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谁会娶她
平河子兮2017-02-23 09:343,692

  星星那边,朱丝也在考虑,我这样做,罗仲北怎么想,就差人家给我下最后的通牒,“霸占”人家的孩子。

  岂有此理?

  必须断掉念想,毕竟与那孩子一点关系也没有,可是真要让朱丝离开星星,每周见不到他,朱丝心里就非常难过。

  朱丝想试试,暂时不见星星了,慢慢就分开了。

  罗仲北会以为有什么不良企图。

  朱丝明显感觉到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朱丝的电话响了。

  “你好,朱丝记者,我是罗仲北……”

  “唔……啊?”朱丝吓得一激灵。

  高冷范儿的他怎么能主动给我打电话?他不是不屑与我有任何交流吗?

  “星星生病了吗?”

  朱丝总是往不好的地方想,因为她已经有一周没给星星讲故事,也没邀请星星到她家来。

  她和陈婉玉说原委,陈婉玉连声跟她说对不起,让朱丝为难,给她平添了很多麻烦,尤其罗仲北恶劣的态度。

  “没关系,玉姐,小孩子慢慢就会忘了。”

  朱丝真希望是这样。

  现在,星星怎么了?

  朱丝的心一下子提起来。

  “星星,他让我打了。”罗仲北讲得很艰难。

  “啊……星星那么小,讲道理……家长慢慢引导……好一些。”朱丝心里“咯噔”一下。

  那么招人疼爱的孩子,好像打在她身上一样痛,只是她的理智还是占了上风,当然需要有分寸,她什么身份,管人家亲爸爸打孩子。

  “我们能不能见面谈一谈,关于星星,你在哪,我去接你。”

  因为赶写稿件,朱丝还没从单位走出去。

  晚9点,朱丝在报社门口见到罗仲北的黑色的宾利车。

  罗仲北并没下车。

  朱丝犹豫一下,开了后车门,这款车型,四个座位是其次,当然很舒适。

  罗仲北专心开着车,朱丝也不知和星星的爸爸说什么。

  罗仲北直接把朱丝送到她家的楼门口。

  朱丝想下车,也许他只是专程接送她一下,为了表达感谢,罗仲北做事喜欢出其不意,并且随心所欲。

  沈和凝说得没错,非常霸道。

  “朱丝记者,请你先别走,我和你签份合同怎么样?”

  罗仲北头也没回,递过来一个文件袋。

  朱丝接过,打开看起来,朱丝没想到罗仲北缜密到如此程度。

  内容么,请朱丝每周照料星星一次或两次,晚上通电话(根据情况适当充值电话费),酬劳后面跟着人民币小写后面画个横杠,紧接着还带括号大写再画条横杠。

  明显是和她商妥之后,再手写上具体价格。

  价格敲定最后的程序就需要她一个签字,之后就具有法律效力了。

  “罗总,有必要签这……”朱丝轻声问。

  “有必要,星星需要每周见到你,难道,你不喜欢星星?”

  沉默。

  “也行,我先把合同拿回去看看,我答应你,但是……”

  “真的吗?不许反悔,拉钩,如何?”

  罗仲北像个小孩一样把手指伸过来,朱丝不是孩子,当然不会呼应他,弄得罗仲北半红着脸,好在车内的灯亮度不高,他的墨镜又快遮住了一部分脸。

  罗仲北多想了,朱丝根本没看他。

  他讪讪地刚想转身。

  “一年200万,你能给的话……”朱丝豁出去了。

  罗仲北正半转的肩膀停住了。

  “你不觉得……有些离谱吗?”罗仲北脱口而出。

  “罗总的集团,宣传册和网站上介绍每年利润……上缴税收……”

  朱丝语速慢发音轻,罗仲北依然认为里面有讥讽之意。

  陈婉玉还说这个记者如何敬业有爱心,如果亲耳听到报出的价格不得吓晕过去才怪,狮子大张口,贪财到无以复加的程度,看来她之前全是装出来的,使出一个计策,把星星吸引过去,然后,星星能不上钩吗?

  骗小孩,也不怕作孽。

  我怎么那么傻,装出的纯情母爱,蛇蝎一般的心肠,女人啊,可怕的动物。

  她演得像真的一样,连我差点被蒙蔽,怎么不去演电影呢?演的角色肯定能获得国际大奖。

  罗仲北大脑还在搜索词语形容朱丝。

  “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

  朱丝乐了,露出编贝一般的小白牙,细看,隐约有小虎牙,此刻,衬托得文静的脸上闪过几分调皮。

  如果不贪财的话,也算是可爱的文静。

  某人是透视眼,穿透墨镜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罗仲北为自己闪过这一念头感到愈加怒不可遏,她,值得赞扬吗?最狠毒莫过于妇人之心,我不是领教了吗?

  朱丝把合同放在旁边座位上:“谢谢罗总送我回家。”

  她却打不开车门,这样的车她第一次坐。

  罗仲北感觉到朱丝在车门处东摸一下,西边抠拽一下。

  他当然百分之百不想帮她。

  “罗总,麻烦你告诉我怎么出去,或者帮我开一下车门。”

  朱丝有点生气了,但她压低了声音。

  没人帮她。

  朱丝回到座位上,拉开双肩包:“现在我还可以打会儿稿子。”

  凭直觉,朱丝就知道罗仲北不会对她怎么样,索性干起活儿来了。

  罗仲北看手机,网上更热闹不是吗?

