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血牡丹(7)
许愫2017-03-20 18:583,544

  “御莫,你走吧,我不需要你帮我!”

  胡同里,云静好咬了咬嘴唇。

  其实她本想说的是“这不关你的事”,可是话一出口就变得这么冲了。

  御莫却恍若未闻,身影在越来越多地涌上来的空间暗影中快速移动,毫无紧张之势,倒给人以一种他在跳舞的错觉。

  “御莫!”

  空间暗影使用的是人海战术,他们倒下一个不要紧,会有越来越多的空间暗影在他们倒下的那一刻涌上来。可御莫再厉害也毕竟只有一双手两条腿,也会累也会松懈,他不可能真的像铜墙铁壁一样刀枪不入。

  “御莫,我跟你说话你没听见吗?你走啊!我不需要你帮我!走啊!”

  空间暗影越聚越多,越聚越多,狭小的胡同里已经没有多少够她逃脱空间。云静好气不过,一个箭步冲上去,却被在外围的一名空间暗影瞅准时机,一拳向她太阳穴挥过去——

  砰。

  拳头砸向后背的沉闷声。御莫整个身子都跟着一抽。

  这一击御莫本来完全可以避过,可是云静好的声音一下子离他那么近,他马上反应过来云静好是冲过来了,心念电转间,一念之差,就正好中了那浑重的一拳。

  继而,是世界的骤然安静。

  就好像有人对他们按下了静音键一样。

  云静好就更加没了声音。

  他有些慌乱地在视线里搜寻那个傻乎乎的小圆脸。

  然后……呼吸猛地一窒……

  原本幽暗的胡同里似乎陡然变得十分明亮,有朦胧而美好的阳光照射过来。

  什么是刹那芳华?什么是瞬间永恒?

  有种与生俱来的华贵之气,叫做,只要那个人一出现,你便觉得连你呼出的气都是那样浑浊不堪。

  “抱歉。”他轻轻开口,声音如鸟鸣山涧,淙淙流水。

  “云静好同学,已经被正式纳为我学生会一员,事情发生得紧急,还没来得及上报。”

  或许,不该是这个地点;或许,该给他配个羽扇纶巾,玉服华冠;或许,他们应该在茵茵绿草旁,灼灼桃林处,他抱着她,而只有这样的背景,才能衬得上这样俊逸绝尘的他。

  ……

  云静好木讷地捂住自己的嘴。

  该死的……她的口水好像把天使帅哥的白衬衫浸湿了……

  ……

  “恭喜你了,因祸得福。”

  夜晚,梦魂路。两个黢黑的人影正探头探脑地在曲思思家门前缓慢前行。

  曲思思此时还在重症监护室里昏迷未醒,重案组将现场封锁,云静好、洋洋二人为了掩人耳目就选择在晚上穿着隐身衣过来。

  云静好指天为誓,绝对绝对不是她撺掇着洋洋逃晚自习出来的!

  而是喜欢看推理小说的洋洋对“查案”情有独钟,哪怕不上晚自习也要云静好带她来。

  云静好用曲思思给她的钥匙打开门,两人轻而易举就潜入进去。

  “哪有什么福啊?我又在天使帅哥面前流口水了,还流了特别多,他现在肯定再也不想看见我了!”云静好懊恼不已,上天为什么给了她这样一个如梦似幻的场景又对她下了这么残忍的咒术呢?她是招谁惹谁了呀!

  夹杂着某种异香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两女生都不禁眉头一皱。

  “你无缘无故就进了学生会,平白捡了个大便宜,还不算是福啊?”穿好鞋套,洋洋打开手电筒,小心翼翼在地上查探着。

  “话是这么说,可是……”可是谁乐意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一个明晃晃的大帅哥面前出丑呢?还是三次,整整三次啊!

  “嘘!”洋洋突然拦住往前直走的云静好。

  “怎么了?”

  洋洋把云静好拉到一边,打开灯。

  视线骤然明亮——

  一室盛开的牡丹花。

  要说诡异,这牡丹花竟然是妖冶血红色,一朵朵开得比拳头还大,一路从门口蜿蜒,铺到了台阶上。

  “韩跃给的资料里没说有这么多牡丹花啊,公寓不是已经被封锁了吗?”

  “这只能说明……”洋洋面色冷凝,“有人在我们之前就已经来了。”

  云静好心咯噔一沉,也跟着紧张起来。

  顺着血红牡丹,两人一路屏息静气来到了二楼——

  有那么一瞬间,云静好感觉自己喉咙被扼住般的窒息。

  柔美的曲线,白嫩的肌肤,散发着朦胧光泽的黑发……

  女人如同睡美人般侧卧在一方红毯上,那朵用血盛开着的红牡丹间,上半身搭在沙发上。

  “假人。”洋洋偏头看到女人没有用头发遮住的脸蛋,上面没有眼睛。

  用血的奠歌来衬托出这样一个案发现场,案发之后还敢再回来,凶手莫非是个心理变态?

