芊机
雪中莲2017-02-22 13:514,519

  三人一路前行,烈日当头,只晒得脸红得冒油,拼足力气走了一日,来到一个镇上。

  这镇四周围成一个堡垒,以确保镇上人的安全。

  这个小镇是通往周王国都的必经小镇。一路上,白莲一直保持着警惕,有一次她感觉到有人在跟踪她们三个,但是当她扭头寻找那些跟踪者的时候,跟踪者们竟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有一次她五更天叫醒大家赶路,心想跟踪她们的人一定不会这么早起床跟踪她们,可是第二天黄昏,她仍然发觉到有被跟踪的嫌疑。

  还有一次她故意和两位姑娘挤进人流,她们各自奔散,然后汇集到一个约定的地点,可是仍然没有能摆脱跟踪者。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如果是为了符如嫣身上藏着的藏宝图,他们应当早就可以动手了。

  但是一直没有。

  这又是为了什么?

  白莲曾和符如嫣商量,白莲怀疑有可能是那帮跟踪者在跟踪芊机,而芊机会不会也是冲着藏宝图来。

  符如嫣总是责怪白莲:“她救过我们的命。何况,她一个村姑,哪里知道什么藏宝图。那是卫国的秘密,从来只有国王知道的。眼下,应当也就你我两人知道。”

  白莲问:“那夏侯将军也不知道吗?”

  符如嫣答道:“夏侯将军当年去周国,一是为了夫人身体,夏侯夫人是魏王的亲妹妹,没料到去周国迎亲,那位公主就一病不起,太医说这夏侯夫人身子病弱,若是去了水土不服的地方,怕是命不久矣,于是夏侯将军就留了下来,想等公主身体好了再说。谁料到当时周王国弱,夏侯将军去迎亲时,周国就被一些小国围攻,周国朝中无人,夏侯将军当时便暂时借于周国率军征战,谁料这一战就是三年。他虽人在周国,但是夏侯将军三代世受我卫国恩典,毕竟他又我卫国人,别说他现在不知道藏宝图的事,就是知道了,父王让我把藏宝图交与他,助我复国,必为可信赖之人。”

  白莲便不再吱声。既然公主不怀疑有人在跟踪她们,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与她们随行的芊机。

  白莲在看到芊机的第一眼时,就觉得她有点不太一样。

  符如嫣长于宫廷,自幼接触之人,皆是出口成章,知己达礼之人。

  而这个芊机,举手投中,实在不似山野村姑,言谈容貌,更是闰中小姐。而她生于偏远山落,却在周国国有亲戚可以投靠,她究竟是什么人?

  她想问个究竟,但几次被符如嫣拦住。

  符如嫣说:“我看那芊机也不似坏人,你若是这样去问她究竟是何来历,倒显得我们多疑。你若是觉得她可疑,多留一个心眼就好。”

  白莲叹道:“我担心的,倒不是芊机会对我们怎样,我担心的是跟踪芊机的人哪。我总觉得有人在打芊机的主意,你想,如果有人对芊机下手,我们没准也会跟着遭殃。”

  符如嫣不以为然:“你在外闯荡太久,只觉世人皆是人心险恶。可是我们又不曾害人,那些跟踪芊机的人,又缘何来加害我们?再说了,我们的命是芊机救的,她若是遇到危险,我们保护她,也是应当的。”

  白莲也觉得公主此言有理,便不再作声。

  这回,三人进了客栈,白莲越发觉得是有人在跟踪她们。因为她迅速掉头,只发现一个穿黑衣的人迅速隐入人群之中。

  等小二把她们带到客户,白莲关好门窗,对符如嫣和芊机说:“我总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但是现在不能证明。今晚就住在这里,大家小心一些。我先检查一下房间。”白莲四处查看时,芊机跟在白莲后面说:“我也有这样的感觉,”芊机又向窗户看了看,客栈外只有川流不息的人群从门口一一经过,并无异样。“如果说有异样的话,那就是这个镇好象来了一些外地人,而且是从周国国都来的外地人。他们来这么一个小镇,要做什么呢?

