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林慕华开2018-04-03 14:423,692

  10月28日天气晴周四

  上午放学时,与陈功老师一起探讨学生“安全知识竞赛”的答案。到吃饭的地方时,我发现他们都坐好了。靠近门边的那放置着两张凳子,那时钟毅的位子。我搬起凳子,到导师边上坐。我不喜欢和钟毅坐,一餐都不行。在溪唐,导师最亲切。导师的微笑,导师的关怀,导师的一言一行,都能影响到我的生活。我在学看到的所有可学的东西!在我眼里,导师是神!我认为李成是神,他知道我的姓名等等,很多我认为讶异的事情,他都知道,我不知他从何而来,却是准确得不得了。李成是神,导师是离我最近的神!

  现在上课,再不会紧张。只是绝得自己没有尽到当班主任的责任。我没有每日检查教室的卫生,偶尔没扫干净,我也不惩罚,而包干区,我更是少去看,干净与否,我都没有任何行动。有时学生病了,是陈功老师带去看的,有的甚至是他送回家去的。教室后面的黑板报,陈功老师画好美图,写好大标题,我要做的,只是写点文字上去。这些工作,我都做得不够好。

  一年的数学,许是我认为太简单了,没有形象具体的传授知识。那些不会的还是不会,会的早就会了,根本不用教!我没有因材施教,没有关注学生个体,我不知道那些学生那里不懂。面对着众多的学生,我只能尽我所能。

  10月30日天气晴周六

  今天中心小学开运动会,各村小学学生早已报名。溪唐的全是五年级的参加,带队的自然是五年级的班主任,钟毅。我将自行车放在舅舅那,走一小段路便到了中心小学。我看见茹观、海洋都被安排来帮忙,只是没看见小叶。海洋说:“她肯定不用免费劳动的1或许吧,她父亲与吴校长的交情,多多少少让她受些特殊待遇。只是,反正在家呆着也没事,倒不如参加参加,或许还能增点阅历呢。刘导师有事情没来,所以负责人谢茂明让我代替刘导师的工作。我不知道我原来是做什么的,但是能和海洋在一块,倒也乐意。茂明老师给一个计时器我,我愣了!从来没用过,我看看海洋,给他,他立马捣弄起来,我呢,接过他的成绩记录表!哈哈,脱险成功!

  谁知我们刚刚交换,茂明老师就将海洋手里的计时器拿回去。我以为他生气了,表情难判,我总是无法看透一些人,哪怕是他的脸色!他按过几下计时器的部分按钮,交给我。我表情异常,有些惊慌,像只受惊的小鹿,我不敢再给海洋。对于那种不显山不显水的人,我有着莫名的恐惧,那害怕无可言说!可能是因为眼神,那眼神太过深邃,深邃得令人惊悚!再加上面无表情的严肃,我根本无法察觉到他们的喜怒哀乐,这种不真实,让我觉得这类人太遥远,所以陌生之余,只剩恐惧。

  看着我不知所措的神情,茂明导师叫我各个按钮的作用,还示范了几遍!原来如此简单!原来茂明老师他们并不如我想象中那么难以亲近。以前的自己,只是个选手,参加百米比赛,拼命三娘似的往前冲,还是不可避免的看着别人从自己身边飞奔,还是无能为力地迈着小小的步子望尘莫及……而今,看着学生跑步,看着他们跳高跳远,扔铅球。想不到才这些时日,我的角色就换了,确切地说,我还没有将自己从学生转换成教师这个角色。

  午饭中心小学照例准备了工作餐。钟校长说去那个“与爸同名”的餐馆,与茹观他们“香村小学”的教师用餐。虽说中心小学每次的工作餐都是一小碗骨头多多的鸭子,可是我想到等下要敬来敬去的喝酒,我就宁可简单的吃点。我征求下茹观和海洋的意见,他俩欣然前往,说小炒鸭太难吃了,所以我们结伴而去。席间茹观和海洋早已成“敬酒老手”,我却显得很拘谨。

  5年,5年的时间!希望5年之后,我已学会飞翔!

  11月1日天气晴周一

  或许在别人眼里,我永远是妈最疼爱的孩子。昨天哥回来了,在满是金黄的稻田里,他们母子聊得热火朝天。那一束束阳光,好像把我和母亲隔离,自顾的生活在另一世界。可是,我分明看得见他俩的笑容,我分明听得见他俩的细语呢喃,而卧,似个陌路人,只能观看。有时候,也就是类似这样的时候,我才觉得,妈更疼爱哥,哥要比我幸福!或许,妈妈只是与哥离别太久,以致于情深如此!被忽略的感觉,有些失落。我知道,我不该如此。我已享受母亲大部分的关爱,哥只是这片刻的温情。看着两位,我露出一丝微笑。衷心地祝愿哥哥,愿他有个似锦前程!

