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雪中莲2017-02-22 13:514,030

  符如嫣见柴景焕走了,便问白莲:“你说我们要没银子了?”

  白莲说:“姐姐,我们上次买了那马后,所剩银两就不多了,这一路过来,三人住宿吃饭,银子已经花的差不多了。眼下的银两,只够我们十天之用了。”

  白莲一直负责管钱,芊机问白莲道:“柴公子不是给了我们一两金子吗?”

  符如嫣说:“那金子不能用,下次见到柴公子,要还给他的。”

  芊机赶紧说:“哦,十天后我就满日子了,可以回到将军府,大家就不用为钱犯愁了。”

  白莲摇摇头:“你那个大夫人,恨不得除掉你,你还要回去府里。”

  芊机说:“我就是庶出,也是将军的女儿。如果我回到府上,她还能这样胆大妄为吗?再说了,俗话不是说,越危险的地方越安全吗?”

  符如嫣觉得芊机说得很有道理,再说,将军府又不是一般人能随便进去的地方,如果能跟着芊机进府,日后见到夏侯将军,想必也是容易的。

  再说,虽然父王在临终前将藏宝图交给她,让她找到夏侯将军助其光复卫国。但是她与夏侯将军多少未谋面,且夏侯将军身在周国多年,近期情况不甚了解,总要多打听清楚夏侯将军的情况,才能与之商议。

  当下说道:“既然我们身上的银两只够支撑我们十天,我们三个都是女流,找个尼姑庵借宿总不是问题,如此省下银两,以防有什么情况以作它用。”

  白莲和芊机眼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自然也就同意了。于是三位姑娘打听了一下附近可以借宿的尼姑庵,便去投宿去了。

  三人沿着一条河边一路前行,来到一片树林,穿过树林,见到一座气势恢宏的寺庙静安寺。白莲上去敲了门,门开了,出来一个尼姑,白莲说明来意。那尼姑说,收留三人食宿倒是没问题,但需要帮助做些打扫挑水煮饭种菜之类的事务。

  三人之中,就符如嫣自小养尊处优,没有做过活儿。白莲担心符如嫣吃不了苦,正准备说她可以多分担多一些的事情,符如嫣便已经答应下来:“多谢师太,师太有什么要我们做的,尽管吩咐。”

  那尼姑便带她们三人进去了,引到一个西厢房。那房间似乎是许久没有人住,床上也没有铺盖,只是地上堆了不少的稻草。墙顶上的天花板,挂满了蛛丝,地上有灰尘厚的走上去都有脚印。

  白莲见屋子如此简陋,便问师太:“我们打扫好房间后,可有被褥?这寒冬腊月,只盖稻草的话……”

  师太道:“薄被到是还有几床,你们打扫好之后,我自叫人送过来。”

  待三人打扫好屋子后,那师太果然差人送过来几床薄被,只是那被子也太薄了,夏天用倒也差不多。符如嫣见状,便道:“大家晚上挤在一起,就会暖和的。再过几天,就是春分了,天气就变暖了,忍忍就好了。”

  那差来送被子的小尼姑道:“有被子给你们就不错了,要不是宛妃要来这里烧香拜佛求子,庵里差人手干活儿儿,我们才不会收留你们呢。”

  白莲听小尼姑说得如此不客气,正欲抢白,符如嫣已经上前一步:“多谢小师父为我们送来被子,请问苑妃来此烧香许愿,大约是什么时候?”

  那小尼姑道:“后天早上吧。”

  “那苑妃烧香许愿,所为何事?”

  “听说是为了求子的事情。”

  符如嫣正要多问,那老师太已经走了过来叫那小尼姑:“叫你送被子,你哪这么多话?”

  那小尼姑见师父责骂,赶紧一溜烟儿跑了。

  符如嫣便对那老师太行了一礼:“师太,房间我们已经打扫干净,还有什么事要做,请您吩咐就是。”

  那师太道:“那宛妃要来我们这里求子,听说她有洁癖,你们三个务必要把这庵里所有的房间给收拾干净了。不然,触怒了贵妃……”那师太说到这里,把话顿顿了,“你们也是明白人,如果做得了,就赶紧给我干活去吧。”

  符如嫣点点头:“我们这就去打扫,一定扫得干干净净!”

  “那我就放心了。跟我来。”那师太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三个姑娘跟在师太后面,来到库房,领了打扫的器具,便开始干起活儿来。

  芊机从小劳作已成习惯,在她的带领下,三个姑娘打扫得又快又好,第二天晚上时,所有的房间已经窗明几净。那师太非常满意,晚上给三个姑娘加了两个菜,问她们要住多久都没问题,只要愿意留在庵里干活儿。说完,便走了,临走时又交待:“明天宛贵妃过来,你们就不要出来了,在后山的湖里洗一天衣服就好。”

  “明白了。”

  “不是我赶你们走,是宫里的意思,明天除了庵里的尼姑以外,其余人一律不得入庵。宛贵妃下午便走,你们晚上回来即可。”那我走了,记住我说的话,明天早上你们天不亮就离开这里,否则,若是当宫里人发现了,可别引来杀身之祸。”

  “好的,我们明白了,师太慢走。”符如嫣把老师太送出门,一下子瘫倒在床上,“好累啊,我现在只想睡个好觉。”

  “你看你,才干了这点活就喊累。我和白莲都没叫累呢。”芊机坐在符如嫣旁边道。

  “如嫣姐,你累了就先休息吧。我去给你打水泡脚。”白莲道。

  “帮我也打一盆。”芊机嬉皮笑脸说道。

  “好的,帮你们各打一盆。”白莲说完,转身走了。

  第二天一早,三人便出了尼姑庵,到了后山。

  后山有一个湖,湖边绿树成林,景色颇为动人。符如嫣蹲在湖边,看着碧绿的湖水,再看看劳作一天之后自己粗糙的双手。

  白莲看到符如嫣的手变粗好多,一阵心疼,对她说:“姐,你从来没做过这些活,一定累坏了,今天你就别洗衣边了,就在湖边玩一天吧,衣服给我和芊机洗就可以了。”

