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遇
雪中莲2017-02-22 13:444,139

  十里长街,灯火辉煌。寒风轻吟,两点孤星。

  卫国最宽大的街道上,各式彩灯造型优美,装饰考究,做工精细,看得人眼花缭乱,美不胜收。

  一位相貌高贵、身着白衣的公子,站在一排花灯前猜着灯谜,正在若有所思间,身边的随从拉了一下他的衣袖。

  “公主,快看!”

  那随从本就皮肤白皙,惊恐中脸色更是苍白。那声音中透着惊恐,好象看到了非常可怕事物。

  那位白衣公子装扮的人,正浅笑盈盈、兴致勃勃猜着灯谜。闻听此言,立马转身,朝着那随从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那场景,顿时吓得花容失色。

  纵然花容失色,但仍然掩盖不了她的娟秀之气。她叫符如嫣,是卫国的公主。那燃烧起熊熊大火,照亮天际的方向,正是卫国的王宫。

  她一时愣在那里,笑不出来了。她的父王,她的母妃,她的兄弟姐妹,此刻正在王宫之内,他们会安好吗?

  曾经,因为她永远微微上扬的嘴角,让感人她特别爱笑,配上她弯弯的眉眼,可谓笑靥如花,父王便赐名她符如嫣。

  符如嫣虽为女子,精于诗词歌赋,却更好武功骑射。

  今夜,为了出行方便,这晚她与自己的护卫白莲换上男装,来逛卫国一年一度的花灯。

  月上柳梢头,花市灯如昼。

  符如嫣兴致极高,根本没有察觉到在一片嘈杂声中,一场动乱正在悄悄来临。

  她的父王在前不久,正在为他挑选驸马。

  宫中的王公贵胄,皆不入她法眼,于是她一心想要自己挑选意中人。

  于是她来到民间,希望能遇到如意郎君。

  她美貌如花,多才多艺。可是她生在乱世,那是一个政权割据的时代,那是一个战火纷飞的时代。

  她从来没有料到,她,作为国力强盛的卫国的公主,本该享于安乐,却因一场内乱,她一生的命运,从此被改写。

  只一瞬间,她才从失神中明白过来。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拉着侍女白莲的手,急步问路上的行人,那火光处可是晋王的宫殿,她需要求证。

  “正是。王宫失火啦!”

  接着,人潮如涌,四面奔散。

  空气中弥漫着杀戮的味道,接着,传来大声的叫唤声——契丹人杀入城了!快逃命啊!

  正值元宵佳节,花灯闹市,游人如织,本是一片欢乐祥和气氛,顿时间,一片混乱。

  “白莲,我们的马儿在哪?快,回宫!”

  “公主,契丹人杀入城中,马儿肯定早就让逃命的人骑走了!再说,我们回去很危险!听说契丹人已经打进王宫了!我们还是找个地方避一避再说吧!”

  白莲名为侍女,实为符如嫣的护卫。这次为了出宫方便,她与公主女扮男装出宫赏灯。

  “父王母妃危在旦夕,我岂能独自逃命?回宫!”符如嫣目光冷峻。

  “是!公主!”白莲眼光扫射,眼下,她需要一匹马,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回到王宫。

  白莲四处张望,只见街道上几乎所有的店面都已经关闭。“公主,现在肯定买不到马了。我们先抄近路,看沿途能不能弄一匹马!”

  “好,听你的。”符如嫣拉起白莲,一起向着王宫的方向奔去。没跑多远,突然听到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一位相貌英俊的男子正骑马奔驰而来,她突然冲到街道中央,立马挥手拦下,那马受惊,嘶地叫了一声,扬蹄停在她的面前。

  “为何拦我?”马背上的男子问道。

  “这位兄弟,我家主人正有急事,需要一匹马。你的马卖给我们吧?这是金子,足够买十匹马了!”白莲不容分说,把马上那男子拉了下来。

  那男子见到白莲手中的金子,并不接,似乎不为之所动。

  白莲心急,以为嫌少,说:“那就再加一两,总该够了吧。”