  他俩较起劲来……

  直到两束探照灯般的强光投射过来。

  朱丝用手遮住前额,看到走过来一男一女,年龄相仿,像是情侣关系,五大三粗的男子直嚷嚷:“你们的车横在路口,还让人过不过去?”

  打扮入时的苗条女郎直拽男子袖口,那男子仍然不依不饶,“好狗不拦路,还不让人回家吗?”

  一副我有理我怕谁的劲头。

  罗仲北头都不抬,还专注地翻着网页。

  朱丝实在憋不住了:“麻烦你,挪一挪。”

  没回应。

  “求求你了。”朱丝想到那两个人就快到车门边,怎么能看不到车内的情况,车内有灯的,孤男寡女让人产生无限联想。

  再去派出所,老天。

  罗仲北不怕事闹大的。

  朱丝怕。

  满城风雨的主角不应是记者本人吧。

  “每周照顾一两次需要这价吗?”罗仲北竟然还耿耿于怀。

  “我肯定考虑降……”此刻,他还有心情,真是心大。看那男的已经在拽驾驶室的门了,朱丝屈服了。

  “你敷衍我。”罗仲北连瞅都不瞅外面怒目圆睁的男人,回过头冲着朱丝说。

  “我保证会认真考虑降低,请你挪车好不好?”朱丝都要被他气哭了。

  罗仲北“哈哈”笑几声,启动了汽车。

  罗仲北必须战无不胜。

  尤其战胜朱丝,他觉得特别特别爽快。

  她的眼泪围着眼窝转,似清清的潭水,深得能看见底……

  终于,罗仲北打开了车门,“放”了朱丝。

  起初,罗仲北设想最后的桥段是:“你的饺子很好吃,谢谢。”

  也许那谁谁还能含情脉脉,现实情况是罗仲北并没摇下车窗,朱丝也进了单元门。

  罗仲北也不知道接下来他该怎么办,他导的戏演砸了。

  朱丝的手机落在罗仲车上,她在车上接完电话顺手放在座位旁边了。

  罗仲北其实看到了,但他故意不提醒她。

  让别人都联系不上你,让你也联系不上别人。

  女人学坏就有钱,一个爱慕虚荣又贪财的女人,下场注定可悲的,谁会娶她……

  谁会娶她,罗仲北也不知道。

  那个人注定精神有病,是个大傻瓜。

  也许,某一天,某个人就愿意当病人做那个大傻瓜,因为能娶到朱丝的男人,注定是天下最睿智最幸福的男人。

  现在罗仲北恨透了朱丝。

  见朱丝已经进了楼,他盯着4楼,想看她窗口亮灯后,他再走。

  朱丝的手机已经很旧了,没上锁,模模糊糊的杂牌子,上网时断时续。

  这个手机,罗仲北翻过来掉过去,产生了极大兴趣,里面存的内容也一并看了,联系人都谁,翻个底朝天,基本都是采访相关的内容,谈情说爱的似乎没有。

  他可没有丝毫负罪感……

  我的手机号还没存上,这怎么行呢。

  罗仲北操作起来,怎么称呼?让他有些踌躇起来。

  恶作剧的罗仲北,发出一长串怪怪的笑声。

  朱丝到楼上时,都有些哭笑不得,为自己的即兴发挥,也为罗仲北的孩子气的报复行为。她真是有目的要200万的,实在是罗仲北一点公益之心都没有。凭她的观察,正远集团除了正常缴税,公益捐款几乎为零,假如有,企业不可能不宣传,媒体总还是会略知一二的。

  据说罗仲北的口头禅是,我遵纪守法,按章纳税,税收不是全进了财政,其中一部分照顾贫困和受灾人群吗?需要企业再捐助献爱心?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生意“书”,多挣钱多缴税,够了。

  自私自利,黑心肠的老板。

  一点社会责任感也没有。

  你经商不是赚老百姓钱吗?何必那么吝啬,距离“六•一”也不太远了,不应该给儿童福利院的孩子们做些善举?

  假如他给我,正好捐了,当然要以正远集团的名义。

  我一个小记者要名要利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里,朱丝“改造”罗仲北的想法更强烈了。

  等星星长大了也会理解丝丝阿姨的做法,那是多么懂事的孩子。

  另一层呢,朱丝认为面,罗仲北把她当成了什么人?我照顾星星是为了回报?星星爸爸只念生意经,眼里除了钱,他懂得亲子之爱吗,让钱蒙住了双眼,怪不得一直戴着墨镜。

  他不同意,也无所谓,我就是那个贪财的女子好了,即使不让我见星星,我也正有此意,别让人家以为我目的不纯。

  因为人生的每一次相聚注定都要离别,父母子女姐妹兄弟夫妻朋友能怎样,感情愈深,给人留下的痛苦就越多。

  我和星星早晚要分开,长痛真不如短痛。

  鼻子一酸,朱丝的眼泪就下来了。

  不知不觉,朱丝已经走到卧室里的小木床旁,她抚摸着床的边沿,身体慢慢倒下来,她的脸贴紧在木质的床身,有些微微的凉意浸入她的五脏六腑……

继续阅读:第12章有了焦虑有了不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芊芊丝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