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林慕华开2017-02-23 20:012,961

  10月21日天气晴周四

  昨天回家一半路没走到,爸的“宝马”突然熄火了。我踩了很久,没弄响,只好平路扶着,上坡更是扶着。有个老伯骑车经过,告诉我把什么“皮带”下掉,更容易推。我很感激他,可是我不知道是没油啦,还是坏了,或是我的力气不够大!

  不少人目睹我的无助,直到爸的一个同学。他停下车子,迅速帮我发动机器。带着笑脸谢过之后,我一股脑冲回家。

  今早起来,到龙头等车。以往我都会错过,只是今天实在不能了。8:30的培训开始,千万不能迟到。茹观、小叶和海洋昨天就下去报到了。只是校长跟我们说像茅店等近的地方都是早上去的。他让我们下午上了课再去,可是放学后,再去就没意思了。报到的话还是得等到明天……正想着,班车如约而至,心里的一块石头也找了地。

  快到钟毅店门口的时候,我隐约看见有个人招手。可是上车的却是另外一个人,原来示意停车的是他的父亲。他坐在我的旁边,我假装淡然地问他:“怎么要你爸替你招手?”“这个他能帮我的坑定要帮啊1他的语气里充溢着理所当然。在他的眼里,这是他父亲应该做的。我不觉得庆幸起来,幸好我的父亲是个纯纯正正的农民,而不是什么生意人。多少次,多么远的路程,我都是一人起床,一人等车。当我在路上的时候,我的父母亲还在梦里。而他,竟然坐在店里等,让上了年纪的父亲在外看着,还替他把班车叫停……他竟还认为是理所应当,真是不知廉耻。看他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就只知道想父母索取爱,而从没想过要施与爱于父母呢?我无语于他的回答,没回话,静静地看着窗外。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原来两个人相识,哪怕同一桌吃饭,哪怕坐在一块,他们也可以什么都不是。甚至,连朋友都不是,对他的某些行为尤其厌恶。一路上都在着急,赶时间,以致于错过了清晨各个乡镇宁静美妙的风景。8:00,下车,照例去“金三角”找茹观。把随行带的东西放下,然后和小叶三人一起去教育局。

  首要的事情,就是根据茹观的提示去二楼报到。钟毅刚好在那里弄完了,准备离开。那负责人员说住的地方已经满了,你们自己找吧。照旧找吧,茹观她们住的就是自己找的。“在这吃饭吗?早餐、午餐、晚餐都有,三天90元,要吗?”要,当然要。听说回去时可以报销,为什么不呢?听到这句话话时,刚要出门的钟毅回头,他疑惑地看着我。我也疑惑,怎么?难道是他不在这吃饭?迟疑了那么一秒,他欲走还休。我交了钱,那人让我赶紧去食堂吃早餐,好去青少年中心参加培训。

  在食堂,目之所及,稀稀落落的两三个人而已。钟毅不在,他竟然不知道可以报销,还以为自己省了不少钱财呢。众桌已是残羹剩汁,茹观她们也快吃完了。我过去,盛了点粥,看着桌上所剩无几的食物,自顾喝粥。这时,“这里还有早点,你们慢慢吃1我回头一看,原来是厨房的叔叔端着油条和包子来了。这叔叔真面善,满脸的笑容,像父亲对孩子的笑,无比温馨。于是我们这几位迟来的人毫不客气,油条、肉包、韭菜包纷纷入口……

  临走时匆匆和叔叔再见,便奔向目的地——青少年活动中心。随着众人,在门口看了自己的座位号。韩坊的在最前头,而白鹭的在最后面。我对号入座后,看见前面的是邻镇的同学,貌似是按地方由北到南排列的,我也不懂,只是,为什么不是从南到北呢?培训还有几分钟开始,我找到同学聊了几句。相关人士便站到了讲台,我自觉地回到座位。

  座位与好友可谓是天南地北,前面的大屏幕更是与我们遥遥不可及。茹观忘带眼镜了,稍远一些便看不清了;小叶早带着眼镜,可是依旧很吃力;海洋则与边上的同学聊着天;我呢,虽说是完好的视力,可是某些领导人的讲话声,我根本听不清楚……他们惯有的官腔,只听得有只蜜蜂“嗡嗡嗡”似的在耳际回响,隐约欣赏着他们的“笑容”。茹观只当他们是小和尚念经,虽不知呢喃的是什么,却只当闲聊的伴奏。