  “不要,我能行。”她说完,便洗起衣服来。

  三人洗好衣服,挂在强索上晾干,这时已经是中午时间。

  三人把带来的干粮吃了,白莲和芊机只觉一阵发困,便靠在树上打盹。符如嫣见她们睡着,便想沿湖走走,看一下沿途的风景。这一路她只顾奔忙来到周国,早已经忘记了欣赏风景是怎么回事了。

  她沿着湖边走着,也忘记走了多久,来到一幢别致的房屋前。

  那房屋掩映在绿树林中,格外雅致。门前有个院落,院落中有一张古琴,符如嫣一看到古琴,便知那古琴是春秋战国时间的“号钟”古琴,见这雅舍大门敞开,便叫了一声:“有人吗?”

  过了一会,依然无人应答。

  符如嫣自幼酷爱音乐,眼见如此好琴,竟然忍不住上前,抚摸着那古琴,那琴虽然岁月久远之物,但是自有风骨。她坐了下来,轻抚琴弦,弹奏起来。

  符如嫣本来琴技高超,加上古琴音色极好,一曲下来,真有余音绕梁三日之感。

  她正准备再来一曲时,突然听到一声:“弹得好!”

  符如嫣四下张望,不见人影,赶紧鞠下身子:“恕小女子冒昧,小女子刚才见这“号钟”琴,又见舍内可有人在,见无人应答,便忍不住弹奏一曲,望公子见谅。”

  那公子从门后走了出来,朗声说道:“还好本人未曾答话,否则,就听不到如嫣姑娘演奏的好曲子了。”

  符如嫣抬头一看,竟然是前两日碰过面的柴景焕。

  “怎么又是你?”符如嫣见刚才在柴景焕面前献丑,不免有些害羞。

  “世界很大,我以为我们不会再见。世界太小,我们双再次相遇。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缘?”柴景焕微笑着问道。

  “公子,不好意思,刚才打扰到你,小女子这就告辞。”符如嫣站起身来,准备离去。

  柴景焕见她要走,一把拉住她的衣袖。

  符如嫣盯着自己的衣袖道:“望公子自重。”

  柴景焕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只是在下实在舍不得放弃听如此好听的一琴音。如嫣姑娘竟然识得号钟古琴,也算与此琴有缘,何不再演奏一曲?算是给在下赔礼?”

  “赔什么礼?”符如嫣见她虽然不在拉扯,但是站在门口,分明阻拦她离开的意思。

  “你刚才未经允许弹了我的古琴,难道不是于礼不合吗?我让你再演奏一曲算是赔礼,这有何不可?”柴景焕笑眯眯地说,他看着符如嫣的脸色越来越红,心中不免一动,竟然真的舍不得她走了。

  “再弹奏一曲可以。只是,为什么我总是遇到你?你在跟踪我吗?”符如嫣突然问道。

  “跟踪如嫣姑娘?如嫣姑娘身上连一两银子也没有了。我跟踪你们做什么?图财?你们没有呀!图色?你身边又有一个会武功的白莲,我害怕呀!刚才都说了,认识姑娘,是我们的缘份。”

  “谁和你有什么缘份?不过,我真是有点好奇,你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古琴?”符如嫣坐下来,抚摸着古琴,准备开始演奏。

  “这古琴的故事,说来可就话长了,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我还是先听姑娘演奏好了。待姑娘演奏完,我再与姑娘沏一壶好茶,慢慢聊,可好?”柴景焕走到秋千下,远远看着符如嫣,只见身着淡绿衫子的符如嫣,面容虽然比不上那位芊机姑娘美貌,但是自有一种不凡的气度。她低头抚琴的姿势,优雅至极,在一曲动人的琴声中,柴景焕怀疑自己是不是来到仙境,聆听一位仙女的抚琴。

  符如嫣弹完一曲,站起身来说:“我该走了。”

  “你要去哪?”柴景焕跟了上来,“你不想听古琴的故事吗?”

  “古琴再有故事,已经是过去了。本姑娘刚才是好奇,但是现在不好奇了。我走了。”符如嫣推开门,沿着湖边准备回小树林。

  柴景焕跟在她的后面,一言不发。

  符如嫣叫他不要跟着自己,柴景焕只说:“这条路你走得,就不许我走了?”

  符如嫣便不再接话,步子更快了。她走得快,那柴景焕走得更快了。

  符如嫣回到湖边,只见衣服还在,白莲和芊机却不见了!

  “白莲!芊机!你们在哪里?”她大声呼喊着,但是除了山谷的回音,什么也没有。

  符如嫣顿时急坏了。

  “不好,我的两个姐妹不见了,快帮我找找!”符如嫣央求道。

  “你离开的时候,她们在做什么?”

  “她们靠在这棵树底下打盹。”

  “你别急,你看,这里落满树叶,而这堆树叶全被踢散了,说明她们在离开的时候挣扎过,她们是被人绑走的。”

  “那我们怎么找?”符如嫣不会武功,眼下能帮到她的,也许就是这位柴公子了,她恳求道,“公子若是帮我找到两位姐妹,我愿意日日为公子抚琴。”

  “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

  “唉,刚才求你弹,你不愿意,现在不想听你弹了,你到要天天弹奏给我听。”柴景焕一边说,一边察看地上的情况,“凡走过,必留有痕迹。我看,她们应当是往树林里去了。来,跟我来。”

  符如嫣跟着柴景焕身后,向树林深处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