  这时已经是用晚膳时间,三人在客栈安顿好后,叫小二送来饮食,就准备在房间里吃饭。

  芊机看到热气腾腾的饭食,惊讶地叫道:“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的饭菜。”她正准备下筷子,却被白莲的按住手臂:“慢着,先看看菜里有没有毒。”说完拿出一根银针,在每碟菜里试了一下,见银针并无变色,才坐下道,“菜里没毒,吃吧。”

  “你们有仇人啊?”芊机问道。

  “芊机姑娘,你有认识周国国都的人吗?”白莲问道。

  芊机低头不语,脑子飞快思考该如何回答。

  起先,她想到自己的身世,真欲脱口而出一吐真言,突然又觉得不妥。是的,在那个小村庄,她们曾经互相救过彼此的命,她理应相信她们,对她们真诚坦诚。

  但是倘若坦露自己的身份,把自己的经历一五一十的讲给她们听,她们还回带自己同行吗?

  瞬间,芊机想到了村子前不久发生的事情。

  当时,她醒来时正好碰到符如嫣和白莲两人。而就在前两天,村子里来了一个相士,对村子里的人说村子将发生一场灾难,村民最好赶紧逃离此地,别处谋生。自然,谁也没有把一个相士的话当真,即使相信,谁又愿意离开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

  芊机却信了。她十岁时来到这个村庄,她清楚地记得,当初也是一个相士,说她命中有煞星附身,需离家千里到一个荒野山村长大,十六岁以后,方得已经回家,如此,才可确定家人平安。

  芊机于是追上那道士问:“先生,若是暂时无处可去,如何避祸?”

  那道士只云:“姑娘,正是你拥有这惊人的美貌,所以你才会命运坎坷。既然你相信我,那么我劝姑娘一句,尽早离开这里。如果不能离开,而姑娘又想保全自己,不如只食这山上采摘的野果,也许能化解你的危机。”说完,飘然而去。

  芊机当日便不再进食饭菜,只上山采果子吃。

  那日,她回到家中,养父母又叫她吃饭,父母说她已经两日没有吃饭,是不是要找大夫看一下是不是病了。她想证明自己没病,便顺从地吃了一口,想到那道士说的话,便再也吃不下去,然后突然感觉一阵昏昏沉沉,接着,她在恍忽中发现父母也昏睡着趴在桌上。

  待她醒来时,芊机发现自己的养父母已经双亡!

  她被养父母收养时,她已经六岁。与养父母共同生活十年,她多在辛苦的劳作中度过。养父母倒也没打骂过她,但是辛苦的劳作,和感情的缺少交流,使芊机觉得和养父母的感情并不算深厚,但也谈不上冷淡。与其说他们是一家人,但更象一个合作的团体,共同生活在一起,只是为了劳作之后有一餐饱饭。

  而她,从记事开始,就是锦衣玉食的,直到有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宫里的人,夸奖她长大后一定是一个美人胚子,一定会赛过她的姐姐。那时她才六岁,但已经懂得美貌是为何物,她为自己的美貌得意,完全忽视了姐姐的忌妒。

  她的姐姐夏侯蕊机已经7岁,她发现芊机长得比自己好看,对母亲,也就是将军的大夫人说:“我是长女,我是要做太子妃的,可是芊机如此美貌,母亲,将来要是太子看上芊机,可是如何是好?”

  将军大夫说回道:“女儿,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十年以后,你们长大成人,谁更美还说不定呢。”

  然后没多久,将军府就来了一位相士,说她命带煞星,必须离开将军府,将军府的人才能保得平安。然后,她的命运发生了逆转,她被送到这山野的一户农家,送她过来的人告诉她,十年以后,夏侯府的人,才会接她回家。料想将军大夫人把她送到山野之中,是希望粗重的农活摧残她的美貌,精鄙的生活毁了她的教养。可是,承蒙上天怜爱,她长成一个美貌惊人且略懂诗书的女子。

  如今,她就快满十六岁了,就快回去了,却发生了全村人死光光的如此残酷的事情!她仔细想过后,才想起来,那位道士,那位道士就是害她流落山野的道士,许是道士良心发现,不忍她无端死于非命,便来提醒她,防止有人回害于她。。