  人们常说,哥哥这么高,妹妹这么矮,甚至开玩笑地说好吃的是不是全被哥抢了!其实不是,妈瘦,爸也瘦,哥也苗条到不行,全家就我最胖。可想而知,这时,人们又要怀疑是不是我把好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虽然小时候,哥总是欺负我,让我在他面前掉眼泪。可是,我却是把哥当我的亲人的!如果时间倒流,在上学路上,在学校的门口,在我看见有高个子男生欺压哥时,我仍会义无反顾地冲到那些人面前。我哥可以欺负我,但是别人不能欺负我哥。那时的自己奋不顾身,小小的身体里不是没有恐惧,而是为了哥,哪怕挨打,我也愿意。

  下午哥问我要不要吃的,我满心欢喜跑到盈源。静候班车的到来,哥只给了一点点油炸食品。对学校众位老师,我是嫌少,说早知道不去了,浪费我跑那么的路。其实,我心里还是洋溢着快乐的。因为见到了哥,这次回家他是征兵去了。要是真的选上了,那兄妹间见面的次数就寥寥无几了。

  早上来的时候,晚了些。陈功老师已经开始正对升旗了。我是真的不想升旗,因为语言表达有限。每次周一,我都希望下雨,那样就可以不升旗了。三年级的课太难受了,没劲。我讲得再好再多,也没有人认真听。

  溪唐全村人吃斋,说是跟村里的“牛公庙”有着极大的关系。陈会老师说,没荤菜买了,于是建议钟德老师每日从白鹭街带些菜来。希望日后不再是鱼、鱼、鱼,肉、肉、肉。

  还是把心思放在教学上吧!下周就期中考试了。要是考砸了,下半个学期就难受了。

  11月2日天气晴周二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出现了很多很多老师,师范的众多任课老师,溪唐的诸位,还有实习时一大群要好的老师……一觉醒来,2个未接电话,是瑞金阿娇的。正想着回过去,她刚好有打来了。一大早,还没起床,就有人想了,真好!阿娇说简直不像是人过的日子:每周27节课,5天,平均每天5—6节,而且上的都是主课。她任三、四年级的语文,兼任四年级班主任。27节课,除去两个年级的语文,还外加两节品德课。没有任何体育、音乐、美术等所谓的杂课,每节课都要认认真真地备课、上课,原来她比我还累。光是两个年级的语文,就会把我弄晕。佩服佩服!我更佩服的是,她说完后,竟然说就当是一种考验吧!再怎么苦,为了学校那些可爱的学生,她也觉得值了。

  听阿娇的决心,我也备受鼓舞。面对学生,我有的,更多是期待,我希望可以看到他们的未来。

  周一就听说今天钟毅要去桃优小学打篮球。放学后,他就一个人走了,每次干什么他都不邀伴。原本我想,他应该会叫上刘导师,那样我也跟着去桃优,见见学姐们工作的学校。如今,只能留在学校。

  出来房门口透气,看见导师在拉网线。他要将网线从十多米外,对面二楼的远程教室牵出。从楼上到楼下,再经过茂盛的几棵树,越过篮球架,移至走廊上方,固定,在延至屋里。这的某些程序,我都尽己之力,搬桌子,移凳子,递钉子,递网线。成功联网之际,便是我们会心一笑之时。

  现在的我已经有所改变了。师范时,有个陌生人打错电话了,之后便一直信息不断。我当然不回。可是,突然他不发信息,便不自觉想念。几日后,他的信息依旧,我偶尔回复。他叫何飞。此后学习生活中,便日日受他影响。晚餐前,他发个信息,说让我猜个谜语,猜对了帮我冲50元话费。那谜语轻而易举,以前我就猜过。于是冷笑一声,发送成功。他问我是怎么猜的,光看他文字的语气,我便断定他是多么的幼稚,亏他还有着年长我5岁的年龄。我也不直说,只回我这里有很多聪明绝顶的人,我让他们帮我一起想啊。他则说没有人比我更聪明的了。其实,聪明的我早知道他说的50元话费,只是想让我回他短信;我没有再回复。毕业后,我便不会每日等他的短信,也不再接他电话,更不会跟他说生活的琐事。我在做一个聪明女子应该做的事情!我很平静,我做到了。

  晚饭后,我们都没有散步的习惯,各自在房间待会儿,到点了去办公室看电视,有时也去远程教室上网。今天导师在房间里玩电脑,我在办公室看了会电视,没什么好看的。就来到远程教室上网。平时我和导师都是极少上网的,午休钟鹭校长在那,下午和晚上则是钟毅在那。校长在那时,我是不会去的;钟毅在那时,我也绝不踏入。今天是个上网的好时机。

  “林黛玉”图片,我想上传到QQ空间去。于是鼠标右键,另存为,突然跳出几张图片。震惊!我看见了好几张美女私照的相片,而且赫然地存在以“钟鹭”命名的文件夹里。我无意发现了他的这个秘密,有些不敢相信。他在我眼里一直都留有颇好的印象,从未想过他的另一面。或许每个人都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不禁联想起别的人,他们也经常看这样的图片或电影吗?我不禁被自己想像的所吓到。我只期望我可以不再看到类似的图片,我不想变得世俗。我希望我仍旧可以保持校园里单纯的自己,我不想动那么多无关紧要的事情。或许,有时候,我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小孩子气。因为我是一个初为认识的女子,而不是一个小女孩,不是只管好自己的少女。我是个教师,我得对学生负责,我得教他们很多很多。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走近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