  那公子看了看符如嫣,见她气度不凡,再又细看,见她耳朵上有洞眼,明白原来她是女扮男装,所有人都在往城外奔去,她们却要奔向城内,心中不免生起好奇之心,又出手主仆二人出手如此阔绰,想必也是来历不凡,便微微一笑说:“我这马如果我不愿意卖,就是万金也不足为道。如果我愿意,一两银子也不是问题。姑娘,这这金子足够买十匹这样的马了,我没有零钱找给公子。”

  “你要卖就卖,说这么多废话,我家主人着急用马呢,你到底要不要卖?”白莲拉过缰绳。

  “不卖。我还没见过你这么凶的买主。”那公子意欲上马,白莲一把把他扯了下来。

  “不卖也得卖,这是一两金子,你好收了了,”白莲说完便把金子扔给那公主,然后把符如嫣扶上马,“小姐,请上马。”

  那公子却并未阻拦,只是看着符如嫣,看着这两个姑娘这么着急,便问:“你们如此着急,所为何事?”

  符如嫣这时上了马,催促道:“快!赶紧回……”

  这个“宫”字,符如嫣赶紧吞了回去,又见那位男子正目不转晴的盯着自己,而且站在马的前面,当下正色道:“这位公子,钱我们已经付了。请让开!”

  那男子摸着马头:“我有说把这马卖给你们了吗?是你们强买的啊,这马跟随我奔走多年,如果我不想卖给你们,你们给金子也没用。不过在下看出来了,姑娘肯定有紧急事情才会如此着急买我的马,请问姑娘芳名?何事如此紧急?或许鄙人能助小姐一臂之力……”

  符如嫣见自己女儿身份被识破,脸色微微一红。又见那男子相貌堂堂,且彬彬有礼,倒也不那么让人讨厌,且自己确实强买他的马,有点说不过去,当下微微一笑说:“叫我符姑娘好了。我真的有非常紧急的事情,劳驾公子让开,让我们赶路,好吗!”她语气焦急,一脸心急如焚的样子。

  那男子见她如此着急,便说:“符姑娘如此着急,可见必有急事,好吧,这马我卖给你们了。在下姓柴。”

  那叫做白莲的侍女,已经上马。

  符如嫣作了一揖:“谢谢柴公子!在此别过!”

  然后催促道:“白莲,快走,不然真的来不及了!”

  说完,鞭子一扬,那马嘶的一声飞奔而去,符如嫣身上的一块罗帕掉了下来。

  那男子捡起罗帕,仔细看了看罗帕上的刺绣,自言自语道:“如此精致的的刺绣,似乎出自宫中。”然后又用鼻子处闻了闻,一阵幽香扑鼻而来,眼前浮现符如嫣的面容。

  一条女子的手帕,他留之何用?他正准备扔掉,突然又心生不舍,何况这么精致的刺绣,扔掉也是可惜,便折好罗帕,揣入怀中。

  一位家丁打扮的人来到那男子身边,道:“禀公子,奴才打听到了。魏国入侵卫国,军队已经打入宫中了。我们此次途经卫国,倒也打听到不少情报。只是现在卫国情势危急,公子需速速离开卫国,以策安全。奴才已经备好马车,请公子上马。”

  那男子名紫景焕,是周国皇后柴守玉的侄儿,他正在卫国做完一笔大的买卖,正要回国,不想被那位叫符如嫣的姑娘强行买走了马。于是坐上那家丁备好的马车,望着那黑暗夜空中熊熊燃烧的烈火,若有所思地问道:“卫国有几位公主?”