  正值正午,烈日当空,她心想这不是做梦。于是掐了一下自己的脸,疼得紧,便知道自己还活着,还清醒,于是去找邻居,请邻居帮助自己安葬养父母。

  可是她没有想到,村子里每一户人家的情况都大同小异,一家人倒在饭桌上,脸色发青,都死了,全死了。

  一定是有人投了毒!而投毒的地方就是村子口的那口井,唯一的井。难怪那道士叫村民赶紧离开这里,原来灾祸就是有毒的井。而井是村民唯一的水源,若是这井有毒了,这村子自然无法适合人居住了。

  她正在思考怎么办的时候,符如嫣和白莲突然来了。

  芊机想到自小被身为将军的父亲遗弃,亲生母亲又在几年前因思女过度,忧疾而亡,如今养父母也双亡了,整个村子就她一个人了,生于乱世,一个女子,若是没有亲人,没有丈夫,连谋生料也成了问题,还有何活路?她正在生无可恋中,因为无意中救了符如嫣和白莲,她觉得自己有一个机会可以回到周国国都,去寻找自己的亲生父亲,同时,再为自己的母亲复仇。

  她马上就要满十六岁了。没有想到,不是有人要迎接她回去,而是有人要置她于死地。

  愤怒加悲伤,突然让芊机觉得,她,夏侯芊机,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回到那座深宅大院中,拿到属于自己的一切!

  现在,她来到了周国国都,她感觉有人在跟踪她们,不,应当是跟踪她。因为与她同行的那两个姑娘,显然不是来自周国国都,她们也不是周国人。如果告诉她们自己的身世和情况,她们还会保护她吗?

  想到这里,她淡淡地说:“我自幼在山野中长大,不认识什么人,更从未与人结仇。”然后,她默默吃饭,一言不发。

  符如嫣和白莲见她不再说话,就开始谈论关于路上要如何小心的事情,她们还不时提醒芊机也要多一个心眼。芊机从她们的对话判断,显然,那两个外地姑娘是在怀疑有人在跟踪她们三人。不过,不管是跟踪谁,她现在需要她们的保护,才有可能顺利抵达周国国都。

  而白莲发现被人跟踪,她以为是她和公主的行踪被人发现了。可是藏宝图的事儿,除了她和白莲,没有人知道啊。难道是她们在路上的时候,一不小心走漏了风声?

  总之,无论如何,她们都得格外小心。

  晚上睡觉的时候,白莲让符如嫣睡在床的里面,芊机睡在另一张床。

  三人沉沉睡去,直到夜半三更的时候,白莲听到了更夫打更的声音。

  突然,她听到了屋顶有动静,她赶紧坐起身来,拔出放在床边的剑,辨认着这声音。

  仔细听了一会儿,什么动静也没有。

  符如嫣和芊机也被她弄醒了,轻声问道:“有情况吗?”

  白莲没听到动静,点燃蜡烛察看了窗户,然后又打开窗户,只见窗外一片漆黑,四周一片安静,并无异常,便说:“睡吧,也许是我多疑了。”

  芊机看白莲吹灭蜡烛,屋中顿时漆黑一片,她突然感到无比的恐惧!正如那天她在村庄里突然醒来时的恐惧一样!眼前虽然一切非常平静正常,但她内心隐约察觉到,一个巨大的危险将要来临。

  她顿时颤抖了一下。

  符如嫣发现了芊机的异常,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和手,只见芊机额头冒出冷汗,手心也是冰凉,脸上一脸恐惧,便安慰说:“没什么的,刚才也许只是一只猫跑过去了。”

  芊机静了静神,对白莲说:“白莲,你能点上蜡烛吗,这么黑,我怕是睡不着。”

  白莲正要上床,听了芊机的话,便应道:“哈!难道你在那这个穷村子里一直点灯睡觉?也不怕费油?”

  芊机难为情地说:“倒也不是。只是总感觉此处不太安全,若是点着蜡烛,万一有什么事情,倒也不至于什么也看不清,而无法应对。”

  白莲觉得芊机的话倒也有理,便没有吹灭蜡烛。

  三个和衣躺下,屋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动静,很快更睡熟过去。

  谁也没有料到,一只古怪的双头青蛇正悄无声息在向她们靠近。

  那蛇爬上床,伸出舌头,向睡在床中间的芊机的脖子咬去。

  就在蛇爬过白莲身上的那一霎那,白莲顿时惊醒!一条冰凉的似绳索一样的动物从她的身体上经过,她睁眼一看,顿时惊呆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