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重逢
林慕华开2017-02-23 20:012,604

  刚出发不久,“你到哪了?”邱伟成校长来电。

  “才走没多远。”听他着急的模样,我不敢撒谎。

  “那我来接你。”他够热情。

  “不用。”我受宠若惊。

  “没关系,我一会儿就到。”

  “不不不,”我连忙摆手。

  “没事,我们早些去有好多事情要办。”

  原来他不是光为了接我,而是怕我走得太慢耽误事,我也不好推辞。突然听到一声喇叭,我让到路的最右边,却好像听到有人叫我。我一侧头,看见货车司机招呼我上车,我兴奋至极,“邱校长,你真的不用来接我,我搭到车了,马上就到。”

  挂了电话,我心情明媚地哼着不成调的曲子直乐。司机是爸的同学,以前上学时每次见到我走路,都会停下载我。到了镇上,我一路问着,找到邱校长的家,原来他还经办了一家幼儿园。

  见到他时,他正忙着洗车,很是勤快。“你去买20块钱肉,”

  我点头,转身就走。

  “要不搭杂的。”

  身后传来叮嘱,我回头笑着应了。这可是邱校长交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我可得把它办好了。

  “二十块钱猪肉。”那屠夫听了举刀就砍,“不搭杂的。”

  随后他突然就停下了手里的刀,“小姑娘,这样买不到耶。”

  “不是我要,是邱伟成校长叫我来买的。”我把实情相告。

  “邱伟成校长的啊,他的猪肉还没来,嗯,你去那里等着。”说着他指了指不远的案板。

  我只笑了笑,心想邱校长威望甚大,我该好好以他为榜样。果不其然,那屠夫一来我便如愿以偿。我喜滋滋地提着肉,只觉得今天无比幸运,第一次买菜竟然这么顺利。

  与邱校长一同来溪塘小学,那感觉与朱亚平主任带我来监考来完全不同。

  “溪塘真是个好地方,08年的时候我和陈明柳等拿下了好几个第一。我们有事一起干,干完就休息。领导来检查了,大家也一起做饭、一起端菜,活脱脱就像是一家人……”

  听着邱校长的话语,我不禁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了向往。

  下车,上楼,看见印象中我喜欢的办公桌。依照邱校长的吩咐我去打水抹桌子,然后帮邱校长压着红纸,倒看着他挥洒笔墨,潇潇洒洒几份“开学通告”,心底满是佩服。

  之后,两人就去各村张贴。回来时,我看见一个瘦削的背影在操场上扫地。

  “陈辉老师!”邱校长朗声唤道。

  他转过头来,整张脸瘦得颧骨突出,再看那双眼睛,深深地窝陷进眼眶里,我看着那仿佛要流出泪来。

  我赶紧跑进一旁开了门的教室,拿了扫把帮忙把垃圾聚拢,再勤快地一一倒掉。

  倒垃圾回时,我一抬头就看见了刘陌云老师。

  “林慕青,你分到这了?”从他的笑里,我看到了惊讶之外的喜悦。

  “是,”我应着,然后喋喋不休地唠嗑着,刘陌云老师曾是我初三的语文老师,只知道他后来去了镇上的中心小学,却没想到能在这相逢。他温和俊朗如旧,让人如沐春风。

  午饭过后,邱校长说明天才开始报名,所以各位老师都纷纷回家了。邱校长担心我一个弱女子呆在溪塘小学,让我去他家住。

  我想着他下午还得送他儿子去县城二中报名,要我一个人在他家呆一下午,那多难受,“不用了,我住学校。”我坚持。

  “那你把1-5年级报名的表格弄好打印出来。”然后听到各种摩托的声响,整个学校倏尔就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都绝尘而去。

  我在闷热无光的远程教室,大汗淋漓地制作表格。所幸在学校学过计算机基础,否则我肯定要完不成任务了。看着清晰有序的表格,我笑了。

  伸手拭去额角的汗珠,这里真是个蒸炉。我赶紧回到办公室,放下表格,开启电风扇,再顺手拿一本杂志给自己扇风降温。

  进房间前,我瞄了一眼陌云老师的房间,收拾地可干净了:该扫的扫好啦,该洗的也都洗干净晾晒在外面了。我再看看自己的房间,整个一团糟。人家一个大男人,都能把房间收拾得整整齐齐的,我不甘示弱:提水,扫地,抹桌子,擦玻璃……

  我甚至把床板洗了,连同床架子一起搬出去见太阳咯。傍晚时分,把一切收拾妥当,铺床,顺便把陌云老师的席子、被单收进他的卧室,锁上门就看到阿姨来做饭了。只我一人,她也过来,我有些过意不去。我一再告诉她以后要是我一个人在学校,我就自己动手做饭。

  阿姨有着传统农村妇女的优良品质,善良真诚,在我再三请求后才放手,然后高兴地告诉我,油在这儿,盐在那,味精在哪……溪塘人真好,有点像沈从文笔下的湘西世界,唯美的边城。

  晚饭后,我在办公室看了一会儿电视。远程教室的电脑宽带欠费,估计得到下周才可以上网。虽然下午在众老师面前,我笑着说一个人住没问题。我的确不怕,初中周末在家经常一个人住。可是,当四处出奇地安静,只偶尔听得村子深处远远的犬吠声,忽而门外狂风树叶簌簌而动,我突然害怕起来。再也没胆子在办公室亮着灯公然招贼,我关了电视,熄了灯,飞也似的回到房间,紧紧地拴上房门。

  我静静地躺在床上,想着我的生活。溪塘,现在它对我来说虽陌生得很,可或许有一天当我要离开它时,我会有千万种不舍。这是邱伟成校长曾经奋斗过的天空,也是我最敬佩的小学老师陈明柳呆过的地方,它见证过许多人成功的汗水和笑脸,它是辉煌的起点。。

  此后,我的生活将于这里开始。梦想,在此起程。

  一夜深深浅浅地睡,醒来时天已大亮。我暂代一年级新生报到,户口簿,姓名,性别,年龄,出生日期,身份证号码,家庭住址,家长姓名,联系方式……我彻底乱套,趁着此时无人,我赶忙梳理思路,但求无过。之后的又一蜂拥人群,我没有手足无措,与家长的对答,也充满尊重与关怀。

  午休,他们一伙人打牌。我一女子,又看不懂,自然不会往前凑。看电视?把音量调至最大?夹杂着众多教师的得意声或叫骂拍桌声?

  办公室,确实不是个消遣之地。我黯然神伤,回到房间,倒床入睡。突然窗外一阵吵闹,睡意了无。开门,却惊喜地看见了箫剑老师等人,“难道他知道我在溪塘,特意来看我?”一切仿若置身梦中,却是自己自作多情,他不过是“仗剑江湖”的大侠,为兄弟“两轮运行李”罢了。

  下午几乎没人来报名,我终于看到那个新来的特岗教师了,邱密慈。师父曾说那是他的同学,鉴于此,念其和箫剑老师一样是外地人,在这偏僻的小山村人生地不熟,我便下楼,帮他擦桌子。大哥早叮嘱过,毕业无论分到哪个学校,一定得热情、开朗,跟周围的人处理好人际关系,我一直谨记着。

  晚上不再是独自住校,陌云老师和邱密慈都在。晚饭后聚在办公室看电视,他俩对篮球、体育、新闻等颇感兴趣,我看了一会儿便回房间了。

  听着音乐,翻着师娘给我的书,真是别有一番趣味。

继续阅读:第三章 安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走近教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