打不过他。

  不同的是,御莫比东方不败多了层冷漠绝情,后者是打着玩玩,一脸满不在乎;前者却是汹涌着浓郁至极的杀气!

  似乎这样汹涌着的杀气,反而让他美得愈发嚣张!

  可哪里来这么强烈的杀气呢?这可不是主观臆测,她明显感受到御莫眼底狂涌着的滔天怒火。不过是帮她逃脱追捕而已,最坏也就是再被抓回去打板子,犯得着下这么重的手吗?

  可能……是为了报上次被他们打伤的一箭之仇吧……

  云静好这么告诉自己,上次他在她面前昏倒不就是跟空间暗影打得么?

  男人啊,记起仇来可是比女人还要狠!不是有那句话说的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继续阅读:第二章.血牡丹(7)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