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债多不压身
一纸深秋2017-03-06 18:012,313

  权北琛一顿,正要推开暮雨的手,也顿住了。

  “又想出新的方法勾-引本少?”权北琛戏谑的说道。

  慕雨嘴角一抽,一把推开权北琛,丝毫没有了刚刚矜持以及娇柔,“本姑娘就是想试试,你到底是好女色还是好男色。”

  权北琛冷冷的扫她一眼,“不想去参加慈善晚会了?”

  慕雨妩媚一笑,“老娘战服都已经穿妥当了,怎么可能不去?”

  权北琛勾了勾唇角,这样斗志满满的慕雨,莫名的让他喜欢。

  “走吧。”权北琛眸色深了深,却只淡淡的说了两个字。

  慕雨点了点头,眼中闪过一丝狠意,黎远航,今天一定要让你身败名裂。

  冷笑一声,黎远航想继承祖业,她就偏偏不让他得逞。

  “大爷,今天晚上您是不是全程配合我?”慕雨歪着头问道,心中不由得打鼓,像这种慈善晚会,其实就是上流社会烧钱的地方,给以前的拍卖会安了一个很高尚的名头。

  “你觉得呢?”权北琛扫她一眼,眼中戏谑更重。

  慕雨心头狂跳,这样不太正经的权北琛,竟给人一种非常雅痞的帅,直直的撞击进慕雨的心。

  “要我说,反正我都已经欠你三百万了,债多不压身,如何?”慕雨笑的轻佻,看着权北琛的神色也坚定不移,“今天我要是可着劲儿给你花钱,花到合我心意,本姑娘就心甘情愿上你,如何?”

  一边说还一边对着权北琛挤眉弄眼,还很豪放的挺了挺胸,贴上了他的胸膛。

  权北琛笑了笑,霎时间满室都充满了诱-惑的味道。

  “本少等着你的心甘情愿。”权北琛扫了一眼如同狐狸精的慕雨,淡淡的别开眼睛。

  到了黎氏慈善晚会的门口,车子刚停下,黎家现在的执行董事长,黎晋已经站在外面等着了。

  权北琛下车,黎晋上前,“权少,您来了。”

  权家是临市所有人争相讨好的对象,听说权北琛要来参加,黎晋别提有多高兴了。

  临市举办过多少场慈善晚会,权家的人从来没有参加过,好像这些跟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如今这权北琛竟然来参加黎家举行的慈善晚会,这是不是就说明,权家给他们抛出了橄榄枝?

  权北琛神色清冷,并未去看他,反而是走到车子另一端,打开车门,朝里面伸手。

  慕雨一脸女王的模样,把手搭在权北琛的手上,十分优雅的下车。

  黎晋一看权北琛带了个女人过来,更觉得神奇,之所以觉得神奇,是在临市有个传说,这权家可是最大的世家,权家的男子只要认定了一个女人,就是一生,他们的忠贞程度无人能及。

  不由得多看了两眼被权北琛疼在手心的女子,蹙了蹙眉头,只觉得有些眼熟,却想不起来究竟哪家的千金。

  “权少,这边请。”黎晋甚至是有些谄媚的说道。

  慕雨面上不动声色,心中却不断的腹诽,这特么也是个见风使舵,攀龙附凤的货,幸好是个男的,不然指不定怎么勾搭权北琛呢。

  “不知道这位姑娘是?”黎晋心中打的算盘挺好,这权北琛有了女人,也就有了弱点,只要这个女人蠢一点,到时候能巴结上那就再好不过了。

  “可以不说吗?”慕雨并不喜欢黎晋,一脸娇羞的看向权北琛。

  权北琛点了点头,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话,看样子,并没有打理黎晋的意思。

  黎晋并不觉得尴尬,反而是越战越勇,“权少,那您这边情,我给您留了雅座,可以观全场的,视线极佳。”

  权北琛只是点了点头,倒是慕雨,轻笑一声,“麻烦了。”

  见慕雨说话,黎晋有些欣喜,“应该的,不麻烦,两位高兴就好。”

  一身火红色深V拖地礼服,让慕雨美的如同妖精一般,她的胳膊挽着权北琛的,脸上带着得体的笑意,恰到好处的魅惑,权北琛一身黑色订制的亚曼尼手工西装,笔挺清贵,无形之中就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两人一出场,就成了全场焦点。

  会场里发出一阵阵的抽气声,这权家的大爷竟然来了!

  最让人不能接受的,权大爷竟然带了个女人。

  从未出现在这种公共场合的权北琛,一出场竟然还带了个女人。

  坐在最中间的黎远航跟暮凝,也抬头看去,一眼就看到郎才女貌的两人,黎远航的眼中满满都是嫉妒,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暮雨的美,这个本该属于他的女人,竟然这样巧笑焉兮的站在别的男人身边。

  暮凝的倏地眯起眼睛,恨意铺天盖地的袭来,这个贱人,她来这里干什么?

  慕雨如同女王一般扫视了整个会场一眼,黎远航跟暮凝两人的神色,都尽收眼底,不由嘲讽的笑了笑。

  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了?

  那接下来岂不是更难堪?

  黎晋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带着权北琛跟慕雨到了座位上,又客套了两句,才美滋滋的走了,慕雨嘴角一阵抽搐,“我发现,不管是年纪大的还是年纪小的,看到你就像是看见了软妹币一样,恨不能冲过来,你没感觉到?”

  权北琛优雅落座,神色缓和了几分,没有刚刚在黎晋面前的冰冷,“没感觉。”

  他的眼底溢出嘲讽,对于这种情况,已经是见惯不惯了。

  慕雨撇嘴,暗骂一声装蒜,明明很享受这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还非得摆出一副老子很不耐烦的表情,有意思吗?

  见权北琛不想搭理自己,也不再自讨没趣,反而是拿出手机开始玩最近特别盛行的阴阳师手游。

  她现在很迷这个游戏,只不过手气不好,都已经二十级了,才抽到一个SSR。

  心塞。

  玩着玩着,慕雨突然毫无征兆的靠近权北琛,“你说,一个人,会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能变得忘恩负义,或者说六亲不认?”

  权北琛一顿,他的视线本就时不时的看向慕雨,她一靠近,他就有所察觉,听到她的问题,几乎连思考都没有,“钱。”

  慕雨牵强的扯了扯嘴角,的确是这样,你没钱,谁都看不起你,可能有些人还会给你脸,当着你的面也不会太鄙视你。

  “还好我选的男人有钱。”慕雨像是打了鸡血,“突然发现,把你栓牢了,我也就成了有钱人了。”

  这绝对是一条发家致富的捷径。

  权北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满脸的戏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