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没品位
一纸深秋2017-06-02 20:362,431

  慕雨跟权北琛两人对视,看在其他的人的眼中,就成了权北琛宠溺慕雨,甚至还有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人开口说道,“权少身边的女人,真是三生有幸能得到权少的爱,能嫁给权少,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拍卖会还没有开始,会场里因为权北琛的出现,顿时安静了不少。

  所以这人说话的时候,基本上所有人都能听到。

  黎远航气愤的咬着牙,他那么喜欢慕雨,谁曾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竟然是这种水性杨花,攀龙附凤的贱人,他可真是瞎了眼睛。

  对于权家的传说,暮凝更是知道,以前她就梦想能嫁给权家的男人,后来,因为妈妈说嫁给权家的男人是不太可能的,慕雨现在有喜欢的人,是黎氏太子爷,这将来一样的飞黄腾达。

  毕竟权家就一家,而天下的男人千千万,不是谁都有幸嫁入权家。

  最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知道慕雨跟权家还有婚约。

  暮凝现在懊悔的肠子都青了。

  这个黎远航看上去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实际上就是个花心大萝卜,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想想都觉得恶心。

  不行,她一定要把权北琛抢到手,再把黎远航跟慕雨凑作对。

  眨眼的功夫,就已经有了对策。

  “为什么说嫁给权家的男人,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慕雨轻声问道,对于权家的事情,她知道的不多。

  更确切地说,对于人家的事情,她很少刻意的去打听,而且,她总觉得,自己离权家这种有逼格的人家太遥远。

  所以听说她跟权家有婚约,还觉得很荒唐。

  权北琛神色淡淡,有些莫名,目光深邃,轻声开口,“想知道?”

  慕雨点头,她是很想知道。

  难道不应该是,嫁给这种豪门世家,才是吃苦受噎的开始吗?

  “自己想。”权北琛并没有告诉她的打算。

  况且,现在的暮雨,也不符合他妻子的人选。

  暮雨翻翻白眼,“我说,你这么矫情,你先人知道吗?”

  真是的,有什么话不能说?

  正想着继续问,就听台上的主持人说话了,“抱歉,让各位久等了,感谢权少赏脸,下面,拍卖会开始。第一件,是明末清初的翡翠玉镯,起价,五十万。”

  慕雨兴趣缺缺,并不太喜欢这种奢侈品,贵的要死,戴在手上还怕磕了碰了,娇贵的很。

  权北琛看了一眼慕雨,见她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有低头玩游戏,勾了勾嘴角,“不喜欢?”

  “不喜欢。”慕雨回答的很果断,并不是矫情,五十万买这么镯子,她觉得肉疼。

  很快,这翡翠玉镯一一百五十万的价格拍卖出去。

  慕雨挑了挑眉头,轻声的呢喃,暮凝最喜欢这种奢侈品了,怎么今天不出手?

  “今天这拍卖会,都拍卖什么东西?”她是觉得很奇怪,所以才问道。

  权北琛却摇头,他本就不喜欢这种场合,今天回来这里,也是因为慕雨。

  慕雨一脸错愕,他竟然不知道。

  尼玛,好惊悚的赶脚。

  第二轮拍卖开始,是一幅字画,起价100万。

  慕雨靠在椅子上,就等着黎远航跟暮凝出声。

  结果一连三轮,他们两人都没有出声,慕雨正觉得奇怪呢,就进行到了第四轮,被拍卖的是胎形琥珀,这个起价就是200万。

  沐浴嘴角一抽再抽,“这里会不会拍卖你养的几百万的鱼?”

  卧槽。

  一想到死在她手里的那条鱼,就想到了无数张毛爷爷,真是心塞。

  权北琛一顿,轻哼一声,“本少可等着你还钱呢。”

  慕雨似笑非笑的看着权北琛,“一看你就是没玩过女人,你看看那些豪门公子,哪个不是左拥右抱,光分手费,就不止一条鱼的钱。”

  权北琛一脸嫌弃的看着她,“没品位。”

  “……”慕雨竟然无言以对。

  “350万。”

  是暮凝。

  听到这个声音,慕雨一下子就来了精神,随后凑近权北琛,“大爷,我喊价了。”

  “400万。”慕雨云淡风轻的叫价。

  “450万。”暮凝的声音再次响起,她对这胎形琥珀志在必得,据说这胎形琥珀能美容养颜,比玉石还要珍贵。

  “500万。”慕雨喊得毫无压力。

  前来参加拍卖到人,一看到这种加价方式,都不由得有些愣怔,根本就轮不到别人开口。

  之前开口的那个女人又开口了,“跟权少嘴里抢食吃,真是找死。”

  暮凝的脸色极其的难看,她何尝不知道,不能跟权家的人做对,可是,她就是看不惯慕雨这个小贱人,本以为从她的手中,把黎远航抢过来,她就会寻死觅活。

  谁知道,这个贱人一转身就搭上了权北琛,这个男人谁不想嫁?

  黎远航也不太高兴,做为男人,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勾搭走了 ,他要是能咽的下这口气才怪了。

  当即笑着对暮凝说,“宝贝,你尽管加价,有我。”

  此刻的暮凝真是相扑过去亲他一口,这样的黎远航真是太帅了。

  “600万。”暮凝喊价,眯着眼睛看着慕雨的后脑勺,心中狠狠打骂,别嚣张,有你受的。

  “650万。”慕雨再次跟价,语调中也带着些许的戏谑,时不时的与权北琛对视。

  身后的人谁都不是傻子,见到两人这般浓情蜜意,不由得打鼓,今天这拍卖会还能继续进行吗?

  “700万。”暮凝咬牙。

  她虽然有钱,可这胎形琥珀,最多也就是五百万。

  “800万。”慕雨继续跟价。

  暮凝磨牙,很想冲过去破口大骂他一顿,这个贱人,就喜欢跟她做对。“850万。”

  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不能丢。

  看样子,权北琛是真的宠她。

  “900万。”慕雨看了一眼权北琛的脸色,又在心中替自己默哀一分钟,这特么烧钱的节奏,真是要命啊。

  300就已经够让她头疼了,台上那破东西竟然叫价到900万了,这累计起来就已经一千多万了。

  踏马的,暮凝是疯了吗?

  “1000万。”暮凝一咬牙,真的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叫价了,这胎形琥珀,她是要定了。

  “1100万。”慕雨笑了笑,不由得有些想笑,甚至还低头跟权北琛说两句话。

  各位看客更是看的津津有味,原本最多价值五百万的琥珀,如今已经喊价到一千一百万,这绝对是天价。

  “1500万。”暮凝红了眼睛,再次开口道。

  这次,慕雨却没再加价,淡淡的笑着,很诡异。

  一旁的权北琛以为慕雨会继续喊价,谁知道却把手中的牌子放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宠婚夜袭:禁欲总裁别心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