  “洋洋……”云静好压低声音,扯了扯洋洋的衣袖。

  两人对视,静悄悄往一扇窗户走去。

  曲思思这公寓楼能用落地窗的地方几乎都用上了,窗帘自然也十分的多,长长的都拖到了地上。不过,曲思思一般不到天黑是不会拉上窗帘的,而按照法医推测曲思思受伤的时候应该还没天黑,那么这唯一一扇拉着窗帘的窗户,就十分可疑了。

  “出来——”

  洋洋一把拉开窗帘,没想到只看到一扇大开的窗户,冷风从外面呼呼地灌进来。

  “在下面!他逃走了!”

  云静好指着楼下大叫,可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呢,洋洋竟然一个腾跳翻过窗户,扔下一句“打电话叫韩跃”就没影了!

  当时的某人心内:我去!原来身手好是这样子的……跳窗完全不怕死啊……

  偌大的一座公寓楼,还伴随着诡异的画风,顿时就剩了云静好一人。她难免觉得后脊发凉,连灯都来不及关就一溜烟跑了出去。

  “洋洋,我没带手机啊!”

  拐到一个巷子口,云静好看见洋洋背影立即大喊。

  “不必了。”

  这语气……

  发觉不妙,她立即跑到洋洋身旁——

  “是你?!”

  其实一开始云静好也怀疑过宣风。曲思思最后一通电话既然是打给他的,肯定是有很重要的话想跟他说,那为什么只有几秒钟呢?几秒钟能说多少话?

  一种可能是曲思思临时退缩了,对方刚接通她就立即挂断;

  还有一种可能,是对方就在她身边,而当对方刚按下接听键,她就已经看到那个人了。

  后者似乎可以间接解释为什么宣风会在这通电话之后莫名失踪。

  “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我也不打算跟你解释,如果你打得过我的话,就把我绑到警察局吧。”宣风盯着云静好。

  云静好气势汹汹,“怎么?想欺负我不会打架啊!”

  嘿!最近是不是人人都跑去连散打了啊!一个两个都这么嚣张?“我告诉你,打架我是不在行,可我会咬……”

  咬到舌头了……

  云静好震惊地看着宣风身后就像从影子里突然变出来的御莫。

  要不要每次出场都这么玩心跳啊?

  “我知道了,都是你搞的鬼!”她指着面无表情的御莫,“难怪宣风说失踪就失踪!一定是你把他藏起来了!你想收了他们两个的灵魂,就怂恿宣风杀了曲思思,然后你再让他内疚自责而死!”

  “凶手不是宣风。”

  洋洋突然开口打断云静好的话。

  虾米?

  不止云静好,就连宣风也是一愣,眼带探究地看向洋洋。

  “虽然我不知道你趁夜来公寓的目的是为了什么,但是,凶手不会顺手把桌子上的过期饼干扔掉。”

  宣风愣了愣,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袋刚刚过期的饼干。“思思吃零食从来不看日期,都是想起来就吃,好几次闹肚子都是因为这个。”

  这袋饼干已经被拆开,也不知里面的饼干思思吃没吃,又吃了多少。他本来之前就可以离开,可是看到这袋过期饼干时就想到了好多好多恍如隔年的事情,微微一怔,他就听见楼下两个女生说话的声音,已经错失了脱身良机。

  “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个已经过期了?”

  他当时几乎是出于下意识的习惯性拿起来看看,思思特别喜欢屯零食,刚买来那几天又舍不得吃,于是就越堆越久,越久越堆……

  “鄙人不才。”洋洋叹口气,“恰好看到过警局档案,桌子上的过期饼干,有一部分已经被警方带回去取证。”

  洋洋这句话藏一半说一半,她们手头有一些证据不假,不过和警方无关,这些都是通过“特殊手段”获得的。

  “所以你们准备帮我吗?”宣风冷笑。

  “你知道凶手是谁?”洋洋不答反问。

  白茫茫的夜雾。

  A城近日的天气总是多变得很,或许前一刻还晴空朗朗,下一秒就变得瓢泼大雨。

  孤寂的路灯原本就显得夜色幽凉,不知何时竟然起了朦胧白雾,更衬的原本就讳莫如深的那人越发虚无缥缈起来。

  “或许吧……”

  天空陡然一声响雷炸裂,云静好吓得大叫,本能后跳一步。同时间,白雾浓重到化不开,只有一步之遥的两人竟然连脸都看不清。

  等洋洋反应过来的时候,拨开层层白雾跑过去,寂静冷幽的巷子里,除了她们哪里还有半点儿人影?

  “一定是御莫!”云静好追过来,这家伙怎么老是跟她作对?

  “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困住这个死神之子?或者让我们知道他的行踪?总不能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就这么被他牵着鼻子走吧!”

  “可能……”

  洋洋吸了吸鼻子,这味道是……月见草?

  “有办法?”

  “不过需要你去做。”

  “我?就我一个人吗?”说实话,她真心不想跟御莫再有接触。

  “没办法,你是最佳人选。”

  洋洋掏出手机,拨通一个号码。“据我所知,学生会每学期都要召开一次全委会对吧?我建议你不如选择明天……”

继续阅读:第二章.血牡丹(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孤影游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