  好不容易这个那个都发完言了,席间,某个领导说完就走了,不知他忙着去干嘛,连坐着听完别人发言的时间都没有,面对此种情况,我们只好笑笑。之后便是边看幻灯片边听培训老师念经的时间,听,我是真听不清楚。前排的同学都各自聊着天,交头接耳,屏幕上的文字呢,我稍微看得一点点清的。奈何周边太吵,大家都太久没聚了,话语不免有些多。老师他也似睡意朦胧,声音越来越小,听着越来越像伴奏。于是我们和同学说起工作的感受,你上什么语文还是数学啊,叫几年级哪?毕业班啊,看来你大受重视啊,任重道远……

  下午听讲座时,有那么一刻,大家好像都约定好了,异常安静。看着不吵闹的我们,导师有些受宠若惊。想必这样的情况还是少之又少的,也可怜了她们,辛辛苦苦准备,如我们上课般口干舌燥的讲解,却也和我们一样无奈的看着摇头晃脑、根本无心听课的学生。而今,安静了,有些人可能是午休玩累了,靠在桌上睡觉,而没有睡着的,也做着笔记,像茹观这类看不清楚的,便借旁人的利眼,听她小声念读,然后迅速地记在笔记上;还有人干脆借前一排同学的拿来边看边抄写……

  10月22日天气晴周五

  县城教育局组织的培训如开学前参加的培训一样,昨天下午的那极其可贵的宁静再没有上演。经常有一些女教师,踩着细跟的高跟鞋“蹬蹬蹬”地外出,假意上厕所。有时像约好了似的,接二连三特别有秩序地出入;而有些人,出去了,没半个小时她是不会回来的,不知道她是真的上厕所,还是假意上厕所,到别处潇洒去了,还是在外找了个位置接打电话去了。除去依旧个别细听的人外,有聊得热火朝天的美女,有呼呼大睡的帅哥,还有静听音乐与世隔绝的美人,还有一群望着手机发笑或是面无表情的人们……原来,培训就是如此。我和茹观、小叶都是抱着学习的态度前来,那必定要不枉导师的苦心,细细看着屏幕,唯恐将要点漏看,延误学习良机!

  傍晚的时候,在廉价的“金三角住宿”看见茹观师父了。他和他女朋友也住这里。我们相视而笑,入梦时,茹观说:“我以为就我们没发工资,合住30元一晚的破旅社。师父他们怎么也住这里?”说起“金三角”,一般的人确实找不着,它“曲径”却不“通幽”。穿过长长的小巷,在七拐八拐地上楼,夜晚房子外的大马路上汽车的鸣声分外刺耳,令人难以入睡。只是对于我们这些累得七倒八歪的人来说,毫无生气。我们放着能报销住宿费用的宾馆标准间不住,而来这里。是听说这老板能开发票,合住一天也能省二十来块钱。对于还没发工资的我们来说,能省就省吧。有张床,能躺下就可以。至于那两位为何来此居住,我们不愿多想!只是突然觉得,教师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美……

  10月23日天气晴周六

  今天是培训的最后一天,培训的老师比我们还积极,下午讲了半个小时便说结束了,可以回去了。于是,皆大欢喜!

  “金三角”的老板果然守信,将我们入住的发票递入手中。原来可以报销的发票章这样啊!叹完之后,我们按“10元钱买100元发票”标准各自买了所需的数目。我有些欣喜,喜的是可以如此少花些钱;还有些惆怅,惆怅的是我们作为教师,竟然穷到要如此地步;我还有些无奈,无奈的是像我们这些小人物都能造假,那校长呢,那那些领导高官呢,他们弄到发票还不是轻而易举!他们弄假,课不像我们仅多50元这样小的数字,他们的数字大得惊人,我们应该无法想象……

  培训宣告结束,我们虽不能同来,却是结伴而归。原先以为此次培训可以学到学到许多,事实证明,我们肚饿时学到蛮多,但是这些却和教学无关……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走近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