  那奴才答道:“公子,卫国只有一位公主,名叫符如嫣。”

  柴景焕拿出罗帕,叹息道:“笑靥如嫣,奈何命薄。”车子顿时绝尘而去。

  符如嫣和白莲一路狂奔,两人抄小道回到晋王宫中。

  还没进宫,符如嫣就看到了自己的父王携着母妃,正被自己的叔叔和一群契丹人一路追杀。符如嫣顿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白莲,快去保护我父王和母妃。”

  两人迅速策马来到晋王身边,这时,追兵越来越近,晋王年迈,如此奔逃,体力早已是不支。他听到追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眼下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逃跑,而是要把卫国世代相传的重要宝藏图交给公主,有了藏宝图,公主才有希望复国。

  不容多想,晋王从怀里拿出一幅画,扔给符如嫣:语气急速:“嫣儿,你们不要管我们,拿上这幅画,快逃!画里有藏宝图,找到宝藏……”

  他话没说完,一阵嗖的声音呼啸而来,直刺晋王后背,他喷了一口鲜血,顿时摔下马来。

  “父王!”符如嫣跳下马来,赶紧扶起晋王。

  “不要管我,赶紧跑!去周国国都找到夏候将军,请他寻到宝藏,复我卫国……”

  晋王的声音越来越弱,符如嫣一抬眼,看到自己的亲叔叔石敬塘正率领军队越逼越近。

  “白莲,快扶公主上马!”晋王妃命道。

  白莲赶紧拉起符如嫣,符如嫣心中如万箭穿心,但想到父王交给她的使命,只好迅速上马。

  这时,追兵几乎近在眼前。

  “母妃,快上来!”符如嫣伸出手,欲拉晋王妃上马。

  “不要管我!”晋王妃道,“快跑,一定要活下来,找到夏侯将军……”

  说完,晋王妃俯身,拿起地上晋王的马鞭,用力挥舞着向符如嫣的坐骑挥起,那马受了一鞭,如箭一般冲了出去。符如嫣回首望去,只见晋王妃正拔下头上的发钗,刺入胸口,自尽身亡了。

  符如嫣悲从中来,但也只有一种策马狂奔。风声、马蹄声中,隐隐约约传来远处的飘来契丹兵的喊声:“谁追到卫国公主,拿到藏宝图者,赏黄金百两。”

  这声音越来越小,符如嫣只觉得马如闪电般向前奔走,不一会儿功夫,甩出契丹追兵老远。

  主仆俩人一路策马狂奔,不觉又过了半夜。符如嫣见东方升起鱼肚白,霞光初现,远处村落升起的几缕炊烟,突然之间又累又饿,再看那马,似乎并无倦意,心中暗叹,若不是有幸买下此马,也许早已经命丧契丹人之手了,那会柴公子算起来,也算是她们的救命恩人了。再仔细看那马,竟然是胡马,锋棱瘦骨成,竹批双耳峻,四肢强健,神清骨峻,给柴公子一两金子,真是太少了。

  符如嫣摸着马,想到那位柴公子,觉得两人运气实在太好。白莲也看出此马不同寻常:“公主,昨天我强买这马,今天才看出来这马岂值一两金子。难怪那位公子不肯卖给我们。”

  符如嫣也说道:“是的,这马看似平常,初看以为最多只值一两银子。但跑起来才知道是名马呢,这马是胡马大宛名,产自西域,价格何止一两金子。那位公子以一金买给我们,我们真是占了人家一个大便宜。日后若是再遇这位柴公子,须得把这剩下的金子给补上,才算是公平交易。”

  白莲附和道:“是啊,公主,若不是这马跑得快,我们就没命了。现在,我们已经出了卫国边境,应当安全了,前面好象有个村子,跑了一夜,前面有个村子,我们去找个地方歇息歇息吧。”

  “走吧,”符如嫣答道,“白莲,国破家亡,以后就不要叫我公主了。”符如嫣道。

  “在奴婢心中,公主永远是公主。”白莲应道。

  “你我一同长大,在我心中,我们早已是姐妹了。这一路我们逃亡,你若是再叫我公主,恐引人怀疑。今后你就叫我姐姐,可好?”符如嫣想到死去的父王和母妃,心中一阵绞痛,所幸,这世上她还有白莲这个可以信赖的亲人了。

  “白莲自小跟随公主,早已将公主视为亲人。白莲愿生死追随公主。遵公主旨意,以后我就叫公主为姐姐。”

  两人一边说着,很快就来到村子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