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府
雪中莲2017-02-22 13:512,699

  夏侯府坐落在周国国都最繁华的闹市。

  芊机站在府前,回想着六岁那年,她被一个家丁带着,送到了乡下,一别就是十年,那个家丁如今就站在府门口,只是变得苍老了很多。

  芊机顿时生出岁月如梭之感。

  那个家丁当初带她到乡下寄养时,对她倒也不坏。

  一路上,还给她讲了很多做人的道理。

  芊机只知道,当时听不太懂那家丁在说什么,不过有两句话,她是始终记在心里的,那就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还有一句就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这一低头,就是十年。

  这低头的十年,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她虽然没正式读过书,但是因为经常去帮村子里的私塾干活,倒也耳濡目染,识得几个字,会念几句诗经、楚辞、老庄等。

  她轻轻走到门口,拿出手上的玉佩。

  她还没有开口,那老家丁就一眼认出来她来了。

  “芊机小姐?”老家丁快速跑来楼,拉着她的手说,“真的是,一晃你都长成这么大了?你可算回来了!”

  “福来,能通报我父亲,我回来了吗?”

  那家丁犹豫了一下说:“老夫人前几日还提过你,但是大夫人说,你一定要正式年满16岁以后才能进府……”

  “那我父亲怎么说?”

  “将军最近忙于军务,他说这样的事情,听大夫人安排便可。”家丁说完,在芊机耳朵边耳语起来。

  芊机便转身离去。

  “走吧。我们还要再等十天,才能进府。”芊机勉强笑道,“真没想到,父亲对我回来的事,似乎根本莫不关心。”

  “你父亲或许不是不关心你,而只是他太忙了,忽略了你。”符如嫣想起自己的父王,小时,她也经常见不到父王,但是她在父王心中,永远是他最疼爱的女儿。

  “但愿如此。可是还有十天,大夫人一直视我为眼中钉,不知道这在外的十天,她又会对我使出何种手段。”芊机无奈地说,“本来想带你们一起回到夏侯府,好互相照应,谁知道现在,还要烦劳两位姐姐照应我了。”

  “都是姐妹,何必说这样生份的话。”符如嫣思索着,眼下,应当没有发现她就是卫国公主,身上还藏着一份富可敌国的宝藏的藏宝图。她暂时是安全的,而芊机是危险的。但如果芊机能够入府,相对来她,她也好见到夏侯将军,那一切就好办多了。

  符如嫣这样一想,只觉脸色一红,好似自己在利用姐妹之嫌。但此时的三人,正如一根绳上的蚂蚱,必须相互依靠才能生存。而眼下,寻找一个最安全的地方,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周朝国都这么大,到底哪儿才是最安全的呢?

  客栈的那夜经历,恐怖感依然历历在目,符如嫣不想再找客栈。

  借宿在普通老百姓家吗?眼下明摆着芊机的处境很危险,在老百姓家住岂不是给老百姓增加危险?

  住在尼姑庵呢?佛门净地,那些人料不至于下手如此狠毒?

  她正胡思乱想着,突然间觉得自己撞到了一个人。

  只听到一阵稀里滑拉的声音,地上到处滚得是青菜水果,顿时,人们一通哄抢。

  “我的菜,我的菜!你赔我钱!”那小贩本是躲避马车,不想符如嫣埋头走路,根本没有注意到小贩,两人迎头撞了一下,菜担子一歪,菜便撒了一地。而那些老百姓,见到一地的菜便哄抢而光。

  符如嫣问:“那你要多少钱?”

  小贩一听符如嫣不是本地口音,又见她衣着精致,以为是有钱人家小姐,开口漫天要价:“十两。”

  “十两?”白莲一听,立马站上前,质问道:“你家的菜难道是银子种的?这么金贵?”

  小贩见她也是外地口音,更加欺生起来:“总之,今天你们不拿出十两银子,就别想走了。”

  符如嫣上次买了柴景焕的马,身上早就没有银子,这一路来到周朝国都,身上能换银子的早就换光了,眼下莫说十两银子,便是一两,也是拿不出的。

  若是是平时,白莲早就拔出剑来威吓这小贩了。

  可是眼下她们在闹市区,如果拔出剑来,未免太招摇了,若是身份暴露,恐怕后患无穷。

  真是一文钱急死英雄汉!

  那小贩见符如嫣脸色通红,格外秀色可餐,便道:“我看你们也不是本地人,你是哪家流落的姑娘,你不如嫁给我,我还可以管你一碗饭吃。”

  他这话刚说完地,符如嫣只听到“啪”地一声响,那小贩脸上已经有一个手掌印。

  “光天化之下,你竟然欺负一个姑娘!”一位身着白衣的公子站在符如嫣的前面,背景的华服简洁而华美,说不出的美感,像是参加完豪华宫宴后将礼服随便穿出宫中的王子。

  那被打的小贩赶紧跪了下来,不停磕头:“公子饶命,小的知罪,小的知罪。”

  “这一记耳光是让你记得,做买卖要讲公平。这十文钱是给你的,你可以走了。”那公子说完,对符如嫣微微一笑:“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到了。”原来,刚才那位小贩就是为了躲避柴景焕的马车而撞到了符如嫣。

  符如嫣想到上次以区区一金,强买了这些柴公子的价值千金宝马,现在又要让这位公子为自己付账十文,禁不住一阵不好意思。她身居宫中,从来没感到钱的重要,如今几近一文不名,方才懂得钱的好处。

  符如嫣道了声谢谢,说道:“如嫣沧落至此,真是让公子见笑。上次以一金强买公子的价值千金的宝马,他日一定如数奉上。”

  柴景焕哈哈大笑:“你现在一两银子都拿不出来,你却说日后还我千金?”

  白莲在一旁生气道:“你不要小瞧人!我们公……”

  符如嫣赶紧打断白莲的话:“如嫣一诺千金。请公子相信如嫣。”

  柴景焕说:“算了,什么一千金的,不过就是一匹马,我当它自己跑了,你用不着还了,对了,白莲姑娘,你刚才说什么,我们公?”

  白莲知道说漏嘴了:“没什么,我是说我们共有半两银子,现在先还你十文!”

  她说完,递出十文钱给柴景焕。

  柴景焕收过这十文钱,笑道:“两位姑娘真是认真。区区十文钱,何须放在心上。既然姑娘非要还给我,那我就收下来。后会有期。”

  白莲见柴景焕真的收下那十文钱,不仅急了:“你还真收啊!我们都快没钱吃饭了!”

  柴景焕本欲上马车,听到白莲这样说,又下了马车。掏出一两金子,递给白连,白莲连连推荐,柴公子说:“这十文钱我收下了,上次你们一两金子买了我的马,现在,我还给你们,只当这马是送给你家小姐了。唉,俗话说宝马赠英雄,我是宝马赠美人!”说罢,哈哈大笑。

  白莲拿着那金子,一时不知所措。

  那车夫催道:“公子,你再不走,就来不急了。”

  柴景焕这才想到,刚才已经耽误了好一会儿功夫,现在他必须加快速度,赶到宫中。

  柴景焕不知道,正是这一次进宫,他的命运发生了重大的转折。

  他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商人,而在这次进宫后,一切的一切,都变得那么快,那么急,而他,再也不能象普通的商人一样,一买一买,赚些差价,过上富足安稳的生活。自然,此是后话,容后再叙。

  符如嫣目送柴景焕的离去,更没有想到,这一路的偶遇,竟是她一生的际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嫣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